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后记 超级警察1

flxlrh303 收藏 43 18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热血军魂》该结束时就结束,但不是非常完美的结局,例如冷剑因为年纪的关系还没有升为少将;哪一个女孩成为他的夫人没有直接写出来(呵呵,大家喜欢哪一个就哪一个吧);而背景复杂的、作恶多端的安部长为什么不在书的结尾被冷剑狠狠地击毙,为什么还留有这个遗憾呢?因为在我的构思中,我还想写和冷剑有关系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热血军魂》该结束时就结束,但不是非常完美的结局,例如冷剑因为年纪的关系还没有升为少将;哪一个女孩成为他的夫人没有直接写出来(呵呵,大家喜欢哪一个就哪一个吧);而背景复杂的、作恶多端的安部长为什么不在书的结尾被冷剑狠狠地击毙,为什么还留有这个遗憾呢?因为在我的构思中,我还想写和冷剑有关系的冷睿和梁爽的故事。冷睿和梁爽师承冷剑,动作会有冷剑的影子,特别是冷睿,但他们两人都有自己的成名“绝技”,即使冷剑这个做师父的也不会的。

冷剑和冷睿、梁爽,他们三人的性格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我继续写冷睿和梁爽的故事,要是广大读者发现我描写的主角千人一面,性格相差无几,那么大家就千万不要再看下去,别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我也快点弃笔种田吧,不能有所突破,再写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除非我的铁脸铜皮的功夫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写军文限制太多,不像架空历史类、玄幻类、还有我到现在还不明白的修真类小说那样,军文不能天马行空地写,不能随心所欲地写。

看央视的军旅剧,我个人认为已经陷入俗套,像武侠小说一样有一个比较固定的模式了。按照央视模式写的成功军文的思想内涵都很高,能激起别人激情,能使人振奋,缺点是情节平淡。我曾经看一部二十集的军旅剧,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全部看完,有些看了开头,就看下一集,有时还可以跳几集看,还是能看明白。

于是,我想努力撇开前人的成功模式,想在允许的范围内追求情节的曲折和离奇,把主角写成是个英雄,置身于特定的环境中,在特定的环境中多写写军人的感情和人性,突出现代军人把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崇高思想。

我就按照自己这个指导思想去写处女作《热血军魂》,《热血军魂》能否达到自己的标准,我的心中也没有底儿,毕竟是我的处女作。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我的书被拍成电视剧的机会渺茫得如同流星砸中自己的脑袋,因为书中有太多的血腥和暴力,并且神秘的特种部队题材也不允许拍吧。

我不会写黑帮题材的小说,黑帮小说虽然吸引人,但不符合高举爱国主旋律的要求,怎能为黑帮头儿立贞节牌坊,歌功颂德呢?

我现在还没有打定主意是否继续码字写书,因为军文太多,大家也看了很多,而军文的情节有一定的局限性,我怕自己写出的作品被人称为和什么作品雷同,有抄袭嫌疑就麻烦了。写警察的题材,限制就没有这么多,只要你能构思出够多的案件出来就行。

若我继续写小说,我的叙事方式不会变,就是希望整部小说的情节如火炉上的一壶水,火越烧越旺,水就越来越滚。但是语言风格就想努力改变改变,我也希望自己能改变成功。

若继续写书,是先写冷睿这个超级警察的故事,还是先写《战狼特攻队》这本有关梁爽这个铁血军人龙腾四海的故事呢?我还没有打定主意。还有,大家讨论讨论,新书名叫《龙腾四海》响亮还是叫《战狼特攻队》有霸气?请大家踊跃留言,谢谢了!

下面是一篇关于冷睿的中篇小说——《超级警察》,这是我构思中的《超级警察》里极小的一部分内容。



骄阳似火,炙烤大地。

沿江市郊外一幢废弃的烂尾楼的现场气氛比火球似的太阳还要热,还要猛,还要辣。

三辆警车一字儿摆开把烂尾楼的唯一出口封住,十几个警察或手持64式手枪,或手擎微型冲锋枪,乌卒卒的枪口都对着烂尾楼。

一个高大黑实的中年警察正在用喇叭喊话:“范金明请听着,我是市缉毒大队副大队长高成,请放下人质,出来投降。”

迎接警方喊话的是从烂尾楼传出一声清脆的枪声和一把女人尖锐的呼喊声,接着一个彪形大汉用枪顶着一个漂亮的美眉从窗户现出身来,大喊:“不准备好车,我就和人质玉石俱焚。”

就在警方束手无策时,一辆警车驶过来。车门开处,走出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警察。

这年轻人180CM左右,高高瘦瘦的,脸色有的苍白,略显清瘦但非常阳光的丰神俊朗的脸庞,特别那双女孩子才会有的大眼睛,炯炯有神,明亮得如漆黑天宇的明星。眼睛扑闪之间,迸发出和他只有二十三四岁年纪绝不相称的睿智和机警。

这年轻人看上去斯斯文文,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但他高瘦的身躯却蕴涵着和他的身材和年龄绝不相称的爆炸性的力量,特别是眼中那种智睿的、可以洞察一切的力量。

但这睿智的年轻人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随和,那么的平易近人,那么的和蔼可亲。他脸上始终带着出自内心的真诚微笑和亲和力十足的微笑,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自然的微笑。他的微笑是那么的健康,那么的阳光,是那么的清纯,给人一种乐观向上的精神,绝不会有冷剑那种盛气凌人、锋芒毕露的逼人气势,绝对是个受广大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现场警戒的警察见到这个年轻的警察到来,明显地松一口气。有的警察叫起来:“高副队,冷队来了,有办法了。”

高副队冷哼一声,没有说话,黝黑的脸庞更黑了。

年轻的冷队长面带微笑,和众警察打个招呼,高副队长干脆扭转脸不予理睬。冷队长的微笑不变,轻声地问明了现场的情况,胸有成竹地说:“我来解决。”

冷睿拿起喇叭说:“我是缉毒大队的大队长冷睿,我来做你的人质,你手中有我这个人质,绝对比你现在手中的人质强N百倍。”

高成冷哼一声说:“还是等武警来吧。”

“时间来不及了。”冷睿说完,就把衣服除下,只穿着一条短裤。除下衣衫,大家才发现他瘦削身体上的肌肉贲张,一块块怒突着。

冷睿举着双手,大拇指紧贴着手掌,在阳光的照耀下一抹耀眼从手掌发出,一闪而没。冷睿原地转了两圈,证明他没有携带任何的武器,然后走向烂尾楼。

烂尾楼里除了范金明和那个人质MM,还有一个瘦得皮包骨的、一眼就可以看出是瘾君子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见冷睿进来,马上叫起来:“冷队救我章进一命呀!”

冷睿没有理睬那个章进,在范金明五米处微笑着。他的笑犹如雪花纷飞的寒冬腊月拂过一股暖和的春风,使人的心情情不自禁地舒畅起来,令人不自觉地把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

冷睿微笑着对已经没有这么紧张的范金明说:“范大哥,可以放人质了?”

范金明盯着冷睿一会儿,突然狂笑起来,用枪遥指着冷睿厉声说:“听道上的人说冷队是个内地版的超级警察,原来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范金明的话突然停顿,因为在他的枪离开人质的头部的时候,冷睿动了。

一抹寒光从冷睿本来空空的手上激射而出,寒光击在范金明的手枪上。“叮”的一声脆响,范金明手中的手枪竟然被这枚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击得飞离了手,跌落在几米远。

如果你能看清楚跌在地上的这枚白色的东西是什么,你绝对会骇然失色,因为击飞范金明手枪的居然是一枚硬币,一枚在中国绝对普通的一元硬币。

一元的硬币居然能击飞范金明紧抓的手枪,不说冷睿发射暗器准确度,单从发射暗器的力度来说就绝对骇人听闻。

在手枪飞上半空还没有落到地面时,冷睿如一颗出膛的炮弹骤然飙向范金明。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这种由至静到至动的极速感觉令人心弦狂震。

冷睿狂奔的身体赫然腾空飞跃,一个漂亮的前空翻,已到了范金明的头顶,铁腿直蹬而出。

腿风呼呼,腿影飞舞,他的腿功竟然如此霸道,如此威猛。

天地在这一瞬间骤然失色。

范金明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脚板在他的眼前慢慢扩大,越来越大。跟着头脑“轰”的一声,眼前就一黑,金星乱冒。脑袋轰鸣,犹如几百只蜜蜂在他们的耳朵边狂舞。鼻子猛酸,他的眼泪,鼻涕,鲜血从他的脸上激喷而出,犹如打翻一个五味瓶。

冷睿借着一蹬范金明的反作用力,身体向后翻腾,又是一个流畅的后空翻。在落地时,他双手抱膝,缩成球状,在身体即将接触坚硬地面的刹那间,缩成球状的身体向后滚动,把地球的万有引力化解掉。最后他右膝跪地,左足踩地,双手撑地,犹如跑步运动员准备跑步的姿势,造型非常优雅流畅。

射币,骤然狂飙,腾空,飞跃,前空翻,出腿,后空翻,身体缩成球状滚动卸掉地球的万有引力,这一系列动作只发生在电光石火间,持枪的范金明就跌倒在地上。

冷睿的动作快。

快如闪电划破穹空!

冷睿的动作妙。

妙得登峰造极!

冷睿的动作流畅。

流畅得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流畅得如羚羊挂角,没有一丝瑕疵!

冷睿的动作优美。

优美得如夏天清纯少女旋转起五彩斑斓的裙摆,虽令人眼花缭乱,但又使人赏心悦目,心神俱醉。

冷睿一系列的动作虽然快,但偏偏是那么的柔和优美,就像漂亮的芭蕾舞演员在舞动优美的动作,绝不像大哥冷剑那样寒气、杀气和霸气冲天。

配合着冷睿亲和力十足的笑容,这一系列动作简直是一种高超的、供人玩赏的搏击艺术!

“啪啪”,响起单调的掌声,那个皮包骨的章进边拍手边道:“超级警察果然是超级警察!”

“别嘴甜,跟我回局。”

这个叫冷睿的大队长虽然年轻,但到沿江市担任缉毒大队长职务后,屡建奇功,受到上级首肯,是警坛的一颗明日之星,又因他出色的身手,被人成为“超级警察”。因为他从不摆架子,始终面带亲和的笑容,所以除了高副队长,和全大队的其他同事都能打成一片。

也难怪高副队长生气,如果冷睿不来沿江市,从武警特警转业之后做了十年副队长的他,就会名正言顺地坐上大队长的位置。他已经四十岁了,却被一个毛头小子后来居上做了自己的上级,多没有面子。

现在两个相处不融洽的领导正在争吵,其他警察都很知趣地离开大队长的办公室。

“章进不能放,他是范金明贩毒团伙的同伙,也是有力证人。”是高副队长特有的大嗓门。

“章进一定要放,他是我的眼线。”从来没有和高成顶过牛的冷睿这次居然坚持己见。

在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时,一团和气的负责缉毒的周副局长推门而进。这个地区是毗邻金三角,是毒品泛滥的地区,他的局长宝座能坐得这么安稳,就是因为有冷睿和高成这两员猛将,冷睿和高成可是他的左臂右膀,是心腹爱将。

周副局长问明白他们争吵的原因之后,对他们两人说:“你们分别说说不放和放的理由。”

周副局长听完他们的陈述之后说:“小睿,你的观点站不住脚,章进即使是你的线人,也不能参与这么大宗的贩毒案件,他犯的罪可以判十年以上的监禁。”

冷睿沉吟一会儿说:“章进掌握一些本市一个特大特隐蔽贩毒团伙的线索,放他走,可以为我挖出隐藏在本市最深的大毒枭。”

“你说黄百万?我们没有他的一点儿证据,哦,他是我的案卷,你插上一脚是什么回事?”高成愤愤不平地说。

“不是黄百万,而是黄百万身后神秘的幕后老大。”

“哦?黄百万身后还有神秘老大?”周副局长和高成的脸色都凝重起来,都洗耳恭听。

“这样,你们都别走,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今晚我们在局里吃饭,边吃边聊,章进就先放他一马。”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