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昨天因为网站维护,没写,今天我继续我的军旅生活

嫂子到了部队,但是支队不知道,按道理应该告诉支队的,因为我们这小队等于是支直属队。防爆大队也不知道,因为我们和他们只是工作上的配合。嫂子就住在外面,这段时间到是累了芬芬,因为每天除了上课还要陪嫂子,我和老班长白天基本上没时间出去,我打电话给她:这几天辛苦你了!

她开心的说:那你怎么奖赏我

我:。。。。

她:呵呵,和你开玩笑呢,看你

我正准备说话,对讲机突然叫了起来,我赶快说:有事,先这样。对讲机里传来大队长的急促声音:有紧急任务,立即集合队伍。当我们到达大院时,接我们的车已经警灯闪烁,上了车,驾驶员立即启动车辆,大队长告诉我们,据现场传回来的信息,有伙人入室抢劫,并且在受到阻拦时开枪打了人,现在里面的情况还不太了解,片区派出所有1名警员在侦察情况的时候也被打伤,罪犯大概有3~4人,手上有枪支,据了解好象是5.4制式手枪。到达现场后,现场的防爆队员告诉我们,罪犯4人,有1把5.4手枪和3支自制散弹枪,并有炸弹。这时增援的越来越多,已经把房子围的水泄不通,一会,市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也到了,他看了情况,跟大队长说:为了减少伤亡,让武警上吧,大队长叫来我。

副局长问我:有把握吗?

我:我们尽力,但是现在还搞不清楚罪犯用的炸药是什么导火方式

副局长:恩,在必要的时候你们可以一枪致命。

我立即分配任务,安排了4名阻击手,然后组织突击队,算来算去少一个人,大队长说:我来补这个缺。我正准备点头,副局长说:我去吧,我以前在部队侦察连干过。我看了看大队长,大队长显然对这个决议也有异议,但是这时候副局长已经穿好防弹衣,从一个警察手上拿过来一把7.9微冲,看来我们是没办法阻止了。我赶快让一个战士拿来一把81扛交给副局长,副局长看了看八一扛和7.9知道7.9无论如何也没8.1扛好,拿个8.1扛说:这次行动以你们这支小队为主,你安排队伍。于是我很快的安排好队伍,我,老班长,还有2个战友担任主攻,其他二个小组负责火力掩护和佯攻以吸引罪犯的注意力。副局立即提出异议,要求他加人主攻队伍。没办法只好还下一个战士,出发之前我告诉战士们尽量保护好副局,大家也注意安全,然后就命令队伍按计划出击。突击的2个小组不断使用火力进行压制,并使用了在那样情况下作用不打的催泪弹,我们几个立即冲了上去,在我们冲上去的时候,阻击手已经干掉了1个冒头的罪犯,这时罪犯叫嚷到:在开枪就引爆炸药。大队长为了防止爆炸引起伤亡就让阻击手停止了攻击,我们进入现场后,发现一个罪犯身上满是炸药,但是好的是他的炸药是要靠火点燃的导火素的,危险性相对不是太大,于是我打了手势给队员,但是副局不了解我的手势内容,我的意思是除了带有炸药的其他尽量只打掉他的行动能力,尽力不要致命。说我我就要冲出去,因为我必须要先冲出去消灭掉带有炸药的罪犯,副局他在我对面不了解情况,还以为我要强攻,也一起冲了出来,因为门就那么大,他一下撞到了我。当时我就知道坏了,果然罪犯立即还击,我一下跳起来去压倒副局,同时开枪向目标发出了攻击,其他二队员也发起了攻击。战斗很快结束,在收到指示后,下面的人都跑了上来。一看我左臂中枪了,还在流血。立即叫来了救护车,其他人查看了现场,处理完毕后收队。收队后市局,支队领导,大队,我们小队战友都来看我了,大队长对我说:你那一枪神了,打了个很少打中的部位:印堂穴,医生说,打中这个地方人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脑死亡,失去任何行动能力。我也笑笑,的确随便打出去的一枪既然打中哪个部位,也许自己刻意去打打几十次也打不中。最后大家都走了,只有副局还在

他:这次我盲目的自信导致了你受伤,以后的确要注意。

我:其实问题出在我们战斗语言不同的情况下,也怪我没了解到我们之间的战斗手势不同

他开心的笑笑:不要安慰我了,我这么大一个人,自知之明还是要有的,你休息吧,市局已经在帮你请功了,这次表现不错,我先回局里,你好好休息,等你伤好了,我们在好好谈谈,我现在对你们这样的队伍蛮感兴趣,我分管这块,对自己的队伍不了解的确荒唐。

副局走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这时,病房的门突然打开了,是嫂子和芬芬,芬芬脸上整个煞白的,我一看她吓的那样赶快说:没事没事,只是伤了手臂

她哭泣着说:老班长告诉我们的时候我们急死了,手还疼不?

我笑了笑说:没事,没事,你不要听他说的。问题不大,很快就可以出院。

嫂子:芬芬一听说你被枪打到了,就急死了,不死李**拦着,恐怕她要慌的跑路过来,现在他回防爆队了,让我陪芬芬来,就是怕她想太多出事了。你看,我连水果也没买

我:嫂子。你太客气了,都自己人还花那冤枉钱干什么?

嫂子:我去给你打点开水。

说着就退了出去,我知道嫂子是为了让我和芬芬有说话的机会。

我:你不要担心了,看你那样子,快去把脸洗干净,搞的我好象光荣了一样,太不吉利

芬芬:看你胡说的,你敢把我扔下我这辈子都不理你

虽然是气话,虽然是一句极其不通的话,我如果真的光荣了,你着辈子理不理我我也不知道了。但是我还是很感动,拉着芬芬的手,看着她,什么都没说,但是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于的

很快,我出院了。上报的二等功和小队集体嘉奖也下来了。我被提前晋升一级警衔(这有点特殊,我知道是有人帮我说话了)

这天,大队长告诉我。副局叫你,你去他那一下,我立即跑了过去,到了副局办公室,副局跟我说,周日去我拿。正好我老婆和我儿子女儿也回家,我请你吃饭,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我干净说:副局你这说那去了,这那能说什么救命之恩,本来在战场我们就应该相互保护,我想如果那枪是向我开的你也会和我一样。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我没把手势解释清楚。

副局:不要说了,我也当兵的,我喜欢直爽的军人,人老了但是心还年轻,喜欢和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打交道。说好了,周日,我让我驾驶员接你。

我没任何理由拒绝只好答应,回到小队,我和老班长说了这事,老班长说:去吧,对你以后还是有好处的。我没说什么,我问老班长:老班长,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是干完10年士官转业?难道你就不想在进一步。老班长:我现在不想想这些,顺其自然吧。

周六芬芬告诉我,她要回家一次,这周不陪我了,我告诉他我也正好有事,这在想告诉你呢。

周日,副局的驾驶员开着车到小队接了我,很快到了公安局家属楼。驾驶员领着我到了副局家,副局开门看到我,开心的跟我说:来来,先坐会,我老婆和女儿上街买菜,儿子学校有活动没回来。

我:副局太客气了,还要麻烦阿姨。随便吃点什么就可以了。

副局:在家里你就不要叫我副局了,按部队规矩,战友就是兄弟,但是我们这年龄相差太大,不合适,你叫我叔叔不错,说实在的,我叫你来家里吃饭不是为了省二钱,主要是因为你救了我并且我也蛮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有朝气,有勇气,我听你们支队领导说,你是直接从战士提的干?

我:是的

副局看着我明显还是放不开:不要婆婆妈妈的,这就不像军人了,在家里又不是在单位,没必要这样。要早知道这样我在机关食堂请你好了,请你来家里就是想和你聊聊,就是不想让你太拘谨。

我笑了笑:既然叔叔这样说,我就不客气了,其实我本来就不是个多认生的人

副局:这就好,这样谈起话来也方便啊

副局和我谈起他当兵时候的事件,谈到当兵他好象人也年轻了好多,我知道,那是段他美好的回忆。正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大门被打开了,我想应该是副局的夫人回来了,赶快礼貌的站起来,这时副局的夫人走进书房,我赶快上前打招呼,副局的夫人也很客气的招呼着我,并对副局说:你不是说你们局的人吗?怎么好象是个武警?副局说:哦,是防爆大队借的市武警支队的人。这时候我耳朵里又传来脚步声,目标应该就是书房,转头一看书房门口。我自己吓了一跳。对面那人好象也很吃惊。副局站起来介绍:这是我女儿,在市**大学上学,今天周日回家改善生活的。指着我对他女儿说:这是市局防爆队的武警中尉**锋,上次就是他帮你老爸我挡了一发子弹。

这太巧了。芬芬既然是副局的女儿,她以前一直没告诉过我,她也因为只听他父亲说是一个局的朋友来家里吃饭,也没想到是我。二个人在都惊讶的前提下还装着不认识,都比较沉默的吃完饭

我想我明天应该打个电话问芬芬怎么会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就写到这吧,请继续关注[雪狼突击队原创]我的军旅生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