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二章 君子屯惨案 13

老何 收藏 16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URL] 13 夜幕降临了。老天阴沉的脸压得更低,忽然“咔啦”一个霹雳,铜钱大的雨点立即密密麻麻地砸了下来,把正看守着临时监狱的伪军们浇了个透心凉。几个伪军忙不迭地跑到屋檐下想避雨,可没想到大风卷着雨水随即跟了过来,打得伪军睁不开眼。天地间一片朦胧,仿佛天河决了口,大雨把天地连为了一体。挂在屋檐下的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13

夜幕降临了。老天阴沉的脸压得更低,忽然“咔啦”一个霹雳,铜钱大的雨点立即密密麻麻地砸了下来,把正看守着临时监狱的伪军们浇了个透心凉。几个伪军忙不迭地跑到屋檐下想避雨,可没想到大风卷着雨水随即跟了过来,打得伪军睁不开眼。天地间一片朦胧,仿佛天河决了口,大雨把天地连为了一体。挂在屋檐下的电灯,在风雨中飘摇着。忽然,灯泡“啪”地一声炸开,吓了几个伪军一跳。灯口处“刺刺啦啦”闪了几闪火花,随即,电停了,整个据点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几个伪军禁不住雨打,见雨越来越大,估计鬼子也没人再来查哨,就相互招呼着回屋避雨去了。

秦坏种正在自己屋里苦思冥想放赵尚国两口子的借口,一停电先是吓了一跳,随即福至心灵,有了妙计:“娘的!还找个屁的借口?这么大的雨,谁还敢在外面站岗啊?”穿好雨衣,悄悄提着手枪出门,左右看看,雨一点不见小,外面只有雨声。他偷偷一笑,溜到了后面,一看连个岗哨的影子都不见,就跑到白天已经看好的关押赵尚国夫妇的屋子门口,轻轻喊道:“赵尚国,出来!皇军要提审你们两口子!”

赵尚国老两口将近两天粒米没打牙,又累又饿,正靠在墙边打盹。一听外面有人喊,赵尚国起身到了门口,问:“谁?”

秦坏种四面看了看没人,小声说:“别说话,带着你老婆跟我走!”

赵尚国一听是秦坏种的声音,心里一凉:“娘的!我打过这王八蛋,今儿准是来报复了!”转念一想:豁出去了!反正在这儿押着也没个活路了,要杀要剐随他去!回身搀起老伴儿,回到门前说:“你开门吧!”

秦坏种一摸,门上挂着把大锁,就从腰里拿出一串钥匙,挨个去捅,捅了半天才弄开,急忙把赵尚国两口子拉出来,又把门锁好。

赵尚国猛地走进雨中,被激地打了个冷战,忙搀过老伴儿。

秦坏种压低声音说:“你们别喊。我是来救你们的。”

赵尚国一愣:“救我们?你?”

秦坏种笑笑,说:“是小兰妹子托我来的。别多话,快走!”

赵尚国一听,正要迈出的步子又停下了:“是小兰托你来的?那老子不走了!你少打小兰的主意!”

秦坏种急地连作揖带打拱:“我的活祖宗,你就别磨蹭了!”

赵尚礼冷哼一声,扶着老伴儿转过身去:“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秦坏种正着急,猛地一声炸雷响过,闪电把大地映得贼亮,随即听见炮楼上的岗哨高喊了一声:“什么人?站住!”秦坏种以为被发现了,吓得马上蹲下去,随即就听见房子后面空地上响起了枪声。秦坏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顾不得多说话,一手拉一个,拖起赵尚国两口子就走。本来依赵尚国的身手,仨秦坏种也拉不动,可俩老人饿了两天,一点劲也没有,只好随着秦坏种到了前面屋子里。

院子后面已经打成了一锅粥。被惊醒的犬养春一郎指挥着鬼子伪军向后面包抄,却被对面的机枪压在了院外地里,黑乎乎地也看不清楚是什么人来袭击,也看不清有多少人,想了想就跑上了西北角的炮楼,指挥机枪压制对方火力。

袭击据点的是八路军渤海支队3团。赵尚平连夜赶到二十里铺,向周汉池报告了鬼子的恶行,立即引起了愤怒。周汉池召开了军事会议,干部们纷纷表示要回师槐树镇据点。张志宽更是兴奋地亮开了大嗓门:“打他个狗日的去!上次没来得及端他的狗窝,这回一定给他来个开膛挖心!”周汉池一瞪眼:“你不能小点声?这是开会,不是吵架!”

张志宽嘿嘿一乐,坐下去不言语了。

政委肖成功沉吟道:“老周,槐树镇据点鬼子的实力不能小视,我们不能硬拼!”

周汉池点点头:“我看咱们连夜出发,到天亮可以前进到离槐树镇二十里的周村,然后休息一天,明晚奇袭槐树镇据点,救人为主,不打据点,救完人马上回周村集结。”

肖成功点头同意。

张志宽的大嗓门又响了:“我们侦察连搞夜袭最拿手,团长、政委,主攻就是我们连的了!”

周汉池和肖成功交换了一下眼色,互相点点头。周汉池说:“我命令:侦察连负责进据点救人;1营1连负责压制西北角炮楼,2连负责压制东北角炮楼,3连负责阻击车站方向增援的敌人;2营向南前进五里,负责阻击泊头方向可能的敌援军;3营在北面设伏,准备阻击沧州出来的敌援军。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营连长们起身应道。

周汉池看看跃跃欲试的张志宽一笑:“张志宽和小分队不参加此次行动。”

张志宽一下子急了,喊道:“什么?团长,我们侦察连可是主攻啊?我这个连长怎么能不在啊?”

周汉池一瞪眼:“你喊什么喊?侦察连由副连长带领,你带着小分队进沧州侦查车站一带的敌情。”

张志宽又惊又喜:“让我进沧州?我还以为要把我晾一边呢。”

周汉池板着脸说:“你们进沧州的任务是摸清鬼子聚集的物资情况,不许给我招是惹非!”

张志宽马上一个立正:“是!保证完成任务!”

傍晚,周汉池派出的侦察员到槐树镇据点找到了朱宝亮。对上暗号后,朱宝亮把一张槐树镇敌人布防图交给了侦察员,悄声说:“北面中间靠近西边的三间仓库现在改成了临时监狱,君子屯抓来的人全关在里面,其中包括赵尚礼,具体在哪间我也不清楚。没有理由我不敢太靠近。”

侦察员点点头说:“首长让我嘱咐你,在敌人心脏里要注意安全,没把握的事情不要硬干,要从长计议。”

朱宝亮点头称是。

侦察员出了据点,在往回走的路上忽然发现身后缀上了个“尾巴”,心中暗笑,就在前面左转右转,三两下就把“尾巴”弄晕了。“尾巴”跟丢了人,正在着急,忽然觉得后腰顶上了个硬梆梆的家伙,只好乖乖举手。

侦察员取回情报还捎带脚抓了个“舌头”,让周汉池非常高兴,连忙审问,把据点内的情况与朱宝亮的图一对照,觉得头天制定的计划没什么问题,就命令部队按原计划行动。路上忽然下起了雨,周汉池更是高兴,对政委笑道:“看来老天爷也帮咱忙呢!”

趁着夜色雨声,以赵尚平为向导的侦察连战士,从北面把铁丝网剪开了一个大豁口。正往里运动,忽然一道闪电划过,战士们的身影在闪光里暴露无遗。伪军发出一声喝喊,担任掩护的1、2连战士立即开了枪。示警的伪军被打倒,临死前在心里叫了一声:“原来八路在外面啊!那监狱前的影子是谁呢……”

已经冲进铁丝网的战士迅速跑到墙根地下敌人射击的死角里,根据事先侦察好的位置用镐头和刺刀在房子后墙上掏洞。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陪着犬养春一郎的李焕璋忽然大叫:“大太君,土八路在掏墙,想救被抓的村民!”

犬养春一郎也发现了掏洞的战士,回身问:“怎么还没有来电?”

身后的传令兵报告:“队长,保险丝接上就烧,估计有短路的地方。雨太大,没办法查线。”

犬养大怒:“巴嘎!愚蠢!不要顾及其它,把探照灯的线供上电就行!”

传令兵“嗨”了一声,下楼去传令。不一会,鬼子的探照灯亮了。两道光柱在雨中喷向了八路军的埋伏地点。鬼子的机枪也随着光柱扫向了八路军战士。由于地面积水,战士们不能卧倒,只能蹲在地上与敌人对射,一下伤亡了十几个。

周汉池眼中冒火:“打掉敌人探照灯!”

战士们的子弹飞向了炮楼顶部。可由于雨太大,别说瞄准,就连抬头也很困难,飞向炮楼顶的子弹漫无边际地钻进了夜空。两只探照灯还是像两只贼眼一样忽闪着,鬼子汉奸在对射中大占上风。

犬养春一郎见八路军被压制住,长出口气:“命令:除了炮楼上驻守的兵士,全部人马从东西两门出击,务必歼灭钻进铁丝网的八路,截住被捕村民!”

几个传令兵应声跑下炮楼。据点里马上就响起了凄厉的集合哨。鬼子出东门,伪军出西门,分两路向北包抄。支援部队的战士见鬼子汉奸冲了出来,就把枪口转向了这两伙敌人。炮楼上的敌人又加强了火力。八路军的伤亡进一步增加。

周汉池正着急,就见探照灯忽然一暗,然后晃了两晃,灭了。被压制的战士趁机起身狂扫,出了据点的敌人鬼哭狼嚎地又跑了回去。

探照灯是秦坏种给弄灭的。

把赵尚国两口子弄进自己屋里,秦坏种就想趁乱把二人送出据点。给俩人换上雨衣,把雨帽压低,看看没有什么破绽,就领着俩人出了门。可刚出屋子,鬼子的探照灯就亮了,北面俩炮楼上的照八路军,南面炮楼上的也不甘寂寞,在院子里晃了起来。虽然主要目标是关人的监狱门口,可余光却将秦坏种房间一带也映得发亮。秦坏种吓得一缩头,忙把赵尚国两口子又推回房间里,看着外面的灯光犯了愁。

集合哨一响,秦坏种来了主意,趁乱跑进了配电房,找了根铁丝,用干木棍挑着捅到了保险丝上。保险丝刺刺啦啦几声烧断,据点里又陷入了黑暗。

秦坏种马上回屋,喊了赵尚国两口子出门,趁乱走到了据点外,正碰见被打回来的伪军。秦坏种喊了一声:“别乱!娘的,这里过不去,从据点外出去包抄!”

带队的马富贵一听:“嘿!这主意好!弟兄们,打开西边铁丝网门,包围土八路!”

伪军乱哄哄地出门往北包抄。秦坏种也趁乱把赵尚国两口子送出了据点,直往赵小兰家跑去。

侦察连的战士终于扒开了后墙,被捕的老乡依次钻出墙窟窿,冒着鬼子的弹雨往北跑。

赵尚礼把最后一个乡亲推出墙洞,回头喊了声:“还有人吗?”见无人应声就钻了出去。外面的雨已经小了许多,但密集的雨点还是立刻糊住了他的眼睛。他抹把脸,四外观察,见旁边屋里的人还没跑完,就过去帮着八路军救人。忽然,一发流弹击中了他。天旋地转,恍惚间仿佛看见了父亲走过来,笑呵呵地说:“孩子,我来接你了……”

一声霹雳,一道闪电。刚从被关押的屋里跑出来的小妹和母亲,一眼看见赵尚礼躺在血泊里。小妹哭着“爸爸”扑到赵尚礼身上,自强妈也惊呼一声扑了过来。

探照灯又亮了,雪亮的光柱笼罩在自强妈和小妹身上。炮楼上的犬养春一郎一摆手喊过大岛雄一,一指光柱中的母女:“大岛桑,我们比一下枪法如何?”

大岛从旁边鬼子兵手里拿过两支三八大盖,递给犬养一支:“中队长,您打老的,我打小的!”

两个鬼子端枪瞄准。 “啪啪”,正往外拖赵尚礼尸首的母女俩和赵尚礼倒在了一起。两个鬼子相视一眼,发出一阵狼嚎般的狂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