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39 老虎在哪里

zhurui1963 收藏 2 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第一批直升机一下子沉到了离地几十米的上空,炸弹旋转这向下飞去!

“狗杂种!来吧!”老和尚骂了一句,这会儿他正蹲在坑道的洞口,扛着火箭筒守株待兔。

与他一起守株待兔的,还有九门火箭筒。

这是老虎特种游击队的全部家当。

迫击炮都被带走了,战士们也一律把步枪背在了背上。

这是老和尚算计好了的,敌人第一轮攻击的肯定是直升机。

老和尚没动,大家都没动。

四周打来的迫击炮弹,炸得石头乱飞,一个游击队员的额上被碎石溅出了血,他抹也没抹一下,只是瞄着属于自己的空域,等待着。

直升机的炸弹下来了,整个高地石头乱滚,硝烟弥漫,大地乱抖。

老和尚没动,大家仍旧没动。

公羊子却没在这里,他这会儿象一条漫山乱窜的狗,带着三个游击队员,时不时在表面阵地上露下头,又消失了。

直升机扔炸弹扔得高兴了,越降越低,又用机关炮一路扫射。

终于,一架直升机的的头出现在了老和尚的火箭筒的射击圈里。

老和尚却被不慌,直升机不象战斗机一闪即过,而是盘旋着,一点点地把身子往圈子里来。

终于他看见了那个正疯狂射击得脑壳直弹的美国鬼子的头。

他扣下了扳机,火箭弹带着一团火光,冲破了弥漫的硝烟,直直地向那直升机撞去。

霎时间,空中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没有人欢呼,因为战士们正在等待着自己的目标。

只有人吃惊,那当然是西纳尔,西纳尔看着自己的直升机化成了碎片,向四处喷射而出,吃了一惊,接着是愤怒,愤怒得把雪茄从嘴上拿了下来,身子一动,又把伤腿搞痛了。顿时大叫起来:“第二批,勇敢地冲下去,把你们的炸弹扔在他们的头上!”

美军的直升机飞行员,还真是很凶恶的。

立刻有两架直升机追着老和尚的火箭筒火光追了下来,机关炮、炸弹、燃烧弹一起象冰雹似的,落下来。

老和尚在火箭弹发射出去的一瞬间,顺着那火箭筒的后坐力,就象坑道里滚了进去,一连窜的翻滚。

坑道口被炸成了一片火海,燃烧弹的固体燃料飞溅进来,一点火苗在老和尚的屁股上烧着了,烧得他直把屁股在地上磨,才磨灭。

不过,这两架直升机就没有老和尚那样幸运了。

他们这一下强出头,立刻有四个火箭筒套住了他们哥儿两个。

四个火箭筒的扳机几乎是同时扣动,四团灼热的火焰笔直地插入了两架直升机的身体里。

两架直升机几乎来不及做出反应,立刻化着了两团礼花般的火焰,交织字一起,把整个天空,搞得一片灿烂。

正纷纷往下扑的直升机见不是头,不等奥登命令,又纷纷往上爬去。

一时节,直升机形成了多重重叠。

不由得人不叫好。

未开炮的剩余五个火箭筒立刻击发了。

五团火焰如魔鬼之吻,狠狠地扎入了直升机堆里。

霎时间,轰隆隆的爆炸声响彻云宵。

直升机象纸糊的玩具被五张疯狂地大手,你扯我撕,碎片扬扬洒洒,布满了整个天空。

西纳尔一下子呆住了。

奥登叫道:“上帝,他们有炮群。快,把所有的直升机拉起来!”

参谋长摇摇头,轻叹一声:“不,那是我们的直升机飞得过低,这是反坦克火箭筒,笨蛋!”

西纳尔望着硝烟弥漫的天空,久久地才咬牙冷冷地道:“命令四周地面部队,不间断对石头山进行攻击,直到打光他们的炮弹为止。命令直升机不得超低空飞行,把他们的瓦斯弹和燃烧弹全部倾泻到这个高地上去。”

奥登是吼着下的命令。

不一刻,四周的炮弹全上来了,在石头山上,一时数不清弹着点,漫山遍野都在爆炸。

直升机上的炸弹下来了。

顿时黄黑烟冲天而起。很快地把整个石头山覆盖了起来。

爆炸和燃烧都被这黄黑的烟笼罩着。

西纳尔闭上了眼。

参谋长轻声道:“上帝,就是蚂蚁也会死亡的!”

奥登象吃了春药的公牛一样嚎叫着:“我喜欢,对于这些杂种,就是要杀得光光的!”

西纳尔挥挥手:“让地面部队,带着防毒面具杀上去,尽快地结束战斗。最好,那个,老虎最好是活的!我要见见他的真面目是什么样子的!”

“是!”奥登答道。

四面的地面部队得到进攻命令,立刻轰涌而上。

应该说美国特种兵的体力还真是不错的,听到这上山抓俘虏的命令,一个个都嚎起来,一鼓作气地向山上抢来。

有一个人却在笑。

谁?

公羊子。

公羊子这人打起仗来是傻的!

据说,小时候放羊,财主家的大孩子欺负他,把他头打破了,他还是跟着别人追,人家又把他脚打瘸了,他还是追,直追到了人家田里,一口气点燃了人家二十垛草树。尤不放手,就在那火堆里抓住那财主儿子,要拼命!

吓得财主儿子跪在地上说:“我认输!“

他说:“好!”

就又把别人头打破,脚打瘸。

这下,美国鬼子碰上他,他要干什么呢?

“去吧!你们去吧!”公羊子对已全部沿着坑道退到河里的老虎他们说。

老虎点点头。

所有的战士都含着,水蛇特别制造的出气管,全部潜入了水里,向下游飘去。

只有公羊子一个人傻乎乎地看着不断越过桥,往山上去的美军,还在嘻嘻地笑呢:“傻MB,赶死呢!”

最过分地是,他在拉响炸弹时,还对着河对面的美军迫击炮手,肆无忌惮地吼着:“你们咱不上去呢!气死老子了!”

河水在咆哮,枪声响成一片,黄黑的毒烟也令美军的迫击炮手不敢靠近。

所以,他的吼声美军听不到。

他只得拉了那根羊鞭般粗细的绳子。

“轰隆隆!”

爆炸声是从地下响起的,并不大。

整个声响一直延续了几分钟。

所有攻到山上的美军都听到了这个声响。

而且整个山体都在颤动。

接着,事情就起了变化,山体突然分蹦离析,满山的石头滚动起来。

石头滚动起来的后果,当然是要砸到美军,美军于是也跟着石头乱滚起来。

石头和美军滚在一起,顿时石头撞击声,石头和人肉的撞击声响成一片。

奥登奇怪地听着通话器里奇怪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黄黑的浓烟没有散去,实在是什么都看不清。

下面没有到山上的军官竟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在山上的通话器都是古怪地撞击声。

所以,还是只有公羊子一个人在笑,笑得遍身都在颤抖:“你在天上、地上炸,我当然只能在地下给你玩了。”

伸手就要到腰上去扯羊鞭,原是要打个响鞭,发泄心中的快乐。

这一摸,摸空了,顿时破口大骂起来:“西纳我的儿,公羊子一定要你给我陪个羊鞭,好好地抽你一盘!”

骂吧,翻身潜入水里,向下游顺水飘去。

一阵风来,黄黑的烟终于散开了。

一个大好的石头山已是千疮百孔。

美军好不容易收集拢部队,死的到不多,头破血流的,断手断腿的,瞎眼跛脚的,一时那里数得过来。

西纳尔气得两眼发黑。

参谋长摇摇头:“这是什么战术?”

西纳尔盯住奥登:“我不管你伤了多少人,我只要老虎!”

老虎,哪去了?

地面部队别说老虎,竟然连一个游击队的影子也没看到。

山体里显然没有地道,只有山脚下有一条常见的河流。

没有船,没有运输工具。

西纳尔头大了!


现在只有看山口能活了。

山口能活正干得热火朝天。

他带着一支八十六人的精干分队,穿着越南老百姓的服装,一大早就出了门。

中午十分,他们来到了一个叫郎里的村庄。

这个村庄不大,三面被丛林包围着,村庄前面是河流包围着的大片稻田和甘蔗林。

中午的太阳大了,村民们都回了屋,家家都炊烟袅袅。

偶尔有几声狗叫,几声婴儿哭,或者几声不知天光白日的鸡鸣。

山口能活对于共产党那套工作已经研究了几十年了,所以,干起来,也是象模象样。

他先在村四周放了哨,然后就直奔村中最大的房子而来。

村中最大的房子是村长家的。

村长叫陈农金,一个镶着金牙,梳着分头的四十岁上下男人。

他吃惊地看着这些端着枪的不速之客。

山口能活微笑着,自我介绍道:“我们是共产党游击队,你听说过吧!”

陈农金顿时笑了:“哦!请坐,请坐!你们的同志来过的,来过的!”

立刻又呼唤女人倒上水,掏出烟递上来,一边小心地道:“你知道,我们这是个小村庄,真的是没有人能抽出来参加游击队,就是美国人对我们也不感兴趣。”

山口能活就笑了:“你是一个财主?”

“不,我也就是多一些田土。”陈农金更小心地说。

山口能活点点头:“这样,你把全村的人全部召集起来,我要给大家讲话。”

陈农金愣了一下:“大家都在做饭....”

山口能活面色一黑:“你是一个财主,是我们的斗争对象。我命令你,必须把人召集拢来。”

陈农金还想说什么。

早有片冈站在了他的身边。

片冈是一个瘦削的人,但是他的眼睛黑得象狗的眼睛一样,冒着让人陡然忧伤的冷气。

陈农金觉得背心在发凉。

片冈的声音更冷:“马上行动!”

陈农金只得被片冈跟着走出门,挨家挨户去叫人。

陈农金确实也是一个大户人家,家中有长期雇工,还有三个老婆。

大老婆虽然很怕,见老公出去了,还是跑了出来。

但是,他这一跑出来,就别想回去了。

山口能活大声地命令:“把这些地主婆,地主少爷全部捉起来,我们要开批斗大会!”

接着一副大幅的标语挂起来,上面写着:“越南共产党老虎工作队”。

村民们是在过去了一个时辰,才聚集起来。

山口能活笑咪咪地对大家说:“乡亲们,我就是特种游击分队的老虎。我们现在要在你们这些村,发动群众,平分田土,让你们提前进入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就是要人人平等,田土平等,粮食平分。简单点说,我们要把有钱人的田土分了,把有钱人的粮食分了,把他们的所有东西都分了,给大家!现在,你们就开始在这里登记,登记完了,我们要核对,不老实的要当坏人枪毙!”

村民中有穷人叫起来:“老婆可不可以分?”

山口能活盯了过去。

那吼的人向往人堆里躲,山口能活就笑了起来:“可以!你现在只要告诉我你有没有老婆,没有,我几分一个给你!”

那喊话的人,是村中的一个老光棍,听了这话,顿时又是一下子冒出头:“没有!”

“你上来!我就分给你!”山口能活仍是笑咪咪地道。

老光棍在一些村民的鼓噪中,昂起了头:“上来就上来!”

真的慢慢地上来了。

山口能活不由哈哈大笑:“好!好!我任命你为农会主席!你主持分田土和所有的东西,我们要提前进入共产主义!”

老光棍愣了一愣:“我,我不会呢!”

山口能活一指片冈:“他就是你们村的指导员,怎么做,你听他的!”

老光棍仍旧盯着山口能活:“那,那我分的老婆呢!”

山口能活拍拍手:“我们今天要斗的第一个地主,就是陈农金!他有三个老婆,带上来!你看看,你要那一个呢?你是农会主席,可以挑的!”

陈农金的眼睛瞪大了,因为他的三个老婆被押了出来。

但是他无法反抗,因为他被按在了地上。

接着被戴上了一个高帽子,上面写着:“大财主陈朋金”。

三个女人叫起来。

山口能活挥挥说:“还敢反抗,杀了!”

几支枪立刻对准陈农金扣动了。

这一招,很管用,所有的人不敢开腔了。

乖乖的登记。

这是一个贫穷的山村,有姑娘,大多嫁到外地去了。

所以有很多光棍,见老光棍有了老婆,都来抢陈农金的老婆。

山口能活顿时笑起来了:“不用急,不用急。共产主义就是要共产共妻!”

便指挥人把陈农金家的猪、牛都杀了,在广场里开起酒席。

吃到高兴处,这才大声叫起来:“共产主义,就是共产共妻。今天,首先由我们游击队的兄弟来给大家做个示范!”

顿时,所有的老百姓被用枪逼住。

女人被赶进了一个屋...

女人的叫声,引起了男人们的反抗,于是,一场杀戮开始了。

这个下午,郎里村变成了人间地狱。

女人被强奸,男人被杀死。

那个夜,一个村都在啼哭。

可是,这一切老虎并不知道。

山口能活还住在这个村里,直到第二天。

他们又往下一个村走去。

偏偏,他们才走,黎元新带的一个工作小组,来到了这个村。因为陈农金是他的表舅。

他们被郎里村的这一幕震惊了。

当他听说是老虎干的,就惊呆了。

可是老百姓说不清楚,只一口咬定是老虎干的。

他顿时跳了起来:“走,找老虎!”

他赶到石头山营地时,只见到一片焦土。

急忙忙又向他们的游击队营地赶,赶到已经是晚上。

可是,这里也是人去楼空,黎元新急得暴跳起来。

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虽然他还一直不愿意相信是老虎干的,但是,为什么老虎不见了呢?

老虎在哪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