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一词在中文中最初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理解,是对于志同道合(特别是指在政治方面)的人的称呼。这种称谓开始出现在社会中是19世纪末。当时清光绪皇帝在筹划戊戌变法的时候,就对变法派的大臣采用了“同志”这一称呼。


在同盟会以及以之为基础而创立的国民党内,“同志”一词的使用已经比较普遍。但是“同志”在国民党内使用的时候,更像是一个名词而非称谓。在使用称谓时,依然采用“先生”、“女士”、“小姐”等。例如:“张先生是我们忠实可靠的同志”。


共产党成立之后,共产党员更大量地采用“同志”这一称呼。而且他们习惯将这一称呼放在对方姓名之后,成为一种最经常使用的称谓了。例如:“张同志是忠实可靠的”。除此之外,共产党很快将同志的外延扩大了,使得这一称呼并非仅仅在党内使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特别是1954年民族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之后,“同志”一词在中国大陆地区普及到社会各个层面,各个角落。按照当时的政治理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尤其是民族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之后,全体社会成员(除了极少数的敌特分子之外)都是在为社会主义革命而工作,自然就彼此都是同志了。


在政治斗争中,失败的一方可能会面临着失去“同志”资格的危险。如果胜利的一方认为对方仅仅只是犯了错误,哪怕是严重的错误,失败一方的下场通常还可以保留党籍,并且尽管很少再有机会出现在官方文件中,但是在不可避免的情况下(例如讣告),官方文件依然会称他们为“同志”。如果胜利的一方认为对方的性质比犯错误更严重,失败的一方通常会被指成反革命,被开除党籍,今后的官方文件不会再称之为“同志”了。


同样,在国际政治中,是否使用“同志”这一称呼,也反映了双方的政治关系是否还在同一战线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中国共产党将社会主义阵营中所有国家的执政党都称为“同志”。后来随着社会主义阵营内部矛盾冲突,“同志”一词也会被非常谨慎地使用。例如,中国和苏联的矛盾在1959年公开之前,双方依然互称同志;而之后虽然双方主要领导人都没有变更,但也不再以同志相称了。对于资本主义阵营的国家,中国共产党和政府是不会使用“同志”作为称呼的。极为特殊的情况是在和这些国家的马列主义政党接触时,可能会在很小范围内使用。


改革开放之后,“同志”一词在社会上的使用面开始缩减,一般人相互称呼不再使用这一政治意义非常浓厚的词汇了,而是更多地使用“先生”、“女士”、“小姐”或者更显人情味的“师傅”等等。但是在党、政府和军队内部的正式会议和文件中,人们依然会按照以往的方式来使用“同志”这一称谓。



和性别有关的同志一词

1989年,香港人林奕华将自己筹画的首届同性恋电影节命名为“香港同志电影节”,这可能是这层意义的开端。(最晚是)从此开始,在中国大陆之外的中文地区,如台湾、香港等,“同志”一词逐渐演变成对同性恋者的另一个称呼。用的时候并不是如“某某同志”这样作称谓用,而是“某某是一个同志”、“某某参加了一个同志团体”这样。这种用法起先在同性恋群体中使用,后来影响逐渐扩大,上述地区的社会各界都采纳了这个用法,例如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就在“认识同志手册2001年版”中写道:“市长爱同志”。


林奕华本人曾表示:自己希望用来取代同性恋的同志一词,是由孙中山名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联想而来。林一方希望指出仍然需要继续努力,另一方面则希望将讨论的焦点从性取向转移到性别议题。此后许多关注各种不同性别议题的人士都希望能用同志一词联结、包含、代表更多人,例如跟在这层意义之后出现了“直同志”这个词汇,又例如2004年台湾出版的小说彩虹阴阳蝶,副标题就是“跨性别同志的心路历程”。


近年进入大陆后,由于绝大多数年轻人已经不再使用“同志”这个词汇,使得这层含义反而后来居上。尽管这一层新的含义在大陆地区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并使用,不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媒体和文件对这一外延含义基本不予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