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小路 老房子

回眸 收藏 288 51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路 老房子

我是不是老了,怎么总是向往这样的地方。

一条小路,弯弯的延伸向远方,路的两边那高高低低的树影随时光的推移正不停的拉长与缩短。日子是这么的平静,就连夏天的蝉鸣听起来也是这样的安详。

小路边有一座房子,老房子,老的不知道年纪。她就出生在这里,每天每天房子陪她一起度过,她感觉很静,连父母说话是低低的声调不会打破那难得的宁静。

她总是微笑着打量这一切,母亲偶尔会轻轻的捏一把她的脸蛋,这笨孩子整天不知道笑什么。母亲也笑笑的走开了,她还是微微的笑着。

她是一个爱笑的孩子,她熟悉这里的一切,看着蚂蚁排队搬着属于它们自已的财物,忙忙碌碌的,她有时会用一根棍子隔断它们的去路,当蚂蚁们急成一团的时候,她轻轻的把小棍移开,仿佛干了一件坏事一样,偷偷的坏笑着。树上的知了一个劲的叫着,叫着风吹过的夏天,突然有雨丝凉凉的飘在脸上,“小坏蛋又在戏弄我”,她一边擦着知了送给她的特殊“礼物”,一边轻轻的走过去小心的捏住它的身体,顿时它不叫了,小腿使劲的蹬着的手,她急忙放开了手,叫声又欢快起来。她看着属于夏天的精灵,她微微的笑着。

她喜欢玩弄着手中的泥巴,要捏出千军万马,她才有机会做将军,指挥它们打仗,小脸上,衣服上抹着泥巴一道道。直到妈妈强拽着小手回家,才不得不向道边的小战士挥挥手,脸上还是带着无邪的笑。

她喜欢雨天,喜欢撑起小雨伞,卷起裤脚,赤着双脚,走在泥泞的小路上,用手接过雨水,品着雨滴的味道,听着细雨打在伞顶的沙沙声。池塘边的青蛙和着蒙蒙细雨“嘎嘎”的唱歌,在她走过的瞬间,“扑嗵”的隐入水中,她意会的笑着。

远处传来鞭炮锣鼓声,她听的出来,又是一个漂亮姐姐喜滋滋的坐在花轿里,随着花轿的颤荡,想象着姐姐也在荡悠悠。她的心在飞扬,不觉用手捧住发热的双颊,羞涩的低下头。

她想做美人鱼,躺在纯净的溪水中,任水流过她每一寸肌肤,微闭着双眼,午后的阳光照在脸上暖暖的,碧绿的水光透出的不仅仅是清凉,更多的是平静,鱼儿轻轻吻着她,追逐嬉戏着。她在水边的石头上坐下,石头上那厚厚的苔藓仿佛亘古未变,她静静的坐在那里也仿佛是亘古前的一张画卷。在山泉中洗她乌黑的长发,那淙淙的泉水声在她的耳里,是一首歌,秀发湿湿的披在胸前,那水滴点点滴落,很快又汇入了溪流中,很快便再也分辨不出来。她静静的看着流水,还有水中的光影。阳光被微微荡动的泉水反射回来,映着她赤裸的身体,仿佛披着一层淡淡的金黄的色彩,她微微的笑着,定格成画中的女神。

天,是淡蓝色的,映照出琉璃的色彩;风吹过树影,吹皱了溪水,吹乱了她一头长发,每一根发丝随风中飘舞,她随意用手理了一下,逆着风的方向,任风吹过她的脸庞,耳边传来忽忽的声音。山野中的风清凉,吹的让人心醉。

回头看着那条小路,弯弯的延长,尽头会通到哪里?应该是山的方向吧,她的眼神中充满对山的向往,但是山很高,很远,她只有静静的看着,默默的期待着。

她每天看着日出日落,太阳从山的这边升起,从山的那边落下。她微笑着看着从不错乱的自然规律,高兴的时候,她希望日头永远高高的挂着。她也喜欢看火红的落日,看着它慢慢的滑落,最后终于消失在她的眼前,西边出现了那半天的火烧云,姹紫嫣红的色彩,姿态万千,火烧云的映照下,那远处的山峦近处的村庄,莫不涂抹上一层或浓或淡的光晕色泽, 她仍然凝视着天际,久久地陶醉在这落日的奇观之中……。这时候,炊烟袅袅升起,母亲的呼唤随后传到了她的耳边,那么的温柔。她甩了甩乱乱的秀发,微笑着回应着:马上就回来啦。还要再看一眼那红的化不开的云。

她象一片温柔的天空,在每个人的心头上,每一寸,每一分都是牵挂。她是一片云,只高旷的天空中的一片云,飘来的是宁静安谧,带去的是俗世红尘。

她总是微微的笑,笑在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笑的那样自然,那样悄无声息。她静静的笑着,不说话。而我静静的看着,被她的笑所感动所温暖。

我静静的站在那条小路上,静静的看着、想着,看不破也想不透。但是我知道,在天的另一边,有一条小路,小路两旁有树影,高高低低的树影被时光拉长与缩短,还有一座老房子,老房子里面有个她。她总是微微的笑着,看那片山,看那金色斜阳照晚。伴随她的,还有那汪山泉淙淙的流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