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我们来了 第二卷 中流砥柱 63偶像

haha7937 收藏 13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9/[/size][/URL] 而此时的南京大校场,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里。 潘HN见到了这支部队的最高长官秦凯和刘明,同时见到的则是邱敏。 为保密起见,其他当代军官均没有得到消息。屋子外面,全部由未来战士们把守着,五十米外一律不得进入。 秦凯和刘明一进门,那熟悉的脸庞让他们一眼就认出了潘HN,真是太像了!那电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9/




而此时的南京大校场,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里。

潘HN见到了这支部队的最高长官秦凯和刘明,同时见到的则是邱敏。

为保密起见,其他当代军官均没有得到消息。屋子外面,全部由未来战士们把守着,五十米外一律不得进入。

秦凯和刘明一进门,那熟悉的脸庞让他们一眼就认出了潘HN,真是太像了!那电视剧啊、电影什么的,都有潘HN的形象啊,现在是真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校秦凯,刘明向您报到!”俩人一个标准的军礼。

潘汉年还真没反应过来,这是哪一出啊?怎么跟下级见上级一样啊?但稳重的潘HN并没有半点迟疑,立即就把手伸出来了。

而那俩人一人紧抓着一只手,好长时间也不放下,弄得本来是要和这两位握手的潘HN感觉怪怪的。他当然不知道个中情由,在秦凯,刘明的心目中,眼前的潘HN同志,就是他们崇拜已久的偶像级人物啊,那激动是不言而喻的。

大概是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秦凯和刘明不约而同地松开了握着的手,脸上还有点小孩子般的羞涩。把一边看着的邱敏给逗得一乐:“哎呀,两个大男人怎么跟个小姑娘家家的,啊?嘻嘻。”

这一说,潘HN也笑了,现场的气氛很快就融合了。

“秦上校,刘上校,哦,你们现在是国民政府委任的中将了。”

潘HN还没说完就被秦凯打断了:“首长,您快别这么说,那也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千万别这样称呼我们。”刘明也颇有些忸捏的样子。

“哈哈哈,这是好事啊!我们的Z老总,Z副主席也都是国民政府的中将啊。”潘HN觉着这俩人就象孩子一样在他跟前。

“我们哪敢和Z老总,Z副主席相提并论啊,您别再说这事了,成吗?”秦凯一副小小弟的口吻。

“好好,我们言归正传。我此次受延安指派,来南京和你们接洽,就是想多了解一些你们的情况,小邱跟我说了一些,但是还不全面,希望你们可以全面地介绍一下。”潘HN语调平缓地打出了开场白。

“首长,请允许我首先说明一点,那就是我们到底是哪儿来的这点,请你原谅我们不能和您交流,因为这是党的最高机密,只能对M主席,Z副主席说。其他的问题,您想知道多少尽管问。”秦凯很认真地对潘汉年说道。

“哦,呵呵,在下级别还不够啊。”潘HN打了个哈哈。这事邱敏已经对他说了,因此并不以此为仵。

在共产党来说,现在这支部队无论怎样,他只要真心抗日,那就是团结的对象。至于到底是不是所谓的海外纵队,那倒并不是最重要的。延安的指示也明确了潘HN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实际考察这支部队,看他是不是真如邱敏电文所述,是一支真正抗日的部队。有了这个前提,那么这支部队的人员想进延安,甚至和MZD、周EL见面,都不是不可以的事情。

潘HN第一次听说这支部队,在新疆有个基地。飞机,他已坐过了。对那飞机,潘汉年只能用白痴的眼光看看这,摸摸那。部队真正的人员情况,他也清楚了。

在心里,潘HN给这支部队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倒也不是怀疑,只是觉得这些人来得有些蹊跷。这个年头,这么先进的部队,难不成是老天爷派神兵下凡?不信神鬼的潘汉年最终还是没能找到答案。人家也说了,有些事只能对上面俩大佬直接讲,纪律,这个东西对潘HN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平时总是他要求别人严守纪律,现在轮到他来执行这个了。

秦凯刘明分别把基地和南京现状向潘HN作了详细地汇报,至此,潘HN把希望得到的情况都弄得清楚了,只是那打哪来的一事不明。南京之行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向中央报告了。

“首长,您的使命已完成了,我们有个不情之请,您看你能答应吗?”秦凯在汇报完毕后对潘HN说道。

“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竭力促成。”

“我们想请您给我们俩一人写点什么,我们将留待后人观瞻!”

天啊!这是怎么了嘛?让我给他们俩留字!还留待后人观瞻!问题很严重啊,啊?

“请您务必满足我们这点小小的愿望!”刘明看他不做声,还以为他要拒绝,赶紧又添一把火。

“唉,我这字可不是名家书法哦,写出来给你们笑话啊。”

“哪能呢?首长一笔好字谁人不知?”俩人都在卖着乖,可这一下把个潘HN

弄糊涂了。怎么呢?党内知道他字好,也就那么几个人,连邱敏也不知道的,他们怎么摸得门儿清啊?!透着诡异啊。

后世历史书上,说到潘HN文笔滔滔,当然没人不知。而现在,能弄清潘HN真实身份的人也没几个!

推是推不掉了,但是他还是留了个心眼,写的字落款用了化名。那俩人见有字可留,那名字随便了啦,随你怎么写,回到后世,那就是你的真迹。

看着俩人如获至宝的样子,潘HN笑着摇了摇头,心里那个问号又大了许多。

“首长,今天您就将就着睡在这,安全问题不必担心。早点歇着吧,晚安。”刘明向潘HN说道。

“对了,电台的事怎么处理?”潘HN也不瞒着俩人,对邱敏说着,其实也是对俩人说。他要的是一个保证,那就是你们不可以截获我给延安的电文。

那俩人又不笨,立刻回应道:“首长您放心,纪律是一名军人首先要做到的。前次邱敏那个电文,我们也没有侦听。当时把密码拿给邱敏看,就是想让她知道,在我们这里,要想守密很难,但是一旦是组织上的要求,那我们绝无破坏纪律的可能!”

要的就是这个,但是面子还是要给人家:“对于你们来说,我党也谈不上有什么秘密。但是工作原则大家都清楚就够了。”

随着俩人的离去,在潘HN的口授下,一封电文由这里发向了延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