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高考,我女儿考上省内一所一类大学,比我们父母和她自己预期的差很远。但是,女儿对我们父母的要求并不低,首先要求买一个手机,想到便于联系,花1400.00元给她买了一个带摄像和MP3的滑盖手机;接着要求打8000.00元到学校发给她的银联卡上,我们问:学费不到7000.00元,为什么要8000.00元?她说多余的钱是九月份的生活费,到校还要换一副眼镜,觉得有理,打了8000.00元到她的卡上;可第二天她又软磨硬泡,要在我们本市换眼镜,又给她花了300.00元;最后,要求每月生活费不少于600.00元。我们工作生活在一个县级市,属工薪阶层,年家庭收入约24000.00元,还要扣除医保和住房公积金,承担集资建房,还要赡养一个没有退休金的老妈。


我们陈述了上述理由,觉得每月400.00元尚很吃力,她仍坚持600.00元,最后商定每月600.00元吃穿用包干,学费另外给临近开学,借了一辆车,把她和行李送到学校,并给她买齐了一切生活用具。临分别,她的卡上有生活费1065.00元。分手时,她叮嘱每月到武汉看她一次,准备好第二学年给她买电脑。



临近中秋节,我专程去武汉看她,到学校时刚好中午,我打算和她一起在学校食堂吃午饭,考察一下她平时的伙食。她反对,说:“天天都在学校吃,既然你来了,当然要出去享受享受。”她换下军训装,着上时装,拉着我出了校门。午餐吃麦当劳,花去几十元,肚子没吃饱。接着逛商场,到中山公园坐惊心动魄的过山车,又到武汉广场顶层吃异域小吃。途中遇到一亲戚,给她200.00元,以表祝贺。我又教她回家和返校的乘车路线,才在车站分手,她返校,我回家。至此她九月份可支配生活费达1265.00元。此后,她以种种理由每月向我们要钱600.00-1000.00元不等。


春节期间,她要求返校时买电脑。她要买笔记本电脑,说既可上图书馆用,又可在公寓用,夏天还可在蚊帐里头用。我主张买台式机,理由:1,支付能力有限;2,容易被盗;3,性价比低;4,维护成本高。好说歹说,她才同意买台式机,但要求品牌机,而且必需是液晶显示器。各让一步,达成妥协,预算为6000.00元。过完春节,正月十六(2月13号)7时,带着两旅行箱加一袋她喜欢的吃的喝的用的和我准备的网线排插工具,我送她返校。9时30分到达武汉吃早点,10时30分到达她学校寝室,放下东西就出发,展转去武昌电脑城附近,通过我市宏基电脑代理商,以5800.00元买得一款标价5999.00元T160AMD,17英寸液晶显示器电脑。剩下200.00元,由她买附件用。乘销售员安装操作系统的时间,我们去南极电脑城买附件。她看上一款耳机,砍价,别人不卖。我说买两副,卖主让了10.00元,花了50.00元。来到街市,她问:“你买耳机,为什么要我付钱?”我的心咯噔一下,不是滋味。我接着问:“剩下200.00元是你的吗?”她说:“是我的。”我说:“你即使说送给我,我还是会付钱你。今后说话得讲究方法!”我掏出25.00元给了她返回那店,系统已装好。我搬上主机,她提着显示器,展转回到她的寝室,时间是13时30分,肚子饿得咕咕叫,口干舌燥,喉咙冒烟,想着当日要赶回家,就忍着,拿出材料和工具,开始走网线,连接电脑。约14时30分,胃开始疼(我有胃病),我开口说:“你拿出带来的饼干,喂给我吃,我边吃边做。”她这才拿出带来的饼干喂给我吃,她自己也吃起来。走好网线,连接好电脑,我又开始安装工具软件。口干得实在受不了,我要女儿开一瓶酸奶给我喝,她犹豫了一下,说:“我找一下,看有开水吗。”她找了一圈,没找着,却找来一罐汽水,我心情复杂地和她共饮了那罐汽水,17时10分,我弄好了我力所能及的,准备回家,她提醒我,还没有给生活费。我给她二月份17天生活费400.00元,生日礼金200.00元,然后走出她的寝室,钱包里只剩下212.00元。回家的路费是40.00元,余下的162.00元是我们二月份17天的生活费。而与此同时,女儿至少有770.00元生活费。



我没有时间吃晚饭,汉口到我市的最后一趟班车是18时30分,只得空腹赶路。当我饿着肚子,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时已是20点45分。



我的心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