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看《亮剑》说清乡

goodgunner 收藏 77 2037
导读:看《亮剑》说清乡 当前热播的电视剧《亮剑》中有这么一声戏:楚云飞和李云龙等人大闹醉仙楼,杀了几十个鬼子汉奸回到部队后,他的参谋长前来汇报敌情,提到原本要在近期清乡的日本鬼子突然改变计划,将行动时间又向后推迟了,不知是什么原因。楚云飞听后大笑:“那是负责这次清乡的鬼子汉奸都被人给干掉了。” 参谋长:“都被干掉了,谁干的?” 楚云飞:“我和李云龙。”这场戏充分显示了楚云飞的英雄气慨和楚李两人大闹醉仙楼的重大军事意义,应算剧中一亮点。但显然因为编导是南方人的关系,硬是把鬼子的扫荡改成了“清乡”。要知道,当时

看《亮剑》说清乡

当前热播的电视剧《亮剑》中有这么一声戏:楚云飞和李云龙等人大闹醉仙楼,杀了几十个鬼子汉奸回到部队后,他的参谋长前来汇报敌情,提到原本要在近期清乡的日本鬼子突然改变计划,将行动时间又向后推迟了,不知是什么原因。楚云飞听后大笑:“那是负责这次清乡的鬼子汉奸都被人给干掉了。” 参谋长:“都被干掉了,谁干的?” 楚云飞:“我和李云龙。”这场戏充分显示了楚云飞的英雄气慨和楚李两人大闹醉仙楼的重大军事意义,应算剧中一亮点。但显然因为编导是南方人的关系,硬是把鬼子的扫荡改成了“清乡”。要知道,当时清乡主要是日本鬼子和汪伪政府在南方敌伪控制区(主要是江苏、浙江、上海、安徽、江西等沦陷区)搞的,北方日本鬼子搞的叫扫荡,尽管目的同样是为巩固占领区,清除共产党领导的武装,但扫荡根本就不会改个“清乡”的名。

1941年,已决定南下与英美开战的日本急于从中国战场抽身,一方面通过军事诱降迫使重庆蒋介石政府放弃抵抗,另一方面加大了对我抗日根据地的围剿,试图进一步巩固其占领区,以便抽调更多兵力用于太平洋战场。当时作为日本以战养战重要基地的华东地区就成了日本人清剿抗日武装的重点。当年5月7月1日,汪精卫伪南京政府设立了清乡委员会清乡委员会,由汪精卫任委员长,陈公博、周佛海任副委员长,李士群任秘书长,负责指导“清乡运动”。 7月1日“清乡运动”正式开始。该运动在军事方面由日军负责,伪军配合,在政治方面则均由汪氏政权负责。“清乡运动”以“军政并进,剿抚兼施”、“三分军事,七分政治”为方针,首先从苏南地区开始,其次在太湖东南、上海郊区及苏淮特别区(主要是江苏徐州一带)进行,接下来又在镇江、苏北及浙江部分地区展开,最后在安徽、广东、湖北部分地区推行。

“清乡运动”的第一步是“军事清乡”:日伪军在清乡地区修筑碉堡炮楼、封锁沟、封锁墙、竹木篱笆,拉设铁丝网、电网,分割和封锁抗日根据地,然后对抗日根据地实施“扫荡”;第二步是“政治清乡”:汪氏政权在清乡地区广泛宣传“中日亲善”、“和平建国”,在对群众进行宣传的同时,实行编组保甲、连坐联保,组建警察保安武装,推行自首和策动告密的方法,以强化法西斯统治;第三步是“经济清乡”:汪伪政权在清乡地区实施严格的物资统制政策和物资封锁禁运政策,对抗日根据地实行经济封锁;第四步是“思想清乡”:汪氏政权在清乡地区建立机构控制学校,出版报刊,组织“青少年团”,开展反共教育。

日伪之所以要用“清乡”的名义,而不是北方日军用惯了的“扫荡”,一方面是“清乡”一词中国古已有之,比起扫荡听起来不那么刺耳,另一方面是华东、华中和华南我军力量相对北方较为薄弱,日军认为无需日军出去大部队,可由汪伪政府作为主导,通过建立巩固基层伪政权,达到彻底控制这一地区的目的。当然这也与日本华中派遣军和华北派遣军的不和有关,华中派遣军方面想以其扶植的汪伪政权在清乡上的成绩来打击华北派遣军。

但日军主导的清乡很快就变成了赤裸裸的抢劫。与北方日伪军扫荡时的三光政策略有不同,清乡的日伪军显然很有经济头脑,懂得不能杀鸡取卵的道理。他们担心与新四军游击队正面遭遇会吃亏,因此在打了几个小仗后很快就将清乡的重点由军事清清乡转向了经济清乡。在不断下乡抢劫的同时在各地修筑碉堡,设立了望哨和检查站,盘查行人和过往物资,以查抗日分子的名义对过往客商行人进行敲诈勒索。为防止分赃不均,每个检查站还要配备几名日军官兵作为监督。很快检查站的站长和工作人员就成了汉奸们眼里的金饭碗,连日军内部也为派驻检查站的人员名单开展了激烈争夺。而时任伪江苏省长的李士群更是明码标价,将几十个检查站站长的职位公开发售,惹得其他大小汉奸嫉妒不已。一个站长几十根金条,七八十个会是多少,每年的孝敬又有多少?为了这笔横财,汉奸们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连当时“位高权重”的陈公博、周佛海也公开加入了争夺,可没想到李士群除了汪精卫和日本人谁的帐也不卖,这下当然犯了众怒。最后李士群被周佛海等人利用日本宪兵给除掉了(日本宪兵也不是笨蛋,如果不是为了清乡带来的巨大利益,谁会甘心情愿的给人当枪使?)

当时华东的抗日形势的确很严峻:由于华东地区多为平原地带,难以开展大规模的游击战争,加上日本人已占领这一地区长达四年,主要在苏北活动的新四军主力一时还无法顾及这一地区,只能派出以“江抗”为主的小部队对敌实施袭扰。当然,小部队也是心腹之患,日军之所以清乡就是因为以前吃过苦头。如1939年 “江南抗日义勇军”第2路一部在追击伪军时不慎攻入虹桥机场,焚毁飞机4架后安全撤出战斗。确实是不慎,因为第一当时没想到会迷路,第二没想到日军对这一重要设施的防守如此松懈(尽管有多名日伪军把守)。这一战虽然时间不长,但激烈的枪炮声整个上海市区都能听到,租界报纸上第二天甚至刊出了国军大举反攻上海的新闻,虽说是假的,但日军在国际上丢了脸却是真的。这回如果再不清乡,任由“江抗”发展壮大,后果不堪想象。事实也的确如此,日军的“清乡”胜利结束后,撤往苏北的新四军部队又和重新组建的新“江抗”会师,继续在敌人的心脏里开展游击战争。虽然大多是小打小闹,但对敌人的震慑作用却十分明显。被太平洋战争拖住了手脚的日军不断从相对安宁的华中抽调军队增援太平洋前线,以往最多驻兵7000的南京城最少时只有一个大队的日军(单指作战部队,日军机关及宪兵除外,大概是七百人左右),没有一个中队以上的兵力护送一般日军根本就不敢出南京城,防务基本只能依靠伪军(日本宣布投降后,提前投靠蒋介石的周佛海命令手下周镐‘此人是地下党’的部队在一天之内就包围并解除南京日军大部的武装,日本兵应该庆幸自己早投降了,),雨花台附近都成了游击队的天下。而日伪的基层政权也基本瘫痪,成了两面政权。而新四军对敌军的瓦解工作做得的确很出色,不仅伪军大起起义投诚,连日军士兵居然也会集体投奔“四爷爷”。1944年8月,日军第3067部队菊地支队的士兵福岛康雄等人,听一位被新四军释放回来的士兵说新四军优待日军战俘,对战死的日军尸体都掩埋立碑(日军华中部队显然对被俘士兵比较“人道”,要在华北放回来就会被枪毙。),受到极大的震动,他们串联了18名士兵,秘密举行5次会议,最后决心叛逃。最后有6人成功逃离南京城,可惜因路线不熟没找到新四军,后被抓回枪决,其他12人被判刑。

本文内容于 2007-10-8 19:27:21 被朱里奥·恺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