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看美国当年的腐败

请看看美国当年的腐败






在人们的印象中,美国似乎一直是处在进步之中,并在很多时候领导着世界的潮流。可为许多人所不知的是,在100多年前,美国曾因患上“工业文明综合症”而险些沦为三流国家,成为发展的牺牲品和金钱的奴隶。


在林肯“伟大的解放”之后,美国经济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在美国的经济成长中,南北战争是个分水岭:市场扩大了,并且由于战争的刺激,工业空前发展,一些大资本家,如约翰·洛克菲勒、利兰·斯坦福、杰伊·古尔德也应运而生,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垄断公司也逐渐开始左右政权,美国由此进入了马克·吐温所说的“镀金时代”。在其后的30年里,官商不分,以权谋私,上行下效,贿赂公行,物欲横流。美国资本主义发展的速度达到了历史顶点,但它所带来的贫富差距和道德沦丧也达到了历史顶点,患上了难以治愈的“工业文明综合症”。


经济生活的混乱


在西进、开发的旗号下,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遭到破坏性开发和浪费性使用;劳动者每天要工作12甚至16小时,薪水却少得可怜;假冒伪劣商品充斥市场,消费者权益无人保护;垄断公司收买政客,破坏经济运行的健康环境。


美国经济生活乌烟瘴气、混乱不堪。爱默生为此描述道“(波士顿)比考恩大道和弗农山庄的大街小巷都弥漫着铜臭。在律师的办公室,在港口码头,到处可见这种卑鄙龌龊、浑浑噩噩的陈腐之气。”


对消费者的坑害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在芝加哥的一个肉食罐头加工厂,为了填满食品罐,装罐工在资本家的指使下,毫不犹豫地使用腐肉、痘肉、内脏甚至老鼠肉。这被厄普顿·辛克莱写进了名著《屠场》中,激起了民愤。


混乱的另一个表现是垄断盛行。在一个又一个工业领域内,约翰·D·洛克菲勒、安德鲁·卡内基、J·P·摩根、杰伊·古尔德、詹姆斯·梅隆等一批精明强干的实业家建立起自己的帝国。他们压制竞争、维持高价低薪、获取政府津贴。这些行业是“福利国家”的首批受惠者。在世纪之交时,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已垄断了全国的电话系统,国际收割机公司生产的农用机器占市场份额的85%。在其他每一行业,资源都被集中控制起来。银行也非常关注这些垄断公司,甚至为这些实力雄厚的公司董事们创建了专门的联络网,每家垄断公司的董事同时也是别的许多家垄断公司的董事。据20世纪初期的一份参议院报告说,摩根在其极盛时期同时兼任48家垄断公司的董事;洛克菲勒则集37家垄断公司的董事于一身。


社会贫困的恶化,阶级对抗的加剧


富有阶层与贫困阶层平均占有财富到1890年竟相差近两千倍。一面是暴富者挥金如土,一面是劳动者大面积失业和为生存奔波。州际商务委员会1889年的记录显示:铁路工人死伤人数达2.2万人。对此,大富豪们却不以为然。詹姆斯·梅隆就谨记着父亲的教诲:“每个人都应当是爱国者,但他不必一定要冒生命危险或以牺牲自己的健康为代价。当然,很多人的生命并没有什么价值。”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美国工人和农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剥削和压迫,社会保障也无从谈起。为此,一些作家进行了深入地揭露。雅各布·里斯的《另一半美国人如何生活》对贫民窟的情况作了描述;约翰斯帕戈的《孩子们的痛苦呼叫》展现了童工的不幸处境;乔治·特纳的《穷人之女》对白奴和卖淫问题做了揭露。这些都为日后西奥多·罗斯福的改革埋下了伏笔。


政治危机


在一个人人都热哀于财富的时代,人们对于金钱的关注当然处于头等地位,其他一切只要不能直接带来财富,便受到漠视和忽略,政治和文化都不能例外。不少人都抱着与卡内基相同的想法:一个有能力的人应去办企业,只有在经济上失败的才会去搞政治。那是个缺少政治家而充斥下流政客的时代,大众参政意识降到了冰点。公务员与企业雇员收入的巨差也导致人们更倾向于经商。在这种情况下,官商合流,腐化成风。许多积累财富的行为是在政府和法院的合作之下进行的,具有合法性。这种合作往往是有偿的。托马斯·爱迪生许诺给新泽西的政客每人1000美元,以换取当局制定有利于他的法规。为了让800万美元的伊利铁路“掺水股票”(不代表真实价值的股票)发行合法性,丹尼尔·德鲁和杰伊·古尔德花了100万美元贿赂纽约市议会。


更致命的是,政府也极力讨好资本家。1884宾,民主党人格罗弗·克利夫兰竞选总统时,给国人的总体印象是他反对垄断集团和企业的强权,而共和党人詹姆斯·布莱恩则是富有者的代表。但当克利夫兰获胜后,却一改原有的论调,变成了资本家忠实的“保镖”。1887年,尽管国库充盈,但当有人提议从中拨出10万美元救济得克萨斯州遭遇长期干旱的农民、帮助他们购买谷种时,克利夫兰却否决了这项议案。就在同一年,他却动用黄金储备余额(4500万美元)给富裕的债券持有者分配盈利,每张价值100美元以上的债券盈利29美元。


一些无耻的政客也借机大发横财。纽约市的市长威廉·特维德就是一个这样的大贪官。1861年,特维德几乎还身无分文,到1871年,他积攒的财富已超过2500万美元,所有这些都是靠他的影响力所兜售的产品所得以及出售市政承包工程合同和营业特许得到的回扣。特维德网罗了一群亲朋好友,他们合伙侵吞了4000万至2亿美元公积金。特维德后来被判刑并死于狱中。但更多的特维德却逍遥法外。在美国各大城市,都有着这样一些“市长恶霸”、“城市国王”,如费城的“国王”吉姆·麦克马洪、波士顿的“沙皇”马丁·洛马尼斯等。这一切,在著名记者林肯·史蒂芬斯的《城市的耻辱(1904年)》中都有着逼真的刻划。


文化的衰落


时人为财富而追求财富,只问利润而不择手段。在人们看来,金钱就是新的上帝,金钱就是权力。工业化时期美国的英雄人物就是那些道德一蹋糊涂的“强盗大王”,他们徒有贵族的外在,却无贵族的文化。而那些文化的歌者,却被当作傻子处理。牧师西奥多·帕克告诉他的听众们:“金钱是现今国家最强大的力量。”


与此同时,垄断资本家也意识到文化改造的重要性。他们通过教育、文学等各种方式教导人们: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让他接受现实,适应现实,热爱观实。在他们的影响和支持下,学校、教堂、大众文学也都在灌输这种观念:富有象征着成功,贫穷象征着失败;对于穷人来说,向上的路只有一条,即凭借非凡的努力和机遇,挤进上流社会。


南北战争后的几年中,人们渴望跻身上层社会的要求比任何时候都强烈。这使得以表面斯文、真伪颠倒的所谓良好教养来掩饰物欲横流的庸俗世界的“高雅传统”很快成为整个社会结构的一部分。这种“高雅传统”不仅培植起造作的乐观主义,从而导致广泛的虚伪和道德迟钝;而且还助长了贪污、浪费和强烈的地方主义。


1873年,美国爆发了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危机。工业疯狂增长,金融诈骗增多,投机倒把、牟取暴利的行为猖獗,642家银行倒闭,1.6万家公司破产,20%的劳动者失业,全国各地爆发了示威游行,罢工浪潮席卷全国。在农村,农民也面临着极端的困境。农民没有钱支付农具的租金,而且必须把25%的农作物收成交给批发商。每年农民都欠下越来越多的债务,直至最后农场被拿去抵债,自己则沦为佃农。这一切,都使得美国的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空前高涨,美国陷入危机之中。


贪婪和腐败的盛行终于引发了一场大范围的改革运动,即进步主义运动,它包括政治、经济政策、社会公正和促进道德水准普遍提高等方面的改革。在这场进步主义运动中,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扮演了重要角色,他通过反托拉斯法有力地打击了垄断集团,并通过制定法律保护环境、保障劳工利益、保护食品安全,使美国得以重新焕发活力,进而跻身世界强国之林,这其中新闻自由、结社自由、政治竞选、三权独立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