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该不该是黄金周的“旁观者”?

不少奋战在首都各个建筑工地上的外来务工人员,对即将到来的黄金周却少有关注,很多人还流露出深深的隐忧。“你们是希望节假,我们是怕节假。”四川绵阳的陈锋说。“一到节假,城里上班的大都休息了,我们却要加班。”当记者问是否知道法定假日加班可以领双倍薪水时,陈锋和他的工友都笑着摆摆手,“不可能给的。”(《工人日报》9月30)


“十一”黄金周,对于不少城市上班族来说,少不了要外出旅游、购物、娱乐、休闲……数以亿计的城市人放下工作,加入到一场轰轰烈烈的“集体狂欢”中,但是在这场“狂欢”的背后,广大农民工却极有可能不仅放不了假,甚至连黄金周期间的加班工资都无法享受,成为黄金周的“旁观者”。这种现象并非今年独有,据报道,在人们盘点往年的“黄金周”收成,纷纷赞颂中国已走向休闲社会的喧嚣中,媒体送出一个令人心酸的消息:黄金周里的农民工,别说休闲,连休息都不敢!仔细审视历年来的黄金周账本,人们赫然发现,不论是名山大川,还是城里的景点,基本没有看到广大农民包括农民工的身影。




是什么剥夺了农民工共享黄金周快乐的权利?显然,上有老下有小、工资低的现状,生活的压力让广大农民工只想多挣点钱,不敢也不愿休息。“城里人休七天假,工资照发,加班还有加班费,而农民工放一天假就少拿一天工钱,计件制让他们不敢休息”。同时在劳动关系还不是很规范的情况下,农民工想休也没办法。资强劳弱,农民工缺少和单位博弈休假权的资本,如果农民工强求休假而企业不允许,最终只能是农民工“走人”。最后,黄金周逐渐豪华化、富贵化,景点景区大幅度涨价,宾馆、餐馆等服务业也价格陡涨,缺少适合低收入人群消费的服务项目,使口袋不怎么鼓胀的农民工望而却步。




农民工成为黄金周的“旁观者”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农民工生存权、发展权所面临的困境。近年来,政府日益重视维护农民工权益,舆论同情也大量向他们倾斜,但社会歧视、权益缺失的状况在不少地方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缺少农民工的黄金周显然是不完全的。当城市居民在“狂欢”时,以汗水为城市注入活力的农民工不应被遗忘。因此,有关部门不能坐视农民工成为黄金周的“旁观者”。一方面要大力提高农民工的收入,另一方面劳动执法部门要切实加强监督,坚决落实好国家保障农民工权利的各项法规政策,确保所有的行业和企业,在“黄金周”期间,除特殊岗位外,都放七天长假。如确实需要加班的,也应当依法付给加班工资。同时,政府应该多提供一些适合低收入人群消费、游玩的服务项目,切实制止景点景区肆意涨价的行为。




从“先富”到“共富”,黄金周是一块试金石。让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人共建共享是和谐社会的共同理念,我们期待全民享受黄金周休闲盛宴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