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龙惊南洋 紧急备战

紫宵云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size][/URL] 当特莱佩斯的军队进驻万隆之后,整个形势变得微妙起来,雅加达一带原本与宋军稍稍接触富户豪门立即缩起了脑袋。俗话说“树的影儿,人的名儿,”特莱佩斯将军可以说得上是一个赫赫有名的战将,这次他一接过万隆城的军队,马上就进行了风风火火的防务整顿,努力把他自己的三万多部队和万隆的驻军整合成一个整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


当特莱佩斯的军队进驻万隆之后,整个形势变得微妙起来,雅加达一带原本与宋军稍稍接触富户豪门立即缩起了脑袋。俗话说“树的影儿,人的名儿,”特莱佩斯将军可以说得上是一个赫赫有名的战将,这次他一接过万隆城的军队,马上就进行了风风火火的防务整顿,努力把他自己的三万多部队和万隆的驻军整合成一个整体,而原本被宋军全线压制的万隆守军仿佛也直起了腰杆,甚至还乍着胆子出城与印尼民族解放军发生小规模的战斗,此后,原本在几处分别训练的印尼民族解放军也立即做出了反应,收缩集结,整备粮弹准备作战。

这个时候冯继友少将开始指挥宪兵情报部队在印尼的谍报机构全力运转,在印尼华人的帮助下,宪兵情报部队总在印尼建立了几十条单线的情报链,从贩夫走卒到荷兰军队、土王内奸无所不有,所以特莱佩斯进驻后各种情报立即源源不断的涌向冯继友和袁应波的办公室。

阅览过无数希奇古怪的报告之后,袁应波少将感觉很恼火,老实说他倒不介意跟特莱佩斯硬干一回,虽然他的部下的印尼民族解放军大多数都是没上过战场的新兵。

本来按照他的想法,这仗应该比较简单,就是跟特莱佩斯约个时间找个场子,大家把小弟们一起拉出来火拼一场——当然在军事上讲叫“会战”,但眼前的形势似乎有点古怪,从情报上看特莱佩斯那边的军力和已经超过宋军这边,而且还有不少是老兵,从战斗力来上可以和宋军火拼。

原来袁应波少将认为,特莱佩斯作为荷兰政府的直系将官,这会儿多半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应当会不顾一切的全力进攻雅加达以血前耻才对,而且他的部队也应当群情汹涌,可在这个军心可用的当口,他偏偏把部队摆在万隆,针对京畿地区摆出了防御的姿态,面对这种乌龟搞法,袁应波感觉很难下口,于是不得不召开军事会议,与冯继友少将商议一下。

“将军,根据特工报告,特莱佩斯的军队其实接近五万余人,其中荷兰正规军20000左右,其余的都是土著军队。”肖俊上校侧着身子指着简易地图,向其他军官介绍道。”

袁应波少将对肖俊上校点了点头,扭过头去看着冯继友少将,“老冯,你看出门道没有?特莱佩斯到底搞什么名堂?按说他们的人数远远多于我们,干嘛还在那里磨磨蹭蹭。”

“应波啊,你可想过咱们的处境?”冯继友少将笑了一笑。

“知道啊,”袁应波少将笑嘻嘻的道,“咱们这边是没办法,弹丸之地大军无法回旋,而且退无可退,不打不行——我们在雅加达一带没有根基,土著们也不怎么信任咱们,那些大户人家也怀疑咱们扛不住,而且这回也是四面楚歌,东有特莱佩斯,西、南、北三面都是海洋,而且荷兰人有一支舰队一直没有被我们发现,也就意味着邻海的地方都不安全——是不是?”他满不在乎的嘻嘻一笑,肩膀一耸,“但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算看穿了,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我们海军远强于荷兰,陆军不是还有第一师没有动用吗?”

冯继友少将笑道,“应波真是乐天知命。”他转过头去面对诸将:“各位,咱们现在虽然据有雅加达有钱有粮,看上去风风火火兵强马壮,但处境有点不妙!”

看着一张张惊疑错愕的面孔,冯继友少将指着地图道,“咱们现在除了内忧外患地盘不稳之外,大军也动弹不得——三面环海,必须有一定的军力防守,以防敌军从海上进攻,东面的万隆又有重军压境。而且,如果荷兰人的舰队不被消灭,我们的军队想平安出海那是想也别想,正在攻打万隆可能也不太容易……”

“将军,我们不能老灭自己威风。咱们又没打败仗要逃跑?干嘛又东又西的?”肖俊上校心中不解:“他特莱佩斯虽然名气大、军力多,但我们也是吃干饭的,咱们武器先进,怕过谁来?眼下这地盘虽然小了点,但也是咱们血流汗豁出命挣来了,怎么还没开仗就要丢了呢?”

“说得好!”冯继友少将微微一笑:“上校,咱们这个地盘虽小,但却万万丢不得——丢了可就成了流寇了,没了钱粮事小,宋军可能会威信大损,难以在印尼立足了。”他解释道,“我在想,特莱佩斯摆出这么一个阵势,是很有点意味的,从他的观念上来说,他只要守出了咱们东进的通道,咱们可以说就是死路一条——虽然咱们现在暂时粮草不虞,但雅加达人口繁众,几十多万人口总有吃完的时候,附近那些小城也养不起这么多人,而且现在我们的军队也动弹不得,一旦抽调兵全力东进,荷兰海军就有可能从海上登陆,抄我们的后路。还有荷兰本土可能会派军支援,印尼其他地方的军队也在全力备战,他们可以从西面渡海夹击咱们!”

听他们这么一分析,原本心中乐观的军官们也沉默下来,脸色变得很有些难看,袁应波少将嘻嘻一笑,站起身来训斥道,“瞧你们那副鸟样,真对不大宋陆军独立团的威名,刚才继友将军只是说说最坏的情况,那我这边就给大伙说些好听的——不知道你们信不信,我既然敢带你们杀上雅加达,就会带着你们打下全印尼!”

众人显然对他很有信心,闻言精神一振。

袁应波撇了撇嘴,轻蔑的道,“特莱佩斯是个什么东西?咱们攻打雅加达,他还是狠狈不堪的跑得影都没了?”他嘻嘻一笑,“他要封锁我们,我们就不让他封锁,破釜沉舟的和这小子干一仗,顺便拿下万隆!”

冯继友少将微笑着附和道,“不错,事已至此,只有倾尽全力拼死一战,拿下特莱佩斯这颗钉子,咱们就可向东与各路华人起义军相呼应,想打谁就打谁,一子着目,全盘皆活!”

袁应波少将目视众人,见再无其他意见,当即下令道,“印尼民族解放军除了坚守在海港的那个团之外,全部集结起来,准备攻打万隆!”

众人应命鱼贯而出,待众人出去之后,冯继友少将意味深长的说:“特莱佩斯的确是一个老狐狸!”

袁应波少将一怔,“怎么了?”

冯继友少将笑道,“不攻即攻,他老早就盘算好了,料定我们别无出路,摆出了坚守之势,修好了城墙等我们撞上去!还过,如果有空军帮忙,万隆城的城墙还是不堪一击的,这一点他老人家铁定想不到。”

“不!如果什么事情都要依靠空军的话,我们独立团的面子就赔光了,我要用自已的力量攻败这位荷兰将军。”袁应波少将坚定的说。

攻进夺地是袁应波少将及独立、印尼民族解放军的事,与他冯继友没有什么关系,他的职责主要是领导好手下的宪兵与情报部队、治安管理部队,主持好印尼临时政府的工作,让袁应波可以放放心心地打战。在冯继友的铁血手段下,雅加达的情况也还算稳定,原来荷兰人建立的基层政权已被破坏怠尽,也就少了很多苛捐杂税,而刚刚委任临时政府官员此时倒也没胆子贪污盘剥,倒也出现了一副欣欣向荣的景气来。

由于后方稳定,袁应波少将开始率军攻打万隆城。其实袁应波之所以对这场战争这么有信心,主要是因为这支火器部队的武器远远比荷兰人先进。他本人是一个标准的唯武器论者,他认为如果装备了这么多先进的武器、而且经过长时间严格训练的部队还打不赢那些该死的荷兰人和土著人的话,那只能说明自己在人品上出了大问题了。

特莱佩斯的战略上的确很高明,但那又怎样?袁应波少将恶狠狠的想到,咱不和斗阴谋诡计,咱和你拼实力,你不是要依据坚城防御消耗我么,老子就用火器轰死你,真的不信了,万隆的城墙能硬得过大炮。

“将军阁下,现在我们离万隆已经不足二十公里了。”一个战士前来报告。

“肖俊上校那边的情况呢?”袁应波少将问道。

“肖俊上校的队伍走在咱们前头,估计现在应该快到万隆了吧”战士回答。

“哦!”袁应波点了点头。根据他的计划,由铁血无情、诡计多端的冯继友少将镇守雅加达,可以保证后方安全。由肖俊上校带着独立团一个营、印尼民族解放军一个团先行出发扫清外围,待中军及炮兵旅到达之后再会攻万隆城。而这支军队也可一带充当疑兵,当特莱佩斯得知宋军来攻打万隆后,只能有两个反应,一是死守万隆城,二是立即出城与宋军野外决战,这时侯自已的主力部队正好打敌人一个埋伏。

当宋军主力部队到达万隆城下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虽然光线不好,士兵们还是可以清晰的看到城墙上的守军,城头的敌人一个个手执火枪神色紧张。而此时各种军官已经立营完毕,在营垒门口恭候着袁应波少将光临。

“情况怎么样?”走进主帐之后,袁应波少将来不及喝口水,立即朝肖俊上校问道。

“将军,情况不是很好。守军显然早有准备,城外各坞堡的荷兰军队全被撤走了,此外各个乡村市集的粮食也被收敛一空,咱们清扫外围的队伍全部扑空了。”袁应波皱着眉头道,“看来敌军是打算凭借城墙和咱们硬干!”

“敌军有援军到了么?”袁应波少将神色不动,这个情况他早有所料,“城内的兵力有没有变化?”

“没有,我们派出的特工两个小时和咱们通一次消息,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万隆城内守军还是那些人,大约五万人左右!另外城墙上还有数十门火炮。”

“哦,嘿嘿,那好吧,”袁应波转过头来,对站在一旁的李剑上校道,“老李啊,你的炮兵就辛苦一下,卸了炮就马上给那帮家伙来个下马威!”

就训练程度上讲,独立团炮营的工作效率还是非常令人满意的,当袁应波喝了几口水,率领一帮军官出来观炮的时候,炮兵营已经进入炮位作好了发射准备,随着施李剑上校一声令下,林风只感觉脚下一阵颤抖,耳朵瞬间嗡嗡作响的听不见任何声音,抬眼望去,白烟弥漫之中,炮兵阵地上的士兵神色肃穆,有条不紊的搬运炮弹填充射击,有秩序、有步骤的按指挥官的命令梯次齐射,炮弹的落点也相当准确,炮弹都精确的打上了城墙上头,远远的看见城墙被轰击得砖石迸裂,一大片城墙被轰开了豁口。

袁应波满意的点了点头,对李剑伸出一个大拇指,高声赞道,“干得漂亮!”

肖俊上校看着城墙上乱哄哄的样子,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将军,咱们是不是现在就连夜攻城市?”

袁应波少将摇了摇头,“攻不得,咱们行军疲劳,这仗难打,”他拍了拍肖俊上校的肩膀,指着城墙上的守军道,“你知道这仗一打起来,万隆城会有多少守军么?”

“开始不是说了么?就那四万多人吧!”肖俊上校不解的道。

“不,这万隆城内少说也有十万平民,其中青壮至少也有个三、四万,虽然打起未必很顶用,但朝城墙下边扔石头浇开水还是可以的,你说咱们这么冒冒失失的冲上去,得死多少人才能拿得下来?”袁应波少将问道。

“啊!……这个……”

“等下好好休息吧,明天打仗的时候你给我悠着点,好生保重身子,唉,我现在可就指望着你们几个老弟兄了!”袁应波转过身去,对李剑上校道,“老李,等下你吩咐兄弟们,今晚分班发射,隔一会打几炮,然后咋呼着大声嚷嚷攻城,别让荷兰人消停了!”

李剑上校笑了笑道,“疲兵之计?我明白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