【精品!!】精美军事艺术作品,不看后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幅难得的佳作描绘第二次世界大战空中战场的一幕情景,1942年冬季,一群纳粹德国空军梅赛斯米特Me109G型战斗机正在苏联高加索山区巡逻飞行。前景中的这一架就是世界第三号王牌飞行员冈瑟·拉尔(Günther Rall)的坐机--“黑色13”号。画作景致俊美,动静相宜,充分展现出战将驰骋长空的豪情壮志。 原画创作于1993年,现被私人收藏家拥有,原画及复制印刷品上有冈瑟·拉尔和他的战友,王牌飞行员沃尔夫鲁姆(战绩137架)以及JG-52中校联队长、王牌飞行员狄特里希•赫拉巴克(战绩125架)的签名。


1942年4月,德军在苏德战场上发动夏季攻势,企图在北方占领斯大林格勒,在南方攻入高加索地区。结果两线从夏天打到冬天,久攻不克,无奈只得屯兵于高山坚城之前,最终被歼灭。这一场战事成为二战的重要转折点。斯大林格勒战役路人皆知,在高加索方面,德军A集团军群一度多路突破外高加索山区,进逼格罗兹尼油田,但由于斯大林格勒、北非等战场的牵制导致兵力分散,从黑海到高加索后勤补给线路过长导致补给困难,德军的攻势也没能撑过1942年冬天。


---------------------------------------------------------


冈瑟·拉尔(Günther Rall)是德国也是世界空战历史上的第三号王牌,他总击落了275架飞机,仅次于埃里希·哈特曼和格尔哈德·巴尔克霍恩。

拉尔1918年生德国南部,1936年进入步兵士官学校深造,1937年调入空军,1939年12月作为一名少尉飞行员从航校毕业,被分配在52飞行团服役。1940年5月12日在法国上空首次击落一架霍克75A型敌机。在不列颠之战期间,他已经士飞行中队长了。

1941年从克里特岛战役到苏德战争爆发,他的战果已增加到36架。11月28日在一次空战中因中弹迫降地面,脊椎骨断为三截,下身暂时瘫痪。经过9个月的治疗,他又奇迹般的飞回了前线。同年9月,于一个月那,他使个人战果增加到了65架,从而获得骑士铁十字奖章。10月下旬,其战果已突破百架大关,于是又获得一枚银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

1943年4月,他在拥有包括哈特曼在内的许多王牌的3大队任大队长。不久,库尔斯克大会战爆发,全大队到7月4日这天,已累计击落敌机2500架,9月19日,大队累计数又突破了3000架大关。与此同时,拉尔个人的战果也在不断上升,8月9日为175架,20天后便成为德国空军中个人战果愈200架的第三号人物,这时他被授予少校军衔。9月12日拉尔获得了双剑银橡叶骑士十字勋章,11月28日,他又成为继诺沃特尼之后的全军第二个个人战果突破250架记录的飞行员。

1944年3月,拉尔任驻国内第11航空团2大队大队长。从5月12日到11月因负伤住院,此后竟一直未取得战果。至战败时,拉尔正任第300航空团司令,个人战果在275架上划上句号。

拉尔在战争中共出动631次。在他的275架战果中,又272架在东部战线取得的,与哈特曼一样,他主要是在和苏联飞行员交战中取得以上战绩的。他成了德军第三号王牌。

拉尔是公认的超级射击能手,曾被击落过8次。战后,拉尔加入联邦德国空军,军衔升至中将,1975年退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作品描绘世界空战史上的头号王牌,创造击落352架敌机的惊人战绩的德国飞行员埃里希.哈特曼上校带领着他的中队在俄国前线发起进攻击,本作品有画家罗伯特.泰勒和钻石宝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世界空战之王埃里希.哈特曼上校的亲笔签名。


对于那些矢志要当世界头号王牌杀手的世界各国王牌飞行员来说,埃里希.哈特曼(1922-1993)一定是最招他们痛恨的人。因为这位前德国空军战斗机飞行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以击落352架的战绩创下了世界空战史上令人匪夷所思的记录,这座很可能是永远也无法攀越的高峰,迫使哈特曼的后来者们无可奈何地永久生活在他的阴影下!

埃里希.哈特曼1922年4月19日出生于德国符腾堡地区魏斯扎赫城,1925年曾跟随开诊所的父亲来到过中国,29年回国。他对飞行的兴趣和从小受到的良好的熏陶是同他的母亲分不开的,1936年,作为一名具有冒险精神的航空体育运动爱好者,他的母亲建立了一家滑翔俱乐部,正在读中学的哈特曼加入了俱乐部。1937年底,他先后获得“A”级、“B”级和“C”级的滑翔机驾驶员证书,成为希特勒青年飞行团的教员。

1939年9月1日,欧洲战争爆发,半年后,高中毕业的哈特曼报名参军,进入德国空军第十训练团。很快,他在飞行和射击方面的天赋就显现了出来,他特别喜欢近距离射击,而不是当时流行的远距离射击,高超的射术令同行望尘莫及。

可是,同其它超级王牌飞行员大多首次升空作战便有战果不同,哈特曼第一次参加空战时,就象一个初学飞行者,不仅颗粒无收,而且犯了许多低级的错误。

1 942年10月4日,哈特曼作为勒斯曼的僚机,在格罗尼兹和迪戈拉一带做警戒飞行时,奉命截击一队敌机。耳机中传来长机声音:“左前下方有敌机,靠拢,站位,攻击”。可哈特曼怎么也找不到敌机的影子,还与长机拉开了距离。终于,两架绿色的飞机出现在前方,距离200米,这家伙顿时心跳加速,热血上涌,立刻把长机抛在一边冲了上去,在300米距离上,他疯狂开火,一下子打光了全部子弹,可惜全部落空,还差一点撞到苏机上。待哈特曼避开后,才发现自己已深陷苏机包围,长机又不知所踪,害怕得要死的哈特曼急忙钻进一片云层,穿出云层后发现没有敌机,他才松了一口气。

“别怕,我在掩护你,快穿云下降与我会合”,耳边又传来长机的声音。哈特曼依命下降,却发现一架飞机直奔而来,他又害怕起来,不停地做机动,却始终无法摆脱对方。两机越来越近,哈特曼缩着脖子,躲在防弹钢板后,很奇怪对方为什么不开火。终于,他摆脱了“敌机”,却因为油料不足迫降在公路上,被德陆军士兵送回了基地。

大队长的一顿臭讯已在等待着他。擅自离开长机,抢占长机攻击位置,擅自躲进云层,将长机误认为敌机,为了这几条罪状,哈特曼被罚与地勤工作三天。但此役中他吸取了许多教训,从此空战中不再盲目出击,而是逐渐开始冷静地观察和判断,一个可怕的杀手逐渐成长起来。

1942年11月5日下午,哈特曼在迪戈附近起飞,拦截8架伊尔-2强击机和10架米格-3战斗机,混战中,他死死咬住一架伊尔-2,瞄准其最薄弱的滑油散热器开火,敌机当场空中爆炸,哈特曼终于打破“光蛋”。可谁想,由于他跟得太近,又脱离较晚,爆炸的碎片击中了他的飞机,待哈特曼迫降在地面上时,舱内的浓烟已熏得他几乎窒息――想不到第一次胜利竟然是“同归于尽”。

哈特曼在不断地进步,在实战中,他总结了一套“观察-判断-攻击-脱离或暂停攻击”的战术,这同当时流行的盘旋并远距离开火的战术完全不同。凭此战术和自己的高超技术,哈特曼的战绩开始发疯一般涨了起来。1943年8月17日,他击落架数已达到80架,平了一战第一王牌里希特霍芬的记录,10月29日他击落了第150架飞机,平均每月打下18.5架,5天打下3架,被授予铁十字勋章。

哈特曼驾驶的飞机头部有一个象黑郁金香花心的箭头,苏联飞行员给他起名“南方黑色魔鬼”,一见到这个标志就远远避开,因此一段时间里,他竟然无事可做,只好同僚机互换坐骑,才算有了战斗的机会。1944年7月1日,哈特曼已击落250架飞机,希特勒亲自为他颁发了剑柏骑士十字勋章,8月24日他的记录已超过了300架,获得了德国空军的最高奖励――钻石骑士十字勋章,并再次得到希特勒的接见。

可是在接见前发生了军官叛乱,安全措施异常严密,哈特曼被要求进入之前交出手枪,他拒绝了,“请告诉元首,若他对自己的前线军官都不能信任的话,那我就不要勋章了”。最终,他还是见到了元首,同一个月前相比,哈特曼分明感到元首的健康状况严重恶化,在用颤抖的手为他授勋的过程中,希特勒只说了一句话:“我希望,我们能拥有更多象您这样的人。”

在共进晚餐时,希特勒同哈特曼交换了关于时局的一些看法,希特勒承认,在军事上,德国已经失败了,哈特曼也说了一些真话。利用假期,哈特曼同相恋四年的女友举行了简易的婚礼。婚期原定于圣诞节,但哈特曼有种预感,那时他可能回不来了。

婚后8天,哈特曼重返前线,拒绝了进入驾驶喷气战斗机Me-262的专家中队,他回到了移防至捷克斯洛伐克的52联队,在那里,美国的P-51“野马”在等待着他。这种二战后期出现的飞机,速度快,航程远,机动灵活,堪称最优秀的活塞战斗机。P-51“野马”的登场,令德国空军非常艰苦,落后的Me-109根本不是"野马"的对手。看着队友不断减少,哈特曼痛苦万分,上司决定,停止攻击美军,以保存实力,但他的战功薄上还是添上了7架“野马”。

1945年5月8日,就在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的这天,哈特曼在执行最后一次任务中,击落了第352架飞机。为不将对苏作战的王牌落到苏联人手中,上司命令他飞往多特蒙德,向英军投降,但最终哈特曼没有丢下自己的部队,率200人的队伍向美军投降,很快便被移交给了苏联,在那里,他被判了25年徒刑,1955年才被释放。

1955年11月,回到西德不久的哈特曼同女友补办了宗教仪式的婚礼,这是一个推迟了10年的婚礼。

哈特曼加入了重建的西德空军,并担任了以里希特霍芬的名字命名的71战斗联队指挥官,装备F-86MKV1喷气式战斗机。1970年9月30日,哈特曼退出现役。

尽管哈特曼隶属于德国空军,被他击落的都是正义的反法西斯战士,但矫人的战绩和空战战术理论的贡献还是使他赢得了包括对手在内的所有人的尊重。而且,哈特曼参战已属于二战的中后期,前苏联已由防御逐渐转为反攻,他所击落的绝大部分战果都是在德军并不占有空中优势的情况下所取得的,这一点同其它德军超级王牌相比,应该说更加来之不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幅画描绘二战前期的著名攻击机,德国空军“斯图卡”俯冲轰炸机编队1941年在地中海执行战斗飞行任务的景象。


几乎每一部介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记录片都有这样一个镜头:一群象兀鹰一样的飞机遮天蔽日而来。猛然间,它们以近乎与地面垂直的角度向下俯冲,发出尖利的怪啸声……。这就是著名的Ju-87斯图卡。

为了帮助民众识别敌机,英国漫画家Wren曾写了一首诗来描述它:


A crooked wing,


a square-cut tail,


Fat legs below and a bomb to trail,


Deep-jowled before a glasshouse hump,


The Stuka's an unshapely lump."


(一个歪翅膀、方块尾巴、两个胖腿之间有一枚炸弹,玻璃驼峰前面长着双下巴,斯图卡实在是臃肿的丑八怪)

当时,皇家空军刚刚赢得了生死攸关的大不列颠空战,英国人终于可以颇为自得地嘲笑铩羽而归的德国轰炸机。但仅仅两个月前,斯图卡还是一个令对方军队提起就胆战心惊的名字。

希特勒上台后,德国开始重整军备。由于空军首脑戈林与希特勒的亲密关系,空军的发展被放在首位,多种型号的战斗机、轰炸机和其他辅助飞机投入开发设计。考虑到精确轰炸的需要,34年德国空军决定研制一种俯冲轰炸机,几家飞机公司投入竞争设计,由空军技术部最后决定采用哪种方案。项目的主持决策人乌迪特(Ernst Udet),是一次大战德国最著名的王牌飞行员之一,创下击落62架敌机的战绩。出于一个老飞行员对飞行的酷爱,他亲自试飞各原型机。首先飞的是海因克尔(Heinkel)公司研制的He118,结果飞行中飞机失去控制,乌迪特被迫跳伞。当救护人员在一片玉米地里找到他时,发现他身上伤痕累累。原来他被降落伞缠住了,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他嘴里还不停地喃喃咒骂着“这该死的降落伞……”。但由于没有伤筋动骨,他恢复得很快。第二天He118的设计师海因克尔带着六瓶香槟去医院看望乌迪特,结果俩人半小时里就干了三分之一。

接着轮到容克(Junker)公司的Ju-87。它有一对象海鸥一般微微上扬的机翼,能以比He118更陡的角度俯冲,也没给乌迪特什么麻烦。于是,Ju-87在37年春季投入批量生产。德军把这种俯冲轰炸机称为Sturzkampfflugzeug,简称Stuka——斯图卡。由于它在二次大战,特别是大战前期的赫赫威名,斯图卡这个词被收入军语词典,成为俯冲轰炸机的代名词。

1937开始的西班牙内战,为各国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武器实验场。德国许多新装备的武器都在那里接受了实战的检验,其中也包括了斯图卡A1型。在这场战争中,斯图卡用西班牙人的鲜血证实了它的威力,也完善了德军“闪电战”的构想:德军装甲部队无需配备重型火炮,而以斯图卡代之。

西班牙内战后开始大量生产经过改进的斯图卡B型。它采用双人机组。推进动力为一台1100马力的Jumbo211Da液冷V型12缸发动机。防御火力为由驾驶员控制的固定在机翼两侧的两挺MG17型7.92毫米机枪和由后座无线电员操纵的一挺MG15型7.92毫米机枪。机身腹部中心线可悬挂一枚500公斤重型炸弹,两侧翼下另可加挂110公斤炸弹各一枚。斯图卡机体非常牢固,故能以80度的角度向下急剧俯冲。它所装备的自动计算装置可正确计算出开始俯冲和拉起机头的时机,在前翼梁下装有一对俯冲减速板,而其肥大的主起落架在飞机俯冲时也起到减速的作用。这些特点使斯图卡具有极高的轰炸精度,圆径误差在25米以内。在斯图卡的机头冷却进气口装有一个空气驱动的发声装置,在俯冲时发出类似空袭警报的凄利的尖啸声,在炸弹还没落下以前,已对地面的人的心理造成极大的冲击,加强了打击效果。

1939年9月1日,斯图卡是第一批越过波兰边境实施空袭的飞机。之后,轰炸荷兰兵营,摧毁比利时坚固堡垒,粉碎法国坦克部队的反冲击,扫射敦刻尔克海滩上等待撤退的英国远征军,斯图卡作为德军闪电战的先导纵横欧洲战场。除了轰炸交通枢纽、军用设施等固定目标外,斯图卡最重要的作用是为德军装甲部队提供近距支援。

在德军每个坦克师都配备有空军的联络员,一旦遇到敌军的抵抗,立即呼唤空中支援,大批斯图卡随之而到,以准确的轰炸迅速瓦解对方的防御,可以说斯图卡就是德军装甲部队的(飞行)远程火炮。由于有斯图卡开道,德军坦克才能以令所有军事评论家瞠目结舌的速度快速推进。斯图卡也由此名声大振,成为德军闪电战的王牌。

1940夏季的大不列颠空战中,斯图卡同样充当轰炸英国南部的主力之一。但此时缺少己方战斗机的护航(作为德军战斗机主力的bf109因航程所限,无法提供全程保护),斯图卡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因为自身防御火力的不足,在英军战斗机的攻击下,斯图卡损失惨重,不久就不再出现于伦敦上空。一部分移交给意大利、保加利亚、匈牙利和罗马尼牙等国空军使用,并出现了加装副油箱以增大航程的Ju-87R型。

40年之后,容克公司又发展出Ju-87D型。其发动机马力增加至1400马力,总载弹量也随之提高到1800公斤。后座机枪增为两挺,以弥补防御火力弱的缺陷。该型机广泛活跃于东线(苏联)和北非战场。只要德军掌握了战场的制空权,斯图卡仍可一显身手。

在向斯大林格勒挺进途中,德军在一个小镇外遭到顽强抵抗。于是召唤空中支援。十余架斯图卡马上飞临小镇上空,只经过一轮俯冲轰炸,镇内的苏军即宣布投降。斯图卡的威力由此可见一斑。

为对付苏军数量众多的坦克。1942年德国研制出Ju-87G型,两边机翼下装有37毫米机炮各一门,专门担任坦克杀手的角色,战绩相当不错。本来德军是准备以Ju-187作为Ju-87的后继机,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投入生产。在整个二次大战期间,斯图卡始终是德军有效的战术支援武器,实为同类机种中的经典杰作。

其他基本战术技术数据(Ju-87D-5型):

机长: 11.10公尺

翼展: 15.25公尺

机高: 3.90公尺

最大起飞重量: 6585公斤

最高时速: 402公里

升限” 7320公尺

最大航程: 1000公里

此段文字资料来源于鼎盛论坛。


使用Ju87最成功的飞行员是汉斯.乌里希.鲁德尔,他是二战中德国最著名的飞行员之一。一共有战绩2530次,包括击沉“马尔它”号战舰、击毁519辆坦克、击毁2000辆其他车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画面描绘1942年11月,南太平洋瓜岛争夺战中,在前一天夜间战斗中受伤的日本海军“比睿”号战列舰遭到美军战机的攻击,一架隶属著名“仙人掌”中队乔.福斯上尉驾驶F4F战斗机正冒着猛烈的炮火冲向敌舰。它达到了吸引敌人火力的效果,美军的鱼雷攻击机乘机投下致命的鱼雷

1942年11月13日早晨,美国海军飞行员乔.福斯上尉驾驶战机在瓜达卡纳尔群岛上空飞行,评估昨天夜间的激烈海战对美舰造成的损失。晨光中,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幅残酷战斗后留下的凄凉场景。巡逻中他发现一艘损坏严重的日本战列舰正在3艘驱逐舰的护卫下挣扎着逃离战场。随着战斗警报的拉响,这艘战舰将成为“仙人掌”飞行队的猎物。

“仙人掌”飞行队迅速起飞鱼雷攻击机和俯冲轰炸机支援,福斯和他的八架F4F野猫式战斗机拉高到12000英尺,并对敌舰展开俯冲攻击,以吸引敌人的防空火力,掩护行动迟缓的鱼雷攻击机。福斯几乎是从高空垂直俯冲下来,接近海面时才将飞机拉平,向着比睿号左舷直冲过去,敌舰强大的防空火力在他面前交织成一张火网。在这次战斗中,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主力,排水量3万吨的“金刚”级战列舰“比睿”号被多次命中,完全丧失了战斗力,于当天下午16时自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画面描绘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纳粹德国空军JG-7战斗机联队在德累斯顿上空攻击美军B-17轰炸机的划时代场景。JG-7联队是空战历史上第一个以喷气式战斗机编成的作战部队。


本作品有画家签名和JG7联队的5位王牌飞行员签名。其中包括:埃里希.鲁道夫,战绩222架,排世界王牌飞行员第7位;威尔赫姆.林内特,战绩174架。

德国Me262喷气式战斗机


梅塞施米特 Me-262世界上第一架投入实战的喷气式战机。虽然她出现时给盟军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和损失,但却标志着人类航空技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早在1938年秋,纳粹德国当局就下令梅塞施米特飞机公司研制一种可装容克公司和巴伐利亚公司研制的喷气发动机的新型战斗机。其战术指标最大时速为850千米,并可续航1小时。驻奥格斯堡的梅塞施米特公司的百余名工程师,于1939年6月选定P1065双发方案为研制目标,7月通过全尺寸模型审核。1941年1月,原型1号机Me-262V1装配成功,4月18日临时装上一台普通Jumo 210活塞引擎活塞式发动机作了第一次飞行。(当时涡轮喷气引擎尚在图纸阶段)。1942年3月25日,翼下吊装2台巴伐利亚公司单台推力为5.39千牛的109-003型喷气发动机,作了三发并存动力飞行。但升至50米高时,由于涡轮叶片折断,试飞失败。 换装容克公司两台尤莫109-004A涡喷发动机的原型3号机(V3)终于试飞成功,8月定型,并在与Fw190战斗机的格斗演习中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年10月1日,V2型机相继进人试飞。这样Me-262便成了继He-178、He-280和英国的F.28/39之后,航空史上第四种飞行成功的喷气机。作为第一种实用的喷气式战斗机,甚至比英国的“流星”战斗机还早问世八个月。 研制全新概念的喷气式战斗机本来是德国当局提出来的,但Me-262开始研制后,又嫌周期长。有人还曾劝梅塞施特放弃研制计划。定型后,虽同意继续发展,却安排在两年后生产,并将月产量限定在20架以内。随着战事的不断发展,德军已经节节败退,在精良的盟军飞机的打击下,德军的空中优势已经渐渐失去。此时,德军只有用其依旧强大的科技力量来发展新战机以挽救其不利的局面,希望借助新战机来歼灭盟军的空中力量重新夺回空中的主动权。

1943年5月22日,德国空军战斗机总监加兰德驾驶Me-262作了一次体验性飞行后,他为喷气飞机不可言状的巨大魅力所折服,盛赞Me-262为“杰作”,为该机提前投人生产起到了促进作用。 德国空军元帅戈林和空军副部长米尔希,看过Me-262的飞行后,也不禁为之倾倒。戈林甚至狂言,盟军需3架战斗机才能抵得上1架Me-262的功效。1942年11月26日,希特勒在观看了Me-262的飞行表演后,要求研发闪电战轰炸机。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愚蠢的决定,严重干扰了飞机的生产和作战。 1943年6月,Me-262终于纳入生产计划,同年底开始组建第一个试验飞行队。1944年8月,由翁兰少校指挥的第1轰炸航空团最先配备了轰炸型Me-262A-2a,并进驻北非战场。由于强行挂上炸弹后使飞机超重,阻力增大,因此最大飞行时速降到了670千米,与活塞式飞机相比已无优势。加上害怕俯冲时过载太大会引起飞机解体,所以指挥官命令他的部下只准进行水平投弹,使命中率大为下降,偏差达到l-2千米。加上机械事故频繁,至10月末,全团只剩下25架飞机可飞。事实证明,Me-262不适宜作轰炸机使用。

1944年6月,姗姗来迟的战斗型Me-262A-la第一次取得战果,编号为EK262战斗试验飞行队的诺沃托尼少校驾机击落了一架侦察机。三个月后,这支部队改编成正规作战部队,又称“诺沃托尼司令官飞行队”,拥有40架飞机,用于本上防空作战,打击目标是盟军的大型轰炸机编队。在头一个月的一次空战中,6架Me-262在6分钟之内接连击落15架B-17炸机,作为世界上第一种能作战的喷气战斗机,梅塞施米特me-262的出现极大震动了盟军。拥有540马力的喷气发动机,它能超过二战天空的任何飞机。。从10月中旬开始,这支部队每天出动3-4架飞机,零打碎敲地伏击于盟军轰炸机航线附近, 30天内击落盟军轰炸机22架。11月8日,团长诺沃托尼因单发熄火遭盟军战斗机追击而毙命,时年仅24岁。此后,该团(联队)改编为第7战斗机联队,又称“第7兴登堡航空团”,由施泰恩霍夫上校接任团长,全团飞机改装55毫米R4M空空火箭弹。至1945年2月最后一周,该团共击落大型轰炸机45架,战斗机15架。机头装有FuG-218雷达天线的Me-262B-la/U1型双座夜间战斗机于1945年2月装备给“贝他司令官飞行队”,负责柏林夜间防空,4月又改称第11夜间战斗中队。该中队至月底解散时,共击落“蚊”式战斗机30架,其中半数是贝他击落的。 尽管战局急剧恶化,也由于盟军的不断轰炸,以及飞机的零配件、油料等的严重紧缺,在1945年的1-4月,仍然有865架Me262被生产出来。其生产装配主要在莱布海姆、李赫菲、许贝毕施.豪尔、范曾道尔夫(Wenzendorf)和基贝尔等地。生产计划中最成功的莫过于德国人运用大量藏身于森林中的小型工厂作为主装配中心的次装配厂。由于成本低、易建而且隐蔽性好,因此在后期的生产中极其大量的采用了森林工厂。在接近莱布海姆、古诺(Kuno)、霍高(Horgau)、许贝毕施.豪尔、高庭和其他地点建立了一打以上的Me262工厂。在盟军的地面部队占领该地之前,这些工厂的正确位置一直没有被盟军发现。 Me-262是一种全金属半硬壳结构轻型飞机。其流线形机头装有照相机和4门并列的30毫米航炮,视界良好的半水泡状座舱盖居机背中央,可向右打开。前风挡玻璃厚叨毫米,座椅头靠钢板厚15毫米,有一定的防弹作用。座舱内的EZ-42陀螺瞄准具或莱比16B瞄准具可用于航炮和火箭发射瞄准。近三角形尾翼呈十字相交于机尾。两台轴流式涡喷发动机的短舱直接吊装于两侧后掠的机翼下。从原型5号机Me-262V5开始,全部改装前三点起落架,提高了起飞时升降舵效率,缩短了起飞距离,避免了排气对道面的冲蚀。 1945年3月,德国当局终于将Me-262定为优先发展的型号,但为时已晚,第三帝国失败在即。

到二战结束时,Me-262除了上述V1-V5原型机外,还发展了14种型号。主要有A-1单座昼间战斗型、A-2单座轰炸型、B-1和B-2双座教练型、C-1单座昼间战斗型等。其中,战斗型Me-262A-1a翼展12.51米,机长10.6米,机高3.84米,机翼面积21.7平方米,最大起飞重量7130千克,最大平飞速度869千米/小时,实用升限11450米,转场航程1050千米。据统计,Me-262各型共计生产了1433架。装备Me-262的德空军JV44和JG7两支主战部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共击落盟军飞机613架。因各种原因,Me-262损失200余架。 Me-262作为一种叩开喷气时代大门的早期型号,不可避免地存在许多不足:它的发动机易喘振,故障率高,工作寿命短;空战机动性能逊于活塞式飞机,尤其是加、减速速率和横滚速率不理想,操纵动作复杂;另外起降距离较长,等等。尽管如此,Me-262仍不失为一种火力凶猛、速度超群的先进机种。它的最大速度比盟军一线飞机快l60-200千米/小时;在拦截盟军轰炸机作战中能发挥较好的作用,具有攻击突然和不易被轰炸机自卫火力击中的优点;通过高速低空飞行还可达成突防和奇袭的目的。盟军的战斗机只有通过加大油门俯冲才有可能争取到一次攻击Me-262的机会。战后试飞表明,Me-262的低空性能特别好,优于同一代的英国“流星”和美国P-80战斗机,甚至不亚于50年代初的美国P-86喷气战斗机。由Me-262创造的一些飞行纪录一直保持到1947年。不少当时的飞行员甚至声称他们曾在俯冲中达到音速。 战争结束后,幸存的me-262被美苏瓜分。这些飞机大大推进了美苏的喷气发动机技术。 到目前为止,尚存留在世界上的Me-262只有8架了。尽管这些外观老旧、形状怪异的飞机,与现代战机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但它毕竟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正是从它身上,人们看到了喷气技术在军事上诱人的应用前景和发展潜力。作为喷气式战斗机家族的鼻祖,Me-262将永载史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