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上史册的抗战:中国曾歼灭日军一个旅团

忠诚与背叛 收藏 2 406
导读:抗日战争最早的一次战役------1932年3月13~27日 最早在中国毙命的日军将领------天野少将 最早在中国战场被歼灭的旅团------天野旅团8000日军 完全由抗日军民自发组织的以少胜多的辉煌战役 1931年9月18日东三省迅速被日寇占领,立刻遭到东北各阶层民众的激烈抵抗。当时驻延吉原东北军21混成旅7团三营率先起义,组织抗日联合军。在1932年2月22日,24日,28日连续攻克被日伪占据的敦化,额木,蛟河三座县城。给敌人以沉重打击,缴获大量枪支弹药,鼓舞了扛日斗志。

抗日战争最早的一次战役------1932年3月13~27日

最早在中国毙命的日军将领------天野少将

最早在中国战场被歼灭的旅团------天野旅团8000日军

完全由抗日军民自发组织的以少胜多的辉煌战役

1931年9月18日东三省迅速被日寇占领,立刻遭到东北各阶层民众的激烈抵抗。当时驻延吉原东北军21混成旅7团三营率先起义,组织抗日联合军。在1932年2月22日,24日,28日连续攻克被日伪占据的敦化,额木,蛟河三座县城。给敌人以沉重打击,缴获大量枪支弹药,鼓舞了扛日斗志。爱国志士纷纷加入抗日队伍,由当时的1千多人壮大到4600人。给驻吉林市的关东军造成极大恐慌。急调天野少将旅团长率8千多日军,40多辆军用车,配有炮车,骑兵,向敦化急驰而来。

我抗日武装在敦化--宁安县之间的一个叫“棺材脸子村”的地方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由抗日救国军司令王德林主持,抗日自卫军司林李杜和联合军参谋章节补充团长地下党员李延禄,吉东中心县委书记孟泾清和其它爱国人士参加。会上一致决定:把队伍拉到镜泊湖山区,利用熟悉的有利地形和敌人的骄傲气焰,伏击,截击,偷袭敌人。选择了一个名叫墙缝的5里长的狭谷做伏击点。

1931年3月13日夜(这是中华民族值的永久纪念的日子),天野8000日军浩浩荡荡占领了墙缝入口处前面的瓦房电村,抓获了当地裂户陈文起做向导。天明前从瓦房店出发了(事前已有村民史义德父女送信:鬼子从瓦房店出发了)。借助依稀看见敌寇军队的红肩章。刺刀和抗枪的肩膀......

当敌人完全进入伏击阵地之后,已埋伏了四天的补充团700名士兵,见信号枪一响一跃而起,手榴弹沿着5公里的狭谷纷纷落下,到处是爆炸声,零乱的跑步声和临近死亡的惨叫声,还夹杂着日军官的命令声,带着一种意外的惊慌和恐惧。700名士兵顿时精神焕发,勇猛无比,脱掉棉衣和冒子,只穿短褂往外抛手榴弹,在那狭路口外的开阔地上,敌尸遍布,芦草叶子上血迹斑斑,日军的军冒,枪支,倒地的马匹到处都是。所有大块岩石之间的空隙处,都有一堆堆日军官兵横躺竖卧的尸骨未寒。

我们占据绝对优势,只要哪里有日军的小股部队冲锋,手榴弹就向那里投去,日军尸体伤兵积压成堆,不足一小时就奸敌数百人。在战斗中有敌人小队飞机的出现,并不让我们但心,说明敌寇天野部队已受重创,不能自持地向吉林求援了。我们打退敌人的四次冲锋之后,炮声消失了,枪声已逐渐稀疏,长达5公里的阵地上,逐渐冷清下来。

这时,山上05阵地连长朴重根报告:敌人已在狭路口外停至前进。进退不得了,但有可能绕道后面去包抄我们。由于胜利已成定局决定及时撤出战斗,保存实力绕到敌人前面去,再打它第二个回合,将天野这头重伤的野兽再补上一枪,于是立刻派崔永贤营长带500名煤矿工人组成的兵力去松已沟设伏,每人发一小盒火柴。

战斗进行了10个小时,于3月14日下午两点结束。敌人残余部队在南湖头山岭上盘距着掩护搬运伤员,用军用卡车运往敦化,炮车的马匹也卸下来用于搬运伤员。受伤的高级军官大佐,大尉用停在镜泊湖上的飞机运走。敌人阵亡官兵,被堆成三大垛。连同枪支一同烧毁,被烧毁的枪筒残品1500余件,另外我们还搜出完整无缺的三八式步枪2000多支,可见敌伤亡在3600~4000以上。

这一仗,补充团牺牲党员朴重根连长,左征连长,刘连连长和战士共8名官兵。为敌军带路的陈文起,使日军吃尽了苦头。被带到一个黄姓村村民的房梁上,双脚离地英勇不屈,虽多处负伤仍大骂不止,最后被日军挑开了胸膛,陈文起的坟墓建在墙缝三里开外的林地上。

天野残部离开墙缝和南湖头又绕过镜泊湖后,看到前面一个叫阎王鼻子的地方,虽然路直但山峰险要(正如我们所料),当时停止前进,长久的筹踌躇不决。已在这里布置疑兵和堵截的补充的补充团姚甲航营,以逸待劳,一枪没放,天野残敌又返了回去,当夜仍在镜泊湖边驻扎。

第二天他们终于想松已沟方向绕道走了,时进时退,极为慌张惶恐。在远山环绕的松已沟,那草木丛生的空地周围,我们的补充团后备队500名战士,有党员崔永贤营长和作战参谋李延平带领,在林子,草地上露宿了两天,正在等待他国。 正值阳春三月,风高日暖,草木易燃点。当天野所率领的3000多残敌,全部进入我们所设计的火网,前后路口堆积了一线我们预先准备好的树枝,枯木,干柴,一声信号枪,四周就点起火来,南风又猛,火借风势,风助火威,一时烟火弥漫,双方隔着烟雾射击。我们的主要兵力,在南北两个堵塞口之外阻击。烟火中人喊马嘶,乱成一团,风大火急,日军身上背的弹药来不及解开,就纷纷爆炸,敌酋天野少将,似乎开始命令部队突围回窜,但回窜时迎面扑来烈火,似乎又再命令掉头往前冲。

但这3000多人马又集结成一团,道路已阻塞不通了,据山头了望哨观察,他们已来回两次掉头,但由于火烧和子弹爆炸,已伤亡累累,人马相践乱作一团,后来天野突然转到上风头,在烟火包围的圈子里放起火来,烧出一小块空地,在这零零碎碎,三五处小空地上,他们匍匐卧倒,躲避扑来的火焰。最后剩下400来人哈十几匹驮炮的马匹得以死里逃生。那时松已沟全部在乌黑的烟雾笼罩之下。5里之外的村庄都能看都冲天的浓烟。实际上,那片大火一直烧到第二天还没熄灭。

天野在宁安不敢久留,带着驮炮的马匹,在23日晨出发,开始还穿着"皇军"制服,但走出10里后,就偷偷换上伪军制服,极度狡滑和顽固,如国不是有驮炮的马匹为标志,险些迷惑了我们的指挥人员,敌采取三面包围的战术,占据有利地形,向关家小铺主力连张延发连长的阵地袭击,三次冲锋被打退。我司务长,刘排长牺牲,张延发连长随负伤,还组织全连仅剩的28个人上刺刀,打肉搏战,由于增援部队迅速赶到,在敌寇前面响起了冲锋号,敌人仓惶逃窜,向海林方向逃窜,阵地上留下100多惧敌人的尸体,敌人逃走时四处放火焚烧了关家小铺一带的民房,以泻私愤。

我们在关家小铺一役虽然小胜,但和敌人是一比一的损失,若和镜泊湖墙逢伏击,松已沟火烧敌军比起来不能不说是损失很大的。张宪延连长牺牲,107名士兵阵亡,连同镜泊湖一役牺牲,山市车站阵亡的总共126名烈士,都埋在宁安县东郊花脸沟公墓。

从关家小铺突出来的天野不足300人的残兵,逃抵海林车站时,补充团长李延禄就打点话给山市车站,属令步兵营长徐祥贵和炮兵营长么印清做好准备,阻击从海林来的天野兵车,务求在西逃哈尔滨的路上歼灭它,只有这样才能弥补我们在关家小铺的损失。另为在拉古站,也给亚布洛尼的李延清同志挂了电话,当时他的代号是"中东路"我是"镜泊湖"。我说,我们的"客人"人数不多了,已经到达海林,希望赶到前边迎接。李延清同志说你交给我好了,管保没错。原来只要确定天野残兵来到中东铁路线上。这些在党领导下的铁路工人游击队就会通过各车站的电话联络,得知敌寇兵车,车次和正确通过时间,所以李延清同志在谈话中表示可以承单过去,表示出不要我们分神的意思。

我们这是一着备而不用的"棋"。我说过我们是想在山市车站消灭他们的。却不想敌寇越发心慌了,胆寒了,天野残部,竟在海林站逗留了一天踌躇不动。日军在他们驻地门口筑起装沙麻袋,作为掩护工事。我们埋伏在山市对面的岭子上的么印清炮营,也许等待了一夜过于疲劳,竟在第二天离开阵地。海林只离山市一站之隔,正在这空隙间,天野所率的兵车就到达了。并且又在山市站停了下来。可见敌寇已经极畏怯,竟一站一停,我们住守在山岭山的步兵营,或许以为天野一定又要逗留几天,也估计敌夜间行动。晚间,天冷,他们又在阵地上烧火取暖,这样就给岭下驻守车站的敌寇天野发现,遭到敌人迫击炮轰击,以徐祥贵为首的11名士兵先后阵亡,而炮营长么印清又不在,失去大好战机。

以共产党员李延平为首的铁路工人游击队却不同,他们得到天野残部到达海林车站的消息后,连夜从亚布洛尼,赶到高岭子,这是他们选择在中东铁路西段最有力的伏击地势,火车在这一带走的是盘山道,他们在两边陡崖下坡夹持的铁路转弯出,设下埋伏,得到天野兵车26日从山市开出的情报,就把铁路上的道钉拔掉了,使铁轨错了节。当天,天野兵车途中未作停留,在抵达高岭子时,火车一出轨,铁路两边的工人游击毙队,当即用集中的火力和手榴弹轰击横躺竖卧在铁路两边的军用车箱,尽管铁路工人游击队员作战没有经艳,枪也打不准。但敌寇天野少将终于在这里游击队员击毙了,总计消灭敌人200左右,从高岭子逃窜出去的残敌不足百人逃向哈尔滨。

这是镜泊湖连环战役中的最后一次战斗,天野部队号称"万人大军",3月13日从敦化长驱直入耀武扬威,就这样被我们沿涂伏击又加零打碎敲,直到3月27日终于击毙敌酋,笑料灭几尽。前后为期不过14天。 镜泊湖连环战大捷之后,就在宁安县召开了联席会议,有吉林省各路抗日武装参加,联席会议开的很好,极大的激发了抗日信心,热情,抗日武装撤出敦化时4600人,增加到15000人。这样一次辉煌的战役,除了战斗当地的群众外,竟未能广为宣传,既没上报当时的国民政府,也没上报共产党中央。这不能不说对发扬民族正气,鼓舞抗日士气,鼓舞全国的抗日革命事业,在当时又不可估计的损失。

时年国民抗日救国军打起旗号抗日,总人数大约1000余人。为适应型势扩招人员,很快受到当地群众响应,并讯速括编至5000人。

救国军震动日寇,32年3月1日本庄繁派第十五旅团长天野少将和独立守备队第六大队长上田利三郎,率领关东军前来讨伐,炮队、骑兵、军车号称1万1千人,从哈尔滨和吉林两路扑来。

面对一万关东军前来围剿,在救国军内又出现抱山头还是抵抗的争论。最后,王德林采纳了李延禄提出的在镜泊湖摆开歼敌战场的作战计划,在“墙缝”和“西山岭”分别埋下伏兵,并把全军所有手榴弹都交给埋伏在“墙缝”的李延禄部。

陈文起是镜泊湖畔闻名猎户,预先知道救国军在镜泊湖的布置;被日寇抓到后,不但严守机密,而且抱必死的决心将敌人往南湖头墙缝的口袋内引,为伏击战的胜利立下头功。最后被鬼子的刺刀划开胸口而牺牲!

李延禄部利用有利地形,让集束手榴弹在拥挤于蜿蜒五里狭小“墙缝”中的敌人头上密集爆炸,击毙小川松本中队长等2、3千。敌人被迫西逃,可惜戴凤龄被墙缝的激烈枪弹声吓破胆,率部临阵逃跑,让后半部西山岭截击计划落了空。

为继续歼敌,李延禄布置李延平部给每人发一盒火材,埋伏在松荫沟,以“火烧连营”战法,歼敌3000多。至此,天野少将只好带着剩余400多人抱头鼠窜。

最后,李延禄布置李延青率新筹建的80名铁路游击队健儿,(游击队全部是铁道工人,军事素质较低,也没时间让他们进行军事训练,但就是这线军事素质较低的人,使日军少将毙命于此。)在天野乘火车回逃的路上,于高岭子悬崖峭壁处伏击出轨火车上的残敌,歼敌300,包括天野少将(被乱枪击毙)。至此,气势汹汹的6000关东军只剩下百人能逃回哈尔滨。

自天野旅团从敦化出发开始,到高岭子击毙天野为止,十四天三战,镜泊湖连环战共歼敌6000,能逃生者仅有百余。事件发生在32年3月,距9.18事变仅隔半年,证明中国人从开始就有能力以少胜多、成建制消灭侵略军。可惜当时没有条件发表战果,让关东军掩盖了历史的真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