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


耶利德默默的看着众人出去之后,才慢慢的踱回位置,坐了下来,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帖徒儿啊!想不到你我相交数十载,情谊颇深,不意今天竟要兵戎相见,此是命矣!你叛逆在先,又欺瞒于我,休要怪我无情就是了,只是苦了士卒们和百姓了!”这样想着,竟慢慢的没有了先前的那种激昂,眉头紧紧的锁着。

“报!大将军,各营已经集合完毕,末将安梅里恭请大将军移步点将台巡视!”门外传来了副将安梅里的传令声。

正在冥思中的耶利德目光骤然一闪,站将起来,向外走去。“安将军,随老夫一起点将台发兵去!”

“末将遵命!”

两人一前一后往点将台大踏步走去!不一会,来到了台上。只见台下众将士们精神抖擞,并没有因为前天晚上的狂欢而忘却自己的使命,各营士卒在各自的夫长带领下目不转睛的看着耶利德和安梅里两人走上台上。

“击鼓点将……”一声传来!“咚咚……”

耶利德待得三通鼓声停歇,缓缓的而有力的说:“射辉州的将士们!此次老夫对不起大家,上了帖徒儿的当,前来与征讨军对阵。害得弟兄们死伤过半,幸好太子殿下宅心仁慈、宽宏大量,不予计较!今帖徒儿贼心不死,必有行动,老夫不才,自领请缨众儿郎前往打头阵。或许我们将要对阵的就有我们的父老兄弟,这是我们极不愿意看见事情。老夫希望和众儿郎们能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安抚前来阻挠的叛军,少了杀戮,取得胜利。大家有没有信心完成此次任务?我们要如何做才能既可顺利拿下?请说说自己的意见!”

“愿听大将军吩咐,上到山下火海,就等您一句话!”众将士高声回应着。说完,舞动着手中旌旗和长枪大刀,好不威武!

“好!既然各位兄弟这样说来,我就下令。全军立刻开拔,务必在天黑之前占领锁仙谷。有没有信心?”耶利德见众人没有意见,高声的说道。

“为国效劳!死而无憾!”台下又传来一阵海呼山啸的声音来!良久,才渐渐的平息下来。

“副将安梅里听令!着你率三千精锐轻骑作为先锋营,即刻出发,务必在叛军到来之前抢占锁仙谷有利地形,不得有误。老夫会亲率大军随后出发,接应你们。安将军,你的任务最重,希望你不负老夫重托才是,我们在锁仙谷再会面。”耶利德手执令牌,高声的安排。

“末将安梅里领命!大将军,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安梅里走了出列,接过耶利德手中的令牌,转身往轻骑营走去。

来到营中,跃身上马,冲着轻骑营将士们高呼一声:“轻骑营弟兄们听令,随我出发。天黑之前务必完成任务!我们出发!”说完,纵身跃上战马,双脚一夹,口中说道:“前锋营众儿郎,随我出发!”战马“嘶”的一声,向前蹿出几米,“轰隆隆”后面众人也是催动战马,紧紧的跟了上去。

“弓箭营、扑刀营、长枪营、机械营各位将军听令!回去收拾妥当,即刻出发!明天拂晓必须赶到锁仙谷与安将军会面!”耶利德看着安梅里带领轻骑营出发后,高声的宣道。

“得令!尔等遵照大将军吩咐!”众位偏将得令,纷纷上前领令牌,转身就想回去准备去了。耶利德又叫住众人,一一的细细交待一番,才说:“都去准备吧!老夫向太子殿下辞别去,马上回来和你们会合出发!”等到众人都去准备去了,他才转过身出帐篷上马向祥云的大帐驰去。

不一会,便来到了祥云的大帐外,祥云在里面听说耶利德到来,急忙走出大帐门外迎接!“耶老将军您来了!快快请进啊!我们进去,坐下来再聊!”看见已经下马往自己帐篷走来的耶利德之后,忙上前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说。

耶利德一看祥云如此,心中更觉不安,连忙跪了下来说:“老臣耶利德参见太子殿下!老夫是来向您告辞的,就不进去了,老夫此去,不知能否再见,望太子殿下好好保重,并祝吾皇万岁洪福齐天!”

“老将军快快请起!祥云还未能为老将军饯行呢!既然老将军认为时间刻不容缓,我也不能耽误了老将军的行程。来啊!上酒,给老将军满上!”祥云把耶利德扶起来说,又回过头来交待手下侍女们。

“太子!这?这如何使得?”耶利德刚刚想要拒绝,看见祥云满脸笑容,便不再多言。不一会,侍女捧来酒。祥云一边帮忙斟酒,一边对耶利德说:“耶老将军,为国为民!祥云敬您一杯!祝您马到成功!如果真如老将军说的这般,少了杀戮,何乐不为?到时候,祥云一定会好好嘉奖您及您的部下!”

耶利德听得满怀激动,双手颤颤巍巍的接过祥云递来的酒杯,跪倒在地说:“罪臣耶利德,带罪之身,将功补过,这是一定要的。太子殿下如此抬爱,老夫真是愧疚难当啊!老夫一定不负太子厚望,拿下这场胜利献给太子!作为赎罪。”

“老将军千万不要这样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我希望你好好保重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祥云关切的看着耶利德,微笑着说。

耶利德满怀信心的说:“老夫还是很有把握取得这场胜利的,太子请放心!”说完,仰头喝下杯中酒。“老夫告辞!太子您就等着好消息吧!”也不再多言,向着祥云深深一揖,转身上马。“驾”冲着自己营房方向疾驰而去!

各营军士已经等待在那里,看见耶利德回来。“恭迎大将军回归!”

“众儿郎!我们出发!”耶利德也不停下,冲着众军士一声。扭转马头“驾”向着锁仙谷方向急驰而去,只听见后面“轰隆隆”的马蹄声,旌旗猎猎,刀光闪闪,好不壮观!

且说安梅里带领着轻骑营的将士们,轻装疾驰着,一刻不停歇。一路上除了逃避战火的老百姓,射辉州的叛军们早早就收到传书,往锁仙谷方向聚集而去了。轻骑营的将士们竟然没有遇到很大的阻挠,很快就进入了射辉州纵深地带。在三个时辰过后,远远的已经看见锁仙谷高高耸立的石山了。

“我们再加快速度,务必在今夜子时到来之时抢占锁仙谷石山的最高点。将士们,这是我们立功的最好机会了!”安梅里回过头来对疾驰数个时辰,满脸倦容的兵士们高喊一声。

“得令!愿随将军立得头功!”身边众将士回应着,精神为之一振,手中缰绳一紧,向着催着马儿,全速向锁仙谷驰去……

此时此刻,射辉州来往锁仙谷方向的官道上,同样疾驰而来一支庞大的骑兵队伍,领头之人正是大漠阴狼和善珀二人,此时二人正催促着将士们加快脚步。一路上狼烟滚滚,逃避战火的平民百姓纷纷躲于一侧。男人们满脸冷漠的看着这场即将开始的战争,女人们则是低声的抽泣着,老人们声声叹息着,小孩子还没有了解这即将发生的一切,满脸惊异的躲在自己母亲的身后偷偷探头出来好奇的瞧着。

“快快快!据探子回报,征讨军方面已经派出先锋营的轻骑兵赶往锁仙谷了。要是迟了我难你们试问!快快!速度再快点!”大漠阴狼高声的催促着手下。

“哪个落后了,等会拿不下锁仙谷。我将要军法处办了!快赶上!”善珀也高声附和着。

那些将士们虽是满心的怨言,可是又担心掉了脑袋。也不敢多言,手中缰绳一刻不敢放松,催促着坐骑,急急的赶着,只是满脸怨恨的看着阴狼和善珀二人。

忽然,只见大漠阴狼停下马来,招来自己色狼帮的一个随从,吩咐说:“麻六,你留下来,和帮中的弟兄们把附近逃避战火的,或是住在这里一带的老百姓统统赶去西边的小河旁筑坝填河。务必在后天给我筑起一条拦河大坝出来,不得有误。如有不服从的,杀无赦!去吧!”

只见那麻六的一声“遵命!”转过马头,冲色狼帮余孽高喊一声:“弟兄们,我们有事情做了,嘎嘎……你们知道怎么做了吧?随我来……”说完,扭转马头,带领色狼帮众帮凶向着旁边避难的人群,还有村庄驰去……大漠阴狼冷笑的看着他们离去,想了一想,复又加快马向着锁仙谷方向疾驰而去!

因了射辉州前往锁仙谷的路途比征讨军的要少了50里地,所以,在天色将将要暗下来的时候,叛军骑兵已经进入了锁仙谷的一带,并早早的把锁仙谷制高点占领了,等到子夜将要来临的时候,大漠阴狼和善珀已经做好了埋伏的准备,专等征讨军到来了。而这时候征讨军方向过来的轻骑营的将士们,才紧赶慢赶的进入了锁仙谷外围地带。

“欤……?停!”安梅里远远的就看见黝黑的夜里,锁仙谷两旁的树丛中,时不时的出现树木晃动的影子。心中觉得奇怪,忙收住手中缰绳,立马驻足,把手伸了出来,测了测风速,感觉并没有风。此时尚是初秋,按说秋风还没有如此的强劲,忙向着山上定眼看去……刚刚想看个仔细,就听到“嗖嗖”的声音划破夜晚寂静的空气传来!就看见,黑暗中飞来一阵箭雨……

“将军小心!”身后传来一声,紧接着,就传来一阵“啊!”的一连串惨叫声,并伴着有人中箭倒地的“扑通”声!

“我们中埋伏了,快往回走……快!”安梅里高喊一声,扭转马头“驾”一声向后就撤了回去。后面将士听得仔细,纷纷调转马头向后撤去。

还好一路上安梅里已经细细做了安排,轻骑营的将士们才得以很快的撤出了锁仙谷狭长地带,等到撤出安全地带。安梅里急忙吩咐手下清点受伤和失踪的军士,忙了好一会,各营将校官回来汇报,才知道竟然损伤一百多人。

“安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不是要强攻?大将军可是要求我们务必夺得锁仙谷的制高点的啊!”手下一员偏将急急的过来问安梅里道。

“我们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看来也只有强攻一途了!”安梅里此时眉头紧锁,长叹一声!满脸无奈的刚刚想下命令,转念一想,紧接着说:“不对,那善珀不可能有这样的军事才能,叛军中必然有熟悉兵法的高人,我们现在切不可轻举妄动。这样,李将军你安排一下,我们就在这里休息,等明天大将军他们到来,我们再从长计议。”

那个叫李将军的偏将也知道,骑兵营的兄弟们赶了一天的路,已经是满身疲惫了,再加上不知道对方底细。此时如果强攻,对方必是早有准备,也讨不到什么好处,搞不好还要增加损失。心中还担心安梅里会命令马上强攻,此时见他这样吩咐,连忙高兴的回道:“是!末将遵命!”说完,过去吩咐将士们安营扎寨去了,留下安梅里满脸焦急的在那里思索着。

这一夜,是那么的漫长。无论是敌我双方,大家都在考量着对方的实力,思索着如何应付明天的一战,哪里有人入眠?初秋的子夜,慢慢的凉了起来。风,缓缓的吹着帐篷,时不时发出“啪啪”的响声。前锋营的营地里,大大小小的篝火四散的撒开,兵士们围坐着。篝火,映红每一个疲惫而又愁容满面的士兵的脸,时不时传来一两句讨论的声音,很快……就被“嘘”的一声打断,再也没有什么声息。沉默的熬过了大半夜,慢慢的,东倒西歪的睡了满地都是,就在黎明将将要来临的时候……

“轰隆隆”的传回来了大部队的马蹄声,惊醒的众军士急忙站了起来,迅速向自己的爱马跑去……大帐中,安梅里抬起疲惫的脸,满脸愧疚的站了起来,正准备出去认罪。

“报!安将军,耶大将军和大部队赶到了。”门外已经传来传令兵的声音。

“知道了,我这就出去迎接……”安梅里犹疑的满脸倦容向外走出去,刚刚到大帐门,就听见。

“恭迎大将军!”

安梅里急忙加快脚步往外走去,口中愧疚的说道:“末将安梅里前来领罪来了!”到了帐外,跪倒在地,连磕几个响头。

“我已经知道了,这不怨你。快快请起,起来说话。”耶利德加快脚步,想把安梅里扶了起来。此时的他,何尝不知道痛失先机的难处?只是叫安梅里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是够为难的了。心中也是没有办法怪罪下来的意思,此时见他如此诚惶诚恐,急忙连声安慰。

安梅里虽是满脸感激,可仍然没有敢站起来。跪在地上接口说:“谢大将军!可是,末将心中有愧,还请大将军按军法处置!”

耶利德心中一酸,口中却是命令式的说:“老夫叫你起来你就起来,怎么这么婆婆妈妈?哪里像个军人?起来说话!”

“这!谢谢大将军!”安梅里心里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是于事无补。便不再推辞,缓缓的站了起来,接着又说:“末将安梅里愿亲率本部攻打锁仙谷,必定将其拿下,将功赎罪!还请大将军成全!”

“这个我们慢慢再商量,既然已经迟了,现在我们倒不用急了。锁仙谷的情况你比我清楚,况且,对方现在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又占得先机,强攻必定讨不到什么好处,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仗!我们有机会打的,到时候自然要你亲自上阵,不过不是现在。好好去休息一下吧!赶了一天的路,你也累了。”耶利德看见安梅里站起来连连保证,心中也知道他是急于想弥补自己的过失。然而,想到此时的情况,也只好冷静的安慰他。

安梅里其实心中是悔得肠子都青了,见耶利德拒绝自己的要求,心中更是着急。刚刚想张口再说……

“安梅里将军,老夫命令你率部休整一天!立即执行,不得有误!”耶利德知道安梅里是不会就此放弃的,急忙拉下脸来命令道。

安梅里见耶利德这样说,只好无奈的一抱拳,行了一礼说:“末将安梅里得令!大将军,你也要好好休息一下了,有什么情况请一定要通知末将!末将告退。”说完,“诶”的一叹,转身走了出去。

耶利德看着他离开,才慢慢的走进大帐,踱向椅子,缓缓的坐了下来,伏在案子上,望着锁仙谷方向,眉头紧锁,苦苦的思索着。良久,只见他“霍”的站了起来。

“备马!你们随我前来。我们一起去锁仙谷看看……”一边往门外走去,一边对身边的牙将们招呼一声道。“是!”手下牙将听到,连忙紧紧跟上!

众人出帐上了马,向着锁仙谷疾驰而去……

不消一会,便来到锁仙谷的入口处。远远的往山上看去,只见山上遍布旌旗,人影晃动。射辉州叛军在大漠阴狼的安排布置下,早就严阵以待了。耶利德仔细的看了又看,心中惊出一身冷汗,心想幸好没有安排安梅里强攻,否则,此时必将是损失大半的兵士了。看来这大漠阴狼绝非泛泛之辈,自己要小心应对才是了。这样想着,回过头来对身边的牙将说道:“速速传我命令,各部没有老夫的命令,一律不得擅自做主攻打锁仙谷。另外,立即飞马传书给祥云太子等人,告诉他们这里的情况,请他们务必尽快赶来会合!我们现在暂时回去,静待太子等人到来之后再作打算了。回去吧!”说完,低声一叹,扭转马头往营地赶了回去。

回到营地,闷声不响的走进大帐,愁眉紧缩的坐了下来。闭上眼睛细细再作打算,不想,竟越想越心烦。站了起来,刚刚想走出去透透气。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忙问:“外面因何这样吵闹?”手下刚想走出去,就见外面巡逻队的一个百夫长正推着一个信差模样的人进来,看见耶利德,将那信差推倒在地,说道:“你不是说要找大将军吗?这就是大将军!看见大将军了,还不快快跪下说话?”

“究竟是怎么回事?”耶利德看见,对那巡逻队的百夫长说道。

“回大将军话,我们巡逻时候,看见这家伙鬼鬼祟祟的在营外探望。便把他抓了回来,他说是来找大将军的,还说有要事禀报,请大将军定夺!”那百夫长连忙跪倒在地回答说。

耶利德一听,“哦”的一声,对那百夫长说:“好了,这里由老夫来处理,你出去巡逻吧!马将军,给这个百夫长记嘉奖一次!”又回头向一个马姓牙将交待一声。

这才转过头对那信差模样的人缓声道:“说说,你是谁?究竟是谁派你来的?来这里干什么?说出来,老夫就是耶利德!”

那人见他自称大将军,又见他好声好气的说话,忙跪在地上叩了几个响头,说道:“参见大将军,我是来给大将军送密信来的。这……”说完,看了看两旁的众人,欲言又止。

“有什么但说无妨,他们都是老夫一手带着的亲信。”耶利德看出他的犹疑,连声说道。接着又说:“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遣他们出去就是了。”说完,朝众牙将努努嘴。

“末将告退!”一旁站着的众牙将岂有不明之理?连忙躬身一礼,告退而去!

究竟此人是谁?又将会有什么秘密告诉耶利德?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七回[遇伏击血战损将]

第三节[一念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