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


在三宝垅华人起义获得成功后的一个月内,巴达维亚、班宁阿朗、干冬圩、丹那望、文登、朱阿纳、勿加泗、卡尔塔苏拉、马打蓝等地印尼城市的华人纷纷在宋国的煽动和帮助下发动起义。荷兰花费数百年时间在印尼建立的统治秩序已变得极不稳定。

但是,由于宋军的军事措施不得当,不可避免的给宋军的整个军事行动带来了困扰。一是攻占雅加达的独立团和宪兵情报部队不但杀掉了大部分的荷兰贵族,而且发动土著居民抢光了荷兰贵族和印尼土王们的财产,虽然成功的将雅加达捆到了宋国的战车上,但却极大的损害了印尼土王们的利益,等于直接将大量的印尼土王推向了宋军的对立面,给宋军增加了不少的对手。二是由于军力有限,在印尼各大城市华人发动起义时,宋国无力派遣地面部队支援,空军又由于保密需要不能在白天实行轰炸,这就使晚上摸清轰炸成了宋军唯一在火力上支援起义军的一种方式。但这种轰炸方式极为粗犷,除对华人居住区特别关照外,往往将荷兰人和印尼土著人一视同仁,一起炸得人仰马翻,致使大量印尼土著流离失所,伤亡惨重,也使得大量土著人转为支持荷兰人。三是部份华在宋军的轰炸中也了损失,也对宋军心存疑虑。四是起义的部队过多,却没有建立统一的指挥机构,起义军各自为政的现象十分严重,形不成统一的战斗力。

宋军不当的军事措施,反而使荷兰人得到了不少土著势力的支持,也给了荷兰人结集力量进行反扑的机会。早在宋军攻打雅加达时,印尼驻军司令特莱佩斯就趁乱逃脱,这家伙立即四处活动。原本雅加达陷落,总督被诛消息传出去之后,荷兰在印尼的统治立即进入了一个乱糟糟的无序状态。各地荷兰官员和土王一开始并不大相信这个消息,不过当这个流言一而再再二三的被人证实后,他们以及他们所领导的统治集团发生了大面积的恐慌,很多省份上上下下的政治生活在短时间内乱了套,官员们对此手足无措,从传统理论上来说现在首先要做的事当然就立即收复雅加达,不过要夺回雅加达必定要集合大军,这个大军如何集合法、集合之后谁来牵头掌权就成为荷兰各地官员和印尼土王争论的焦点。当印尼驻军司令特莱佩斯出现在大家视野里的时侯,这个争论就慢慢平息下来,荷兰人和和地土王开始密秘集结军队。

而些时,雅加达形式在刚刚从大体上稳定下来,至少从表面上看来,各个商铺已经恢复营业,然而谁都知道,战争迫在眉睫,此间粮价飞涨,各种生活物资如布匹、油、盐等也随之上浮,加上宋军的主强度轰炸已使这个东南亚最以的城市变得一片废墟,各种生活资料奇缺,一时间全城哀鸿遍野,民生凋枯。这令冯继友少将等人大为头痛,不得不在作好战争准备的同时,抽出精力来应付这场因为恐慌而产生的经济危机。

虽然宋国空军已经几次空降补给和战备物质,但远远不能满足雅加达30万人的生活需要,冯继友少将不得不把荷兰人遗留下的几个大粮仓全部开仓放粮,但全城的土著居民依然恐慌,那些土著粮商推波助澜,给宋军增加麻烦,逼得冯继友少将不得不向军事院报告,请求动用海军第三舰队,护送大批商船运粮到雅加达。

同时,冯继友少将也开始使用铁血手段来对付这场危要。他寻思:眼下就要打仗了,这些黑心的商人还赶着拖后腿,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难道这些人以为他们的脑袋会比子弹硬朗么?既然你不让我们好过,那你也别想痛快。经过一阵思考之后,冯继友少将开始派人拉拢一些商人中的动摇派,随即开始了全城戒严,大批治安管理部分冲入各个米店将这帮家伙全家逮捕。在经过一番恐吓威胁之后,米价在商人的努力下慢慢平抑。

随后,宋国中央政府、国家军事院共同下达文件,宣布成立印尼临时政府,组建印尼民族解决军,任命冯继友少将为临时政府主席,袁应波少将为印尼民族解放军司令,三宝垅、巴达维亚、班宁阿朗、干冬圩、丹那望、文登、朱阿纳、勿加泗、卡尔塔苏拉、马打蓝等城市的华人起义军全部编入印尼民族解放军,由袁应波少将统一指挥。

不过,这个文件现在等于是一纸空文,因为各个起义城市目前都是在荷兰及印尼著包围下的孤岛,与雅加达与间缺少联系。而且这些起义军首领都有一些军阀情结,都喜欢自立为王的感觉,不太愿意听从别人的指挥,对雅加达传来的命令实际上阳奉阴违。冯继友、袁应波想要在印尼打开局面,只能靠自已努力了。

其实宋军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军事行动,但也并不是什么事都没干,军队在拼命训练的同时,也拉出去打了几场小仗,目标是雅加达附近的十几个小城及村寨。这些小城的大部分荷兰官员早已逃亡,剩下没走的也不是什么忠臣,只需要宋军独立团将1851式60毫米远射程迫击炮拿出来炸两小,这些小城也顺理成章的立即陷落。此后宋军的活动范围渐渐向西面扩展,逼近万隆城。同时,第三舰队两次来到雅加达,将东南亚各地征集到了2235名华人志愿者送到了袁应波的手上,为袁应波编制独立团直属的印尼民族解放军提供了有利的条件,使万隆一带的土王和荷兰官员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还过,特莱佩斯在短期内是不可能反攻雅加达,雅加达失陷和不少城市的华人起义使各地荷兰军人的士气出现了严重问题,而土王们的军队则普遍产生了惊恐、怀疑情绪,行动上也不再象以往那样听从荷兰人的指挥,而且雅加达宋军的火力十分强大,这一点特莱佩斯有切身的体会。他认为,想要攻下雅加达,必须要集结3万以上的军队,但目前整个爪哇岛上的军队极为分散,受宋国海军的阻拦,其他岛屿上的军队又难以向爪哇岛集结,要想在爪哇岛集结3万以上的军队不是容易的事。

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袁应波自然也不会白白放过,在这段时间指挥独立团在雅加达地区进行次大规模的征兵,准备以第三舰队送来的2235名华人志愿者为军官骨干,组建一支印尼民族解放军。这个时候,冯继友少将组建治安管理部队的良好待遇已经传遍了雅加达,所以袁应波少将没有费多大功夫就组建一支19420人的仆从军。在袁应波少将看来,以华人为军官、印尼土著为士兵的部队虽然不如全部由华人组成的部队理想,但却比全部由印尼土著组成的部队可靠。

在士兵的选择上,袁应波坚持以劳苦大众为主体,然后带着他们去抢占雅加达周边印尼贵族的财产,让所有享受一定的物质成果的同时,与印尼土王结下血海深仇,最后通过各种各样的对这些土著士兵进行引导启发,比如控诉地主老财、忆苦思甜等等实用价值极高的节目,其间宣传机构必须一直保持高强度的运转,穿插在各种环节之中。

在冯继友少将的配合下,雅加达地区原本属于荷兰贵族和当地土王的各种庄园全部无条件没收,经过一番测量计算,将这些土地按照产量被切割成若干个小部分,平分给了印尼民族解放军和综安管理部队,让他们都成为了地主。当然,这也不能亏了宋国自已的部队,经袁应波、冯继友请示军事院同意,又将大量的金银分给了独立团和宪兵情报部队的官兵们。在这个利益分配过程中,无论那一支部队的士兵都得到了一些甜头,基本上形成了一定的疑聚力。

在宋军抓紧组建仆从军的时侯,特莱佩斯集结军队的行动了在顺利进行,虽然目前只集结到15000多名荷兰正规军,但由于宋军的军事行动使许多印尼土王受到了巨大的损失,使他们对宋军恨之入骨,纷纷带着军队来帮助特莱佩斯,使特莱佩斯在一个月内集结

到了46546人的军队。当袁应波少将注意到这支部队时,特莱佩斯已带着这支部队来到了万隆城。

但特莱佩斯的到来令万隆市长安索里斯喜出望外,为了表示自己欣喜的态度,亲自跑到十公里外犒劳迎接。当特莱佩斯看到安索里斯时大吃一惊,不过两个月没见,昔日神采奕奕荷兰此刻好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小老头,原本胖胖的身躯此刻已瘦削得可怕,一套宽松的衣服穿在身上空空荡荡,三分象人七分象鬼。

安索里斯一见到特莱佩斯就急忙捉住了他的手,几乎快要掉下了眼泪,“将军终于来了,近日雅加达宋军多次攻击万隆市,已将万隆周围的村庄全部抢光,我们在这里苦苦支撑,望援军如大旱之望甘霖啊……”

“阁下言重了!”特莱佩斯叹了口气,问道,“雅加达宋军到底情形如何,望阁下据实以告!”

“唉,特莱佩斯将军,自宋军偷袭雅加达之后,两个月来招降纳叛,挟裹雅加达平民从军,实力日渐强大,据探子报告,现在宋军军力已近两万人……”

“啊?!”特莱佩斯将军呆了一呆,随即怀疑的道,“这怎么可能?他们攻打雅加达时,不过区区数千之众(其实不到1300人),这两个时间,怎么能膨胀得如此之快?”

安索里斯苦笑一声,“将军有所不知,雅加达失陷后,所有粮草军饷兵甲军械尽皆陷落敌手,有此凭依,宋军自然极易坐大!”

特莱佩斯将军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当时宋只有数千人就能把荷兰在雅加达的守军打得遍地找牙,2万多人的宋军更不知有多么可怕,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市长阁下,敌军势大,看来这仗难打!”他想了一想,继续说道,“宋军新建部队的训练如何?士气如何?”

安索里斯却面有喜色,“将军不必忧虑,宋军仓促扩军,两个月时间岂能成就精锐之师?其所部装备虽然精良,但反叛逆贼岂得人心,雅加达平民被荷兰政府多年教化,怎么会甘心听从他们的话呢?据报宋军新兵多数是强征来的,其士气好不到好什么地方去!”接着,他又对特莱佩斯将军说:“将军多年坐镇印尼,攻打华人、土著所向无敌,所到之处叛匪闻风远遁,威名赫赫——若是将军能击溃宋军主力,这帮乌合之众定然土崩瓦解!”

特莱佩斯将军心下稍宽,不过他也不敢太相信安索里斯的话,这个家伙贵族出身,以前在荷兰时就是有名的纨绔子弟,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这帮人总喜欢把战争看得太简单,势弱的时候怕得要死,得到了强援又立即趾高气扬,仿佛只要荷兰军队一击,宋军就马上完蛋,他苦笑道,“市长阁下,万隆现在有多少兵力?”

“宋军进犯,我也不得不编练新军,现在全市能调动的军力约1万人,不过……不过这其中能战的强军不过数千,剩下的都是新兵,现在正在加紧训练!”

特莱佩斯略略盘算,若是自己和万隆的两支部队能够合军的话,也有接5万多人,而且还有万隆城可作为据点,实力上和宋军有的一拼,不过不知道这个安索里斯肯不肯放权,这时心下犹疑,却不好开口。

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似的,安索里斯忽然对特莱佩斯深深的行了一礼,“我虽然荷兰政府委任,治理万隆地区,但我自知才具不济,所以在这里厚着脸皮请出请求,这全城的军队,就全托付给将军了!——万隆全城贵族及土著皆愿接受将军指挥!”

听到这话,安索里斯才心满意足的微微一笑,忽然贵族就是贵族,政治觉悟就比一般人高,眼前这个家伙也不是一无是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