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9/



一见到大三元门口挂着的两块牌子,肖雅,不,我们得叫回她的日本名字了,山田花子,心里就定了定 。哎呀,总算回来了。

山田花子对大丫说的一直是半信半疑,一路上也就装傻卖呆。而在进门的那一刻,她的手却亲热地搭在了大丫的身上。触电的感觉啊,大丫不由自主地身子颤了颤,这是一双魔手!大丫恨不得马上就让她死,但是唐大哥叮嘱的话响在耳边:要沉着冷静!因此,大丫也就随便那山田花子那手搭在身上了。

大丫身子的一颤,让山田花子就乐上了。一是她脱身后真开心,二来这大丫一个女孩家家,人一碰身子就抖,说明还是个雏。

“哟嗬,我们大丫还是个乖乖女嘛,不小了吧?有没有男朋友,没有的话,姐姐我帮你找一个如何?”山田总算说话了。

大丫一听说的是男女之事,女孩羞涩的本性立马就一览无余,那脸一下就红了大半。还有一半红色,那是气的,心说:哼!狗特务,你还有闲心说这个,你就等死吧!

而大丫这一脸红,也就彻底打消了她还有的那么点怀疑和提防。对站在门口的那几个穿着仿绸衣衫斜挎着王巴盒子的男人,山田是看也不看,这种人她在东北看得多了,只不过是一些不要祖宗的支那败类,不值得她关注的。

进得饭庄门,老汪早已站在那恭候着了。“您来啦?来了就太好了,竹内太君可是急坏了哦。快请楼上包间坐。”

此刻的山田已不再去掩饰了,直接就问:“竹内她在哪?快带我去见她!”那口气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感觉。

“竹内太君公务繁忙,她已经知道您要来了,让您在这候着,她很快就来看您。”老汪一脸的巴结样。

“八嘎!急死我了。”那本性暴露得一点也不剩了。

老汪也不接茬,前面引着领山田上了楼,在一包间门口,把门一推,向山田作了个请的手势,看着山田进了包间,反手就带上了门离开了。过了一会,老关送了壶茶水进去,就把山田给晾在那了。

而此刻,大丫看到的唐百强正在后院一间屋子里说着话。

“陆医生,情况就是这样,你也知道她会日文,就基本证实了我们的怀疑。”唐百强说道。

“真是没想到啊,日本人无孔不入,居然混进了陆军医院!真是可恶。”陆仲林一脸气愤的样子。但其心里现在有点不安,和这个肖雅也就是山田花子,俩人可是滴露互恩过的,这可怎么办啊?!谁也没想到她居然会是日本特工,不过不安的也只是和她有过肌肤相亲,所幸的是还没有被她套进去,自己是中统的人,恐怕这山田早就知道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对我吧,还好,从这头,她并没有得到她想得到的东西,不幸中的万幸!

陆仲林的停顿,唐百强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为什么这样脸色阴晴不定,就不是很明白了,他和这山田花子在一个医院共处过,俩人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关系?说不好,可能有,也可能没有。重庆方面已经把中统在南京的人员名单发过来了,陆仲林榜上有名,而且在中统里,陆仲林的地位还很高,表面上他只个少校医官,实际上他已经是中统南京地区上校特派员,也就是说,这个地区只要有中统的人,都得归他指挥。

作为蒋系政权把门的二鬼——军统和中统,军统属于后来者居上,中统则是老资格的特务机关了,在二陈,也就是陈立夫、陈果夫把持下,中统为蒋系政权的巩固和稳定,立下过汗马功劳,在对付共产党以及其他政见不同的势力上,中统也是急先锋,倒在中统枪口下的仁人志士为数众多。因此,中统和军统一样,手上都沾满了进步人士的鲜血。

只是蒋某人看不得中统一系,在政治游戏里一家独大,从而亲自新创与其可以分庭抗礼的军统,并成为蒋系里的嫡系,一步步地削弱了中统的势力,导致中统近些年来日渐式微,其影响力也大不如前的现状。

在唐百强看来,这位陆大医官可能心里在自责吧,一个高级特工就在其眼皮底下而不察,总该自责一下下了。也算他猜对了一半,陆仲林心里是七上八下。山田花子是日本特工,那就得毫不犹豫地除掉她,先下手还能免了她乱说一气的麻烦。

心意已定的陆仲林说话了:“既然确定她是日本特工,那么就除掉她吧。”

“现在还不行,她对我们还有用。南京一带的日谍网我们还没弄到手,我想这样,你还得吃点苦,咱们来个苦肉计,你在一定时机下,假意投降他们,我给他们上点药,就把你中统特派员身份跟她们说,让他们觉得你的利用价值很高,你就顺杆爬,找机会把他们的日谍网给弄到手。你看这样行吗?”唐百强说道。

“恩,这倒是个好主意。我想她们准会上当,就这么着吧。”陆仲林认可了唐百强的计划。

接下来的就是演戏了,陆仲林被绑上了,由两个仿绸男人押着上了楼上包间。

“八嘎!松开!他是我们的朋友!”山田花子一见绑着的陆仲林,第一个反应就是让人松绑。同时更加确信无疑这大三元,正是日本特高课的巢穴。

被松了绑的陆仲林,松了松筋骨,绑也别绑这么紧啊,酸疼着呢。不紧能成吗?就是要让山田花子认定这里她是主人才对,这绑紧了,效果才会好嘛。

跟着进来的唐百强,戒备地看着陆仲林,演戏就得像!一边看着,一边对山田说:“太君,这样不好吧?他可是国民政府中统高级特工啊,还是绑上好些,万一……”

直到现在,我方并不清楚,这肖雅到底是日本人中的谁,她的名字就更没人知道了。前面说来说去,都是笔者在说书,在这说明一下。

“哦,这位是?”山田花子一看见这人就觉得眼熟,在哪见过呢?

这还要回到大校场说,唐百强曾在那里露过一下面,不过时间并不长,山田看过他,但是印象也不是很深,所以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太君,在下是大日本帝国特别部队支那分部主任兼特高课南京侦缉大队大队长唐百强,以后还请太君多多关照。”唐百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回应道。

唐百强,唐百强,这名字在哪听过?其实这是山田的误判,在难民营,有关于唐百强的救人事迹,那是很多人都在说的,但说的是唐排。唐百强这个名字,知道的人并不多。

“哟西,没问题。你和陆先生都是大日本帝国的朋友。”在山田的脑子里有着两个疑问,一个就是唐百强的名字和这人怎么都感觉有点熟,再一个疑问就是这个特别部队支那分部,没听见过有这样一支部队啊。但是她也没多问,只是对唐百强说了声:“唐桑,你先出去吧,我和陆先生单独有事情谈。”就想把唐百强支出去。

那唐百强眼睛不离陆仲林,意思是不放心松了绑的这位恐怕有害于山田。

“你不必担心,去吧。”

唐百强一脸的不情愿,还是出了这个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