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该案是福建南平市近年来发生的最大的一起恶性杀人惨案


这是福建省南平市近年来发生的最大的一起恶性杀人惨案,8月13日中午,10分钟之内,村中4人惨遭毒手。死者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妇幼,上至近60岁的老人,下至不足两岁的小孩。


这是该市近年来范围最大的一次围捕行动。围捕之地,林密山高,山峦绵延,涉及邵武、建阳、顺昌三地。


这是该省有史以来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大作战”,从民警到猎户,从企业到村民,前后共有近两千人参与其中。


8月31日晚,逃窜19天的杀人狂陈金春落网。“大兵团”围捕宣告圆满结束。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像长了翅膀,迅速传遍邵武大街小巷,有些群众像过年似的还放起了鞭炮庆贺。


案发:山村血案妇孺四死一重伤


在邵武市拿口镇有一个寺庙叫宝林寺,与寺庙面对面山脚下的是拿口镇采育场,这个采育场成立于七十年代,抚育着两万多亩山林。宝林寺往南约五公里处,有个叫上山坊的地方,采育场在这里建了一个工区。工区的房子是两排平房,足有五十米长,沿着那条上山的林区公路两侧而建。工区里住着十余户人家,一百多人口,他们过去多是当地的农民,采育场成立后被转为伐木工人。


每月阳历逢3、逢8是墟日,当地村民们会把自己生产的农副产品肩挑手提车运送到墟上去卖,再买些日用品和副食品回来。


8月13日,又是一个墟日,太阳高照,天气出奇的炎热。像许有传、许有兴兄弟一样许多村民一早就赶墟去了,陈金春也拉了一板车西瓜到墟上卖,但没等卖完就早早收摊回家。中午一点多,许多村民赶墟还没回到家,而没去赶墟的男劳力也都带着午饭上山劳动去了,留在村里的多数是妇女、老人和小孩,几个妇女还在小卖部打扑克,享受着天伦之乐,没有想到死神正一步一步向她们逼近。


陈金春因对邻居许有兴、许有传兄弟心怀不满,酒后持杀猪刀到许家,丧心病狂地先后杀死许有兴、许有传兄弟亲属4人:59岁的老妪刘纪娇,40岁的中年妇女钟顺琴,12岁小女孩许雅洁,一岁多的小男婴许洁宇;重伤13岁女孩许小燕(化名)。小燕在医院被抢救了5天,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她的左手臂可能会留下终身的残疾。


在邵武市人民医院,小燕第一次向媒体记者袒露了被害细节。


案发当天13时50分许,陈金春来到小燕家中。当时,小燕与堂妹正在里间看电视,小燕的母亲钟顺琴在外间休息。陈金春用“羊在地里吃菜”的借口将在外间休息的钟顺琴骗出家门。随后,陈金春从身后拿出杀猪刀,朝姐妹俩砍去。小燕的堂妹许雅洁当场倒在血泊中。胸部、腹部被连捅2刀的小燕挣扎着从后门跑出去。


突如其来的血案迅速打破了小山村的平静。目击者之一浙江籍外来户杨育英回忆,案发时她正在屋里睡午觉,被一阵求救声惊醒,一开门,就见邻居许有传女儿许小燕全身是血从屋后跑来,边跑边喊:“羊司令(陈金春外号)杀人了!”


此时,陈金春又转身回到小燕家中,把刚从门外赶回援救女儿的钟顺琴砍倒。


当时陈金春的眼睛血红血红,想继续砍杀赶到现场的许有传。有位老人大声呵斥:“羊司令,你不要赶尽杀绝呀!”陈金春愣了一下,许有传则乘机骑上摩托车,赶往派出所报案。


陈金春杀完人后,还在村里百米长的路上来回走动,并骂骂咧咧:“不就杀几个人而已吗,我以前在福州就杀了两个人,我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说完,陈金春便回家洗了澡,将沾满鲜血的衣裤换了,然后往屋后的山上逃去。


围捕:上万人次大搜山18天


案发后,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鲍绍坤作出批示,要求公安机关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抓获犯罪嫌疑人。南平市公安局迅速调集邵武、建阳等地警力进行设卡围捕,同时通过当地党委政府,组织镇、村两级干部和群众参加围捕。现场四周迅速设立了37个卡点。近两千名公安民警、武警战士、预备役官兵和自发赶来的村民在交通要道、山林中设卡守候。


与此同时,公安部发出通缉令,将陈金春列为公安部A级通缉犯。


上山坊背后的大山面积达两万多亩,大部分还是原始森林,山高林大路难走,林区外面连接邵武、顺昌和建阳三县(市)的公路四通八达。陈金春曾在这绵延大山中,养羊放山羊5年,砍毛竹2年,每座山岭,每条山路,每条山涧,每个工棚,每个烧炭窑洞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哪条路能通往山外,何处能避风躲雨,哪块山坳种有红薯、西瓜,那座山腰可采酸枣、猕猴桃、板栗,他都十分清楚,他凭着熟悉的地形和山路,与围捕警民周旋。


警方掌握了陈金春活动的规律特点后,在上山坊村四周设立了37个卡点,将他牢牢控制在包围圈内。


警方还出动了警犬、猎犬。据介绍,这是福建省警方有史以来出动警犬最多的一次案件侦破工作。但由于间隔时间长,不断下雨对气味的冲刷,使得搜捕工作的难度加大,从福州赶来参与搜山支援的德国牧羊犬“阿斯克”,因劳累过度,下山后累趴在地上,吐着长长舌头,不久便闭上了眼睛,累死在战斗第一线。搜山前10天,有27名参战人员累倒、病倒,有的因感冒引发高烧。


千余名围捕人员经过10天的设卡搜山,仍然不见陈金春踪迹。现场指挥部加大围堵磨刀山,笔架山、华家山、畚斗窠的力度。设立19个明哨、9个潜伏哨,每个潜伏哨配2名荷枪实弹的武警,形成水泄不通的三道包围圈,在通往饶坝卡点上梅子岭,老鼠窠撤回明哨,故意放开一条生路,布好口袋,把陈金春诱入饶坝方向。


5天过去了,梅子岭、老鼠窠没有发现陈金春身影。据村民介绍,陈金春平常自诩智商高,最爱看警匪片,从电影中,他学到了和警方打交道的种种技巧。这样的“老鼠”,岂能轻易就中了我们的圈套?


陈金春究竟躲哪里去了?他躲在水沟里看到一批又一批的搜山群众、武警、公安民警和猎狗、警犬,盘算着如何逃出包围圈,离开这个曾经放过5年山羊的大山。到底往哪里走呢?


往磨刀山?陈金春沿着悬崖峭壁,想从磨刀山方向逃跑。他蹲在远处观看着工棚内外的动静,发现武警背着冲锋枪在巡逻,他缩了回去。


往笔架山?陈金春来到笔架山通往顺昌县方向的路口,发现路口的工棚内埋伏着换了便装的公安民警。由于路况不熟,他不敢再往顺昌县方向逃窜。


往宝林寺?往畚斗窠?……处处设卡,处处布点。陈金春打消了往邵武、顺昌走的念头。几天突围无果,走投无路的陈金春吃着从山上采来的酸枣,猕猴桃,喝着山涧的凉水。好几次,他都起了要不顾一切下山的念头。身心俱疲的陈金春终于病倒了。昔日追赶山羊满山跑的健壮身影不见了。但他不想死,他要千方百计冲出包围圈。他想起了曾经放羊走过的梅子岭、老鼠窠。进入老鼠窠,就跳出了邵武市的包围圈,进入建阳地界了。


在梅子岭、老鼠窠流窜了2天,陈金春万万没想到,老鼠窠竟没有发现搜山民警。他在这里休整了2天,洗了澡,洗了衣服晒干再穿上。他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精神也渐渐好了起来。走出老鼠窠,就到了饶坝村了。


8月31日18时,陈金春啃着从农田里偷来的白地瓜,大摇大摆地向饶坝村走去———他实在饿极了,误将山下的卡点当作小卖部。就在山脚的苦梿树下,潜伏着的建阳市公安局民警张建华和民兵王云周、叶锦将其擒获。


审讯:“羊公”如何翻脸变成“狼外公”


警方查明,陈金春别名黄文春,化名张明钟,1967年12月8日出生于罗源县松下镇泥田村,陈金春的父亲早年去世,母亲已78岁。陈金春十多岁时就被寄养在别人家,由于缺少关爱,他形成了报复心极强的扭曲心态和脾气暴躁、孤僻的性格。18岁时,他结婚了,做了福州一家人的上门女婿,依然处处遭冷眼。


2000年7月31日,陈金春与邻居陈洪涛因建房打桩之事争吵,报复心极强的陈金春持刀将陈洪涛及其姐姐捅死。福州市公安局将他列为网上追捕逃犯,但多年没有线索。


原来,案发后狡猾的陈金春通过他人介绍到上山坊找事做,初来时他没吃没住没工作,许有传、许有兴兄弟见他可怜,便好心收留了他,借给他房子住,又给他找了放羊的活计。陈金春放羊尽心尽责,成天与羊打成一片,身上一身的羊臊味。因此,村里人都叫他“羊公”、“羊司令”,而知道他真名的人却没有几个。半年后,羊公把老婆接来了,热心的许家人又帮着张罗,让羊公妻子在村口开了一家小卖部。


陈金春感激许家兄弟收留了他,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平时对许家人很尊重、很友爱,与许家兄弟的关系比亲兄弟还亲。许家的孩子们也都左一声伯伯、右一声叔叔的叫陈金春,把他当成了自家人。


“羊公”的良好表现,日益博得了人们的信任。两年后,正当林场需要招一批民工耕山育林做木头时,他顺理成章地被安排进林场做民工。其他外来民工都在山上住工棚,只有“羊公”一家例外,住着许有兴借给他的房子。


“羊公”为何翻脸变成“狼外公”恩将仇报呢?甚至连一岁多的小孩子都不放过?


据陈金春供述,今年7月,他和许有传、许有兴兄弟一起到山上,盗砍了一些红豆杉树根想卖钱。买家出的价格是1800元,而陈金春要卖2400元,双方谈不妥价格后,陈金春就将这些红豆杉树根放在山上。没想到过几天上山时,他发现这些树根没了。陈金春认为除了他自己外,只有许家兄弟和买家知道红豆杉树根放置地,因此,他怀疑是他们三人合伙将红豆杉树根弄走了。


在案发前十多天,陈金春找到许家兄弟,和他们吵了一架。陈金春感到被人欺负,决定伺机报复,找回面子。本来是只想杀许家两兄弟,刚好两兄弟不在房间里,陈金春恶从胆边生,就对妇女和小孩下了毒手。


思考:如何避免邻里纠纷引发血案


陈金春落网后,有个话题被提起,为何一个被警方网上追逃的杀人犯,能够在邵武一呆就是7年?对此,有关人士表示,最主要的是陈金春十分狡猾,他用假身份证,并躲在上山坊如此偏僻的地方,混在当地为数众多的外来务工人员当中,不易被发觉。


案发后,在抓捕陈金春的同时,南平警方还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全市流动人口清查行动。案件告破后,下一阶段,警方对外来流动人口的清查和管理还将进一步完善,争取尽量减少这类案件的发案率。


陈金春作案时,有10多名村民在场看到了,却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虽然陈金春手持一把杀猪刀,但当时五六人拿着扁担、锄头,难道还斗不过一个陈金春?这些村民看着陈金春杀完人,提着刀,回家洗澡后逃之夭夭。在此期间,包括受害者许家兄弟都没有及时行动,也没有及时呼吁其他村民一起去抓住陈金春。“如果大家齐心协力,一起上前,陈金春是逃不了的。”有关人士说,这18天的追捕完全可能避免,陈金春应该早就被捉拿归案了。


7年前,陈金春在福州杀人时,很多村民看见他手里提着带血的刀从大街上走,后来回到家里洗澡。还有人看见他换了新衣服出逃,前后有40多分钟。如果当时有人站出来把他扭送公安机关,7年后的悲剧就不会重演了。


让人不理解的是,陈金春为什么因小纠纷竟连杀6人、重伤1人?警方表示,在审讯和走访群众中,他们了解到陈金春的心胸非常狭窄,只要同人吵架,就会很难受,睡不着觉,甚至萌生杀人念头。


今年上半年,福州警方已侦破命案54起,从发生的命案来看,近70%的案件是当事双方发生纠纷争吵,一方一时冲动过激杀人。警方提醒广大群众:发生纠纷时要理性对待,切莫因小事一时冲动走上犯罪道路。


据了解,近年来因家庭矛盾、婚恋纠纷、民事纠纷、债务纠纷等各种矛盾纠纷引发的重大恶性犯罪案件和人身伤害犯罪案件有所上升。法律界人士呼吁,只有大力加强矛盾纠纷的排查调处工作,增强社会的法治意识,充分发挥法律定纷止争、息诉求和的作用,实现全社会的综合治理,才能最大程度上避免小矛盾小纠纷转化成刑事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