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A8的故事(二)第七回 第二节(2)

各营军士已经等待在那里,看见耶利德回来。“恭迎大将军回归!”

“众儿郎!我们出发!”耶利德也不停下,冲着众军士一声。扭转马头“驾”向着锁仙谷方向急驰而去,只听见后面“轰隆隆”的马蹄声,旌旗猎猎,刀光闪闪,好不壮观!

且说安梅里带领着轻骑营的将士们,轻装疾驰着,一刻不停歇。一路上除了逃避战火的老百姓,射辉州的叛军们早早就收到传书,往锁仙谷方向聚集而去了。轻骑营的将士们竟然没有遇到很大的阻挠,很快就进入了射辉州纵深地带。在三个时辰过后,远远的已经看见锁仙谷高高耸立的石山了。

“我们再加快速度,务必在今夜子时到来之时抢占锁仙谷石山的最高点。将士们,这是我们立功的最好机会了!”安梅里回过头来对疾驰数个时辰,满脸倦容的兵士们高喊一声。

“得令!愿随将军立得头功!”身边众将士回应着,精神为之一振,手中缰绳一紧,向着催着马儿,全速向锁仙谷驰去……

此时此刻,射辉州来往锁仙谷方向的官道上,同样疾驰而来一支庞大的骑兵队伍,领头之人正是大漠阴狼和善珀二人,此时二人正催促着将士们加快脚步。一路上狼烟滚滚,逃避战火的平民百姓纷纷躲于一侧。男人们满脸冷漠的看着这场即将开始的战争,女人们则是低声的抽泣着,老人们声声叹息着,小孩子还没有了解这即将发生的一切,满脸惊异的躲在自己母亲的身后偷偷探头出来好奇的瞧着。

“快快快!据探子回报,征讨军方面已经派出先锋营的轻骑兵赶往锁仙谷了。要是迟了我难你们试问!快快!速度再快点!”大漠阴狼高声的催促着手下。

“哪个落后了,等会拿不下锁仙谷。我将要军法处办了!快赶上!”善珀也高声附和着。

那些将士们虽是满心的怨言,可是又担心掉了脑袋。也不敢多言,手中缰绳一刻不敢放松,催促着坐骑,急急的赶着,只是满脸怨恨的看着阴狼和善珀二人。

忽然,只见大漠阴狼停下马来,招来自己色狼帮的一个随从,吩咐说:“麻六,你留下来,和帮中的弟兄们把附近逃避战火的,或是住在这里一带的老百姓统统赶去西边的小河旁筑坝填河。务必在后天给我筑起一条拦河大坝出来,不得有误。如有不服从的,杀无赦!去吧!”

只见那麻六的一声“遵命!”转过马头,冲色狼帮余孽高喊一声:“弟兄们,我们有事情做了,嘎嘎……你们知道怎么做了吧?随我来……”说完,扭转马头,带领色狼帮众帮凶向着旁边避难的人群,还有村庄驰去……大漠阴狼冷笑的看着他们离去,想了一想,复又加快马向着锁仙谷方向疾驰而去!

因了射辉州前往锁仙谷的路途比征讨军的要少了50里地,所以,在天色将将要暗下来的时候,叛军骑兵已经进入了锁仙谷的一带,并早早的把锁仙谷制高点占领了,等到子夜将要来临的时候,大漠阴狼和善珀已经做好了埋伏的准备,专等征讨军到来了。而这时候征讨军方向过来的轻骑营的将士们,才紧赶慢赶的进入了锁仙谷外围地带。

“欤……?停!”安梅里远远的就看见黝黑的夜里,锁仙谷两旁的树丛中,时不时的出现树木晃动的影子。心中觉得奇怪,忙收住手中缰绳,立马驻足,把手伸了出来,测了测风速,感觉并没有风。此时尚是初秋,按说秋风还没有如此的强劲,忙向着山上定眼看去……刚刚想看个仔细,就听到“嗖嗖”的声音划破夜晚寂静的空气传来!就看见,黑暗中飞来一阵箭雨……

“将军小心!”身后传来一声,紧接着,就传来一阵“啊!”的一连串惨叫声,并伴着有人中箭倒地的“扑通”声!

“我们中埋伏了,快往回走……快!”安梅里高喊一声,扭转马头“驾”一声向后就撤了回去。后面将士听得仔细,纷纷调转马头向后撤去。

还好一路上安梅里已经细细做了安排,轻骑营的将士们才得以很快的撤出了锁仙谷狭长地带,等到撤出安全地带。安梅里急忙吩咐手下清点受伤和失踪的军士,忙了好一会,各营将校官回来汇报,才知道竟然损伤一百多人。

“安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不是要强攻?大将军可是要求我们务必夺得锁仙谷的制高点的啊!”手下一员偏将急急的过来问安梅里道。

“我们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看来也只有强攻一途了!”安梅里此时眉头紧锁,长叹一声!满脸无奈的刚刚想下命令,转念一想,紧接着说:“不对,那善珀不可能有这样的军事才能,叛军中必然有熟悉兵法的高人,我们现在切不可轻举妄动。这样,李将军你安排一下,我们就在这里休息,等明天大将军他们到来,我们再从长计议。”

那个叫李将军的偏将也知道,骑兵营的兄弟们赶了一天的路,已经是满身疲惫了,再加上不知道对方底细。此时如果强攻,对方必是早有准备,也讨不到什么好处,搞不好还要增加损失。心中还担心安梅里会命令马上强攻,此时见他这样吩咐,连忙高兴的回道:“是!末将遵命!”说完,过去吩咐将士们安营扎寨去了,留下安梅里满脸焦急的在那里思索着。

这一夜,是那么的漫长。无论是敌我双方,大家都在考量着对方的实力,思索着如何应付明天的一战,哪里有人入眠?初秋的子夜,慢慢的凉了起来。风,缓缓的吹着帐篷,时不时发出“啪啪”的响声。前锋营的营地里,大大小小的篝火四散的撒开,兵士们围坐着。篝火,映红每一个疲惫而又愁容满面的士兵的脸,时不时传来一两句讨论的声音,很快……就被“嘘”的一声打断,再也没有什么声息。沉默的熬过了大半夜,慢慢的,东倒西歪的睡了满地都是,就在黎明将将要来临的时候……

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