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英雄(修改版) 正文 (2)

一把藏刀谋幸福 收藏 5 1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size][/URL]  (2)      W市三镇十五区,一条龙江穿城而过,连绵向东。三镇十五区被莽莽龙江划为两块,龙江以北七个区,最出名的是江北区,它是W市经济商贸中心,曾拥有全国最著名的小商品批发集散地——龙元街;龙江以南八个区,以江南区和青武区最为代表,江南区文化氛围浓厚,六十多所国家一流学府坐落此处,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


(2)


W市三镇十五区,一条龙江穿城而过,连绵向东。三镇十五区被莽莽龙江划为两块,龙江以北七个区,最出名的是江北区,它是W市经济商贸中心,曾拥有全国最著名的小商品批发集散地——龙元街;龙江以南八个区,以江南区和青武区最为代表,江南区文化氛围浓厚,六十多所国家一流学府坐落此处,年年为全国各地输送了大批的优秀人才,就这点而言,江南区可谓是功不可没,而青武区则集中了W市近一半的大型重工钢铁机械企业,是本市的工业支柱区。


曾几何时,凭借雄厚的工业基础,优越的商贸环境,地处华中的W市也曾在全国大城市中名列前茅,可九十年代后期,随着国家经济体制的深入改革,国有机制遭受到市场经济前所未有的冲击,一夜醒来,W市已是风光不在,无数家小企业被迫停业倒闭,国营大厂也是这战火般的洗礼中,变得千疮百孔,苟延残喘,改革带来的阵痛只给人们留下了无尽的思考。


面对如此严重的下岗问题,W市政府的资助往往是杯水车薪,收益的永远只是那一小部分人,大部分的下岗工人最终选择了自谋出路。就这样,各式各样的小吃店遍地开花,旮旯深处,街头巷尾纷纷搭起来炉灶,到处油烟滚滚,香气扑鼻,虽然有碍市容环境,但毕竟也是缓解了百姓就业问题,因此政府也只有睁一眼闭一眼罢了。


青武区龙泉巷子口,有一家“球球”烧烤店,面积不大,七八张折叠木桌,十几把塑料凳,总是坐得满坑满谷,生意兴隆。这里掌柜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一手独特烤肉的技术,不但气味芳香,而且肉质特别鲜嫩。


掌柜姓周,老实厚道,一辈子在工厂当工人,前些年,老周单位的厂长私自挪用公款,吃喝玩乐,单位效益一落千丈,亏损严重,就这样,一个几百号人的国营老厂被迫关门。下岗后,老周自己就开了这个烧烤店,因为他长得滚圆,所以大伙就叫他“球球”。和老婆一起经营这个烧烤店,一来是养家糊口,二来要供两个孩子读书。大儿子周亚昕大学毕业二年,考研又屡遭失败,到现在还在为前途发愁。小女儿周洁大三,正当是用钱的时候,全家人过日子还是比较节省的。


晚上9点钟,周亚昕疲惫不堪地回到了家里,


家在一楼,后院已经打通做了烧烤店,周亚昕怕碰到熟人,只能绕道从前门进入,这样浪费了不少时间,周亚昕心里有些牢骚。


刚一进门,“怎么这么晚,吃了没?”妈有些担心,


“没吃,不想吃。”


“去吃点,冰箱里还有些剩饭,妈给你热热,我们和你妹都吃过了。”


“我妹呢?”“你妹回学校了。”


“哦,没事,我想先睡会,你去帮爸爸吧,我起来自己热。”说完,像一尊石像般倒在了床上。


妈走过来,给他盖了一条毛毯,叹了口气出去了,她知道儿子不是身体累,是心太累。


周亚昕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坐在高高的玻璃写字楼里,窗外景致迷人,白领丽人们来来往往。迷迷糊糊的,好像有人叫他:“周亚昕!你好!”周亚昕一看,看到一个女孩正微笑着,有些眼熟,又有些陌生……


“叭”的一声巨响,把他从梦中惊醒,正想回忆刚才的梦,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叫:“周亚昕,快来,出事了!”,是妈妈!周亚昕弹簧一般从床上蹦起来,飞快的向外跑去,还没出后门,就看到烧烤店一片狼藉,桌椅板凳横七竖八,乱成一地,啤酒瓶碎片散得到处都是。凭着街边昏暗的路灯,周亚昕一眼就看见七八个小混混正围攻自己的父亲和一个陌生的中年人,一瞬间,积压的怨气像火山一样迸发出来,他抄起一把烤肉的铁叉,风一般卷了过去。当妈妈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个小子已经倒地乱滚,其实一个握着自己手掌,大声哭喊,一把铁叉从掌心穿过,血如泉涌。剩下的混混惊愕不已,数秒钟后,立刻扶起地上的同伴,拔腿就逃,嘴里骂着:“狗日的,你等着,早晚废了你。”


此时,路灯下的周亚昕,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对方逃跑的方向,半边白衬衣已经染成了红色,刺眼绚丽,妈妈心里不禁打了个冷颤,从儿子的眼神里竟看不到一丝慌乱,很冷漠,很安静,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


“亚昕,快过来看看你爸爸。”妈上前扶起老周,老周慢慢地站起来,肥胖的身躯有些机械,不停地咳嗽:“咳!咳!没事,没事!快去收拾收拾铺子,今天收工吧。”周亚昕跑过来,看了看父亲的伤口,还好,都是皮外伤,没伤筋骨,心里这才放下块石头。转身去扶了那个中年人,那中年人白白胖胖,一副老板的形象,一只镜片已经没了,眼镜架滑稽地挂在右耳上,周亚昕笑了,这人吓得不轻,从兜里掏出一沓钱塞给周亚昕,连声道谢:“谢谢小兄弟,看看你家损失多少,算我的!”


周亚昕笑了笑,把钱塞回去了:“我是帮我爸,不是帮你。”,中年人转身跑到周师傅身边,连连鞠躬,说到:“老师傅啊,今天要不是你帮忙,我可就惨了,我就只不过让他们说话小点声音,我接电话而已,谁知道他们抬手就打……!算了!不说了!老师傅,看看您损失多少,我赔。”说完,把那些钱又拿了出来,周师傅一声苦笑:“你把今天的帐付了就可以了,快回家吧!”那个中年人结了帐后,慌慌张张的打车走了,周亚昕才回店里收拾残局。


晚上,妈妈已经睡了,老周翻来覆去睡不着,抽闷烟,好像有心事,憋了好久,把周亚昕叫到身边,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叹了口气。


周亚昕知道父亲要说什么,先开口:“爸,你都看到了,不让他们吃点亏,他们根本不会停手的。”


“可你也不能老是舞刀弄枪和别人干吧,真出了事,你完了,这个家也完了!”老周紧锁着眉头,


“爸,你不用说了,我以后会克制自己的,我帮你烧壶水,洗洗睡吧!”周亚昕知道从小到大,无论自己犯了多大过错,父亲都不会过多责备自己,心里一阵内疚。


“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找工作呢。”


“我知道,那我进屋了。”


周亚昕关门前,提醒了一句:“对了,爸!你小心那些人报复,要不就关几天门,你和妈也歇歇。”


老周“嗯”了一声,又续上一支烟,静静坐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