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勾搭成奸 第六章 试探进攻 第六章 试探进攻

蚩尤子 收藏 0 2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0/[/size][/URL] 今天,我刚到B座楼下,就看见小精灵在往里走。我跟她进去,看她上了电梯,转身回去上班。看见她,心中颇慰,但是再去挤电梯,会让我烦躁不已。我不能再做这种儿童游戏。必须有更有效的行动,比如,先搭上话。可是,该如何谈起呢?电梯里肯定不行,我不能隔着别人和一个陌生人讨论天气。看来,我必须得跟她下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0/


今天,我刚到B座楼下,就看见小精灵在往里走。我跟她进去,看她上了电梯,转身回去上班。看见她,心中颇慰,但是再去挤电梯,会让我烦躁不已。我不能再做这种儿童游戏。必须有更有效的行动,比如,先搭上话。可是,该如何谈起呢?电梯里肯定不行,我不能隔着别人和一个陌生人讨论天气。看来,我必须得跟她下电梯,然后再找机会。


颦儿和小熊仍未摆脱弱智状态。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就放下电话,站起来,扶着隔断,有一搭没一搭地迸出几句梦话。“我的圆珠笔没水了。”“明天有雾嘛?”“带鱼打折,五块一斤。”“啪啦啦...区区...”“这个,蚂蚁,大象”


这没头没脑的话让我无法集中精力,思路老是被打断。我用笔杆使劲地在桌子上啪啪地敲了记下,他们竟然象聋子一样无动于衷。我只好用笔杆顶住太阳穴,使劲思考:“也许,我跟着她,她会掉什么东西?那我就帮她捡起来,然后,顺理成章...如果不掉,就走过去撞她一下,再说对不起?不行,那不是进攻是自杀。”


“小韦!来一下!”


正在胡思乱想,大金鱼喊我。进了鱼缸,大金鱼神色严峻,问道:“小熊和小戴搞到一起了?”我点头:“没错。小戴的房子上周到期,估计已经成奸了。”大金鱼沉吟一下,问:“展会的客户你都掌握吗?”我说:“都拜访一遍了,有几个近期可能就会出单子。”大金鱼点点头:“你整理一个表格,把他们的详细情况,还有意向都给我。另外,你多跟一跟,要保成功率,小熊他们还不够老练。”我点头说明白。大金鱼看了我一眼,说:“最近,你们乙组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啊,有点涣散。”我说:“可能是前一段时间太累了吧。”大金鱼:“要注意精神动态,及时调整,现在正是要命的时候,一年下来好坏就看这俩月了。”我点点头。


领命出来,我直奔小熊:“小熊!怎么着,今天晚上咱吃啥啊?”小熊一惊:“什么?”我拍拍他的肩膀:“被装蒜!今天算你九个脑袋!”小熊质问:“凭什么!”颦儿也小声说:“是啊凭什么!”我反问:“你说呢?”小熊又是一惊:“凭...什么?”颦儿答话:“那我们两个算九个脑袋。”我说:“那就是十八个脑袋了?”小熊和颦儿同时惊叫:“什么!两个加起来一共九个!”我说:“那也成!就这么定了!”小熊有后悔,恨恨道:“有你的!又无端被宰!”颦儿也附和:“就是!”看他们愤愤不平的样子,智商基本找回来了。


午饭的时候,小熊和颦儿在小会议室贴着脑袋吃饭。小星星和蜜雪儿、萝莉的话也少了。大金鱼端着茶杯出来转一圈,面含忧虑。AUV阿姨笑眯眯地,对大金鱼说:“AUV!简直吓我一跳!咱们公司人气多旺!一眨眼就成了一对,这么不显山不漏水的!风水好啊!好兆头好兆头!”大金鱼半边脸笑了一下,转身回去了。


我仍深受困扰。也许,我该跟在她身后,扔出去一个东西,比如一支笔,然后捡起来问是您的吗?不行,太容易被识破了。应该在她必经之路上事先放好 ,等她走过去再捡起来。可是,合适的时机是什么时候呢?


有电话打进来,我接起来,是问我要样品的。我说:“已经给你寄出去了啊!没收到?我再查一查...”放下电话,我问蜜雪儿:“怎么山西的样品还没寄出去吗?”蜜雪儿一脸无辜:“我早交代给小星星了!”小星星不在座位上。


等她回到公司,摆着精疲力竭的样子往椅子靠近,我问道:“猩猩!怎么山西的货还没给发出去啊?”她停下来,板起脸来说:“还没来得及!没看见我多忙啊!累死了!”她倒有理了。我说 :“都拖了三天了!你怎么安排的次序啊!有轻重缓急没有!赶紧,抓紧时间包装,下班前寄出去!”她抿着嘴唇,盯着我一眼,把包扔在椅子上,转身去库房了。


她还有情绪了,不好好工作,想啥呢?我靠在椅背上,脑子一片空茫:第一句话怎么说呢?必须得让她有好印象,印象得深刻,下次见我得有故人之感。到底说什么呢?


下班了,从慢吞吞地收拾包。拉上拉链,又打开检查一遍,果然忘了手机。拉上拉链,忍不住再打开检查一遍。“去~!”我站起来,很不满意,怎么变得如此拖泥带水。正准备走,听见小会议室里传出来一下又一下的“哗啦”声。


我走过去,小星星正在折磨几张牛皮纸,一堆小瓶小盒摊在桌子上。我进去,皱眉问:“干嘛呢?我还以为你发出去了呢!”她停下来,手还摁在牛皮纸上,没说话。“韦哥!”突然她抬头叫我。我纳闷,怎么她要跟我套近乎?她看着我,问:“你是前辈,还是男的。我想问,一个男孩在电梯里对女孩笑是什么意思?”我大惊,嘴都张开了。“应该没什么,就是友好的的表示吧。”我说,她还眼巴巴等着我呢。她接着问:“而且,前天我拿货下去,把他的书包挂了一下,他还是笑了笑。”原来如此,楼下的帅哥。我说:“那他肯定是喜欢你了!连着都猜不出来,你可真是块朽木。”她转回头,说:“可是,我说了对不起,我给了他一张名片。”我又是一惊:“你!还真...”“可是他没给我名片。”她说。“那就是...”我还没说完,她又说:“可是昨天碰上他,他给了我名片。”我点点头,说:“那就是对你有意思!”她说:“那他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这我哪知道。她抬起手掌,中指微曲,轻轻地揉着脸上的痘痘。“为什么你不给他打电话呢?你傻愣着干嘛?就为浪费时间?”我问她。她说:“他是男孩,应该他给我打电话...死丢屁的!”她猛然恨恨。我摇头说:“那我帮不了你。”“我给他打了!关机!”她趴到桌上了。我想想,说:“没事,等开机再打,反正有号码。”


我留她独自反思,转身出门。前台萝莉戴着耳机,摇头晃脑地玩电脑游戏。“还不走吗?”我问。“等我男朋友来接我!”她喊了一嗓子。我说:“那你锁门啊!”她摘下耳机问:“都走了吗?”我说:“小星星还在,为楼下的帅哥伤心呢!”她笑了:“噢!我听他们公司的前台说,那小子很有前途呢!老板很看重他!”


下了楼,我感觉很怪。我好像还没有小星星表现得出色,而且,她的运气也太好。小天使即使不跟是我同事,在同一座次的楼上上班也成啊!看来,我还得在下班的时间去B座,增加见面的几率,而且,下班时候人肯定不多。


又到了一个周一,我已经差不多搞清了小精灵下班的时间。她走得比较晚。从外面看过去,毛衣和长裙短靴的搭配,在大堂的明亮灯光照射下,宛如舞台上最令人心动的一幕。我打算在今晚行动,词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说吧,我不能连小星星都不如。


现在午饭的格局比较特别。在小会议室,小熊和颦儿在一块,蜜雪儿和萝莉在一块。雷阵雨照例在办公桌前边吃边在网页上找美女。


我端着饭盒进了小会议室。小熊正在翻报纸,照例食欲不佳。他放下勺子,说:“真离谱!四环外的房子都买不起了!”颦儿叹气:“还四环!五环都够戗了!再不好意思,也得向父母开口了!”蜜雪儿插话:“老说咱们啃老,可是这房价,唉!”我问:“小星星又没回来?”萝莉说:“唉!小星星太不走运了!刚刚失恋,她父亲又被车给撞了!她去寄钱了。”我问:“严重吗?不会请假吧?”蜜雪儿批道:“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就是肋骨骨折,还好没有伤到肝。”


正说着,小星星回来了,满脸微笑容。蜜雪儿问:“没事吧?”小星星点点头:“嗯!就是皮肉伤,已经住进县医院了。头!”她叫我。我问:“嘛事?”她笑嘻嘻地说:“我想请几天假,回家看看。”我点头:“好好休息一下。”


小星星没吃饭就跑了。我说:“谁说她失恋了?这部美滋滋的嘛。”萝莉说:“上周我已经打听清楚了,楼下那男孩被派往上海了,一年半载回不来。”蜜雪儿叹气:“可怜的小星星!爱情刚刚萌芽就被扼杀了!”我说:“看她那样没你说得那么严重吧!”颦儿说:“那是因为刚有不幸中的大幸!也好,要不怎么摆脱呢!”


我先是一惊,又安慰自己,小精灵不会调走,两件事同时发生的概率太低了。但是在今天必须向小精灵表白。


晚上,我在B座门口守望。寒风中漂浮着烤白薯的香气,令人心醉。很快,她出现了。然而,我被雷电击中,僵硬不动。


她和其他人一块走出来。有个四眼,和她手拉手靠在一起。他们走出门口。小精灵和四眼停下,四眼问同行的女孩:“你不是说也要看吗?这片子不错!”那个女孩正准备离去,她回头摆摆手说:“我那里知道你们勾搭得这么快!这才几天!我才不做电灯泡,白白!”


他们分道扬镳。我独立寒风。凭什么是他?那四眼獐头鼠目猪嘴狼牙,他只有一个长处就是恬不知耻!死丢屁的!你为什么会看上他?


“热乎的烤白薯嘞!又香又甜!来一块吧,吃了不冷!”卖白薯的老头说。我居然还对他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开走的时候,我才觉得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很无力,包括括约肌。


我回到公司,打开灯,进了厕所。低头,看见马桶里有一张脸。那张脸被打碎了。随着一阵轰响,漩涡平静下来,那张脸越看越陌生。“死丢屁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