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梦中槐花香

外来猫 收藏 1 164

门前那棵大槐树是什么时候种下的,就连爸爸也说不清楚,此刻回首,能想起的便是它年复一年的花开花落。在童年的记忆里,每当微微的绿意在枝头悄悄的萌发,我便得到大人的允诺,脱去厚厚的冬装,像刚从冬眠中腥来的小松鼠一样,在院子里撒开了欢儿。阳光从叶间的缝隙中透过,洒下一地班驳的影子,沉寂了一冬的世界顿时变的灵动起来。几阵春雨过后,抬眼已是满树开花,这样的盛景让人喜出望外,异常激动。

小时侯我出奇的顽皮,常常在黄昏的暮色中拖掉鞋子爬到树上,坐在树杈间,悠然的晃着双腿,随手摘几朵花放到嘴里嚼着。看着树下小伙伴羡慕的眼光,心里得意极了,因为我能看到更远的地方。他们仰着头问远方有什么,我总是装模作样地遥望一番,然后很认真地说:“那儿有好大的一个湖,湖边是漂亮的房子,白雪公主和7个小矮人住在里面。”他们半信半疑,只是始终没有人有勇气爬上来。其实,我能看到的除了麦田还是麦田,只是随季节变换改变着不同颜色罢了,嫩绿,深绿,一直到金黄。很多年以后,读到海子的那句诗“远方除了遥远其实一无所有”,便有一片无垠的麦田从记忆里掠过......

每年过年,爸爸总让我站在大槐树下,比着我的头顶,在树下刻下一道“身高线”。他托着我的头说:“希望我的儿子像大槐树一样快快长高,快快长大。”那时侯我会傻傻的想:长大,应该是件很快乐的事吧。

后来,家搬到了城里。在汽车扬起的烟尘中,告别了故乡,告别了大槐树,告别了孩提时代许多纯真与梦幻......

岁月在不经意间慢慢积累,就这样仓促地长大了,像坐在飞驰的列车上,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甚至来不及欣赏。只有在某一个被触动的瞬间,在记忆中一页页翻阅往昔岁月的时候,才会知道,我来过,走过。那些曾经而幸福的场景,时不时让情感的波澜在心底漾开。

去年槐花飘香的季节,回应着那个久久不息的召唤,带着赴约般的心情,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小镇变化很大,原来的房子已经不见了,所幸大槐树还在。多年不见,他依然粗壮高大,枝繁叶茂。梦幻般地,我站在树下,虔诚的、一遍遍摩挲那道道疏密不等的刻痕,一遍遍回味那埋下已久的梦想......

这些年,我不断的出发和离开,而且越走越远,从小山村,到小镇上,最终将城市的繁华尽收眼底。而它始终在这里伫立着,守侯着我的回忆,栉风沐雨,不离不弃。别后的岁月,它无法体会我所走过的伤痛和欢愉,正如我不能感受它所经历的寒风与煦日。我们就这样,在各自的世界中走过四季。轻轻的闭上眼,再一次俯在它挺拔的躯干上,说几句悄悄话,用只有我们才能懂得语言。而它依旧静默着聆听,久久地不发一言。可我却分明听到了一声颤抖着的叹息,如此清晰,如此遥远,仿佛是耳边亦真亦幻的呓语,又像岁月长廊里渐行渐远的足音......

我一直想着一个月光清冷的晚上爬上的大槐树,为它吹响一支短笛,在水样的月色中憧憬下一次花开......

本文内容于 2007-10-4 13:32:17 被外来猫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