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烧香的现实意义,有多少人才被文凭埋没?

lancezhou 收藏 2 108
导读:由于没有取到足够的证据,“熊猫烧香”的主犯李俊不能按“后果特别严重”来量刑,只判了四年。随后又有续闻,说杭州一家公司想以百万的年薪聘用他(2007年9月26日《都市快报》)。接着,有许多人对杭州这家公司的做法表示了质疑,有的甚至进行了猛烈抨击。公司经理又接受记者采访直说冤枉:“全国有十几家网络公司想聘李俊,有的出到年薪百万。可是文章里只有我们公司和我的名字,这下大家都以为,是我们公司出一百万年薪……实在是误解啊!”意思是说,年薪百万,不是杭州这家公司出的,而他们只是有聘用的意思而已,并不是年薪百万。而聘用他

由于没有取到足够的证据,“熊猫烧香”的主犯李俊不能按“后果特别严重”来量刑,只判了四年。随后又有续闻,说杭州一家公司想以百万的年薪聘用他(2007年9月26日《都市快报》)。接着,有许多人对杭州这家公司的做法表示了质疑,有的甚至进行了猛烈抨击。公司经理又接受记者采访直说冤枉:“全国有十几家网络公司想聘李俊,有的出到年薪百万。可是文章里只有我们公司和我的名字,这下大家都以为,是我们公司出一百万年薪……实在是误解啊!”意思是说,年薪百万,不是杭州这家公司出的,而他们只是有聘用的意思而已,并不是年薪百万。而聘用他的本意是:公司领导考虑,李俊水平不错,又勤奋好学,一时误入歧途,应该给个改正的机会,所以研究决定,李俊出狱后,聘他当技术总监。(2007年9月27日《都市快报》)

犯罪是犯罪,才能是才能;有罪该判刑,有才该聘用。这本无可厚非,年薪百万,只是媒体为了吸引眼球而搞的噱头罢了,并不能引起我的注意。而使我特别在意的是,有关李俊的文凭和他的求职经历:25岁的李俊,一个水泥专业的中专生……李俊中专读的是父亲所在水泥厂办的职业技校,水泥工艺……李俊对警方说,2004年以来,他曾到广州、北京求职,专门找网络公司去应聘。可人家先问的是学历,一听他是中专,学的还是水泥,连简历都懒得看,直接就说,下一个。这让他很受打击,人也变得越来越沉默,整天挂在网上。一些网友知道后,就跟他一起发牢骚:“那些公司就了不起啊?你的本事让他们瞧瞧!”(同上)

为了证明自己的本事,为了寻找到工作,非得制造“熊猫烧香”电脑病毒,非得让千千万万的电脑用户遭受无辜的打击和损失吗?虽然说“大部分人认为,从专业水平看,李俊水平还可以,但不算很高”“和真正的黑客高手相比,李俊还排不上号”,但他具有相当的水平这是今日大家公认的了。那么,在这之前,他求职的公司为何就没有一家能够发现而录用他呢?李俊,本来是有相当的电脑专业水平的,可以为公司做“维护电脑系统和防毒杀毒”的工作,可就是没有一家愿意让他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在文凭面前,李俊只能逆来顺受,只能低下高昂的头。只能遭受“连简历都懒得看,直接就说,下一个”的白眼。

李俊为了证明自己的本事,为了寻找到工作,非得制造“熊猫烧香”电脑病毒,非得让千千万万的电脑用户遭受无辜的打击和损失的事实,具有鲜明的现实意义:我们的社会,已经被文凭崇拜扭曲得非常厉害了,我们社会的发现人才机制已经相当落后,有多少真正有才能的人才被一纸文凭而埋没!

李俊求救于“熊猫烧香”而有了被高薪聘用的就业机会——“你们公司当时想到聘请他,打算给多少年薪?”记者问。“我们董事长先说过一个数字,10万,后来又说过,20万也可以。”——虽然不是如传说中的百万年薪,但10万、20万,对普通百姓来说,这样的年薪也称得上是高薪了。这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因为没有“熊猫烧香”,就不会有网络公司愿以百万年薪争聘李俊。媒体这么一炒,那些和李俊一样有水平,甚至比李俊更有水平的黑客高手,未必不会争相效仿。到时候,同样难以对付,或者更难对付的“狮子烧香”、“老虎烧香”、“大象烧香”……未必不会接踵而至。如果这样,查办“熊猫烧香”,就成了传播“熊猫烧香”。——这令人发怵的结局,并非不合情理。”(慕毅飞《熊猫烧香的续闻让人忧从中来》)我觉得这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在道德普遍堕落的今日——不是刚刚传出“郭敬明破格加入中国作协正式成为会员”的新闻吗?而之所以说那是“破格”,“主要是因为他的代表作《梦里花落知多少》大量剽窃他人之作”,剽窃了,而且还死不认帐,死不道歉——“可以通过剽窃而展示抄袭才华,然后再谋求加入作协”(椿桦 ),为何不能有通过制造诸如“熊猫烧香”“狮子烧香”、“老虎烧香”、“大象烧香”的电脑病毒而展示电脑专业水平,而后获得公司高薪聘用的就业机会呢?复制成功机会,是有很的诱惑性的。我可以在这里断言:在社会和企业只能靠文凭来判断识别一个人是不是人才的今日,在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比文凭更好的识别人才的办法以前,这样的复制成功机会的冲动在接下来的时间段里将长期存在。

当务之急,不是靠再次树立那么多的(53位)道德楷模来提高大众的道德水平——事实已经证明,靠树立那么多的道德楷模来提高大众的道德水平的路子,是一条死胡同,这路是根本走不通的——而是努力改变我们的文凭崇拜,努力寻找一个比文凭更好的识别人才的办法。我相信,这样的办法肯定是存在的,问题是我们习惯的懒惰传统,阻碍了我们对这样的办法的寻求。这是我们的报应,是对我们懒于寻找比文凭更好的识别人才的办法的报应。这个世界,本来没有“熊猫烧香”,是我们对文凭的崇拜和懒于寻找比文凭更好的识别人才的办法,催生了“熊猫烧香”,催生了一个个类似“熊猫烧香”的人间病毒!

醒醒吧,中国人!我们还要催生多少个类似“熊猫烧香”的人间病毒,才能有所悔悟,才能有所进步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