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无间道——禁毒前线之毒魔僝身 后 记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北京。

关厅长急匆匆地走出了公安部的大门,坐上早已等候在门口的一辆轿车,向机场急弛而去。

到了机场,关厅长都没时间向开车送他的人握手道别,就从贵宾通道上了飞机。飞机起飞后,他闭上眼沉思起来……

这是他自今年年初被正式任命为边疆省公安厅厅长以来第三次被急召到国家禁毒委和公安部了。近两年来,由于阿富汗与伊朗、土耳其接壤的世界第二大毒品产区“新月牙”连年干旱,致使那里的鸦片、可卡因、海洛因产量大幅下降,又由于美国对阿富汗发动的反恐战争打断和打乱了那里的毒品走私链条,致使各国的毒贩都把眼光盯在了靠近我国边疆省的世界第一大海洛因生产区的“金三角”地区。有情报显示国内外大量大小贩毒集团和贩毒分子都云集边疆省的省会城市花市蠢蠢欲动。他自上任以来,在前任禁毒工作的基础上、在国家禁毒委和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在边疆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和各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对边疆省与之接壤的越南、缅甸、老挝等国的边境口岸进行了严密防守,把禁毒工作作为他和全省公安工作的中心工作来抓,虽然破获的毒品案件和收缴的毒品、毒资占到同期全国三十多个省市的60%以上,但从国家禁毒委和公安部的情报看,就是在这样严密的防守下,今年上半年还是有几宗大型和特大型贩毒活动没有被查获,使几千千克海洛因过境边疆省贩运到香港流向欧美。前几天美国肃毒委员会发通报到我国公安部,在络山机查获的两吨海洛因,就是从我国的边疆省转道香港运抵的……

国家禁毒委和公安部这次密召他,向他说明了,对于边疆省这个全国禁毒的主战场,部里是特别关注边疆省公安厅的厅长人选的,边疆省公安厅厅长的人选,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全国的禁毒成果。年初,部里是与边疆省委经多方考虑协商才决定了他的。部领导告诫他,在目前如此严密的防范下,大宗毒品还能顺利过境边疆,我们内部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一方面因我国改革开放的需要,加大了对各边境口岸的开放力度,另一方面贩毒的高额利润又驱使贩毒分子铤而走险,致使贩毒集团想尽办法把大量从鸦片中提取的高纯度海洛因过境边疆省贩运到香港、上海等我国沿海开放城市后偷运到欧美等一些国家。我国也是深受毒品危害的国家,目前我国已由毒品过境受害国转变成为过境和消费并存的受害国。我国现已在案的吸食者达八十万人,而专家估计实际吸食者可能突破五百万人,吸食毒品造成的危害后果是巨大的,光说因吸食毒品而传染的艾滋病在我国就达五万多人,占到所有艾滋病者的60%,而边疆省目前的艾滋病者已接近八万人之多,禁毒形势日趋严峻,他身上的担子也将越来越重……

部领导还叮嘱他,要让他找机会让一名或多名有勇有谋的民警打入到贩毒集团内部或毒品生产基地,并由他一人单线联系,不能让第三人知道,这样才能确保民警的安全,这样才能“堵源”“截流”并举……

另一个任务是,本月将在边疆省省会花市召开的全国禁毒工作会议,这次会议很多中央领导要参加,要做好会议的先期准备,在这次会上要提出并发动一场全国性的为期三年之久的“禁毒防艾人民战争”……

关厅长正在沉思时,肩上被人轻轻地推了一下,他睁眼一看,一名空姐站在他身边并对他说道:“请下飞机了。”他这才发觉飞机不知什么时候已停到了机场,机舱内已空无一人。

关厅长走出机场打开手机,坐上了厅办来接他的车。

“厅长,你累了,先送你回家吧!”厅办公室王主任说。

关厅长好像还在沉思,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不,先到禁毒总队,通知李总在总队等我。”说完像是又沉思起来。

王主任正准备拨号时,他的电话响了,是厅政治部张副主任打来的,意思是:厅机关大练兵代表队在前几天组织的全省大练兵比赛活动中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现正在厅警察训练基地举行庆功宴,问厅长到了没有,如到了,问厅长能否去看一看民警。关厅长向车外看了看, 路灯都亮了,天已黑了下来,便对王主任说:“那就先到训练基地吧!通知李总也到训练基地一起吃饭。”

……

到了训练基地,关厅长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端起茶杯在张副主任等人的陪同下给每一桌在座的队员敬起酒来。集训队的赵队长端着茶杯跟在关厅长身后,一一给关厅长介绍起每个队员所在处室及在集训队时的表现等。当敬到刘抑志时,赵队长拍着刘抑志的肩说道:“厅长,他是督察处来的,运动员出身,从这次比赛来看,各项素质都是全省公安系统最好的,特别是射击,他已达到世界水平的⒈14秒……”关厅长知道⒈14秒是射击时从出枪上堂到准确击中目标的时间。赵队长看到关厅长的目光并没有从刘抑志的身上移开,就又接着说道:“这次我们厅机关代表队能取得好成绩,他是立了大功,在集训队他是又当教练又当队员,负责我们集训队的体能和射击训练,并在短期内取得好成绩。” 关厅长含笑着与刘抑志碰了一下杯又转向了其他队员。

关厅长转了一圈回到座位上,又回头看了看那些精干的队员们,他想,在座的都是厅机关的精英,如要找单线联系的人打入贩毒集团内部,只能从他们当中找了,谁合适呢?

吃完饭已是晚上九点了,关厅长和李总等领导上了车走后,集训队的各教练和队员也都或开车或搭车散了。

刘抑志是开着单位的公务警车来的,饭后他找到了他在训练基地工作的一个同学坐了一下才上了他的车。车子发动后,他正要起步走时,听到有人轻轻地敲车窗,他摇下车窗,看到陈冰雪站在车边,便下了车对陈冰雪说:“你怎么还不走,人都走完了,上车吧!我送你。”

陈冰雪低着头说:“我到警官学院后门,顺路吗?”

刘抑志淡淡地说:“我知道,顺路,就算不顺路,我也送你。”陈冰雪上了车,车开动了。

在车内他们都沉默不语。到了警官学院后门车子停了下来,陈冰雪虽有些依依不舍地说:“谢谢你。现在集训队的任务完成了,以后很难再见上你一面了,有空联系。”但她并没有移动身子,也没有伸手去开车门的意思。

刘抑志叹了一口气,小声说:“下车吧!我不会忘记你,我会跟你联系的,今晚我还有事。” 陈冰雪也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下了车,但她没有顺手把车门关上,她站在车边呆呆地看着刘抑志。她多想把心中的矛盾和痛苦向刘抑志述说,却没有勇气开口。

刘抑志下了车,走到陈冰雪身边轻轻推了她一下,说道:“去吧!我不会再问你为什么要带我回你的老家,你也不用再告诉我了,就让它珍藏在我们各自的心里。十五号我就举行婚礼了,到时你一定来参加。”说完头也不回地关上车门开车走了。

陈冰雪万分失落地望着渐渐远去的警车,一行清泪从她眼中滑落了下来。她拿出了电话拔通了她爸爸的电话,说着话,慢慢地向警官学院后门走去……

刘抑志所驾警车绕上环城路入口,在刚要进入环城路主干道的岔路口时,他放慢了车速,侧身想看看左后侧有无来车。突然一辆无号牌的吉普车冲了上来挡住了他的视线,刘抑志正惊疑时听到了几声枪响,同时听到了他所驾车辆玻璃的碎裂声,握着方向盘的左手也失去了知觉。刘抑志在想遇到了歹徒的同时,左脚迅速缩了回来,右脚使力向油门踏了下去,车子像箭一样刮擦着那辆吉普车向环城公路上冲了出去,在刘抑志的身后留下了一长串尖叫的刹车声,车后接着响起了一连串的巨大的碰撞声,所幸刘抑志的车并没有被撞上。他的车已失控,快要冲撞上道路中间隔离墩时,刘抑志忍痛迅速把右手放在了方向盘上稳住了车,他把油门踏到底,车辆在二档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向前冲去。

刘抑志从观后镜看到,那辆无号牌的吉普车已跟了上来,离他越来越近,他急忙右手丢开方向盘把挡位扒到五挡,车速慢了下来。那辆无号牌的吉普车跟到刘抑志的车后,砰!砰!砰!又是几声枪响,刘抑志的右肩又中了一枪,他所驾车辆彻底失控了。前方是一个下桥的急转弯,刘抑志用最后一点力气把头向副驾位上靠去,就失去了知觉……

刘抑志所驾警车像发了疯风似的直直冲撞上转弯处左侧的护栏上,并撞断护栏,四轮朝天地摔到立交桥下的草坪上。那辆无号牌的吉普车开到转弯处,停在被刘抑志的车撞开的护栏的缺口处,车内的三人向着那辆四轮朝天的警车同时开枪直到子弹打完,才下了立交桥,消失在花市繁华的闹市里。

……

交警、巡警赶到现场后,许多目击枪案过程的人都站出来惊恐地大喊:“不是交通事故,是枪战,是枪战……”现场情况一级级往上报,救援工作也紧张快速地展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