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战板门店——美军洋相出尽!

神枪手120 收藏 3 170
导读:1951年冬,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部队”与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板门店开始了长达19个月的马拉松式停战谈判。谈谈打打,打打谈谈。美军在谈判中理屈词穷,就诉诸武力;在战场上被打得焦头烂额,又被迫回到谈判桌上来,出尽了洋相。请看当年的亲历者亲述他的所见所闻。      谈判未开先胜一局      经过人民军向南打过去,美军向北打过来,志愿军再打过去……这样反复的拉锯战,小镇板门店已被炮火夷为平地了。不知是哪位将军在地图上画了个圈儿,圈定板门店为双方停战谈判地点——夜晚用探照灯直上直

1951年冬,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部队”与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板门店开始了长达19个月的马拉松式停战谈判。谈谈打打,打打谈谈。美军在谈判中理屈词穷,就诉诸武力;在战场上被打得焦头烂额,又被迫回到谈判桌上来,出尽了洋相。请看当年的亲历者亲述他的所见所闻。


谈判未开先胜一局


经过人民军向南打过去,美军向北打过来,志愿军再打过去……这样反复的拉锯战,小镇板门店已被炮火夷为平地了。不知是哪位将军在地图上画了个圈儿,圈定板门店为双方停战谈判地点——夜晚用探照灯直上直下地打出一条光柱,再以此为圆心,一公里为半径,画出个“非军事区’——这片瓦砾堆便成了世界瞩目的焦点。板门店处于“三八线”的临界地,有公路通往汉城和平壤。

这天,双方联络小组和几十名各国记者来到板门店,演出了停战谈判的第一幕喜剧。美军少校联络官提出:“由谁负责搭建一个谈判用的大帐篷呢?”

“帐篷不行!”我军联络官说,“天气越来越冷,起码也要建造木板房。”

美军少校狡黠地眨眨眼睛,在各国记者面前采取“水涨船高”战术:“你的建议非常好!应该建造500平方米的木板房,而且还要有桌椅用具,尤其是要有供电设备,保证通讯和供暖。”

“你想得很周到。那就由你方负责施工吧。”我军联络官反应神速。

美国佬喜欢戴高帽子,当众逞能:“可以由我方施工。美国的机械化工兵,效率世界第一!这个,你们大家都是知道的。”

初步协议,双方点头,写在联络小组的协商记录本上。各国记者也在随时录音和作笔记。“多久完工呢?”我军联络官立即追问。

“木板房就是活动房屋啦,包括供电设备和桌椅,都可以在日本加工订货,海运到仁川港,距离这里就不远了,由工兵现场组装……总共3个月吧。”

“不行!太慢啦。”

另一位美军联络官说:“如果改成空运器材,好吧,两个月完工。”

“太慢!看来你方对于早日开始停战谈判缺少诚意呀!’志愿军联络官瞪圆了眼睛。

美军几个大鼻子凑到一处紧急磋商。然后,那个少校说:“鉴于板门店目前处于你方的实际控制之下,建议由你方负责清理场地,修复公路,在小河上搭建一座汽车渡桥。如果这样分工,我方愿意争取一个月之内完工。”

“同意这样分工。但是你方的工期仍然太长。一个月?联络官先生,你应该明白,多打一个月的仗,侵朝美军至少要增加一万人的伤亡。”

美军少校急了:“我们不接受威胁!”

“你这是蓄意拖延停战谈判!”

“请问,你们认为工期多长才算不拖延谈判呢?”

“7天。”

翻译刚一译完,新闻记者们先叫了起来,美军少校也跟着叫:“哈罗!这里是战场,不需要神话。难道贵军能够7天完成吗?”

“你们刚才已经承诺了建造500平方米活动房屋,现在又当场反悔,出尔反尔,这是很不老实的表现。”

“如果你方能够在7天之内建500平方米活动房屋,我宁愿承认你所说的当场反悔。”

新闻记者大活跃,纷纷举起拾音棒、照相机、摄影机,对准了志愿军的联络官,等待他张嘴答复。

“可以!”我军联络官满面红光,嗓门挺大,“在协商记录上签字吧。”

“贵方肯定是7天完工?”美军少校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为了朝鲜人民早日过上和平生活,包括修路搭桥,全部工程7天完成。”

闪光灯亮个不停。记者们欢呼起来。

自以为把包袱甩给了对方的美军少校立刻伸出汗毛浓密的手来,主动与我方联络官握手:“哈哈,太好啦,感谢上帝……来来,你我马上签字。”

双方译员立刻核对协商记录。对方强调写清“7天”、“供电供暖”等关键字眼,我方则强调写上“当场反悔”、“为了和平”等关键字眼。

7天之后,两栋总共500平方米的装配式木板房,包括桌椅用具、柴油发电机组、电灯电话以及室外的停车场、道路、渡桥,果然神话般地出现在板门店的废墟上了!“联合国联络小组”的官员目瞪口呆,100多名各国记者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钻到屋里屋外到处拍照。他们不懂得呀。志愿军从来就是说话算数的。我们有强大的后盾——领导一声令下,沈阳市立刻动员27家工厂昼夜加班,分工协作,3天3夜就完成了活动房屋和附属设备的制作任务,与此同时,我军工兵连在板门店也完成了清理场地、修路架桥工作。一昼夜运输,一昼夜安装完毕,还提前48小时呢。人民军的联络官又动员附近的朝鲜妇女,把山上的马尾松也移栽到了会场四周。

很快,一条内容相同而说法各异的电讯分别刊登在全球几百家报刊上,标题大都是“板门店的奇迹”,“中国人旗开得胜”,“毛显示神力”,“中国人说到做到,谈判未开先胜一局”,“人海战术又一实例”,“美军代表承认当场反悔!停战谈判前途多舛”……美军代表好比吃了迎头一棒,十分恼火,此后经常拒绝新闻采访,还发生多次驱逐记者的事件。


“打白旗”的车队


每天上午8时,即使谈判代表不来,双方的联络小组和新闻记者们也会来到板门店,下午5时以前必须撤离。对方的谈判代表团驻在汉城,我方代表团驻在开城。虽然板门店“非军事区”里任何人不得携带武器,但是,战争激烈,往来的途中仍然有个安全问题。换言之,谈判代表(包括联络小组和新闻记者)的车队或直升机都需要有明显的识别标志。

“建议双方车队挂红旗为标志。”我军联络官先发制人,“红色最显眼。”

“不不!这是不能接受的。联合国的旗帜是蓝色的。建议双方车队挂蓝旗为标志。”

“蓝颜色不醒目,太阴暗。而且,我方军民,包括空军和高射炮手,看见蓝色旗帜就打!这已经是一年多时间里养成的作战习惯了。为了不发生误伤,你们千万不要挂蓝旗当靶子!”

大鼻子们又凑到一块去紧急磋商几分钟。然后美军少校说:“以醒目的颜色为标志,这是符合科学道理的。除了红色,只有白色最醒目。我建议双方车队都挂白旗。”

“既然你们承认红色最醒目,为什么还要选择白色呢?我方提出挂红旗的建议在先呀!”

“不行!红色是你们专有的颜色。”

“太阳是红色的,也是我们专用的吗?”

“你们共产党的旗子全是红的。”

“不对。你缺乏起码的知识。我们的党旗上有金色的镰刀斧头,国旗上有5颗金星,怎么能说全是红的呢?”

“总之,贵方不能强加于人。”

“我方坚持挂红旗!”

“我方坚持挂白旗!”

“好吧,为了谁也不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对方,我提出折中方案:我方车队挂红旗,你方车队挂白旗。”

“这,”这……”

“这是双方自愿选择的标志色,都很显眼,符合科学道理。如果贵方再纠缠此类枝节问题,那只能说明你们蓄意破坏停战谈判。”

面对许多国家的新闻记者,美军少校理屈词穷‘只好在协商记录上签字。

此后长达19个月的时间里,美军谈判代表团每次都是打着白旗进入板门店“非军事区”的;西方记者也跟着天天打白旗,只好在报纸上自嘲:“虽然谁都知道打白旗意味着什么,但是总比挂蓝旗当靶子舒服一些。”


摆谱反丢了脸


美国佬爱摆谱,想用排场来压我们弓头。大清早,美军谈判代表团的车队从汉城出发,虽然每辆车上都插着白旗,却是浩浩荡荡、一串很长的车队。原来他们的正式谈判代表每人一辆吉普车,联络官和新闻记者3人一辆,其首席代表还乘坐一架直升机。来到板门店的停车场,在他们那一侧,一拉溜地排开40辆美式吉普车,还有直升机,好不威风。我方这一侧,只有十几辆插着红旗的苏式吉普车。按照协议,双方代表和各方邀请的新闻记者人数都是对等的,所队车多车少也属一“景”——西方记者喜欢把它拍下来作为实力强弱的对照”。

这样的摆谱只让美国佬高兴了两天。第3天情况大变。只贝板门店停车场我方这一侧也整齐地排放着40辆美式吉普车,连车上的白色五角星(美军的标记)也没有涂掉,却是每辆车上都插着红旗——原来这是志愿军缴获的战利品,而且也摆着一架同样的美式直升机。

美军代表大惊失色;哑口无盲,连抗议都提不出,谈判休息时也闷坐在木板房里抽烟,没脸出来散步。新闻记者们却很兴奋,争着拍照,发消息。但是他们不知道,这是我方代表团一个电话,附近的志愿军部队就把缴获的美军吉普车开来40辆,说是要100辆也有。

只是那架美军的直升机已被我牢击伤,飞不起来了,是战士们连夜抬来的,先摆摆样子。部队首长答应,很快再送两架完好的美军直升机过来。这不是秘密,老美从来就是我们的“运输大队长”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