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鬼传奇 一 水鬼遇鬼

水鬼,是对于军中潜水员的一种“昵称”,盖因这个兵种出动必潜水服金属盔,形状古怪而得名。个人认为,中国的潜水员默默无闻,但如果从专业水平来说,应该是在世界上排得一席之地。或许因为这个职业比较特别,我国文献中公开内容中关于“水鬼”所见不多,就想写写这个话题,其实也不会有多么新奇,略叙潜水员的甘苦和传奇而已,有不到或者涉及不该说的地方,请内行多多提醒。


说来水鬼亮相少,也和运气多少有点儿关系。有朋友对我讲,九八大洪水期间,驻武汉的海军水鬼教导部队曾经起了很大作用。那时候大坝最怕的就是发生管涌,这种水下的险情很难及时发现,常常是等报告出现管涌,大坝也到癌症晚期了。管涌的克星,就是水鬼,他们只要下水一看,就能让险情原形毕露。因此这支部队那段时间常驻大堤,一接到报告某处大坝附近水面有漩涡就下水勘察,不知道多少次收拾了这种水下魔鬼,可称功勋卓著。功勋卓著自然就名声大,名声大到江老板到武汉视察都点名要见这个部队。当时各路兵马都在大堤上接受检阅,一色陆军绿中海军蓝那叫抢眼 -- 眼看着一个大大的风头,忽然。。。附近一段大堤报险。。。那只好去了,别人没这个专长阿。等回来,该走的,也都走光了。。。


水鬼是个隐藏在水下的行当,或许就因为这个,露脸的机会,常常和他们擦肩而过。


这就是命吧。


萨和“水鬼”开始搭界,是因为家中长辈参加相关工作,与海军的朋友多有交往,其中有几位就是“水鬼”。他们下部队,人家隆重招待“专家”,还吃过海军水鬼专门去捞来的海胆和鲍鱼呢,水鬼告诉俺们海胆黄还有一个名字,叫做“云丹”,至今不能证明是不是有这样一种说法。从旅顺带回来保留了十多年的淡菜,据说也是一位潜水员朋友的礼物。


但萨和他们直接交往很少,到了八十年代,水鬼们陆续退役,偶有来北京出差的来探望,也是来去匆匆,萨虽然对“水鬼”的生涯颇为钦仰和好奇,毕竟敬而远之,顶多听人家说说短刀对鲨鱼的惊险,现在想想,误过了不知多少好东西,颇为遗憾。


直到九十年代中期,在青岛作一个项目,这项目多少有点儿涉及军方,青岛方面有一位状貌平凡,一身便衣的老大,一介绍居然也是水鬼出身,这不由人不惊,当然这时他已经退役了。过后提起家中的几个老朋友,不料这位老兄肃然起敬,竟然是他们行里的老前辈,而且有的还颇为传奇呢。


从那儿以后,萨有心收集了一些相关的资料,想着有机会写点儿他们的故事,包括海军潜水员部队的建立,打捞阿波丸,打捞跃进号,海峡中的水鬼,等等,到后来,萨承认,连我自己也有点儿被中国水鬼镇住了。


补充一下,对于中国水鬼的水平,是不需要吹的,就我所结识的这位朋友,十年以后忽然得到他的消息,竟然是在南美某国作一家中国大公司的业务代表。这不禁让兄弟我心存疑虑,据说部队对退役人员出国问题管得还是比较严的,他老兄怎么能这么逍遥?再说,那个国家以毒品著称,游击队满天飞,中国公司去那儿有什么生意可作?


联系上以后,有一天得到他老兄发来的照片,图片显示出来以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只见这位兄弟一身T恤笑对镜头,身边一位该国海军军官全副戎装,而身后的海里,远远近近的 – 竟是一群戴着头盔的水鬼!再看其他照片上我们这位兄弟头上的潜水镜,不惑之年依然凸凹有形的六块腹肌,萨恍然大悟 -- 这位中国人民海军优秀的退役潜水军官出现在那个遥远的国度,显然是因为公司有生意要做的原因,而且一定是非常偶尔的看到了人家的海军水鬼训练,觉得有趣,就更加偶然的合了张影么 :)


这张照片我因为某些顾虑没有发在公开场合,但曾经把我们兄弟的脸模糊了一下贴在中国军事同盟的斑竹区,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前两年约旦出现了中国的军事人员不幸遇难事件,这里一并向他们致敬吧。


但是此人的潜水生涯我没有更多的传奇可说,虽然隐约知道他在部队的时候作过教官之类的职务,倒是他认识的一位老水鬼教官的事情听了一些,按照老兄的说法,那是参加过打捞阿波丸的老手,而且,还在打捞中有过相当惊险的经历。


那么,我们就从这位老水鬼那儿开始说起吧,如果给他在打捞阿波丸中的事情加个标题,就应该叫做“水鬼遇鬼”。


直入话题吧,摸清阿波丸的水下位置后,需要派潜水员进入阿波丸船体进行勘探。大家都知道打捞阿波丸是在平潭海区,对面就是台湾,所以当时海军方面很紧张,担心台湾方面有所举动,除了派有护卫舰编队进行警戒,下水之前潜水员们也作过多种紧急情况的推演,比如台湾方面预先在阿波丸上挂了炸药破坏怎么办?预先派了水鬼潜伏其中怎么办?等等。同时,由于阿波丸所载日军两千余人尽数随船毙命,有船民说此处夜有鬼哭,还对潜水员作了破除封建迷信的教育。


于是第一个潜水员就下水了,可是刚一进入船体就猛拽信号绳,拉上来以后脸色煞白,语无伦次。半天才说明白,说是一进船体,就有人在他肩头拍了一下。


船上的人都大惊,要知道这个水区只有这一个潜水员下潜,阿波丸里面的日本人都死了多少年怎么会拍人肩膀?


难道真是对面已经有人在里面了?


说实话这一点X教官不太相信,对面的水鬼已经好久没来叫板了,难道。。。


有人问潜水员 – 是不是沉船的舱壁或者突出的设备碰到了你?

不是,我反手打了一拳,打中了是软的,而且还会躲我的拳头。。。


会不会是什么大型海洋生物?


但是再问,这位潜水员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X教官一咬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准备装具,我下去。


他这次是做好了准备,一下水就把潜水刀拔在手中。他的想法很简单,管你是人是鬼,反正这儿没有战友,你敢拍我肩膀,我就给你一刀。


果然没让他失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