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共产主义与民主自由

河南人的讽刺 收藏 58 1798
导读:[size=16] [B]我有一个梦想[/B] 我们都学过物理学之中的牛顿力学三大定律,相信大家一定也不会陌生,都可以说出来个1、2、3来;那么大家也许对于质能方程(E = mc2)有那么一点点陌生,也许仅仅是知道“能量等于质量与光速平方的积”,那么他具体代表了什么,解决了什么问题,也许大家就不是很了解了。其实二者之间有联系也有冲突,都是只能解释一定范围之内的问题,三大定律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可以体会的到,而质能方程最简单也最有力的代表就是原子弹,相信这么一说大家就明白了。二者在我们的生活当中被广泛的应

我有一个梦想

我们都学过物理学之中的牛顿力学三大定律,相信大家一定也不会陌生,都可以说出来个1、2、3来;那么大家也许对于质能方程(E = mc2)有那么一点点陌生,也许仅仅是知道“能量等于质量与光速平方的积”,那么他具体代表了什么,解决了什么问题,也许大家就不是很了解了。其实二者之间有联系也有冲突,都是只能解释一定范围之内的问题,三大定律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可以体会的到,而质能方程最简单也最有力的代表就是原子弹,相信这么一说大家就明白了。二者在我们的生活当中被广泛的应用到了宏观与微观力学之中,对我们的生活起着不可磨灭的影响。

他们是有冲突的。往往不能将本身延伸到对方的领域之中,也没有在某个地区的交集。于是,初中时的我产生了在我现在看来的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我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可以将牛顿三大定律和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完美的融合起来,或者得出一个凌驾与二者之上的理论。

在我大学期间的一个暑假里,我与一个初中的朋友聊天,偶尔的聊起了这件事情,我说这也许是不可能的,他没有象其他人一样笑话我幼年的天真与狂妄,一边很佩服的看着我,一边从书架上拿下了一本书,并告诉我:“我很佩服你的想象力,科学就是要这样,大胆假设与小心求证,并且你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告诉我这件事情”,书名叫做《超弦》。

《超弦》一书认为世界乃至宇宙一切万物都是由极小的弦构成,可以解释物质的基本粒子,甚至是我们这个四维空间之外的N维空间及时空,和一切的力(也就包括了牛顿三大定律和质能方程),甚至将超弦理论作为第三次物理学的革命,其书中将这种理论与量子力学与相对论并称为三大理论。大家知道,数学是一切学科的基础学科,物理更加不例外,在这本书中就有很多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的叙述。

看到这本书,我很想哭,这个在20世纪80年代就已经兴起的理论我竟然还不知道,而且这本书也是一本很简单明了的科普读物,当然我不是什么瞩目的人物,不是什么都必须要知道的人。我就是觉得一种极度的落寞和空虚的感觉,一种大宇宙之下的渺小的我。


共产主义

我是一个相信共产主义能够实现并可以最终存在的一个人。有很多时候,我在和其他人聊天聊起来的时候,我都是很认真的说,我相信共产主义,并相信最终会体现在社会结构之中,成为社会的最终形式。

当然,这么说自然被很多人笑话,虽然不敢在当面嘲笑我,但是我相信他们是没有一个人相信我的话,也不相信共产主义会实现,包括现在的你们,我知道你们也不会相信,你们也许会在说,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追求,眼前的经济利益、名誉、地位、房子、车子、和睦的家庭等等等等;那么远一点的目标比如说我们自己的一生的人生目标,我们应该怎么才可以不虚度此生,怎么样才可以给年老之后的自己多多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也就诸如此类;那么我们最远的目标一般也就是希望祖国强大,民族富强,人民生活幸福,国家安定团结,还有什么呢?

当然,我并不是在说这些东西很小,也不是在说这些东西不值一提,这些东西都是很现实的事物,也是我们每个人生阶段的目标,都是很朴实的想法,而且拥有这些想法才是一个真实的、完整的、正常的人。

我常常在想,那么我自己所理解的共产主义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有什么条件呢?有两种情况可以发挥一下想象。第一就是人类马上要大灭绝。我们知道,在人死之前大概都会回顾一生,感慨万千,为自己向名利奔波一生感到后悔,其实我们都去扫墓,在公墓里的时候我也感觉到人生的很多事情,仿佛一下子什么都可以放开了,那么到了临近世界末日,我们每个人都是这种想法的时候那么是不是一种消极的共产主义呢?第二就是社会生产力已经发展到无可比拟的地步,物质、精神资料无比的丰富,我们只需要付出智力劳动的时候算不算是共产主义呢?

我记得在苏联时代,赫鲁晓夫有一次访问美国的一个工厂,曾经对工人说过:“你们都是正在被资本家剥削的人们,我们总有一天会解放你们的。”那么我们认为他想宣扬什么?是共产主义么?我认为不是的。列宁全集我还没有看完,其实就算看完了我也不敢说就可以理解列宁的思想,但是我觉得就算我没有完全理解的情况下,也可以说赫鲁晓夫他也没有理解列宁。

我们可以仔细的观察一下苏联的政治结构在变化的时候,总是与我们旧时代的王朝有那么一点点相似之处。我们古代王朝更新换代的时候总是大赦天下,并且变换前朝的已经暴露出弊端的统治方式;那么在苏联时代好象也是这么个样子,继任者不断的否定前者,甚至连以前说过的话都可以不算,完全为眼前的即得利益而改变,出尔反尔,那就是一个共产主义的第一阵营做的事情么?

在我们建国的初期,曾经有那么一段时期苏联也在热诚的帮助我们,但是在我们不愿意做他的马前卒的时候,他也是一样翻脸了,反过头来要挟我们,制约我们,甚至是打击我们。我在怀疑,这就是共产主义么?

苏联是在向人类宣扬共产主义么?我觉得已经不是了,列宁已经死了,虽然思想的光辉仍然在照耀,但苏联也就是利用了这种光芒来遏制其他国家,为其自身发展而已。在这里,我们不得不又一次的感谢我们的毛主席,不仅仅使我们摆脱了旧社会的压迫,并且在新中国成长的道路上没有沦落为其他国家的附属国。苏联以往在国际上一贯的强硬姿态更加显示了它仅仅是将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有效的遏制武器来使用的。

有人说,资本主义好,共产主义不现实,那么美国的联邦银行里面金库里作为国家基础的金子却不是国家而是个人的,反而是美国的国债日益高涨,假如哪天美国垮台了,那么国债是要由人民来承担的,而那些金子却完好无缺的回到了个人的口袋。在资本主义国家,一切都可以私有化,而国家内部私有化的最高境界就是连国家一起私有化了,不是吗?我记得美国在上个世纪初的时候,钢铁大王摩根,连当时的美国总统都要“在说话时关起窗子”,甚至有人担心摩根“一不小心将美国划到他的私人帐号中去”。

而共产主义却明确提出了生产资料社会公有,当然严重触犯了资本家的利益。请大家注意,“生产资料社会公有”和“生活资料社会公有”是不同的,我们付出劳动,创造价值,而我们的劳动也要以价值体现,我们需要的是等价的价值交换,我们不需要剩余价值和可变资本存在与社会。所以也不要说什么共产主义是养懒汉的社会,是不劳而获的社会,假如真的有这种社会,那么熟悉欧洲的人可以讲解讲解他们的社会是怎么样养懒汉和叫人不劳而获的。

在苏联曲解了共产主义的意义后向我们宣传了不正确的思想,举着共产主义的旗帜,暗地里却反过来暗算我们国家和人民;西方社会又紧跟而上,进一步的对共产主义进行歪曲和诋毁,来蒙骗我们,敲诈和勒索我们。我们面对的时候,要看清楚事物实质,请相信党的领导,相信我们自毛主席开始的每一代领导人,也要相信我们中华民族的智慧。请大家明白一点,共产主义是一种社会形态,而不是拿来使用的工具。


民主自由

我也是一个热爱真正的民主与自由的人。我所说的民主与自由,并不是美国所宣扬的它所特有的那种东西,也不是西方社会拼命想往中国灌输的垃圾,那么我所说的民主自由是什么样子呢?其实这个东西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完,而我的水平也不可能完全理解,也就不可能真实的、完整的表述出来,你们就当我是在说你们每个人自己所认为的哪个民主自由。

民主自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不对我自己所说的民主自由下一个定义呢?因为我还没有哪个本事,也没有哪个总结能力,并且我也不敢向你们宣传我所认识的民主自由,万一那是错的或者是不完善的呢?

前段时间在QQ上和一个网友“苍野战士”聊天的时候,当然,在铁血你也许偶尔可以见到他的作品,但是他在台湾马网那可是鼎鼎大名,可以说是马网上反对台独的一面旗帜。苍野偶尔提到要写一个关于“政治的平民化”的文章,什么叫做“政治的平民化”呢?他举出了一个例子,他有一次看到了谢长廷和另一个国民党的学都的辩论,在这场辩论当中,苍野网友明确指出:“虽然他的观点我不赞成,但是对谢长廷的口才和思维之快很佩服,并且谢长廷的发言有很强的欺骗性”并且苍野网友还说到:“谢的口才好在其平民化的论点和不回避问题,相比之下,国民党的学者的发言,虽然振振有词,但太多的高深,无法得到大家的共鸣。一大堆的理论,比不过实实在在的几句话,这就是国民党不受欢迎的一个原因所在。那个学者是个老学究,不懂得如何抓住人心,写一些大家看不懂的东西,再高深又有什么用?”

那么我们从中间可以看到什么呢?咱们先分开来看。

从辩论本身来看的话,可以看的出来,谢长廷的言论是比较浅的,而国民党学都的都是比较深的言论,那么这个深浅是针对谁的呢?当然是针对我们看电视的平民来讲的。首先,我们可以听的懂谢长廷在说什么,就会去考虑谢长廷的言论而忽略国民党学都,就会去思考谢长廷的话。那么谢长廷就可以在相当广大的群众中来寻找支持者,而国民党学都就会失去最广泛的基础支持,这个是最根本的。

然后咱们从谢长廷和国民党学都的目的来看这个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煽动性。我们知道,他们两个人既然来到电视上做辩论,那么都是有一定的目的。其实,作为辩论本身,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标准来判断谁是胜利者,那么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到,国民党学都的目的就是在大家面前想使对方丢脸或者认输。而我们所要观察并引起警惕的是谢长廷的做法和目的。因为谢并不是在完全的把目标放在对方身上,而是想借这个机会,甚至是每个机会来宣扬他的政治主张,他其实是将主要的目标放在了最根本的基础群众身上,虽然话是在对国民党学都说,但是每句话都是想告诉台湾人一些什么信息。前面已经说了,在辩论手法之上,谢已经赢得了群众一个听他说话的机会,那么他就要把自己的想法传播给电视前面的人民,而不是坐在对面的国民党学都。

这个就是苍野战士所说的“政治的平民化”,那么台湾的人民在谢长廷和国民党学都之间无法避免的选择了谢,并且有可能在接受谢的时候还有些自鸣得意,参与到了政治当中。并且使大家觉得自己是在自由的选择自己的政治立场,其实呢?不论是谢长廷和国民党学都,他们谁不都是在宣传台独思想呢?一下子叫人接受是比较困难,那么在一个可以选择的条件下选择了其实没有本质区别的台独,难道这就是人民想要的民主自由么?这个现象仅仅是台独分子多种手段之中的一个,而其根源就在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之中。

我前面说了,我是一个热爱真正的民主与自由的人,我也相信民主与自由的真实存在,那么我们为什么会一听到“民主、自由、人权”等等一些词汇的时候莫名其妙的产生一些反感呢?我觉得,是有人利用了“民主、自由、人权”做了一些并不“民主、自由、人权”的事情,而且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我们这些好象很反感“民主、自由、人权”的人身上。

那么是谁呢?我们看一看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可以稍微多一些了解。

被美国培育成长出来的拉登大哥,本来是要帮助美国对抗苏联的一个棋子,最后就那么的背叛了美国,结果也要被美国肃清,顺便占据了苏联一直想长期占有的阿富汗地区,成为了一个在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钉子。

被美国推上台和伊朗对抗的萨达姆总统,在美国需要的时候就叫他和伊朗打了8年的战争,制约了中东和平发展,也严重阻碍着中东的经济及其他各个方面的发展。当年萨达姆打科威特的时候谁能保证不是美国默许的,然后萨达姆反手被美国搞了一下,谁知道萨达姆死之前要说的秘密不是当年海湾战争的事呢?假如海湾战争是萨达姆以卖国的代价换来的某种个人利益的话,那么在死之前想说出来也是合乎逻辑的。

伊朗在二战后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理,是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动政变推翻的,那时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一手将独裁的巴列维送上王位,血腥统治伊朗数十年。如今巴列维被逐,伊朗恢复中东式的民主选举,美国总统却于此时反过来指责伊朗没有民主,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道理上说不过去。至于伊朗的核能计划,是经由福特总统批准协助巴列维王朝发展的,而当年巴列维亦公开夸耀不久将会拥有核武器。可见,是否发展核武并不重要,美国针对伊朗核计划的背后有另一番逻辑,一切因人而异。

所以,美国对伊朗不满了,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先后被拿下之后,伊朗犹如一块肥肉被夹在当中,活象我们陕西的肉加馍一样,大家也都可以想象一下那在中间的肉是多么叫人眼馋。

是啊,美国打科索沃使用了集束炸弹这一国际禁用武器,不是恐怖行动,而人家拉登大哥炸了几个大楼就是恐怖行动了,不过拉登大哥也命苦,谁知道那几个大楼是不是美国自己炸了,找个借口占阿富汗呢。

是啊,美国打伊拉克是因为人家发展核武器,但是这都多少年过去了,核武器的影子还找不到呢,反而是美国在伊拉克使用了贫铀弹这种核武器,而且纵容以色列发展实质性核武器,不就是自己想威胁中东国家,怕人家骂,就叫以色列发展核武以威胁其他国家么。

其实呢?阿富汗也没什么油水可以捞的,除了可以遏制俄罗斯,盯梢中国以外,也就是想和伊拉克一起两面夹击拿下伊朗,中东的肥肉就吃的实在了。那么伊拉克是占下了,但是好象也得不偿失,虽然战争费用叫几个国家平摊了,但是死的可都是美国人。说实在的,俺的心里对于死美国人那可是真的开心呐,谁叫他们是侵略者呢。

美国也在想尽办法利用“民主自由”来要挟我们中国,和中国的战争是美国的噩梦,也是美国历史的句号,所以美国只有在慢慢的使用利益诱惑加武力威胁,又或者是在钻我们的空子,台湾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

在台湾问题上,大家已经说的很多了,我仅仅说一个经历的小事情,我在台湾网站浏览的时候经常发现他们在说一句话,那就是“大陆没有民主,没有自由”。那么我就很想问问,他是从那里看出来的呢?对于此说法,我也曾经反驳过无数次了,我总是在回答他们:“中国在立国之初就已经明确定性,我们是一个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现在大家也可以看的出来了,将民主当作工具其实已经被台湾人逐渐的掌握了。那么台湾人讲民主,我们也讲民主,为什么只说是台湾人将民主当作工具呢?因为我们并没有将我们所拥有的真正的民主拿出来去欺压别人,而台湾却在美国的支持与挑唆下整天利用民主来说我们的不是,并且阻止两岸三通的也是他们;也不许中国大陆的人去随意的浏览台湾的网站,只要是大陆的IP,一律封杀,绝对不给大陆人民在台湾的发言权;阻止两岸人民的交流与合作,难道就是“民主自由”的体现么?

民主自由在香港问题上有两个点可以谈一谈,第一是东南亚金融风暴,第二是港督的任免。在香港面临金融风暴的时候,我们动用了国家的力量保存了我们的发展果实,没有使西方金融鲨鱼得到甜头,马上就在说我们行政干预市场发展,阻碍经济循环,没有一个自由的市场。那么我想问问美国在使用政治力量掠夺日本经济和发展财富的时候,怎么没有使用“自由”的手段呢?(当然,在美国使用政治力量掠夺日本财富的时候,我的意见是美国还不够残忍,应该把日本直接掠夺到原始社会去。)

那么第二,在香港回归的时候我们政府之前,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不单在区议会、市政局及区域市政局推行全面直选,废取委任议员的制度;在九五年的立法局选举中他增设九个新功能组别,选民差不多包括所有市民,加上十个由所有区议员组成的选举委员会所选出的议员,以及原有的二十名直选议员,使立法局的民意代表大增。而回归后的港督任免就是因为所谓的“直选”而困难重重,其实都是英国给我们的故意制造的一个麻烦。我就是想知道,既然“直选”那么好,为什么不在英国搞,而要在即将归还中国的香港上搞呢?

民主吗?自由吗?正所谓一桃杀二士 : 舍弃一块肥肉,给两个对手去抢,抢到他们焦头烂额,自己看把戏。一桃杀二士:克什米尔就是英国人放出来的桃,印度和巴基斯坦就是两个士,互相敌视,他日不落帝国看笑话。

那么我为什么老说重点是美国呢?其实说谁都可以,只是它最具有代表性,不说他说谁呢?当年他美国的南部各邦“公投自治”,他们怎么要出兵打南北战争了?不“民主”了?不“自由”了?现在只唆使别人“公投自治”?

在来来回回的各种手段、模式、方法当中,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无非就是强制性的,甚至是在武力的威胁、打击之下,给你一个双向选择,而这个选择之中不论你选择哪个,都是落进了他们的圈套,不论怎么选择都是他们给的答案。


共产主义和民主自由

也许牛顿三大定律和质能方程是有那么一点点抵触,互相不能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但是真正的共产主义和民主自由其实是没有矛盾冲突的,共产主义针对群体,自由民主相对强调个人,是可以相互并存与同一个社会之中,甚至说是必须并存在一个社会之中。

我现在可能明白了一点点,原来不是共产主义不对,也不是民主自由不好,而是他们两个已经被所谓的两个大国玷污了,他们正在说的共产主义和自由民主其实不是原本应该存在于社会的东西,而是已经成为来压迫我们的工具。他们都在高举着正义的旗帜,暗地里却为自己的私利争的你死我活,使我们对真正的共产主义丧失了信心,对真正的民主自由产生了厌倦。

我们的中国,是要崛起并走向世界的中国,我们不能走在苏联给世界留下的阴影里面,也不能象西方国家一样利用口号来蒙蔽别人,那么我们要怎么办?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我们国家要走我们自己的道路,我们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打个比方说,我们有时候在谈论到一些我们社会的阴暗面的时候,总是有那么几个跳梁小丑在说:“哎,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社会特色。”把话说的好象只有外国是光明无比的,只有西方社会是完美无暇的,好象自己是多么的崇高,想将自己置身事外,仿佛已经看透了中国一样。不过确实也难怪,没有去过西方,只好把梦想中的西方想象成为仙境一样,是啊,一旦落入想象,的确是匪夷所思的,你我都不可想象。

我前面已经说了一些社会形态,那么包括封建社会,奴隶社会,我就想问问那些人有那种社会是他们所想要的?而他们自己是否真的明白各种社会的区别,是否明白自己适合那种社会,还是他们已经想好了一种全新的社会并准备进入其中?那么他们所想象的社会是否也可以满足世界大多数人民的利益,还是满足他一个人的利益?

我真的想问问这些人,是否真的了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含义,是否知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为了谁的利益,是以什么为过程,又是以什么为最终目的。苏联昔日的强大走向灭亡和当今美国的霸权遭到世界人民的敌视,难道不都是我们的的借鉴么?难道谁还想要走那样的老路?我们是中国,我们是有着5000年深厚文化底蕴的民族,我们不能按照别人的思路来主导我们,我们可以借鉴,但是不能全盘照搬。

记得在革命初期,苏联的军事专家要求我们攻占城市,以城市作为扩大战果和发展苏维埃的基础,但是实际上是不现实的。的确,外国的政权确实是以占领城市作为发展基础,并且是成功的,但是放在中国就不一定真的适合,最后上了井冈山。我们的毛主席做出的“依靠群众,发动群众”的决定是成功的,将群众作为发展的基础才更加符合中国及当时的情况。

我们需要自己的道路,别人的都是属于借鉴的范围之内,我们要有自己的内涵,这就是我们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们从社会主义的道路一路走来,的确是碰到了很多问题,遇到问题是难免的,然而我们要看的是将问题解决了,还是将问题埋藏下来成为隐患,值得高兴的是我们并没有回避问题,而是迎面而上,解决问题。我们是在探索一种全新的社会结构,一种更加符合人民利益的社会结构,一种更能解放生产力并促进生产力发展的社会结构。

任何时候的社会都是发展的社会,也都是发展的世界,而我们“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应该怎样发展也是我们面临的巨大问题。发展是我们需要怎么样的办法来发展自己,给世界做出一个榜样,同样也是要帮助其他国家一起发展。实际的道路是怎么样的,仍然需要我们去探索,而不能象有些人一样的坐在那里想当然。

“欲穷不得、欲达不衰、欲贵不贱”的奥妙就是共同发展,而且也是我们的主旋律,那么就必须要提出一种发展的主题与模式。


和谐发展

不论是牛顿三大定律和质能方程,还是共产主义和民主自由,都需要一个点来支撑平衡,那么平衡之后的现象是什么呢?就是和谐。

我们需要和谐发展,世界人民更加的需要一个和谐的社会,一切都只有在和谐之后才可以谋求稳定、发展、繁荣与昌盛。人与人之间,集体之间,国家之间,都需要和谐的发展,才可以双赢,和谐是我们所需要的一切的基点。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并不完全是在中国内部的发展,也不是完全将目标放在国内。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实是将目标放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里,请不要理解成中国在用强权意志在推销有我们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是在给这个充满了虚伪的民主自由的世界一个崭新的机会。



本文内容于 2007-10-6 19:20:32 被河南人的讽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