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煞费苦心 竟称中国在对美国采取包围战略!

jiangnanjita 收藏 1 67
导读: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第一次出席联合国大会就盛意拳拳。从9月19日至29日,他的出访行程长达11天之久,日程安排得十分充实。从联大讨论到气候变化特别会议,从参加非洲首脑会议到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会晤,杨洁篪的忙碌无形中彰显出中国在联合国舞台上越来越突出的地位和影响力。更让观察家会意留神的是,杨洁篪此次将顺道访问美国,无论从全局战略和双边关系的角度看,这次高层触碰或许都能为“变化中”的中美关系带来思维转换。 “中美关系中最近冒出一些负面迹象,如中国产品的质量问题在美国社会被炒得沸沸扬扬,美国国会对

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第一次出席联合国大会就盛意拳拳。从9月19日至29日,他的出访行程长达11天之久,日程安排得十分充实。从联大讨论到气候变化特别会议,从参加非洲首脑会议到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会晤,杨洁篪的忙碌无形中彰显出中国在联合国舞台上越来越突出的地位和影响力。更让观察家会意留神的是,杨洁篪此次将顺道访问美国,无论从全局战略和双边关系的角度看,这次高层触碰或许都能为“变化中”的中美关系带来思维转换。


“中美关系中最近冒出一些负面迹象,如中国产品的质量问题在美国社会被炒得沸沸扬扬,美国国会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在抬头,对中美巨额贸易逆差和人民币汇率的压力有增无减;虽然中美关系并没有触到突出的大问题,但这些负面因素此起彼伏,对两国领导层都带来很大的压力,”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李成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解读说。


在李成看来,中国或许没有足够地认识到美国国内的对华压力。另一方面,当中国已经明显发展成一个经济强国时,西方社会的态度在转变,它们更希望中国能在自身发展的同时照顾别国的利益和需求。


刚刚卸下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委员一职,现任艾尔弗雷德·P·斯隆基金会(Alfred P. Sloan Foundation)驻华盛顿代表的帕特里克·莫洛伊(Patrick Mulloy) 向《华盛顿观察》周刊坦承,“在目前的美中关系中,双方都需要彼此的合作”。一方面,他主张中国要努力遵守WTO和IMF的协议规定,一方面,他并不同意西方利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向中国施压。


中国该是转变思维的时候了…


“这是杨洁篪第一次以中国外交部长的身份参加联合国大会并访问美国,而此时的中美关系正处于一个特别的大背景下,”李成说,“台湾‘入联公投’的叫嚣让两岸关系再次步入紧张;美国国内贸易保护主义的升温让人担忧;同时,2008年北京奥运会即将召开,西方难免又将中国的人权、新闻自由、环保等问题搬上台面。杨洁篪此行是特为向华盛顿陈述中方立场的。


李成说,在台湾问题上,布什政府一方面谴责陈水扁,一方面又在推动对台军售。更何况此次“批扁”,布什并没有亲自出马,而是让白宫官员代劳。“我想,杨洁篪此来定要让美方强调对台政策中的‘三不’是关系到中国主权和台海和平的大事,同时,借助联合国的舞台再次申明中国的立场,以及台湾问题的严重性,向美国施压。”


“另一方面,杨洁篪此次来美应该是得到了胡主席的一些委托,将澄清、讲述中方在产品质量、知识产权、环保、能源等问题上的立场。我不预计中国会在访问中做出很大的让步,但是考虑到明年夏天举行的奥运会,中国在有争议问题上的反应速度的确比以前快了,更愿意积极按照国际惯例解决问题,”李成预测说。


一向关注美中事务的莫洛伊说,杨洁篪访美的主要议题是中美的经贸摩擦。


“中美的地位一直处于不平衡之中。中国违反了WTO 和IMF 的一些贸易协定,我希望布什政府能就此和中国外交部长商谈。我想,中国应该进一步放开人民币的汇率(浮动)限制,保护知识产权。这些问题都是一个国家的政治决策,而外交部长正是建言政治、政策的人,”莫洛伊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说到“奥运效应”,莫洛伊认为,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现在面临着各方面的压力,促使中国对某些西方的要求做出迅速的反应。但他个人并不同意西方利用奥运会向中国施压。西方国家有合适的方式寻求其利益,但那并不是通过奥运会。


李成从中国的角度分析道:“中国的处事方式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奥运效应’上。我认为,中国目前并没有足够地意识到美国贸易保守主义的严重性。其实,它离中国并不遥远。”


身处华盛顿的李成留意到,美国最近国内经济由于房市的低迷而不太景气,而经济部门对华态度的分化更加严重。金融和服务业看好中国市场,主张合作;而制造业则觉得自己已被中国排挤到丧失了竞争力。因此,国内的压力让国会议员们的对华声调越发强硬。如果2008年民主党人上了台,无论是哪个候选人,都会倾向于在贸易问题上对华施加压力。


“从国际环境上看,过去中国一直被定位为发展中国家,虽然增长速度快,但是发展中伴随的问题一直都被世界接受和容忍;但现在,中国已经明显发展到一个经济强国的地位。中国人已经不能总用国内的眼光看问题,将自己设定为一个欠发达国家。西方对中国的责任要求也正在改变,这是中国改变思维方式的时候了,”李成对《华盛顿观察》周刊指出。


华盛顿默认中国影响力?


在杨洁篪的联大议程中,9月26日是留给非洲代表的。届时,他将与多个非洲友好国家的外长举行政治磋商,落实去年48国非洲首脑会聚北京的峰会成果,推进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据说,此次磋商将正式启动中非合作论坛框架下的中非外长级定期政治对话机制。


随着中国在非洲,乃至整个世界推进其外交影响力,华盛顿似乎已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美国的专家们承认了中国在非洲的利益,进而开始在各种会议中讨论如何才能更有效地推进美、中、非三边经济合作,如何让中国承担起更多的建设非洲的责任。


“中国在非洲有合理的政治诉求,尤其是它在苏丹达尔福尔地区的维和、维护人权的行动是符合美国的利益,并且对解决问题有帮助的,”莫洛伊如是说。


布什总统派出的达尔福尔特使安德鲁·纳齐奥斯(Andrew Natsios)于9月19日发表报告,肯定了中国在达尔福尔冲突的维和对话中起到的重要作用。他说,在中国的影响下,苏丹政府已经接受了联合国安理会7月通过的决议案,授权其在该地区启动由26,000人组成的军事和文职维和行动。此前,中国和苏丹政府有密切的能源贸易,中国曾因无视达尔福尔地区的冲突而受到外界批评。“但这一切已经改变了。中国就像一个正在加速的火车头,做出的成绩甚至超出了西方的要求,”纳齐奥斯在报告中说,9月18日,中国已派出了第三批维和部队到苏丹南部执行联合国的任务。


由此,莫洛伊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加,它在非洲或其它地区的影响力随之上升是自然的结果,非常合理。美国应该并不反对这样的事情。


站在全球战略思维的大框架中,李成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的上升,必然是以美国影响力的下降为代价的。非洲、拉美等那些美国不看好、又充满危险,以至于美国很多投资者根本不屑于去的地区是中国发展触角的重点。但是美国人能意识到,这是中国‘走出去’的战略,就像当年的‘农村包围城市’一样,它所带来的影响力是深远的,”李成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要知道,去年非洲48国首脑聚会北京,场面之宏大令人惊讶。”


在非洲独领风骚的中国在联合国的实力对比中也越来越重要。莫洛伊指出,中国一直成功地将台湾隔离在联大体系之外,同时做出了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派遣外长参加联合国的全部议程。


“这说明中国对联合国事务非常重视。”莫洛伊说,“联合国在全球关注的热点中,如环境保护、能源问题上,起着重要的作用。我曾在美国国务院工作,专门负责过联合国事务,因此明白参与联大会议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布什政府却没有给予这个国际组织足够的重视。希望2009年上台的新总统能有所改变。”


李成同样看到了中国实力的增强,但却强调,中国一直十分谨慎,不愿在国际舞台上做领袖,更倾向于以防御的方针处事。比如,在台湾问题上,中国从没有主动挑战过谁,每每只是在台湾当局挑衅时向国际社会寻求必要的声援。


“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分量更重,会无意识地流露出它的实力、影响和地位,即使中国无心对任何人进行挑战,”李成说。


李成从战略意义上做了这样的对比:中美两国,一个是上升的大国,一个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它们既共同担负着环境、经济等全球性问题,又因反恐的国际使命,而使两国关系变得更加微妙。无论是谁,都不能再用冷战的眼光看待对方。层层利益下,中美关系不会变得更糟,但是当美国经济、社会价值观趋向保守时,中国需要及时意识到,并做出相应反应。中国应该让美国明白,它的反应并不仅仅是为了2008年奥运会的顺利举行,而是在长远的考虑中理解美国的各种担忧。


莫洛伊则这样解读美中战略关系:“在目前的美中关系中,双方需要共同合作,尤其是在全球变暖,环保、能源等问题。中国成为更重要的参与者,应该在这些领域承担更重要的角色。但另一方面,中美的摩擦更多的是在经济上的不平衡,在积极融入国际体系的时候,中国应该更好地遵守国际规则,尤其在世贸领域中。”


杨洁篪是最好的传话人


在杨洁篪做驻美大使时,莫洛伊曾见过他,还曾有机会见过杨洁篪的弟弟,在上海国际关系研究所任副所长的杨洁勉。“他们都是非常聪明、非常成功的人,也是中国的爱国主义者,”莫洛伊评价说。


杨洁篪可谓地地道道的“美国通”。1977年美国前总统老布什访华时,27岁的杨洁篪刚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回来,被指定为陪同兼翻译。在李成看来,中国选中这样一位外交部长,不但是看重其专业素养,而且因为杨洁篪本人和布什家族有很好的私人关系。同时,杨洁篪本人个性谦和,深谙与西方交往之道。因此,他的到来会让布什政府放心,利于中美之间的坦诚交流。


“虽然行前比较低调,但是我觉得杨洁篪此来很有可能见到布什总统。可能的安排是他在白宫会见赖斯等官员,而布什以路过的方式与他交谈几句,”李成预测说。


杨洁篪已于9月23日在纽约会晤了美国国务卿赖斯。中方媒体报道说,他就中美关系的全局性发展提出了四点希望。《华盛顿邮报》则以朝核问题为新闻引线,强调美国政府希望平壤配合落实六方会谈的成果,当然,这其中自然十分需要中国的影响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