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究竟在为谁而战 美国生活 第四十四章 初次雇佣合同

xdx51888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6/[/size][/URL] 徐卫国从自己的奇思妙想中回过神,不知何时服务员早已端着做好的菜品来到了桌前,并将其所点的菜品一一摆到了桌上, 此时的徐卫国早已是饥肠辘辘了,肚子也发出了抗议的叫声,他一见菜品已摆好,也失去了去仔细欣赏菜品色香味的耐心,在也不讲究喝着法国名酒,品着法国名菜的小资情调了,立刻像一只饿了几天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6/


徐卫国从自己的奇思妙想中回过神,不知何时服务员早已端着做好的菜品来到了桌前,并将其所点的菜品一一摆到了桌上,

此时的徐卫国早已是饥肠辘辘了,肚子也发出了抗议的叫声,他一见菜品已摆好,也失去了去仔细欣赏菜品色香味的耐心,在也不讲究喝着法国名酒,品着法国名菜的小资情调了,立刻像一只饿了几天刚见到肉腥的饿狼般扑向了食物,旁若无人的大快哚颐起来。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徐卫国便将自己面前的四菜一汤风卷残云一扫而光,徐卫国轻轻的拍了拍自己吃饱了的肚皮,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向旁边看着他粗俗的吃像直发呆的侍者喊了声买单。

侍者听到徐卫国的叫喊这才回过神来,他在这个餐厅工作好多年,今天是他有生以来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看到客人来吃法国菜是这副吃像的,活像个饿死鬼托生,侍者无奈的在心里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暗道:“这样的吃法简直是对法国大餐的污辱,早已失去了吃法国菜时幽雅的神韵,看来这位客人可能是垃圾食品“汉堡包”吃多了!才练就的如此吃功”

徐卫国一顿海塞吃的是沟满壕平不亦乐乎,结过帐后徐卫国拎起随身的行礼,信步走出了洛伦饭店,此时的巴黎市区已是夜幕低垂繁星点点。

徐卫国深吸了一口巴黎市区那没有粉尘,没有污染散发着梧桐树叶清香的空气后,向街边走去准备欣赏一下久负盛名的香谢丽舍大街那美丽的夜景,徐卫国不经意的转头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低着头情绪低落的向他这个方向走来,徐卫国定睛一看这不是洛伦饭店的品酒师伊莎贝拉-玛索吗?

当徐卫国看到这个纤细的身影后他那明亮的大眼睛不由的发出了阵阵的绿色光芒,徐卫国静静的站立当地,等待着“猎物”自己走到他的面前。

伊莎贝拉-玛索满腹心事低着头走到徐卫国的跟前才发现自己前进的道路被别人挡住了,不觉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立即满脸喜悦的对着徐卫国道:“是你!”

随即又狐疑的道:“你不是在洛伦饭店的餐厅里用餐吗?怎么这么快?难道你没用餐就出来了?”

徐卫国笑道:“我是吃完了才出来的!”

“你这么快就吃完了?洛伦饭店可是法国最著名的餐厅之一,它的环境是那么的优雅,食物是那么的美味,在那用餐简直是人生的享受,可你竟然这么快就吃完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伊莎贝拉-玛索一脸讶异崇拜的说道

徐卫国笑嘻嘻油嘴滑舌的道:“优雅的环境,美味的食物得有像你这样的佳人陪伴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如果没有你这样的佳人陪伴,它们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任何美味的食物在我的嘴里只能是味如嚼蜡,反倒是你?现在好像还不是你下班的时间吧?”

伊莎贝拉-玛索一听到徐卫国在夸奖她,她内心真有说不出的喜悦,高兴的满面笑容,可一听到徐卫国问她为何现在下班,立刻愁容满面忧郁的说道:“我被炒‘鱿鱼’了!”

徐卫国惊讶的道:“你被炒‘鱿鱼’了?为什么?是因为你打破了那瓶酒吗?我不是已经和经理说了吗,那个责任不在你!他为何还要炒你‘鱿鱼’?”

伊莎贝拉-玛索无奈的苦笑道:“跟打破那瓶酒关系不大,这个经理以前就经常的充满威胁暗示的挑逗我,但我一直不为所动,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只不过这次的失误给了他一个辞退我的介口而已。”

徐卫国眉头一皱愤然的道:“法国不是一个高福利制度的资本主义国家吗?它不是有严格的劳动法强调对劳动者利益的保护吗?餐厅经理怎么能有权说解雇就解雇你呢?他还讲不讲法律?还讲不讲人权?”

伊莎贝拉-玛索看到徐卫国听到自己被辞退而满脸愤然的样子,内心深处不由的感受到阵阵的温暖,同时也泛起了阵阵的涟漪......

人的一生中当受到打击与挫折时最需要的就是来自朋友与家人的安慰、关心与理解......

伊莎贝拉-玛索深深的叹了口气,道:“你对法国的劳动法了解的还不全面,法国的‘劳动法’注重保护的还是正式雇员的合法权益,像我这种临时工与用人单位之间的关系具有短期性和不稳定性,临时工的合法权益往往不能象正式雇员那样得到法律的保护。雇主完全可以随时找理由辞退临时工,这就是餐厅经理可以要挟我的原因所在,但法律也同时规定了临时工可以在用人单位获得与其从事同样工作具有相同资历的永久雇员所能得到的补偿;可以拥有与永久雇员相似的社会保障和娱乐设施。”

徐卫国感叹道:“原来法国的临时雇工可以跟永久雇员一样拥有相同的福利待遇啊!这一点可以说比我的国家的临时工待遇要强的多,但也不能随便的找个理由就解雇人啊!”

伊莎贝拉-玛索道:“现在至少还需要找个理由才能辞退临时雇员,在过几个月后雇主连理由都不用找了,就可以随便辞退临时雇员了!”

徐卫国满头雾水纳闷的道:“你为何这么说呢?”

伊莎贝拉-玛索道:“因为政府正在酝酿一部法律叫《初次雇佣合同》(CPE),它所提倡的就是雇主可以在与26岁以下青年及毕业生签订第一份劳动合同的两年内,可以随意解聘雇员,除支付合同中止补偿金以外无需承担违约责任。”

徐卫国勃然道:“这样一来青年学生还有什么权利?《初次雇佣合同》(CPE)一旦实行难保雇主不借此行恶?就是现在还没有实行这部法律你都受到了要挟,要是这部法律真的实行了,本来就处于就业劣势的青年学生不就更成了板上鱼肉了吗?”

伊莎贝拉-玛索黯然的道:“政府要通过这部法律,我们青年学生能怎么办!只有听天由命了!”

徐卫国立即大气磅礴无所畏惧的道:“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中国有位伟人曾经说过‘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为了自己的权益不受侵害让我陪你一起抗争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