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前用兵之法


***评价徐向前、林彪、粟裕打仗各有千秋,毛说徐是又精又猛,林是又刁又狠,粟是又细又准。然而,徐向前和林彪、粟裕打仗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来自内部的压力要远比来自外在的压力大,用红四方面军的将士的话说:“徐总又要当婆婆,又要当媳妇。”忍辱负重在战争年代中把徐向前的风格体现的更为分明。


当婆婆是指徐向前要告诉指战员怎么具体部署,当媳妇指的是他还要面对两个婆婆,一个陈昌浩,一个张国焘,还要尽力避免他们的无谓的干扰和尽量说服他们听从自己正确的意见。张国焘揽权很厉害,经常一个电话打到前线去,所有的指挥员都要聆听张主席的训导,而一旦和张主席的意见相反,很有可能引发新一轮的肃反斗争,陈昌浩也不是一个容易听取他人正确意见的领导,这在西路军事情上就可以看的很明显,


陈昌浩积极跟随张国焘肃反,原来的红九军政委陈海松就曾经差点被陈昌浩错杀,陈海松被捕之后,徐向前怒发冲冠给陈昌浩打电话说:“同志,你们想干什么?我们的部队从鄂豫皖打到四川,是拼命过来的,哪来那么多‘反革命’嘛!现在弄得人心惶惶,仗还打不打呀?命还要不要呀?”陈昌浩这才决定放人,在战场上,陈也不如曾中生、许继慎那样内行,不过还算比张国焘强一些,特别是在徐帅的带领下或者熏陶下,陈开始转变对徐向前的印象,到了从鄂豫皖撤退时,陈基本站在徐向前一边了,而这里边徐向前自己所受到的委屈也是可想而知的。


在粉碎川军六路围剿时,徐向前本来计划在宣汉的马渡关地区,以红军主力左旋,截断东面敌军的退路,打一个歼灭战。东面的阵地呈斜形,红军横插过去,渡河后可以卡住山垭口,敌人就插翅难逃。然而此时远在通江洪口场的张国焘打电话给徐向前要部队西旋,攻打川军范绍曾一部。徐向前认为,西面不是刘湘的主力,与红军处于平行地位,容易放跑敌人,只能打个击溃战。因此,他力主东旋,不同意西旋,但在电话里和张国焘说了多次,竟然丝毫说不通。陈昌浩因为在第一线作战,所以他也同意徐向前的意见,也反复向张国焘陈述东旋的理由,但张国焘就是听不进意见。


这次“马拉松”式的电话,从下午两点说到晚上七点,竟打了五个小时,各军负责人轮番和张国焘解释徐向前的意见的重要性,张固执己见,他摆出各种西面追击的好处都被徐向前驳斥了,陈昌浩也插嘴说老徐的意见很好,请主席考虑,身边的军长、师长急得活蹦乱跳还不敢骂人,李先念他们气得站起来,蹲下去的,最后,张国焘竟不耐烦地喝问:“你们听不听我的意见?听,就按我的意见办;不听就算了!”这样,徐向前、陈昌浩只好命令部队西旋。西旋的结果,不出徐向前所料,因为追着敌人屁股打,果然劳而无功。范绍曾土匪出身,猴子一般的机灵,带上部队逃跑,5昼夜南窜400里。徐向前见阻拦不住敌人,令部队停止追击,回师东进。但东边的川军3个师已经逃到宣汉附近的马家场、东升场一线,构筑起防御阵地固守。


至此红军的东线反攻被迫结束。即将到手的扩大的胜利被张国焘的瞎指挥亲手断送。联想起一九三一年的苏家埠战役,也是因为张国焘的胡乱指挥,如果不是徐向前说破嘴皮子让张同意“硬着头皮打下去”的建议,也就没有后来红四军的进步,而像类似的情况在红四方面军在鄂豫皖在川陕边的多次战役中,徐向前已经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每一次战役几乎都要拿出一半的精力来对付上边的干扰,可是,徐向前也就是在这样的艰难困苦的情况下打出了一片新天地来。用王维舟的话说:“越是艰苦越向前。”


还是在这次反六路围剿战役中间,西线上,徐向前主张纵深大迂回,而张国焘不同意,徐有鉴于上次的教训,把李先念找来说了自己的看法:“张国焘让我们抓兔子尾巴,那是抓不住的,这次宁可犯了路线错误也不听他的了。”李先念表示要杀头算李先念一个,三十军保证听徐总的指挥,结果,红三十军从巴中疾进,堵住敌人的退路,于一昼夜激战后歼敌一万余,张国焘自此无话可说。对于军人来说,特别是对于深通兵法的军人来说,再也没有什么比在战场上被一个全然外行或者半懂不懂的人牵着鼻子走而又不能有任何反抗更令军人感到耻辱的事情了。


一九四八年攻打锦州时,林彪不同意***南下的看法,一时从双城堡到西柏坡七十多封电报,你来我往,争论不休,***句句不离南下字眼,有建议、有说服、有道理,然而决没有强迫,那还是在被证明是***对的情况之下,比照张国焘而言,可知,***之削平群雄、威加海内并不是偶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