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徐州会战中 23名女战俘被逼做“慰安妇”

孤独伤心剑 收藏 0 760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0_4_67091_6167091.jpg[/img] 新闻提示 翻阅资料、走访街邻,终于查阅并证实了名昭著的日军“慰安妇”制度在徐州也曾广泛存在。李世明老先生指出,关于日军“慰安妇”制度在徐州的一段史实,最初是由日本记者千田夏广根据他5年的追踪调查得出的结果。李老认为一个日本人都能够为这段日军在徐州的罪行去费尽周折地寻找证据,作为一个徐州人更有责任将日军侵略者的这一肮脏的行为揭露出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闻提示


翻阅资料、走访街邻,终于查阅并证实了名昭著的日军“慰安妇”制度在徐州也曾广泛存在。李世明老先生指出,关于日军“慰安妇”制度在徐州的一段史实,最初是由日本记者千田夏广根据他5年的追踪调查得出的结果。李老认为一个日本人都能够为这段日军在徐州的罪行去费尽周折地寻找证据,作为一个徐州人更有责任将日军侵略者的这一肮脏的行为揭露出来……



李先生搜集了很多旧画报,保留了许多日军侵华的证据。


徐州出现过的日军“慰安所”


1983年,日本记者千田夏广在整理有关档案中,发现徐州会战时日军拍摄的一张照片,显示的是日军行军作战,有两个女性随行。他经过5年的追踪调查,揭示出了“慰安妇”问题。与此同时,日本中央大学的日本现代史教授吉田义明所著的《从军慰安妇与日本国家》一书中所列中国“慰安所存在的地方”有六七十处,其中徐州就在其中。根据有关专家学者研究资料显示,目前已经证实的徐州慰安所为:原永康路、统一街等处,间接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地方有户部山、金谷里等处,另外在丰县、沛县等地都有日军设立的慰安所。


为了揭露日军“慰安妇”制度在徐州的罪恶,控诉日军残暴行径,6年来,李世明老先生对上述慰安所遗址和日军罪恶进行逐一走访并仔细调查,留下了大量的一手证据和图片资料。


23名女俘被迫充当“慰安妇”


1938年,徐州会战中,日军华北方面军第二军独立混成第三旅团第六联队长小男一雄,将被俘的23名女战士从俘虏集中营带往日军驻地的树林深处“丰沛交界处的邵阳湖边”(根据核实,此处具体地点为现在沛县西北邵阳湖边),秘密成立随军妓院,供士兵与军官淫乱。这些女战俘有时一天要遭到百余名日军的轮奸,她们稍有反抗即被枪杀,有的被捆绑起来脱光衣服抽打下身,直到打得皮开肉绽。邵阳湖23名女俘被强迫充当“慰安妇”的事件,学者认为是“日军在中国战区建立的第一个变相慰安所”。日军对此严密封锁,事前在“慰安所”60公里范围内的道路和山谷设卡禁止出入,事后为了掩盖罪行,日军又杀人灭口,放火烧了三天三夜,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国民党军方曾派人搜索、营救包括23名女兵在内的战俘,准备用俘虏交换。而日军则答复“所有战俘已经被中国军队炮击炸死”。李先生说,他曾查阅丰、沛县文史资料以及抗日战争有关资料,都没有发现涉及上述事件的文字记载。以上事件的披露,是从日军“军事机密一九三八·六·七文件副本”和“一九三八·七·十五文件副本”中发现的。另外,他收集的大阪每日新闻社1938年6月31日出版的第31期《支那事变画报》上,刊登了两幅俘虏中国女兵的照片,其中一个女俘名字叫刘桂芳,当时20岁。她们都是在徐州会战中被俘虏的。


寻找徐州的“慰安所”遗址


原永康路、统一街均为日本人开设的“慰安所”,这里的“慰安妇”主要来源于日本、朝鲜、韩国,其中少部分为中国妇女。永康路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它的具体位置就是徐州电业局附近,徐州三中西,原来就是一条小巷。在这附近还能找到一些带有“永康”字样的店名和小区名称。而永康路慰安所的具体位置经过李世明老先生的查访证实,是在其中段的三岔路口后仓巷附近路东一处比较大的院子,都是平房,临近有家茶馆。据住在附近的上官宪春老人说,他家当时就住在后仓巷,家对门路东就是日本慰安所,其装潢门面上饰有“日乃牙馆”四个字,里面住着日本慰安妇二三十人。1943年至1945年间,日本兵经常排着队,唱着歌来到慰安所门前,解散后就会像疯狗一样冲进院内去发泄兽欲。


统一街南端的太平街口,即如今的彭城广场所处位置,也有一处慰安所。据周铭智、杨万里等老人介绍,统一街与太平街交叉口的西北角附近有一处院落,沿街有二层楼。院子里面有许多平房,隔成一间一间的。楼房和平房都是日式建筑,木制窗棂十分别致,房门是推拉式的,里面的木地板高出室外许多。平时看来,这里是日本人集中居住的地方,没什么异样。但居住的大多是女人,从装束上看日本女人多,朝鲜女人少。进出的是日本军士,所以肯定这里是“直接为日本军队提供性服务”的慰安所。


户部山、金谷里等处间接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地方现在所处位置:户部山慰安所地处户北巷内,路东是徐万顺纸坊,路西是李同茂酱油店。徐州沦陷后,便衣警察、汉奸特务与日寇相勾结,驱赶原来纸坊、酱油店、酒场等业主,利用现有的房屋加以改造。妓院开张后,挂牌是“江北饭店”、“XX书寓”。户北巷的“书寓”,没有日本、朝鲜的妇女,而是来自江浙、河南以及徐州周围地区的女子。她们都是被骗来的。


金谷里慰安所在徐州故黄河西岸,建国路桥与和平桥之间。1940年,日本便衣大队长张振彪,率先将自己把持的“江北书寓”迁移到金谷里,随后,十多家妓院陆续搬来。老人们回忆,金谷里一带的房子比较杂乱,有个不规则的十字路口,路口地基很高,有个岗楼式的建筑。每个“书寓”都是一个四合院,院子不是很大,门口挂着灯笼。从1941年到1945年日军投降,金谷里有多少女子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甚至被残害死去,已无法确切统计。


“慰安妇”制度惨无人道


日军在徐州的“慰安妇”制度,基本上具有隐蔽性、残酷性、代办性特点。不管是日军直接管理的慰安所还是间接的慰安所,他们都给冠以“诊所”、“料理”、“合作社”等名义,对外以做生意、看病作掩护。这种隐蔽性则为日本军国主义迟迟不肯承认日本侵略者曾经推行过“慰安妇”制度做好了准备。日军对待慰安妇极其残暴,毫无人性。慰安妇有病不给治疗,不给吃饱,整天赤裸身体,肉体上和精神上饱受侮辱、摧残,而且随时都可能要被日军为掩盖罪行而杀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