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二十二章 孝心女孩

erdosbai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张耀东回房间内取上卡,返回到酒店后面的洗浴中心。在收银台,领班小姐已经将娜娜带了过来,正在等着他。

张耀东将一共15万元划入对方的账户,洗浴中心给娜娜提出10万元的现金。娜娜手拿着10叠厚厚的天国百元大钞,不由得泪如雨下,小心翼翼将现金包好,放入自己随身的大手包中,手包显得鼓鼓满满。至此张耀东更加确定了娜娜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心里的同情和怜悯更加浓厚,一时觉得刚刚心疼着划入的15万元值得了。张耀东自嘲道,别人是千金买笑,自己是万金买美人的一哭。

张耀东领着娜娜与领班小姐告别,径自来到1216号房间。打开门,娜娜犹豫着脸红耳赤走了进来,将自己的手包放在房间内的茶桌上,双腿并拢,低着头,缓缓坐到床边沿上。

张耀东看见此时天色已晚,一下午就这样过去了,肚子里有些犯饿,正好这个女孩也在,便提出邀请娜娜出去用餐。

娜娜犹豫地看着自己的手包,随身带着不方便又不安全,正在不知如何是好,张耀东看出女孩的窘迫,理解着让餐厅送饭上来。

娜娜舒了一口气,想着自己的宝贵身子晚上就要失去了,又不敢在客人面前表露出来,一时坐在床沿上低着头闷闷不乐。

张耀东拉上窗帘,将房间内的灯全部打开,昏暗的房间内一下子亮堂起来。张耀东坐在房间内的椅上,房间内两人都不熟悉,没有话题,陷入沉闷。

毕竟自己是个男士,张耀东找了个话题,打开两人的话匣子:“姑娘,我不愿用那两个字称呼你,只能这样称呼你了。”名叫娜娜的女孩抬头看了张耀东一眼,两人的目光对视,赶紧羞涩地低下头。耳边传来张耀东磁性的男中音,忽然觉得不是那么刺耳难听了。

“说实话,我今天是第一次到那种地方,先前那个领班小姐领来几个,我忽然觉得她们身体脏,不愿交待在这样的女子身上,听了你的要求,起了好奇心,就将你叫了过来。”

张耀东说到这里也有些不好意思,假装站起身,给女孩和自己各自沏了一杯茶,重新坐回椅子里,此时心情平复下来,接着刚才的话继续道:“其实,一见到你,我就推翻了原有的念头……”

“啊!”娜娜用右手捂着嘴,满脸的吃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世上哪有人无缘无故掏出15万元,尽然说是没有占有自己身子的念头,可是耳边传来的声音继续肯定的自己的惊讶。

“或许你会吃惊、不相信,有人会耻笑我傻,白白掏出十几万元给一个不认识的姑娘,而不用献出约定的宝贵身子,但我认为值得。你知道吗,我也是穷苦家庭出身,念大学那会儿和你差不多,几乎没有什么零花钱,数着钱一天一天熬过去的,所以我能体会到你的难处,我从你在洗浴中心那时的绝望眼神中已经明白了,尽管我不知道你具体遇到什么样的困难。”

说道这里,床边坐着的娜娜开始哭泣起来,粉白的脸庞上珠泪不断滚落,像极了张耀东家里妈妈做的珠帘门,抽泣声低低的响了起来。

张耀东站起身,从桌台上的面巾纸包里抽出一张,递给床边正在哭泣的女孩,女孩接过面巾纸,不停地擦拭着眼睛。

张耀东坐下继续道:“或许你会怀疑我故作玄虚,想骗取你的感情,可是……可是……,你不知道就在刚才的下面,我看见你想起了我在省城读大学的妹妹,你应该和她一样,无忧无虑地念完大学,毕业后找份工作,再找一个合适的伴侣。可能你有不得已的苦衷,不像我妹妹尽管没钱花,毕竟有我这个哥哥给他每月几百的零花钱,加上她自己勤工俭学挣来的,足够她用度了。”

说着说着,张耀东感情也上来了,只觉得嗓子里堵得慌,声音有些沙哑,“不好意思,我将你与我的妹妹联系起来,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想将你从悬崖边上救出来,这笔钱就算是大哥帮助你的,你尽管去办你的事吧。看着你开心,大哥也开心,就算是用钱买个开心。”

娜娜坐在床上,哭声越来越大,肩膀耸动,不可遏制。此时她心里完全明白,怪不得他在下面是那种眼神看自己,原来是这样。来的路上自己还伤心自己身子要不保了,结果会是这样的结局。

从这位大哥的话语中明明白白感觉到真诚的关心,自己原来的担心有些多此一举。老天终于开眼了,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碰上这么一位好心的大哥,这也算是自己的不幸中的万幸吧。

正在这时,房间门铃响了起来,张耀东站起身来,再抽出几张面巾纸,递给女孩,嘘了一声,示意她噤声。女孩用面巾纸擦了擦眼睛,声音停了下来,只是肩膀还在耸动。

张耀东看见女孩准备妥当,走过去将门打开,进来的是送饭的服务生。服务生低着头将饭菜摆放在餐桌上,让张耀东签了单,低着头退出房间。

张耀东将房门关上,搬了两把椅子放在餐桌旁边,自己先坐了下来。看见女孩还在那里伤心,对她道:“别伤心了,这不是一切苦难都过去了嘛,先吃饭,吃完饭,如果能告诉大哥具体原因,你说说,不想告诉大哥,大哥也不强求。吃饭吧,我一个人不好意思动筷子。”

女孩红着眼睛站了起来,慢慢地走了过来,两人眼神在空中对视,女孩的粉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很是害羞。

张耀东将椅子拉开,让女孩坐下,将筷子放在她面前。两人开始默默无声吃起饭来,一时只听见房间内吃饭的咀嚼声和筷子磕碰碗碟的清脆响声。

半个小时后,饭已吃罢,张耀东让服务员进来将残羹剩饭收拾出去。给女孩和自己分别续了一杯水,掏出烟点上,开始了饭后一支烟的遐意生活。

女孩还是坐在刚才那个位置,静静地喝着水,喝完后,将水杯放在饮水机边,坐了回去,抬起头看了张耀东一眼,欲言又止。

张耀东看见女孩的表情,以为她不愿告诉自己她身上的故事,对她柔声道:“娜娜,如果你不想告诉大哥,大哥不会强求的,谁身上没有不能向外人道的隐私?大哥是不会怪你的。”

娜娜想到自己一时犹豫,让这位可敬的大哥误会了,连忙摇头道:“我能叫您大哥吗?”张耀东连忙说能。“大哥,我能看出您是真心想帮助我的,其实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对于大哥这样身价豪富的人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对于我们家来说,就是弥天大祸。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孩子,父母是H省Q市是个小企业的职工,效益也一般,供养我念大学勉强刚够。谁曾想祸从天降,上个星期,妈妈打来电话,爸爸近段时间胃疼得厉害,以前虽有胃病也不是太厉害,结果到医院一检查,已经快到了胃癌晚期,必须尽快治疗,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如果再推迟个把月,能够治愈的希望就不大了。妈妈找遍了亲戚朋友只筹够了5万多元,还有10万元的缺口。眼看日子一天天临近,妈妈忍不住想起我来,希望我在京城跟要好的同学借一些暂用。”

张耀东已经明白了大概情况,看着娜娜说了大半天,有些口渴,递给她水杯,女孩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喝了一口润润嗓子,接着道:“我在京城以前的生活费有大半是做家教和在学校勤工俭学挣得,向同学们借钱又实在张不出口,低头丢这个面子。思来想去,实在没有办法,看见学校一些女生仅仅为了过得舒适,就傍大款,作人家的小蜜,更有甚者干脆就做了小姐。我在京城没有门路,做人家的小蜜也得有人推荐,时间又紧,今天晚上犹犹豫豫来到学校附近这个饭店。我知道大的饭店一般都住着一些有钱人,10万元对于他们这是一些小数目。进去和刚才那个领班小姐张姐说了我的条件,我和她说只做这一次,以后再不做的,她答应了,为我物色一个有钱的,结果一会儿您就来了。”

女孩不断气说了这么长的话,将刚才张耀东递给水杯中的水一口气全喝光,有些羞涩难为情低下头,不敢看张耀东的眼睛。

张耀东很是感动和庆幸,自己的命真好,就在那时碰上了这么一个心灵高尚的女孩,如果去迟或去早,都会和她失之交臂,她很可能就为了10万元失身于人,这样一个清丽伊人就彻底远去了,岂不可惜!

看着她脸红难为情,安慰道:“娜娜……”女孩抬头打断张耀东的话,道:“我不叫娜娜,那只是酒店给我临时起的,为了避免真名字被人记住,这也是我的要求。我真名字叫柳馨。”

张耀东尴尬咳嗽一声,艰难地道:“好,好,柳馨姑娘,其实你在我面前不必感到害羞,我倒是很敬佩你的勇气和对亲情的呵护,为了父亲的身体康复,可以说是现代版的卖身救父。这世界上总是有人说,当然我也曾亲眼看到过儿女不孝,对父母打骂、虐待,我总在想咱们天国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孝道就遗失了吗,百善孝为先啊,今天终于见识了。我不仅不会嘲笑,而且只会敬佩你。”

柳馨张开动人的杏仁眼,黑溜溜的眼珠转动着,激动得面红耳赤,眼泪又一次失禁,又有下大雨的趋势,张耀东赶紧制止。柳馨娇嗔道:“大哥,人家是激动得嘛,想不到大哥会这样夸奖人家,本来我也很觉得自己下贱,在大哥眼里却是另一种理解。哦,大哥这么长时间,我还不知道您的姓名和家庭住址,等我工作以后,慢慢挣上钱会还给您的。”

张耀东微笑道:“我叫张耀东,家庭住址嘛,就不告诉你了。”看着柳馨开始发急想要说话,挥手打断她,接着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不告诉你地址就是不想让你还钱,我帮助你有两层意思,一是你的孝心让我很是感动,就算是帮助你的孝心的;二是我最初的想法,看到你就想起了我的妹妹,帮你就算是应该的。所以,你不必有心理负担,就像你说的那样,10万元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是个天大的数字,但对于我来说,就是小事一桩。”

话说到这个份上,柳馨感动得两眼睛又红了起来,也不知今天晚上感动得次数是否赶得上二十年来哭得次数,心情七起八落,忧喜交加。心情的急剧起落,让她一时感慨万千,在茫茫人海中,无数人见钱眼开,不讲仁义道德,只有男盗女娼。像张大哥这样的好心男人就像大熊猫一样珍贵,想到大熊猫的可爱,抬头看看张耀东,只觉得他坐在那里憨态可掬,真有些像大熊猫,不再觉得他高高在上,只觉得内心温情无限!

柳馨动情地说道:“张大哥,我是真心实意叫您大哥的,不知该说什么好,谢谢你,谢谢……”,弯腰连着给张耀东鞠躬。张耀东有些惊讶自己的一次善意之举竟然让这个女孩如此的激动,随着又想起,如果是以前自己在如此困境中,有人帮自己,也应该是这样,就说前一段时间,靳树涛要帮自己出气,自己不也感激莫名吗?赶紧起身扶起她,说:“既然你叫我大哥,一切都是应该的……”

当两人手掌相触,不由得同时打了个颤,如同电流在两人手间流过,心里都泛起异样的感觉。张耀东握着柳妹妹的手,只觉得握在手掌中小手温软如棉,光滑圆润。柳馨是觉得张大哥的手掌好坚实,好宽厚。原本两人刚开始就是明码标价准备真枪实刀挑明了得,在加上这段时间的互相倾述,感情波动较为厉害,使得身体的感觉份外明显,一时间这种美好感觉让两人如痴如醉!

(不好意思,上章发错了,不知道怎么更改取消。增发一章作为补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