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饮渴啖倭奴血 关于本书 五、回乡

欲飞天地间 收藏 3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4/[/size][/URL]   汪可敬取出手榴弹,突然连续投出三颗。三颗手榴弹接连在下边人群中间爆炸,随着巨响,那些兵痞倒下一大片。众兵痞惊慌惨叫:“连长炸死了!”乱成一团,有的就没命地逃走。   汪可敬举起枪连打几枪,又放倒几个。那些寨丁们,连日受这些兵痞的窝囊气,见有人投弹开枪,便也瞄着那些兵痞背影开起枪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4/




汪可敬取出手榴弹,突然连续投出三颗。三颗手榴弹接连在下边人群中间爆炸,随着巨响,那些兵痞倒下一大片。众兵痞惊慌惨叫:“连长炸死了!”乱成一团,有的就没命地逃走。

汪可敬举起枪连打几枪,又放倒几个。那些寨丁们,连日受这些兵痞的窝囊气,见有人投弹开枪,便也瞄着那些兵痞背影开起枪来。汪可敬放声高喊:“快开门,捉活的!别让他们跑掉!”那些寨丁也都跟着大喊。一时枪声喊声大作,在山间久久回荡。那些幸运未死未伤的兵痞们,一个个生怕被捉住,更是没命地逃蹿。

那刘管家见兵痞们已逃走,叹口气转向冯云深:“方才是你们投的炸弹?只怕那些兵痞要来报复!”

冯云深转过身来盯住汪可敬:“没有命令,你为什么开火?”汪可敬道:“我看他炮都架好,如等他开炮,那不糟了吗?我觉得先下手为强!”那刘管家看着汪可敬摆摆手道:“算了,冯队长不要责怪他了,他也是一番好意!”冯云深瞪瞪汪可敬:“你算算你一个月要违犯多少次军纪!”

汪可敬一笑:“那好,我任凭队长处罚!”冯云深点着他鼻尖说道:“等到了城阳再跟你算帐!”说罢转身便走。刘管家便命寨丁守好寨门,也跟着下来回去睡觉。

走回宿舍,冯云深忽对汪可敬吩咐道:“我看你是精力过盛,那你就别睡了,在外面值勤,有情况马上报告!”汪可敬道:“队长,不会吧?这……这寨子严严实实的还用放哨?”冯云深看着他:“怎么?不愿执行命令?”汪可敬忙立正道:“是!长官!”

便转身走到小院门口放哨。

赵双林看着他背影轻轻一笑:“中队长,真让他放一夜哨?”冯云深道:“要不你来接下班岗?”赵双林赶紧摇头:“别,队长还是让他放吧!”走进屋又忍不住问道:“队长,你说他会老老实实地在外面的值勤吗?他会不会睡岗啊?”冯云深道:“你说他会吗?”赵双林道:“我看够呛!”冯云深道:“要不你夜里查查岗?”赵双林道:“可以啊。”

等睡到凌晨,赵双林起夜时出去顺便查岗,却找不到汪可敬。天一亮,却见汪可敬挑着满登登一大挑水给大家倒水。赵双林便问:“汪可敬,你夜里站岗站到哪里去了?我查岗怎么没见你?”

汪可敬一笑:“你没见我我可看见你了。”赵双林道:“你是不是找地儿偷睡去了?”汪可敬笑道:“小队长,我可没偷睡啊!你们派岗也没说明岗暗岗,我当然是放暗哨了!”凑近赵双林悄声说:“小队长,你出门就在门边撒尿,还象狗一样抬起一条后腿,是不是啊?”赵双林脸一红:“好你个阿敬,你是谁都要捉弄一下啊?”

汪可敬笑道:“小队长,我不知道你出去是查岗,我还以为你就是去……方便的,我说这话是说明我没睡岗,我要捉弄你那就大声嚷嚷了。”赵双林瞪他一眼,不再理他。

却不见昨天那个丫头陈明来做饭,郁小风嘟囔道:“阿敬,还要咱们自己做饭吗?”程佩瑶道:“阿敬,咱们去做。”汪可敬便和三个女队员去做饭。

吃罢饭,众人背着行李出门,汪可敬指着墙角一处湿漉漉的印迹笑道:“喂,小队长这是什么?”赵双林瞪他一眼还未吱声,郁小风撇撇嘴道:“阿敬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吧?这不定哪条野狗在这里尿的呢!”汪可敬看着赵双林一笑,那赵双林就来抓他,他一溜烟地跑走:“又不是我说的……”

众人告辞刘管家,正要上路,那刘管家却跟汪可敬道:“表少爷,我们有车去老寨子,可以带你们一程?”汪可敬笑道:“那敢情好,多谢你,我们可以搭到哪儿啊?”刘管家道:“可以坐到我们老寨子路口那。”汪可敬笑道:“那就走了一大半的路,好,今天到我家老早的!”

众人一听有马车可坐,自然兴奋。当下帮着把本寨物品和自己行李装好,便坐上去。那刘管家又叮嘱赶车的老侯几句,便命打开寨门让他们上路。

那赶车的老侯身长体瘦,面色黝黑,赶着车一声不响。汪可敬上车就睡,程佩瑶笑道:“阿敬,睡了一夜还没睡够?给大家讲个笑话。”汪可敬道:“饶了我吧,你们是睡了一夜,我可是给你们放了一夜的哨,我得睡会儿。老侯,你知道这山里的故事,给我们讲一讲。”

老侯看看他微微一笑:“表少爷,我一个下人会讲什么,还是你给大家讲一个。”汪可敬笑道:“老侯别客气,以前坐你赶的车就听你讲‘猫娃儿’的,现在我大了不听你讲,他们都是大地方来的,没听过,你给他们讲一个,他们最爱听的。”

郁小风道:“讲‘猫娃儿’?”汪可敬笑道:“山野方言,不懂了吧?就是讲故事给你们听!”

老侯看看他们笑道:“那就——讲一个?”见大家都点头赞同便拿出烟袋锅,抽着烟娓娓讲起来:“从前这里原本没有山,和北边一样,都是一马平川的上好庄稼地,旱天不旱,雨天不涝,嘿!那可真是旱涝保收的风水宝地、鱼米之乡啊……”。

那马车得得小跑着,汪可敬酣睡起来。众人聚精会神地听着老侯讲着当地的传说,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

忽听身后传来急促地马蹄声响,众人回头看时,却见那刘管家带着几个全幅武装的寨丁,急如星火地赶来,将马车围住喝问:“表少爷,丫头呢?”汪可敬被这没头没脑的话问得怔了一下:“丫头?她不是在你们寨子里吗?”刘管家冷笑道:“表少爷,你和我们寨主是亲戚,总不能胳膊肘儿往外拐吧?那丫头要是和我们少爷成了亲,说起来还是表少爷的表嫂,干嘛这么藏藏掖掖的?”汪可敬这才明白过来:“哦——,老刘管家,敢情你是把我们当成拐子,以为我们把那个丫头拐跑了?这里老侯是你们的人,你问问他,从寨子里出来,我们见没见丫头?再说了,那丫头从今天早起,我们就没见过她,还以为你们有事呢。”刘管家就看着老侯,老侯点点头道:“是啊,从出寨子就没见丫头;要是她跟着我也不让呀!”

学兵队几个人纷纷说没见丫头,那刘管家见问不出名堂来,脸色稍霁,拱拱手道:“表少爷,诸位,有拢了!还望海量宽谅,那个丫头是我家小少爷的人,我得赶紧找,不然无法跟老寨主交待!诸位一路风顺,告辞!”说罢又带着众寨丁圈马回赶。

汪可敬便看着程佩瑶问:“大姐,那个丫头昨晚跟你聊得好热乎,你没听她说要上哪去?”程佩瑶摇摇头:“只是随便聊聊天,没说什么。哎呀阿敬,你可不能跟你那表亲瞎说什么!”汪可敬笑道:“我才懒得管他们家闲事呢!”

来到一个三岔路口,众人下车与老侯分手,背着背包依然徒步行进。中午时分,众人找到一个山泉,就着甘甜的山泉水吃了干粮,休息一会儿,便跟着汪可敬继续行军。

太阳渐渐西斜,大家都觉得有些疲劳,郁小风道:“阿敬,你不会再整大家吧?”汪可敬道:“怎么叫整你们呢?这路必须得你们自己走吧,不过是快慢而已。今天咱们坐了一程马车,走了大半路程,到我家老早的。”

程佩瑶抹把汗水笑道:“咱们唱支歌儿吧!”冯云深赞赏地点点头,她便起唱:“就唱‘拿起刀枪保家乡’,‘九万里江山锦绣,五千年文明沧桑’预备唱——”。

大家便跟着一起唱起来:“……五千年文明沧桑,这里是我最可爱的家乡;……风云急,峰烟起,倭奴汹汹气焰狂;掳我财产烧我房,淫我姐妹杀我爹娘,凶过禽兽恶过豺狼;……同胞们,快快拿起刀和枪,杀禽兽除恶狼,消灭倭奴保家乡,这才是无愧华夏好儿郎!……”

歌声慷慨激昂,在山谷间回荡。歌声中,大家不再觉得那么疲累;歌声中,大家顿觉精神振奋;歌声中,大家更加强正义之战必胜的信念!

待歌声稍停,汪可敬指着前面一个山湾道:“大家快走吧,过了那个山脚就到了我家!”

众人一听顿时欢笑起来。果然如他所说,转过那个山脚,大家猛然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再不是重重叠叠的山峦,却是一汪清碧荡漾、春色无边的湖水:远远的水面上几点飘动的小船轻盈划过,近处几只白鹭贴着湖水回旋,一群野鸭嘎嘎叫着嬉戏,这眼前的一湾水面却是伸入山间的一角,把这条山路嘎然截断,对面半山腰绿树掩映着几处青砖碧瓦,那房前不远处的水面上泊着几只小船儿,几个红红绿绿的女子正在对岸洗衣,梆梆的捶衣声夹杂着她们清脆爽朗的笑声贴着湖面涟漪飘来。

冯云深笑道:“真是人间仙境,世外桃园啊!”程佩瑶点点头道:“这才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黄晓姗问道:“阿敬,有人撑船吗?”郁小风问道:“那边是你家啊?”

汪可敬点点头,放下背包上前大声喊道:“喂——,对面是谁——?我是汪可敬——,快撑条船工过来——”。

就见对面那几个女子站起身来,叽叽喳喳地笑着,紧接着就听一个娇嫩清亮、稍带稚音的女孩子惊喜交集地应道:“呀——,哥,是你回来了吗?”

汪可敬笑道:“秀秀吗?是我,快撑船过来!”就听那女孩子答道:“好的,等着!”汪可敬又叮嘱道:“撑两条过来!”女孩子又应了一声,跳上船撑着竹篙过来。

船儿象两片轻盈的树叶,迅捷地飘荡过来。船上人儿也越来越清楚地展现在大家面前。但见那女孩子至多不过十四五岁,亭亭玉立的身材穿一身已洗得掉色的红地儿白花儿衣裤,却仍然十分整洁,大概因身材长得太快,衣服未免显得有些小了,此时却紧紧绷在身上,却使得女孩儿平添几分娇俏,在这青山碧水中十分夺目亮丽;她双眉淡抹,两眼黑亮明丽,竟与汪可敬十分相象;一张瓜子脸,面色白皙,从骨子里透出妩媚的红润,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两颊跳动着深深的酒涡儿,闪着黑黑亮光的粗长辫子不时在腰后摆动;众人不觉看看这女孩儿,又瞅瞅汪可敬,心中暗暗惊叹:这兄妹俩真是这深山中的一双金童玉女!

就见那女孩儿将船撑到近前,竹篙轻轻一点,那小船儿离岸一丈有余停下来,她头也不回,竹篙朝后一点,将后面拖来的小船也定下,两条小船轻轻荡着,她却打量着这岸上众人,笑问:“呀!哥,你真当兵了啊!”

汪可敬笑道:“这是我妹妹汪可秀,秀秀,快把船撑过来!”汪可秀却哼了一声:“你说撑过去就撑过去啊?哥,有没有给我捎包包儿来?”

捎包包儿是当地风俗,出门的大人回来时给小孩子捎带点好吃好玩的,汪可敬不想却在此时被妹妹“敲诈”,挠挠头皮笑道:“别调皮,看让人笑话!快撑过来!下回捎给你!”

汪可秀作势要撑回去:“又忘了呀?那下回我再撑过来啊!”汪可敬把眼一瞪:“你敢!快撑回来!小心我敲你!”汪可秀冲他一吐舌头,做个鬼脸儿:“哈!就不撑过去!你够不着我,哥,你在这儿欣赏欣赏咱家乡的湖光山色,我回去了啊!”汪可敬忽然平地跃起,跳上船头,抓住秀秀就要敲她:“我给你捎回来一把糖炒栗子,让你吃个够!”汪可秀缩成一团叫道:“你敢打我,看我告不告诉妈妈!”汪可敬轻轻揪着她耳朵笑道:“我才不怕哩!看妈妈说你该不该打!快撑船去,我们走了几天路,早就又累又饿!”汪可秀看看他轻轻叫了一声:“呀——,真的,哥你都瘦了一圈了!还晒的这么黑!”

说着话,便把船撑过来。汪可敬将后面那条船拖绳解开,跳过去拿起竹篙也撑过来。

岸上众人见他兄妹逗得挺有趣的,不觉都含笑观看;待船儿撑来,大家上船,那兄妹俩竹篙轻点,小船儿轻轻一荡,调过头便划开碧水,向对岸飘去。

湖面一片片的荷叶,有的圆叶初展,有的尖角方露,随着水波微微荡漾。几个少女都坐在汪可秀撑着的小船上,程佩瑶指着荷叶笑道:“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陈锦江用手轻轻拍着船舷外的荷叶:“这圆圆的,小小的,这么精巧多好玩啊!”

汪可秀道:“看看可以,可不能折,一折那水面下的莲藕就闷死了!”黄晓姗笑道:“哪那么稀罕的,锦江,我摘一片给你玩!”说着便欠着身子去折荷叶,汪可秀不满地瞪瞪她:“喂!你别折它,听见没有?”黄晓姗依然笑着:“就摘一片……”她话未说完,汪可秀瞅一眼哥哥,竹篙轻点,两脚暗暗使劲,小船猛然一晃,那黄晓姗惊叫一声:“啊……”,身子猛然甩出,扑通一声掉进水里,惊得几个少女大惊失色,都失声惊叫起来。

再看那汪可秀反倒仰着头格格大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