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中国人撰文称中国的外交弱势是由于经济力不强、军队太弱,我认为中国人最缺乏的不是什么强大的军队,也不是发达的经济,而是骨气,或者说是民族气节,这才是导致中国长期积弱的根本原因。

纵观历史,中国可谓是一个盛产卖国贼的土地,这当然不等于说其它民族就没出过卖国贼,如二战中法兰西的贝当即是法兰西民族中万夫所指的败类(法奸),但他也仅是因无力抗敌而签署了割地丧权的停战协议而已,他并未在德军的攻法行动中充当帮凶;而俄奸弗拉索夫及其追随者投敌的原因大抵只是为了脱离那条件恶劣的战俘营,这与中国所产的卖国贼(汉奸)有本质上的区别,中国的卖国贼们(其中不乏身居高位、手握重权之人)大都是对侵略者主动地投怀送抱,且人数庞大,动辄数百万、上千万,并往往成为侵略者攻打其祖国的主力军,这些人在充当汉奸时表现得极其英勇,杀起自己的同胞来往往比侵略者还要凶残,与他们在为本民族效力时的表现相比,简直是判若两类(中国人大概只有在内斗时才表现得极为勇猛)。

而这些中国的卖国贼们所受到的待遇也非其外国同行所能比拟,他们不但没被国人所唾弃,反而是倍受国人的青睐,说到此处就不得不提到中国所产卖国贼中的“精品”--文汉奸(大概是特产),武汉奸们仅能为祸数十载,但文汉奸却可遗毒千年,且如今这股文祸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一会儿是某部电影、电视剧或文学作品将蒙古和满洲等双手沾满上亿中国人鲜血的野蛮入侵者演绎成仁慈和蔼的征服者、中国功高盖世的统一者;一会儿是某位作家撰书称蒙古、满洲征服者杀人屠城是因为他们有感情,并夸耀他们要比某些中国的君主仁慈百倍(印度的不列颠征服者们也不见得比某些印度王公更凶暴吧,按此逻辑,只要侵略者够仁慈,中国人便尽可当亡国奴了);一会儿是某位“爱国”学者在报刊杂志上刊载文章称张弘范、洪承畴、郑芝龙、施琅等大汉奸是中国人民的大功臣,为“中国统一”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帮异族侵略者屠杀自己的同胞就是他们的贡献吗?如此说来,中国宋朝时的汉奸秦桧岂不也成了为“中国统一”奋斗一生的功臣了,不知有哪位学者将来跳出来为其平反,可笑之极;统一一词本用于同一民族所建立的不同政权之间,而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的征服怎能称为“统一”呢);再过一阵子又是某位学者撰文说满洲人在扬州、江阴、嘉定不可能杀了100万中国人(如同日本人否认南京大屠杀,但否认者却不是侵略者,而是换成了被侵略者,省了侵略者许多口舌之辩);甚至有那么一位对中国青年人颇具影响力的武侠小说作家竞在北京大学别有用心地声称异族统治能促进中国的发展(台下竞无一人反驳,虽然某些在科技上领先的殖民者可以给殖民地带来许多先进的东西,一些被统治的民族在独立后从殖民者手中继承的土地也远比其原应拥有的更为广大,但这并不代表殖民统治是值得公开称颂的)。

反观这些学者们对那些为了中国的独立和中华民族的生存而抛头颅、洒热血的真正有骨气的中国人却不那么客气。岳飞、文天祥、张珏、李庭芝、于谦、史可法、张煌言、黄道周、李定国等为国人生存以死相拼的民族英雄不但被免去了民族英雄的称号,并渐为国内各种文化载体所冷落(郑成功之所以未遭此噩运,仅是因为他“收复”了台湾,而不是因为他英勇地抗击满洲侵略者,但其实台湾在此之前从未真正归属于中国,1662年台湾才真正成为中国人的领土),甚至有一批学者还硬要在这些英雄身上挑出点毛病来,如有人便称岳飞之死是因他有点狂,不懂得公关,我看他还不如直书岳飞该学学秦桧算了,或许在这些人看来,岳飞已成了“阻碍祖国统一”的人了。在这么一大批恬不知耻的所谓学者笔下,异族入侵者对中国人犯下的滔天罪行皆被抹去,代之以仁慈、博爱、文明的统治者形象(实际上,若从政治上考虑,一个有负罪感的异族远比一个自认为对统治民族有功的异族来得容易统治,正是由于类似的原因,**政府在扩充军备上每走一步棋,都得斟酌一下他国的反应,虽然其表面上并不愿承认这一点,但如果那些曾遭入侵的国家不是谴责而是赞颂**的侵略行为的话,情况就将完全不同了),在这些人笔下,一批妄图延续满洲殖民统治的汉奸成了爱国的维新者,一切曾侵犯过中国的异族全成了中国的少数民族,而无视这些民族根本不在中国人政权的统治下且拥有自己的政权的事实。按照他们的逻辑,那么全世界也只有中国人这么个多数民族,一切外族入侵岂不都成了少数民族入主中国了。若是当初**完全侵占中国(如果**全力侵华,加上那上千万汉奸的鼎力相助,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这些汉奸文人们照样会把**人统一中国的故事编得出神入画,汪精卫之流在他们笔下自然也就成了促进祖国统一的伟人了,**人也就会被描绘成自己人、中国人,南京大***的事实恐怕就用不着等**人来否认了,自有那么一批中国人迫不及待地跳出来称**人不可能杀那么多人了,因为按这些人的罗辑,如果当初**完全占领中国,那**人和中国人就是同一国的人了,大和民族就是中国境内的一个少数民族了,**列岛也就自然而然成了“中国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