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社会的毒瘤——律师帝国 民猪与人犬 第八章 少女--一种稚嫩可人的商品

rcdf12345 收藏 0 2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5/[/size][/URL] 第八章 德国世界杯妓女的生活写照:可怜的她们才是输家 2006年06月23日 德国世界杯,足球给妓女带来的是说不完的酸甜苦辣。被监视、殴打、强暴、一天进行几十次性交易,这就是德国世界杯妓女的生活写照。难怪,有媒体说:“比赛冠军尚未出炉,输家已经产生,就是那些被迫卖淫、供男人玩乐践踏的可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5/


第八章 德国世界杯妓女的生活写照:可怜的她们才是输家


2006年06月23日 德国世界杯,足球给妓女带来的是说不完的酸甜苦辣。被监视、殴打、强暴、一天进行几十次性交易,这就是德国世界杯妓女的生活写照。难怪,有媒体说:“比赛冠军尚未出炉,输家已经产生,就是那些被迫卖淫、供男人玩乐践踏的可怜女子(不,不,不,律师帝国说了,她们都是性服务者,她们都非常敬业!)。”(而且律师帝国是世界上最强调保护妇女儿童的了!他们处处保护着妇女儿童不受伤害,为妇女儿童创造着最理想的工作生活环境呢!)


走私卖淫成最大问题


30岁的阿莎娜来自乌克兰。听说世界杯期间能赚钱,她早早就带着旅游签证来到柏林。她先在一家餐馆工作。但签证很快到期,一位老顾客答应帮她再找份同样的工作。数周后,阿莎娜被送到汉诺威近郊一所公寓。一个50岁左右的陌生男人用蹩脚的俄文对她说:“我叫卡尔,你的新主人,我花3000欧元买了你。”阿莎娜的工作地点就在汉诺威球场附近树林里的小巴士上。她从晚上8时到早晨6时接客。她说自己就像“公共厕所”,有时一晚接24个嫖客,月经期间也不例外,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她痛苦极了,曾暗示客人她是被拐来的,但没有一个男人注意这些。在火坑里日子虽然痛苦,但阿莎娜有个念头:“要活着出去!”有一天,小巴士的门开了,进来的不是满身臭汗的球迷,而是警察。


事实上,阿莎娜只是被迫卖淫事件的“冰山一角”。今年初,有人警告说,世界杯期间,将有4万女性被走私到德国从事皮肉交易。但警察局否认了这种传闻,妇女委员会也认为“这是无中生有”。但最近的数据显示,世界杯期间,有95%的妓女都是被迫卖淫。警方不得不承认,“从外国来的女性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事先连工作地点、干什么和报酬多少都不知道。”而且,很多被迫卖淫的女性敢怒不敢言,如果拒绝老板的要求,她们很快会遭到报复,“勒索、囚禁、殴打,甚至轮奸”(报警啊!到了警察局,律师帝国同样也会羞辱死你们的!)。


红灯区生意异常火暴


尽管德国不承认存在“性奴市场”,但世界杯期间红灯区异常火暴却是事实。世界杯举办城市法兰克福的红灯区就在火车总站对面,记者发现该区最大的桃奴丝妓院竟有5层:一楼是色情商场,有性商店、电影院、录像租借店、按摩沙龙、性表演屋和脱衣舞厅等;二楼、三楼为豪华套房,据说专为高官和富豪服务;四楼接待外国旅游团;五楼为快餐式交易服务。这座妓院有100多间卧室,有桑拿房、游泳池、日光浴等设施,并配有卫星电视,比赛期间,客人可在这里观看球赛。妓院负责人告诉记者,为迎接世界杯,他们 装修花了100万欧元(约1500万元,这都是用来救助穷人家的孩子上学用的!)。以前,他们平均每天接待150位客人(嫖客升级为客人了!),“现在我们24小时营业,每天客人都在300人左右(太少了,每天全世界都有因饥饿贫困而死的约3万名儿童,几万个成年人,还有一万多人被感染上艾滋病,同时还有约一万名艾滋病病人被痛苦地折磨致死的大人和小孩,每天还有3000人无奈地结束掉自己的生命!)。”


不仅法兰克福,另外11个举办比赛的城市都有妓院,很多妓院甚至还为球员开通了“绿色通道”。据德国《图片报》报道,因为不满被当成奴隶一样使唤,世界杯开赛至今,已有上千妓女“辞职”。德国妓女阿曼塔说:“比赛期间,客人都非常变态,他们大部分来自欧洲,如果我再不离开这里,肯定会死在这儿。”


打击强迫卖淫效果不明显


据《图片报》报道,黑心老板为了多赚钱,柏林的妓女两班倒,日夜不停地接客。一个妓女说,比赛期间非常累,有时要工作16个小时。妓女们说“世界杯过后一定要休假”。这种说法并不夸张,柏林大大小小的性服务场所全都人满为患,那些无聊的到这里“放松”的人不得不在门外排长队等候。一位经营者无耻地说,“直到世界杯结束,我们的贵宾房已全部被预定光了”。正是难得的赚钱机会刺激了人们的神经,被骗的和骗人的,都受了钱的蛊惑。


在德国,妓女是合法的,被迫卖淫为非法。德国境内约有40万登记在册的妓女,有专门的妓女指导中心,由政府官员亲自管理,登记在册的性工作者有纳税号和工作许可证。德国官方称,有近4万名妓女从世界各地拥入德国,到了12个赛场,各个城市突然增加近3500名性工作者,给这些城市带来了巨大压力。


德国政府采取了多种措施,对强迫卖淫的非法集团进行严厉打击。很多社会团体、热线电话和教会都向嫖客施加压力,有关部门还专门印制了名为《终场哨响——结束强迫卖淫》的小册子,希望嫖客举报“强迫卖淫”。然而,像阿莎娜这样的人不相信这些做法有效,“男人来找妓女,根本不会考虑其他的。”


德国性产业,妓女需培训上岗


2004/05/10 据路透社报道,一名德国妓女企业负责人表示,政府正在压榨这一合法产业,因为他们打算征税并对不进行人员培训的企业处以罚款。


莫莉-卢夫特是柏林一家有十名自由员工的著名妓院的老板,她认为,政府的行为将会危害到德国这一有着40万员工的行业,该行业的年收入达到了40亿英镑。由于经济停滞和新的税收压力,60岁的卢夫特在接受路透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人们已经没钱嫖妓了。这些法律对妓院老板是灾难。”


德国国会正在寻找从妓院征税的更有效手段,联邦审计委员会认为政府每年失去了20亿欧元的税收收入。国会的一个委员会将很快提出改进征税的方法,下院上周五通过法律,企业每15名员工必须至少有一名学徒,违者将处以罚款,妓院也不会例外。卢夫特说:“上帝啊,由于妓院的特殊环境,我简直无法想象后果。妓院吸引的就是那些无法正常上班、从没有学过信用二字的女人。她们来去完全随自己,不会想着考勤和纳税。”


据估计,德国妓院每天有120万顾客,几乎有三分之二的妓女在酒吧、俱乐部和妓院工作,有六分之一站街,其余是电话应召女郎或三陪。游说集团称,妓女每月的收入在5000到一万欧元。妓女能得到保健和退休待遇,贸易组织正在努力通过起草标准合同使这一行业走出阴影,德国政府2001年通过法律,允许妓女起诉客户虐待或不付费。(上帝啊,我们非常想民猪自由人犬啊!)


少女--一种稚嫩可人的商品(一边是罪恶一边是生育!)


2001年12月17日到20日,联合国儿童基金组织的第二届世界反儿童性交易大会在日本横滨举行,它继承了1996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第一届大会精神,联合起草了《横滨宣言》。在此次会议中,国际反亚洲儿童性观光组织(一个致力于消除儿童卖淫、儿童色情和为色情目的贩卖儿童的国际民间组织)以及一些非政府组织起了重要作用。


在此之前,10月16日到18日,东亚及太平洋地区曾为此次大会在泰国曼谷开过协商会议,包括70位政府官员和20名儿童的280名代表在一起起草了地区行动计划。东南亚的泰国、缅甸和我国台湾地区一向被认为是儿童性交易的发源地,这一地区男性嫖客在传统观念中常以为与幼女做爱可以保健,新近又增加了一项防治艾滋功能。这种观念甚至影响到亚洲色情区的外国观光客。这其中最倒霉的算是47岁的法国人阿姆农·舍穆利,他在1994年到泰国的一次旅行中以3美元强行与时年11岁的当地少女实施性交易,2000年10月,他被法国新行法律送上法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是原告之一,而那位现年已经17岁的泰国少女也出庭作证。


在国内从事细部调查中见过许多涉及色情业少女的性学专家潘绥铭认为:“目前通称18岁以前的人为未成年人,到色情业中这种观念几乎就不适用了,小姐中18岁以下的比比皆是,她们不可能承认自己是雏妓。12岁以前的是儿童,15岁以前的为少女,这是比较合适的划分。”


雏妓的称呼中含有非人道色彩。土耳其希南大学的昆塔伊教授和埃尔京索伊副教授就雏妓问题提交的一份报告估计,全世界约有300万以上5~17岁的雏妓。亚洲国家雏妓最多,其次是拉丁美洲和非洲。这些国家的大量雏妓被运往欧洲,而且其人数每年都在上升。


由一家儿童医院的妇科医生阿立克萨·艾伯特写的《妓院》成为2001年美国最畅销的奇书之一,艾伯特亲自在美国内华达州一家名为“野马牧场”、每年客流量为35万人次的妓院呆了不止7个月,在那里的经历使她最终成为一位坚决的女权主义者。因为她所面对的更多的是孩子。


在这次反儿童性交易大会上披露了部分国家从事商业性性行业的妇女和儿童数目:菲律宾100000人,印度400000人,台湾地区100000人,泰国200000人,美国244000至325000人,巴西100000人,西非35000人,东欧与中欧175000人。据估算,每年有约100万儿童与青少年(多数是少女)加入了年收益数十亿美元的商业性色情交易。这已非局部地区的社会治理,而是一个全球儿童权益的大问题。


局部的救援从来没有停止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助的一项设在哥伦比亚的项目,从妓院中解救了148名儿童,并在危机横生的大街上收留了260名无家可归的孩子。在阿尔巴尼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当地一家民间团体合作,让那些街头少年重返课堂,他们中间的80%曾被贩运到希腊或意大利,成为性奴隶。


针对发达国家消费群体的儿童性出口和性交易每天都在进行,在内销性质的性场所中,隐瞒真实年龄的妙龄少女成为一种稚嫩可人的商品。她们像小动物一样纯洁,也像小动物一样被糟践。不得不承认,我们选取的两个境内目前被广泛关注的范本仅仅是掀开了幕布一角,这些“洛丽塔式”的性罪错少女正好处于半儿童半成人、半独立半依赖、半逆反半顺从、半开放半锁闭的状态,对她们而言,世界变成了一条狭小的道路,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