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红色警戒下的爱 作者: (xw848)


一相遇



“喂,看你的右边”S发过来一条信息。我全神灌注的倾注兵力在他最后的一点希望上。小子想转移我注意力,但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都很不理解的向左边看了。她刚拉动椅子要坐下,我的手在键盘的半空停住。S在那边默笑我完全未理会。我先看到一身的白色,是件连衣裙,干净亮洁的短发。那张脸生的一块天生美人脸。我只望了那双眼睛不到半秒,就赶紧移开,如波光颤动。


我顿时不知电脑屏幕上有些什么。我的右手有点抖,我有点出虚汗。


我心里一直在打鼓,怎么搭讪?我一向不善于搭讪的。她的电脑嘀的响了,接着是熟悉的开机声音。我用余光偷偷的扫了她几眼。豁出去了!不成功便成仁!我注意看她的屏幕。自己屏幕上的《红色警戒98》已放在那里了。我以为她肯定是上网聊天。她第一个开的竟是《红色警戒98》她转过头笑着对我说:“联机?”“好”我脱口而出。说后不觉有点唐突。又说“我很厉害,会打击你的自尊的”她挑衅般的口吻说:“吹牛皮!”我沉默的退出刚才那一回合,和她联上了网。动鼠标时我想。我是正宗的红警狂,玩红警3,4年了。平生就这么一个爱好。不过,就算她是初学我也是会跟她联机的。


游戏开始了,3分钟!她的兵就把我灭了。我惊奇的回头,那个女孩,脸上挂着看不见的微笑。多少我也是打遍这个街区的高手。我开始严肃了。


一盘两盘,3,4,5,6,7,8盘。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我赢她输,各有千秋,她的战术运用的很好,用兵很有智慧。美她一句:而且挺狠的。我从来没这般开心过,真是棋逢敌手。我看她也很开心,我开始忘了开始的时候的紧张与窘迫。我冲她笑,美她几句,她也都收了。不一会我们边打遍讨论起来,争战术争兵力。好象很熟了的老朋友,没什么间隔,我发现她很开朗,笑容也和别人不一样。有几次趁她注意游戏时我好好的看了她几眼。我想我喜欢她。但我紧跟着又想到她一定有很多人追。我用游戏来不让自己在乱想下去。我觉得她玩的很好。之间我也在逗她,跟她套近乎,混熟。


“8点了,我们回家吧!”我看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黑了。“哎,好吧!”她冲我笑笑。一出门便和她聊上了我和她争论个不休。我很奇怪一个女孩的红色警戒竟然玩的这样好。我问她怎么会事“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玩红警。2,3年了!”我真的看不出。不过她的技术很娴熟。知道她也是我们县中学的,不过高我一级,初三了。我说有空我会去找她,觉得不太好,又加上了“打游戏”。


其实后来李季还是败在我的手下了,不过那是她成为我女友后的几周。


那天回来后,我有打电话给她,在学校也常找她借借书报资料什么的。我发现我们性格很合得来。我们在一起很开心。一直到过了期中考试,那时我们已经很熟了,我把关系也摊开讲了,正当我以为要进入幸福爱情的时候,她告诉我她有男友。她说我男朋友想和打一盘红警,输了他揍你一顿教训教训,赢了的话我在考虑你(最后我知是骗我的)。“你就拿感情这么当儿戏!?”我当时就吼了她,她板着脸不支声。我竟然懦夫的答应了。我蔑视的“情感游戏”,我不能输,我太在意她了。那次下来我手心全是汗,结束许久我的手心还在发抖,我蹲在墙角。我真的败的很难受。我对他“男友”说:“你动手吧”“动什么手?李季让我来,说跟一个高手过招。没想到....”没等她说完我就怒视四下看又强忍住笑的李季。我说嘛,我对自己很自信的,而且我感觉她对我有时胜过我对她。都是我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我还是礼貌的和众人告别,剩下两个人走到一条胡同。还没等我问她。她就先开口:“你怎么打的啊!”“怎么打的?!发挥失常!!我手心全是汗!你看看!我手一直抖个不停!”她看我那认真劲,低头暗笑得意起来,两腮有点微红。我停下来,我知道了。她那娇弱的身体,低垂的美丽的双眼,雪润的脸,动人的气息。我当时停住了,我当时特想吻她,虽然我和她都不知吻是什么。我抱住了她我亲了她的嘴,她赶紧要将我推开,双手却停在我的胸上。慢慢的又扶着我的肩膀。她那样的美,“我爱你!”我轻轻的说。她身体的柔弱,让我觉得她是一片云。“我也爱你!”她的气息像是兰花。我吻了她,又报着她肩膀将她细看,她看着我。年轻的心火一般串动着。


晚上静静的角落我将她抱住,那种感觉是我以后都无法忘记的,任何事物都难和她媲美的。我们体验着彼此相爱的心。


过了几天她才告诉我她父亲是县里的一个局长。我当时有点吃惊。她要我不要告诉同学 。我就经常跑到她家里玩,见过她父母,我爸做生意也认识那位局长。她父母对我们都挺宽厚的。一有空就去她家里玩红警。她父母也常不在家。她家挺大的。我们星期天星期六和空余时间也常在一起。那段时光是最甜蜜最难忘的。爱情青春和跃动的心。




二噩梦


当我们快毕业的时候,李季身体开始疼痛跟更加虚弱起来。我空为她担心。最后她父母带她去了一趟省里的医院。有些日子才回来。我觉得她不像以前那样任性,很多事也都由着我,我本来就对她那个什么“血液病”有怀疑。有一次在我再三逼问下,她躺在我怀里哭了。“牧,如果我的病治不好......”我瞪大眼睛,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不久的绝症)只是自己不感相信。


那些日子我对她很好,一有空余,就到家里照顾她(后来她因病休学)我就陪她玩红警。有几次,她在玩。我看着看着就哭了,因为我哭声很小,她一会才发现。她就看着我。眼睛里有转动的泪水,游戏里敌人的兵就趁机反击,我不想让她在这样,她是我的天使,每当此时,我总先装调皮,嬉笑着说:“啊呀!你个笨蛋!人家都打到你家门上来了!”她就有一种不知是痛苦还是真被我逗乐了的笑。我就在后面报着她,用手抓住她的手来指挥游戏。屏幕上是混战。有时玩的起性,我没在意时,她转过脸从下向上看我,用嘴唇轻轻地吻我的唇。“牧,我爱你”“我也爱你,季”我吻着她。嘴里那热吻的味道常常多了一道咸涩。我抱着她玩红警,不知有哭过多少回。有时我还会像以前那样在她专注的时候,静静的看她。她多美啊!她多美啊......


她的病情不断加重,她的父母为她不惜牺牲一切。后来她去了省医院。我请了假去看她。那时的她看上去很虚弱,我在外面看到她在病床上的样子,就忍不住的流眼泪,手里的水果就哗啦啦的落在了地上。我的身体动都动不了一下。她父母看到我哭也痛哭起来。我感觉这样不行,就强装笑脸进去,她见我来就深出手,欢喜的看着我。我就说一些开心欢快的话。她就乐起来。她笑起来依然很美,直到她去世的时候也是。她总是笑的这么美。“牧,我一点都不害怕。我认为没有什么。我只要你爱我。我今天或是明天我都很开心”我就强笑不起来了。


在医院她做完化疗,原本精简亮丽的短发没有了。我依然想办法让她开心,她就像个小太阳,那段日子她笑的最灿烂,那种心情也深深的打动了我们,我看到她父母的脸上没有那么多愁容了。在我们两个人的病房里,我轻轻的握着它的手。我吻她,闭上眼,深深的。吻我的小太阳。


就在她病情的后期,我却因为家庭的缘故必须搬往西安。我决不可以在最后的时间离开的啊!我走没告诉她。


在快要到西安的火车上,她父母打通了我爸的手机。我当时就僵在火车的走廊上。父亲急跑过来把电话交给我。电话那头是她父亲的声音“别担心!别担心!她微笑着,像以前那样很快乐的样子。她最后..有.句话...要跟你.....说”我仔细听着,我当时甚至听不到轰鸣的火车里的任何声音。“我想让你再抱着我玩一次红警”我似乎感觉到了她那快乐的笑容。手机那边便没有了声音。我坐到座位上,闭上眼。爸不感走近,很担心的望着我。窗外晃过一排排巨大的绿树。我的视线一片漆黑。


后来我在西安高中毕业考上了北京医科大学,攻读血液学博士。今年暑假回家坐在车厢里的我有一些兴奋。为了包里的一个大的方盒子。我踏上了故乡的乡土。在老家那个街道的网吧里我为他们安装了新出的《红色警戒2》。最先让他们玩上。


季,红警二已经出来了。你知道了吗?你又在那里那?(街上的凉风吹起,)耳边又想起了那句话,语气、动听没有一点变化:“我想让你再抱着我玩一次红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