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龙惊南洋 攻城不顺

紫宵云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size][/URL] 这次攻打万隆,袁应波少将共同带了来18000多人的军力,这可比整个宋国的陆军都要多。指挥这么多人作战,对袁应波来说就是大战了。第一次指挥这种大规模战争,袁应波心中难免有些紧张,早餐也是草草的扒了几口就丢了碗筷,带着自己的卫兵赶到了前沿阵地。 昨天李剑上校的炮兵把万隆的守军折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


这次攻打万隆,袁应波少将共同带了来18000多人的军力,这可比整个宋国的陆军都要多。指挥这么多人作战,对袁应波来说就是大战了。第一次指挥这种大规模战争,袁应波心中难免有些紧张,早餐也是草草的扒了几口就丢了碗筷,带着自己的卫兵赶到了前沿阵地。

昨天李剑上校的炮兵把万隆的守军折腾了一晚上,虽然宋国1851式60毫米远射程迫击炮的口径只有60.75毫米,炮弹也只有2.18公斤重,用来对付厚重的城守显得威力不足,但还是起到了一些效果,一些地方的城墙已经出一很大的缺口,城头伫立的荷兰军队面色明显有些疲惫,不过城头来来往往的巡防兵依旧队形整肃,来回之间秩序谨然,并没有显示出什么惊慌惶恐来,在黎明的晨风之中,除了偶尔飘来几声军官的口令吆喝外,城头上鸦雀无声。

袁应波少将叹了一口气,心说这个特莱佩斯果然不好对付,治理军队的确很有水平。看来这战没有原来预想的那样好打。于是,他马上下令:“李剑上校,你的炮兵此刻集中火力,全力轰击城头,一个小时之内不得停歇,尽量压制城头守军!”

然后,袁应波又转身对肖俊道,“老肖,你的部队是此次攻城的主力,你心中有数吧?!”

肖俊兴奋无比,他这人就喜欢做有刺激的事,此刻大战在即,真是不知如何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激动,他郑重的对向袁应波行了个军礼:“遵命!”

“攻城是要死很多人的,独立团的战士绝对不能参加攻城,等下我从印尼解放军中抽三个团给你,由你指挥攻城。李剑的炮兵掩护你。怎么样?有信心吗?”

“有!”肖俊上校坚定的回答。

经过一夜的的反复试射,李剑的炮手现在对万隆城的各个方位都已成竹在胸。一声令下,80多门1851式60毫米远射程迫击炮一齐发射,烟雾弥漫之中万隆城头砖石迸裂,荷兰守军这时也显得非常之机警,第一轮齐射过后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此次战斗荷兰人在火炮这方面完全陷入了劣势,荷兰的火炮射程根本够不着宋军的阵地,宋军的攻城火炮几乎是肆无忌惮的抵近射击,射击准确效果很好,不一会儿正门上的城楼就已经千疮百孔,有一段城墙已经倒塌。60.75毫米炮弹的杀伤力也还过得去,从望远镜中可以看到,一枚炮弹击中石结构的建筑物之后,往往发生强烈的爆炸,飞迸起无数碎石,造成大面积杀伤,虽然看不到人,但想像中那些荷兰军人蜷曲在窄小的城墙上,应该是避无可避。

此刻城外的宋军忽然齐声欢呼,一万个嗓门大吼起来几乎压下了火炮的发射声。袁应波急忙举起望远镜左右察看,只见两面悬挂在城楼上的荷兰国旗被火炮命中,落了下来。

看着荷兰国旗被击落那一瞬间鼓起来的士气,肖俊立即指挥的部队发动第一轮攻击,两千多精壮的大汉身着提着类似于门板的大盾,以横列的队形缓步朝城墙方向运动,在他们身后,有两个团的火枪兵,几十辆骡子拉动攻城器械跟随着缓缓前进。

袁应波在高处,冷冷地看着他麾下的官兵缓慢前进,炮兵的发射愈加紧密,轰轰隆隆的声音仿佛象要压抑住天地间的一切,整个战场蔓延着空气燃烧的味道,这时攻城步兵已经接近了护城河,火枪兵也摆出了攻击阵型,朝墙头做好射击准备。

突然的,原本看上去空荡荡的城头魔术般的人头汹涌,一排排荷兰军团队突然站起来,对着攻城的印尼民族解放军战士一阵齐射,立即放倒了几十名攻城步兵。有些中弹的士兵没的立即死亡,而是带着满身的鲜血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看着让人胆寒。

宋军的炮击虽然猛烈,但一时也未能压下守军还击的气势,城头守军齐射的子弹向雨点一般的射下,给城下的印尼解放军刀盾兵造成了沉重的压力,就在这几息之间,原本整整齐齐的队列马上就出现了不少豁口,无数军兵躺在血泊之中呻吟爬动。

不过,但城墙上的荷兰守军亦未讨得好去,在最开始的一阵慌乱过去之后,城下的火枪兵也渐渐沉着下来,他们站位在三百米外,虽然由高处射下的子弹可以打得到他们,但到底力道不大,未造成惨重伤亡,此刻他们毫不畏惧的与城墙上的荷兰军队对射,数排齐射之后。由于武器先进,印尼解放军的火枪反而给荷兰人造成了不少伤亡。无数荷兰军人从城墙上摔了下来,这时李剑指挥的炮击也越打越准,和火枪部队配合着,给城头的荷兰军队造成的巨大杀伤。

袁应波少将放下单筒望远镜笑了笑:“看来荷兰军队也就这几把刷子了!”话刚说完,城头上的荷兰军队忽然再次齐声呐喊,数声巨响响起,队形密集火枪营登时倒了一片,林风大吃一惊,只见不知何时城头上出现了几门小炮,适才的响声就是荷兰军队火炮发射的声音,第一轮集中射击就干掉了几十名火枪手,林风急忙掉过头来,扯过一名卫兵大声吼道,“去,告诉李剑上校,干掉那几门小炮!”

卫兵刚刚跑开,城头的吊桥忽然一阵摇晃,咯咯吱吱的缓缓下落,城门大开,数千名印尼土著居然发动了逆袭反击,城下原本装备攻城的刀盾兵瘁不及防,队形几乎瞬间就被冲乱,失去盾牌阵保护的士兵在密集的子弹射击下登时伤亡惨重。

袁应波少将看了这个情形后心中大急切,他倒不是什么很心痛城下的那几千名印尼解放军士兵,就算这几千人即使全部阵亡了也无所谓,他恼火的是攻城之前自己这边所有人都信心满满,一打起来却处处被动,荷兰军队的这几招也并不是什么绝世必杀技,可糟糕的是事前居然也没有做什么准备,打成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好像没什么办法去应对。

此刻大批印尼土著军队蜂拥冲过吊桥,与印尼解放军刀盾兵接触肉搏,一下撕开了数条大口子,在城上城下的双重打击下,几乎全由新兵组成的刀盾兵随即溃散,所谓一丈长、一丈强,刀盾兵手上的刀太短,与手持长矛的印尼土著军队相比根本占不了优势,大队败兵惊惶失措朝后方的宋军大队逃去。然而糟糕的是他们的动摇溃败立即影起了整个攻城部队的混乱,让荷兰人和印尼土王的军队士气更加高涨,

眼看前方的刀盾兵已经全线崩溃,后方火枪部队也立即骚动起来,原本的细密有致的排枪射击此刻也显得音律不齐,肖俊上校不由喘着粗气,带着几个亲兵从队伍的这头跑到那头,大声地给自己的士兵鼓气,对身边滚滚溃逃的败兵恍若未见,然而他的努力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实际上这两营火枪部队并不是他训练出来的士兵,在这里他并没有什么部队主官的威信,很快,当印尼土王军队接近的时候火枪部队时,终于有士兵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扔下火枪就望后跑,带动着队形一片混乱,这时肖俊立即一枪将他打倒,然后独立团中有一些军官拳打脚踢把其它的士兵踢了回去,重新整合了队形。

袁应波少将看到这个情形,不禁为肖俊上校担了一把汗:“实在太危险了,看来肖俊同志还真是一名勇将。”

未及细思,印尼土王军队混合着败兵已经冲杀了过来,肖俊命令火枪部队立即平端枪口连续齐射,最先中弹的是逃亡的印尼解放军士兵,火枪部队冷酷无情的对刚才的战友开火,枪声如炒豆子般重新响起,刀盾兵们张大着嘴巴,不能置信的看着硝烟弥漫的火枪大阵,缓缓倒地,随即被后续的人流踩得血肉模糊。

印尼土王军队稍稍一愣,随即呐喊着发动了冲锋。站在后方的宋军独立团官兵领脸色铁青,现在冲杀出来的土著军队至少有数千人,汹涌的人潮如蝼蚁般悍不畏死的蜂拥而至,士气高涨之极,而城头上的荷兰守军亦集中了射击武器,全力攻击这支火枪队伍。在密集的攻击下,火枪部队中不住的有士兵倒下。

但先进火枪的威力在这个时候终于完全显示出来,随着连环不断的集中射击,冲在最前面的清军成片成片的倒了下来。印尼解放军使用的后装式火枪可以一次装入六枚子弹,子弹口径达6.5 毫米、有效射程达460米,火力的连续性和猛然程度远远超过任何前装式击发枪的队列。只要火枪部队发动攻击,就很少有人能冲到前面来而不被击倒。而且,在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倒下便立即就被人流踩死,绝无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咆哮许久的印尼土著军在密集火力的打击下迟迟不能冲到近处,而他们的大量死伤给予了火枪兵们巨大的勇气,军心渐渐镇定下来,他们在肖俊的指挥下,一列一列的交替掩护着缓缓后撤,不慌不忙有条不紊。

待火枪部队逐渐脱离了城墙上荷兰军队射击武器的射程时,他们就不再后退了。而此刻,在后方的宋军独立团也完全做好了射击准备,打算给冲进射程内的印土著军队以致命的打击。宋军独立团使用的步枪口径达7.62 毫米,有效射程达730 米,使用导气式回转闭锁式半自动枪机,可一次装入8发子弹(装双排8发子弹的钢制漏弹夹由机匣上方压入弹仓,最后一发子弹射击完毕时,枪空仓挂机,弹夹会被退夹器自动弹出弹仓,会发出声响,提醒士兵重新装子弹),无论射击速度、射程还是杀伤力都远远强于仆从军(印尼解放军)的步枪。面对宋军独立团的火力,印尼土王的军队基本上没有机会突破。但印尼土王的军队但已经陷入了一种斯抵竭里的状态中,在前面指挥的将官仿佛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似的,完全丧失了理智,拼命驱赶着自己的士兵发动冲锋,一次次伤亡惨重而且徒劳无功。

也许是荷兰指挥官看见伤亡实在太大,下令撤退,土王们的部队停下脚步,缓缓后撤,看上去队形整齐,退而不乱。袁应波笑道:“那些土王们的军队训练到如此地步,确实很一定水平,不过这种撤法面对具有较强火力的军队是注意要吃亏的”。随后,他当即令独立团和印尼解放军缓缓前进,始终咬住了土王军队的殿后队伍,不住的齐射,终于逼得土王军队狼狈的大步奔逃,直到接近城墙上荷兰军队的射程时才停止了追击。

当最后一名印尼土王士兵逃入了城门,大门缓缓合上后。肖俊清点了一下人数,发动攻城的印尼解放军居然死掉了五百余人。不过他们些时士气高涨,在肖俊的指挥下步伐整齐的朝己方大营走来。这时宋军的火炮也停了下来,一时之间只听见那数百人整齐的脚步声,走在最前面的肖俊上校心中不由生出一些自豪感,向袁应波敬了一个军礼。

林风苦笑一声,转眼朝万隆城头上望去,荷兰军队显得有些气馁。袁应波少将知道,严格的说,这回宋军打了一个败仗,如果不是肖俊上校沉着应对,在兵败的最后一刻上演了大逆转,现在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也许独立团不会受到多大损伤,但刚组建的印尼解放军肯定会因此逃溃。

袁应波神色肃然,郑重的对肖俊举手还礼,并挽着他的手,和他并肩而行:“好样的,这些多亏了你,看来我考虑问题还是有些地方不周到啊。”

“将军,战场局势多变,我们又不是诸葛亮,那能什么事都料到呢。我们还有机会对那些该死的荷兰人下手!”肖俊说道。

袁应波拍了拍肖俊的肩膀,奔到了高处,大声发令,命令各营在山冈下集结。

“将士们……打仗有打仗的规矩,刚才有人贪生怕死,让荷兰人拣了便宜,让别的弟兄白白丢了性命,我也不能不管!”他猛的扭过头来,大喝道,“肖俊!”

“在!”肖俊怔了一怔,急忙应道。

“把刚才带头逃跑的军官都给捆起来!”

一声令下,几十个还没反应过来的倒霉蛋瞬间就被拉了出来,捆得结结实实扔在地上,他们惶恐畏惧的看了看满脸狞笑的袁应波,不知所措的连连磕头求饶。“将军饶命……大帅饶命,卑职再也不敢了……”

“饶命?知道我为什么只找官不找兵么?”袁应波冷笑数声,指着那些噤若寒蝉的逃兵,“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你们当官的都逃命了,人家当兵还打个屁!我不找他们的麻烦,是因为他们占着道理,懂不懂?!”

“将军……将军,我们可是从马来西亚从前来参加印尼解放军的华人志愿都啊……”

袁应波怒声打断了他的话,“你是华人?可他们一到战场上拉稀,撇下自己的兵带头逃跑,连那些土著人都不如,你知不知道,那些土著人可是抢了荷兰贵族和印尼土王财产的,一旦被你们扔下就决计没有活路——就算投降也没有活路的!你知道不知道!”

“……”

“你还有什么话说?”

“……”

袁应波少将叹了一口气,挥挥手道,“算了,算了,你们都是华人兄弟,这回我对不起您了,今天要不杀你们,你说刚才被你们丢下、白白死在荷兰人枪口下的兄弟们能闭眼么?你们放心去吧,你们家里老的小的我心里有数,战打完后,我将他们的名字全部报到中央政府和军事院,让他们全部加入大宋国籍,享受大宋的优扶安置,决不让他们冻着饿着!”袁应波现在是狠下一条心了,现在印尼解放军一见到强敌,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逃跑,这和无能的大清帝国八旗军有什么区别,如果不狠下心整治一下,以后的战就别想打了。


“将军……我们……我们知错了……”站起来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此刻他泪流满面,神色绝然,显然被袁应波煽情的话语感动了,他哽咽着道,“将军……咱们一步走错,害死了弟兄,怨不得别人……咱们来生再跟着将军干!……”言罢大步转身,率先朝后走去。

这个英雄气概显然非常富有感染力,剩下的军官不再求饶争辩,默默的给袁应波敬了个军礼,转身跟在那条大汉的后面。

场面真搞成这个样子袁应波少将也不由得有点感动,他甚至还有点冲动,差点开口赦免他们算了,但回头一想这样的话不但会前功尽弃,而且以后也会军纪无存队伍难带,所以只得硬生生的按捺下来。看着肖俊部下的行刑手,他心中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再更进一步,倒几碗酒给他们送送行?这样的话场面更具有英雄的浪漫主义色彩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