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薇若

wanderzhu 收藏 6 41

我看见天空是彻底的蓝,蓝到大海的灵魂里去了,那种透明的原料,几乎没有代价地牺牲,缺乏扩张力,然后我就丧失了思考的能力,猝不及防。上帝于是就不再笑我了。只有那些从屋顶掠过的笨重的飞机,冲击薄翼或者厚厚的云层时,才会给我带来点滴般晦涩的遐思,毫不华丽和浮躁,平静地迎接我。我一如流动的水藻,从浅滩,到深海。吐出白色泡沫,死亡。丢掉了最初的妄想。若若,你知道吗?在我们这个炎热的南方城市里,开始下起了白白的雪花,虽然一片片的很小很小,很可怜,像是一场意外乞讨的施舍,可是城市里的人都疯狂起来了,他们把这看作是老天的眷顾。他们摆动着自己臃肿的身体,摊开发霉的心,脱下了厚厚的帽子,摘下了保暖手套,用他们即将逝去的或者已经逝去的青春,打捞起简单的快乐,一网又一网。看不见泥沙和硕石。可是若若,我却看着自己正在萌芽的青春,缓缓流动,流走,一次又一次。

我在12层的高楼往下看,厚厚的玻璃上面有了薄薄的雾气,我用冻得臃肿的手在上面抹出一片天空,俯瞰。窗外的世界,一望无际的白色,掩埋了过往的岁月,突然的印记。我就在那样一个小小的天窗里,想起了你,我亲爱的若若。你总是在我的不经意间从白茫茫的雪地钻出来,穿过阴霾,越过思念的人行道,定格到我纠结的掌纹上。来不及预防,然后看见,看见,白色的裙子,白色的布鞋,白色的木偶,连同白色的韶颜,苍白地铺满我漆黑的眼眸,燃烧着温柔的火苗,仿佛一场华丽的劫难。

若若,我已经在这个浮华充满诱惑的城市里足足行走了16年了,我却总是觉得仿佛只是一瞬间,我每天低着头,默默行走,穿着被洗得发白的校服,拿着那个白色长方形的半导体盒,静静地坐在某些个黑暗角落里,听着里面的主持人矫情地讲述着不同人的故事,悲伤的,明媚的。然后我就会在突然想你之后,昏昏地睡去,倦缩在寂寞怀抱里。梦里有你温柔地唤我的名字,薇儿,薇儿。

醒过来的时候,风很大,空气里有降雪后寒冷的气息,我发现自己在市区天桥的一个角落里,暗的没有理由,有发霉垃圾的味道在潮湿的空中弥漫,应该是一个被遗弃苹果的味道吧!没人疼的可怜孩子!旁边有无家可归的乞丐,他们闭着疲倦的眼睛,安稳地睡着,没有疼痛。在他们脏西西的脸上,有种我所不能懂的笑容,很是灿烂。但是若若,我突然间就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个流浪的乞丐,甚至还不如他们。我感觉自己在某个人们所不能企及的国度里,居无定所,飘渺。亲爱的若若,是不是因为你一直在我的耳边对我说,薇儿,我们去流浪。

走回去的路上,冷风灌进我单薄的衣袖里,猎猎作响。天桥下面是成群的车队,匆忙地来回,重复着谁生命的轨迹,然后感觉到自己冰冷的脸颊上,有温热的液体,滴落,滴落。

想你,来不及预防。

亲爱的若若,我生病了,重感冒,喝下了好多药丸,苦涩。看见妈妈脸上的悲伤和担心,我忍住想你的泪水,对妈妈说,妈妈,别怕,薇儿没事。

药性开始在我的身体里面发作,它仿佛在我的体内发酵。昏昏地睡去。

若若,我梦到你了。我听见你在那些个长着青青的草的公园里躺下去时,青草发出的闷闷的声音。然后你仰起旖旎的笑靥,灼伤我迷离的眼睛。

若若,你说你喜欢青青的草原,那种清新的味道混合着幸福,你说感觉很好。于是我从那个时候就一直暗暗起誓,如果有一天,我有足够的钱了,我一定把全世界所有国家的草原都给买回来,然后送给你,只要你能够一直这样地在我身边,哄我在打雷闪电的黑夜里安然入睡,温柔地吻我光滑的额头,给我唱起温暖的夜曲,讲着王子和公主幸福的故事,叫我薇儿,薇儿。可是,若若,你知道吗,我都长这么大了,都还没看到过一次真正的草原。

飞驰的牧马少年,帐篷里美丽的姑娘,遥远的情歌,雪白雪白的羊群,香香的酥油茶,还有你最喜欢的青青的草原.....

直到有一天,你对我说,薇儿,我带你去流浪,去寻找美丽的草原。

若若,我就这样的等待着,默默守侯。像是古老的等待,亘古不变着。我渴望着有那么一天,我们别离尘嚣远走高飞,我们住在飘荡着乳香味的帐篷里,听睿智的老人给我们讲起遥远的传说,讲古老爱情的守侯,讲伟大的腾格里,然后在暖暖的油灯下,温柔地睡去。梦里有雪白的羊群,梦里有美丽的姑娘,梦里有缠绵的歌谣,梦里有你对我说,薇儿,我们永远的在一起。

依旧梦。

我看见那个一直以一种寂寞的姿势孤独地仰望天堂的你了,仿佛寻觅着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他们说你是个可怜的孩子,可是我却从来不见你像他们那样悲伤过,也许在你的生命里,所有的东西都已经不再重要,只要能够让你去流浪,你一直渴望那种在路上的感觉,于是你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月牙儿静静地萌芽的时候,沾满一身的露珠,偷偷的带着我离开了喧嚣的城市,你牵起我的手,疯狂地向前奔跑,没有方向感,万家灯火在我们的身后一点点扩散,空气里流动的是你疯狂的叫嚣,它浇灭了我遥远的奢望,若若,为什么你有了流浪,就把我给忘了,我只要你能记得我的存在,哪怕只是隐藏在你身后的流云里,可是当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大雨瓢泼的铁路边时,我知道一切已经烟消云散,当我看见那个在铁轨上不顾一切喧闹的你时,我知道原来你也并不是个安静的孩子啊。

黑夜开始沉淀下来,你累了。你说,薇儿,我们回家吧。我默默地点着头,不敢看你,我怕我的一切被你看穿,我怕因为我自己而牵绊了你,我怕你哭着对我说对不起。我是那样的害怕。

于是在鱼肚白开始隐现于寂静的天空时,你背着我,从遥远的地方颠簸着,一路走回。可是若若,你为什么还是对我那么关心呢,是不是因为我一直在你的身边,叫你姐姐,姐姐啊。


本文内容于 2007-10-6 15:49:12 被wanderzhu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