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二、夺取密中之密 93、绝处求生的间谍绝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于效飞一路连躲带骗,终于慢慢接近了镇子的边缘,他揉了揉受伤的胳膊,刚才他又是作战,又是在房檐下吊着,受伤的胳膊有些用过力了。

看看前面只有一条日本特务拉的散兵线了,于效飞心里升起了希望,只要再通过这最后的警戒,就能象鸟儿飞进深山,鱼儿回到了大海,逃脱敌人的包围圈了。然后再走几天,就能回到自己人那边了。

就在于效飞向最后的警戒线靠近的时候。担任指挥的日本特务头目正因为苦苦搜索不到于效飞的线索,又累又渴,又气得一筹莫展,回到了他们的指挥部,就是于效飞刚刚出来的那个大院子。

他一回到那个院子,老牌特务那敏感的神经立刻就被触动了,他象猎狗一样抽动着鼻子,到处寻找着令人不安的因素。跟着他一起回来的特务发觉了他的反常行为,也开始查看。他们来到房子里面,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后边的特务想了一阵说:“是谁负责在这儿警卫?他们人呢?”

特务头目一惊,大叫:“立即搜索,那个被追捕的重庆特工可能还潜伏在这所房子里面!”

十几个特务立即互相掩护着对整个房子进行搜索,又有人叫来了其他特务,整个院子都被包围了。

很快,于效飞藏在床底下的尸体被他们发现了,一阵大乱之后,特务头目来到尸体旁边,他们研究起尸体来。

特务头目心想,这就是那个跟哑巴一起被抓进这个院子的人,总算把他找到了。可是,他怎么死了呢?是谁杀死了他呢?会是我们的人吗?可是,我们的人为什么要把他的尸体藏在床底下呢?

特务头目问:“当时最接近这所房子的人是谁?叫他过来。”

几个特务出来了。

特务头目问道:“你们当时看到的情况是什么样的?他们到底是怎么把这个人和那个哑巴带进院子的?是全都押着,还是只押着哑巴一个人,而这个人只是在旁边跟着?”

几个特务愣了一下:“他们是一起的哟!”

进行抢答的特务首先挨了特务头目一个嘴巴:“混蛋!他们要是一起的,怎么会只把这个人打死了塞到床底下,而那个人却要逃跑呢?我是要问,是不是这个人只是我们的情报员,他是来检举那个人的,那个人在逃跑时候就打死了他,然后把他的尸体藏了起来!”

几个日本特务站得笔直,等着上司再给他们一个嘴巴,但是,对特务头目的问题,没有一个人能回答。

几个老特务商量了一下,对特务头目说:“不对哟,这个事情不是那样的哪!要是他是我们的情报员,他打死了他以后,不必把他的尸体隐藏起来的嘛!这个不合乎情理。”

特务头目听了他们的话,觉得他们说的确实有道理。可是,他为什么又要打死他呢?

特务们又七嘴八舌地商量了一阵,最后得出结论说,打死这个人的是他们自己的人,那个哑巴把他的尸体隐藏起来,目的是为了不被我们找到他的尸体,他是准备在逃走之后再回来把他们同志的尸体亲手掩埋起来。

这个结论比较合理,这些特务们一下子活跃起来。事情终于全部解决了,杀害部队长的凶手终于全部解决了,可以对上级有一个交代了。

这段插曲总算过去了,他们的主要任务还没有完成,他们的目的不是来捕获刺杀特别信使的凶手、抢回情报吗?

从各种迹象表明,这个哑巴跟那个在上海刺杀特别信使的人完全不是一个,这个哑巴是本地人,他要等待来接头的人,那个从上海来的交通员还没有到。

特务们赶紧重新布置警戒,准备捕捉从上海来的交通员。可是其中一个家伙忽然想到,问题又来了,咱们进来的时候,那两个看守指挥部的特务到那儿去了?

布置警戒是这个新的特务头目布置的,所以他对这两个留守的特务比较熟悉,他直接叫人去把他们两个叫来。

可是,出去的人找遍了整个院子,也没有发现两个留守的特务,特务头目突然惊醒了,不对,是那个潜伏在这所房子里面的人假扮成了我们的人逃走了!

所有的特务都大吃了一惊,这可能吗?

特务头目抡起胳膊,狠狠打了旁边的特务几个嘴巴,大声骂道:“现在这种情况下,什么事不能发生?快去把所有的人都集合起来,一定要查出那个躲藏在我们中间的敌人!要互相检查,一定不要让他混过去!”

这些日本特务都是高级特工,头脑远比普通特务清醒,检查起来也非常迅速,很快,他们就查明,他们中间没有潜伏的中国特务,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个中国特务正在向镇子外边转移,必须立即封锁整个镇子,把中国特务找出来。

所以,日本特务头目带着几个手下很快找到了于效飞,他一眼就看出了于效飞身上的破绽。

于效飞不是不知道自己身上这一处破绽,但是,他没有办法。

于效飞知道特务们全都有统一的打扮,即使是他们在这个镇子上潜伏,进行了化装,他们中间有的人还是穿着原来的衣服,比如这两个留守的特务,他们穿着的就是在城市中活动的特务穿着的衣服。他们穿着的是比较时髦的皮鞋和城市里边穿着的便鞋。

于效飞自己穿着的是中国式的牛皮做的鞋。但是这种鞋不能叫皮鞋,这是一种用牛皮包头的布鞋,样子和从外国流传进来的皮鞋的样式不同。这种布鞋非常耐穿,也很便宜,适合于效飞化装的教书的老头的身份。

于效飞知道自己的鞋和特务们的不同,但是于效飞不能换他们的鞋,因为,于效飞正是把从特别信使那儿抢来的胶卷藏在了自己的鞋尖里边。

特务头目来检查于效飞的时候,于效飞就防备着他看出自己鞋上的破绽,果然,那个经验丰富的老特务一眼就看出于效飞的鞋有问题,可惜,于效飞动作比他们要快得多,一下子就打倒了他们,跑进了山里。

特务翻身跃起,举枪就打,子弹很准打到了于效飞身后的小树上,如果不是于效飞奔跑的速度太快,这一枪大概就能打中了。

枪声惊动了其他特务,大批特务飞快地朝出事地点赶来。

于效飞不敢久留,先朝最密的树林钻进去,看看树林和荒草已经挡住了自己的身体,于效飞这才停下,一边喘息,一边回头观察动静。

中野间谍学校的毕业生果然不同凡响,他们大概也是受过无比残酷的强化体力的训练,个个奔跑能力惊人,几分钟之内,这些日本特务已经从镇子里边奔到了山脚下。

哑巴惨死的景象又出现在面前,于效飞掏出双枪,要多杀死他们几个,为哑巴报仇。

大队的特务拉成一条长长的人线,从镇子里边飞快地冲出来,这次执行任务的特务大概有上百人,黑乎乎的人流飞快地朝山顶上扑来。

于效飞检查了一下枪支弹药,把两支20响的子弹压得满满的,瞄准从前到后的几十个鬼子,试着能不能一次把这几十个鬼子一起打死。

日本特务素质真高,几分钟之后,他们已经到了于效飞的面前。就在最前面的特务朝树林里边一看的一刹那,于效飞跃向侧面,突然开火,两支枪同时扣动扳机,枪口喷出长长的火舌,子弹象暴雨一样扫向正在弯腰飞奔的日本特务的队伍。

第一个特务突然感到危险,急忙寻找危险的来源,他还没有看清于效飞的隐藏地点,子弹已经无情地钻进了他的胸膛。而后边的特务更是倒霉,他们只顾加速赶到山顶,支援前边的特务,不料连敌人的影子还没看见,敌人的子弹已经提前过来问候了。

于效飞飞快地扔掉空弹夹,换上压得满满的弹夹,一跃而起,几个纵跃,已经到了后边的特务面前,后边的特务大惊,急忙举枪,于效飞的子弹已经到了,又是两个特务一个跟头摔下了山坡,象石头一样“骨碌碌”地朝山下滚下去。

于效飞一个横跃,跑到能看到后边的特务的位置,正要举枪再打,突然一梭子子弹从他的头顶飞过。于效飞急忙一弯腰,一眼看到四个日本特务抱着机枪朝他冲过来。

于效飞一惊,急忙举枪对准这几个特务,日本特务和于效飞同时举枪开火,两个特务一屁股坐到地上,朝山下滚下去,而日本特务的子弹也同时射向了于效飞,于效飞仰面倒了下去。

后边的上百特务喊叫着冲上山顶,整个山坡到处都是鬼子。抱着机枪的鬼子首先冲到于效飞倒下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于效飞。这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下来,特务蹲下身来,仔细地察看着地面上的情况。

这时还是冬天刚过,春天才来不久,地面的杂草仍然零乱枯萎,要察看有人留下的痕迹非常不容易。特务看了半天,终于发现有一个地方有明显压过的痕迹。他用手摸了一下,觉得那个草确实是被人夺倒的。他觉得手上沾上了什么东西,把手举到高处有光线的地方一看,手上似乎有什么红色的东西,他又把手指放到鼻子下面闻了一闻,嗯,是血,我打中他了。

于效飞同时受到四支机枪的扫射,要说在这么近的距离上还能一点不挂彩,除非是神仙。只是他的自我保护做得极其出色,反应速度和动作能力又极强,在射击鬼子的同时立刻向后摔倒,所以鬼子的机枪子弹只是打中了他的肩膀。

他在地上仰面后跃,迅速脱离了险境。就在这些鬼子分析研究现场的时候,他正在后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注视着这些鬼子。他用手一点一点地摸索着,掩盖了压子弹时发出的声音,重新把两支枪里边装满了子弹。

他慢慢把枪举起来,打死对面这几十个鬼子还是非常容易的。就在他准备开火的时候,后边冲上来一群人,于效飞一看大吃一惊,竟然是一群国民党兵冲了上来。原来这些鬼子是和国民党兵合伙的!

于效飞正在看着,这些国民党兵用日语大声喊了起来。于效飞这才明白,原来这些国民党兵也是日本特务化装的。

国民党里边的军阀没有军事情报的观念,密码简单,不知道保护,日本特务破译了他们的密码,准确地了解了国民党军队的情况。然后这些在日军里边也处于绝密状态的化装成国民党兵的日本武装便衣队再进行偷袭,抢占军事要地。加上国民党的将领为了保存实力,不战而走,日本鬼子能不迅速占领中国吗?

于效飞看到,这些日本特务全都有一长一短两支枪,很多人身上都背着机枪,如果自己再象刚才那样贸然行事,可能被打死的就是自己了。必须迅速脱身。

于效飞慢慢后退,借着风声和那些鬼子的争吵声,掩盖在碎石上行动时发出的声响,距离这些鬼子越来越远了。

听着鬼子大声的争吵,于效飞知道了,原来于效飞面对的都是带队的鬼子,先是部队长,接着是按顺序升上来指挥的中级军官,刚才又是一些下级军官。所以,这支部队里边能够负责的日军军官都被他打死了。这些鬼子没有人能够负责,意见又发生分歧,正在争论应该听谁的。

争吵了一阵,鬼子的意见慢慢得到了统一。从这个逃走的中国特务的身手来看,他就是那个在上海刺杀特别信使的凶手,现在应当全力以赴地对他进行搜捕。平时在队伍里边有威信的鬼子慢慢成了新的领导,他下命令让鬼子展开搜山,形成一张大网,要把凶手死死地兜进网里。

于效飞受伤的胳膊和肩膀上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他揉了揉受伤的胳膊,弯腰朝山顶跑去。跑了一阵,他回头朝山下望去,他看到,经验丰富的日本特务拉成互相可以支援的散兵线,一边互相喊叫着确认彼此的方位,一边快速向前搜索。

以于效飞的速度,脱离这些鬼子的包围不是问题,但是重要的是,他能脱离的方向跟他要去的方向恰好相反,这些鬼子真绝呀!

鬼子的搜索队伍进展得很快,虽然天黑了,但是前边就是山顶,对手已经没有逃走的可能了。就在这时,一个经过一片小树林的鬼子一声喊叫,接着突然一阵枪响,两个距离最近的鬼子被从树林里边扫射出来的子弹打倒,其他鬼子立刻包围上去,架起机枪,对准射出子弹的地方扫射起来。

没有人看到,在远处的树林和乱石之间,一条黑影一掠而过,朝山下奔去。

于效飞一犹豫的功夫,被鬼子团团包围,逼上了山顶。他可不想就这么被鬼子抓活的,再来一次枪战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好处。但是,鬼子防守严密,要通过搜索线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怎么办呢?得想个办法把鬼子引开。能不能自己人躲到一边去,却用东西吸引鬼子的注意力呢?

想了一下,于效飞想到了跟师傅打猎时候用的窝弓,他现在没有打猎的工具,但是他有更现代化的玩意。于是于效飞在在鬼子摸上山的时候,把一支20响用柔韧的树枝绑在树上,又用树枝做了一条绊索,贴着地面放好,另一头一直连到20响的扳机上。而他本人则趁着鬼子的搜索线的一端在与他平行的远处,就飞快地跑到那个方向躲藏起来。

果然,搜索到那个树林边的鬼子一脚踢到绊索上,20响立刻扫射起来,队形密集的鬼子被因为后座力不断乱跳的20响扫射出来的子弹打倒了好几个,鬼子全都相信有人正在树林里边向外瞄准射击,他们趴在地上,用机枪和树木里边的人对射起来。

于效飞飞快地下山,他没有立刻逃走。他知道,以这些鬼子的能力,很快就会找到他的线索,继续追踪下来。他身上有伤,如果比耐力的话,输给这些身强力壮的鬼子也说不定。他还是得通知戴笠派人来接他。

于效飞冲进空无一人的镇子,又来到了被鬼子当成指挥部的那个院子。留守的鬼子只有一个人,他一看到于效飞从外边冲进来,急忙掏枪,枪还没举起来,于效飞已经到了面前,一掌打死了他。

于效飞熟门熟路地找到了鬼子的电台,开始呼叫戴笠。

这次速度快多了,于效飞也有了时间和耐性,那边的戴笠回答说,他很快就派人过来接应于效飞,让他顺着一个固定的路线走,这样能更快地和接应的人会合。

放下耳机,于效飞一阵轻松,在枪林弹雨中出入这么久,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此地不可久留,于效飞走出大院,侧耳细听。纷乱的脚步声和喊叫声已经远远传来,鬼子又追上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