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日本鬼子去 第二章 日本忍者来了 十五 日本忍者

zhurui1963 收藏 6 1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size][/URL] 地鼠门天字组守在楼顶上。黄角树盘旋的枝桠几乎就伸到楼顶上、窗户上。四堵窗户,一个楼顶,天字组十二个大老鼠,他们是:天鼠日鼠月鼠星鼠雾鼠云鼠雨鼠风鼠雷鼠电鼠雪鼠霜鼠。分为五个小组:天、日、月、星四鼠占据楼顶四角;云、雾二鼠守北窗;风、雨二鼠守南窗;雷、电二鼠守西窗;霜、雪二鼠守东窗。 这是一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


地鼠门天字组守在楼顶上。黄角树盘旋的枝桠几乎就伸到楼顶上、窗户上。四堵窗户,一个楼顶,天字组十二个大老鼠,他们是:天鼠日鼠月鼠星鼠雾鼠云鼠雨鼠风鼠雷鼠电鼠雪鼠霜鼠。分为五个小组:天、日、月、星四鼠占据楼顶四角;云、雾二鼠守北窗;风、雨二鼠守南窗;雷、电二鼠守西窗;霜、雪二鼠守东窗。

这是一个面面俱到的强大配置。地鼠门本就被武林斥为邪恶之徒。一方面是因为地鼠门行事隐秘,惯以打洞翻墙等手段发起突袭;另一方面是他们善于用暗器。何况被军统收编后,又受到了良好的训练和装备。比如,那替代他们原来黑鼠皮的橡胶充气皮,可以说是一种武学和现代科技的绝密结合。橡胶皮即可以保护自己,又可以让暗器发出更防不胜防。何况,每个大老鼠的命名,是以他们的成名暗器命名的。这十二个大老鼠在一起,他们发出的暗器是若阳光若弯月若星辰若骤雨若云雾若狂风若电闪若雷击若飞雪若寒霜。。。那真的是很不好对付的。

忍者在什么地方?其实这个问题就连你同是忍者也很难看出来的。但是忍者进攻,就必须显形。

黄角树的枝桠是突然伸长的,枝桠上的积雪是突然溅飞起来的。

“叽叽叽叽。。。”好个天鼠,发出了一个可以说是狠绝狠毒的命令:“对所有的枝桠发暗器!”

那长长的枝桠变成了人——日本忍者,积雪变成了暗器。

可是这一切都没用,天字十二鼠的暗器齐放,有一个名字:天罗。天罗地网的天罗。天罗是传说中天兵天将对付反叛天庭的神仙的。也就是说,神仙遇到天罗也在劫难逃。

“噗噗噗噗”“哦哟!”

双方的暗器几乎是同时加诸于对方身上的。

“叽叽叽叽。。。”那是忍者的暗器射在大老鼠的身上,也就是说橡皮壳上。那真是霸道的暗器,在触身后,蓦地炸开或者冒出火,所以,橡胶皮立马被破坏了,发出“兹兹”地放气声,天字十二鼠蜕掉橡胶皮,露出半来面目。

“哦哟!”那是忍者的惨叫。忍者都是蒙头蒙面的,也就是说,从头到脚都是一个颜色,这会儿因为隐蔽在积雪里全身是白色。忍者是不动则亦,一动就发动致命一击。所以暗器发出,他本身也如暗器,或者说附在暗器上一起象白色的光芒般射向楼里。忍者是死士,就是那种以性命去完成命令的死士。他们有达到变态的忍耐力,令他们能忍受任何伤痛,就是掉一只手掉一只脚,也不断地去执行命令。这时的命令是进攻红灯笼酒楼。

但是,他们还是不得不发出了:“哦哟!”那时因为生命马上逝去,用生命支撑的意志也因生命消失,控制不住大脑发出临终对生命的告别:“哦哟!”

没有人能抵抗住天罗的进攻,黄角树上的日本忍者以灭亡证明了这句话。

然而,天字组的十二鼠们,接着也发出了难听的叫声。

因为他们中了暗器。当然不是黄脚树上死了日本忍者发出的。暗器是从背后射来的。当然也不是他们内部出了叛徒,因为天字十二鼠无一例外的都中了暗器。不过,十二鼠临死还是看到了发暗器的人,谁?日本忍者。日本忍者在他们的身边,也就是说,早就潜伏在红灯笼酒楼的楼上了。

忍者当然不只潜伏在楼上,几乎同时,人字组的十二鼠:人鼠儒鼠武鼠丐鼠贼鼠侠鼠工鼠商鼠兵鼠农鼠盗鼠医鼠。也发出了喊声,着了道儿。

忍者,日本忍者,从四面,从楼上,从屋里的每一个角落,向和字组十二鼠发起了总攻击。占据了红灯笼的大厅,向后院扑来。

这时,蒲老灰正在津津有味地弄酒菜,仿佛外面的声音多大事情多大都没进他的内心世界里。只苦了给他打下手的杨猴子,听着外面的叫声,看着一身白衣的日本忍者捉着日本武士刀象幽灵一样杀人。早就想叫,可是,嘴里突然被蒲老灰塞了一坨肉,一时嚼不烂,吞不下去,只把一个眼睛瞪得即吓别人也吓自己。

地字十二鼠也没有害怕。地字十二鼠是:钻地鼠蚯蚓鼠黄鳝鼠鳅鱼鼠穿山甲鼠地牯牛鼠。。。。。全是在地下打洞的动物命名,他们也是在地下打洞生活的。日本忍者进攻的那一刻,他们全隐蔽在红灯笼大厅的地下。不是他们不去阻止敌人,而是他们的进攻手段就是从地下冒出来发动突然袭击,这是地鼠门和天字组的天罗相配套的地网。可是日本忍者跑得快,一下子就攻入了后院。他们不得不现形,追了上去。

几乎是杨燕子和邓婆婆他们看到日本忍者冲进来的同一瞬间。“砰,砰,砰,砰!”那些地下忍者的尸体突然全部爆炸了。霎时间,雾升腾而起。

“暴尸施毒!”龙鼠是地鼠门的掌门人,对暗器施毒是见多识广的,但是也晚了。因为进攻的日本忍者在那一瞬间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

再没有人发出一句声音,十二生肖鼠,杨燕子,东方英,邓婆婆他们同时什么都听不到,只嗅到了一股沁人肺腑的香气,又同时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日本忍者突然回过了头,是一声不吭地回过头。地字组十二鼠也刚刚追到。他们立马发现了不妙——从来躲在地下的地字组老鼠们是最警觉的了。但是,凡事临头才处置总是有些晚的。

跑,地字十二鼠最善于的就是逃跑。那是因为,他们走一处,就会打无数的洞,用于他们的行动。而且他们总是一跑就入了地,这与常人是不同的。他们也就是那么在地上一钻,就渺无踪迹。可是,还是晚了。

十二鼠因为钻地没有穿橡胶皮,日本忍者在回头地同时暗器已发。只有钻地鼠跑掉了。

“八格,支那猪,打不赢就跑!”一个日本忍者骂了一声,举手做了三个手势。立刻,忍者们分开成三个组,一个组迅速地消失在红灯笼的各个角落,对红灯笼酒楼实施占领;一个组冲入佛堂;一个组跟着这个忍者向厨房走来。

杨猴子失去了往日看见人的笑脸,一双腿抖动得只有靠在案板上才没倒下去,可那手偏偏又抖得老高,揣在包里把裤子差点抖落;摸摸自己的脸,自己的脸也抖起来了。

蒲老灰忙完了最后一道工序,把毛巾放入滚烫的蒸笼水里,也许是那蒸笼水太烫,他一抽一摔,那达到一百度高温的毛巾正好蒙在杨猴子的脸上。只听“哇!”的一声,烫得那杨猴子跳了起来。

那日本忍者就在这时进入了厨房:“你的,是厨师?”

蒲老灰抬头盯住他:“他是厨师,被你们吓坏了。我只得自己下厨,等会我的朋友要喝庆功酒的。”

那领头的日本忍者大笑起来:“我的知道你是蒲先生,你的,出来同我的坐一下,好不好?”

蒲老灰解下围腰,一步步“提提哒哒哒”地走出来,直走到大厅坐下来。

“哦,象个主人。”日本忍者跨出两步。

蒲老灰沉声道:“这是我嫂嫂的店,她不在这里,我就是主人。”

“蒲先生饱读诗书,不懂得待客之道?”

“呵呵呵呵!”蒲老灰笑起来了:“山里店有山里店的道道。红灯笼的道道是我嫂嫂定的: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就是猎枪!”

日本忍者一打手势,几个日本忍者扑上,把蒲老灰擒下了。随着那日本忍者的手势,“啪!”蒲老灰的腿断了,人被按得跪在地上,剧烈的疼痛,让蒲老灰咬牙抬起的脸不断地颤动。

那领头的日本忍者又笑了,一边笑着一边在邓婆婆的位置上坐下:“你不欢迎,我就把这店占为我自己的。这是日本人的道道!”

这时,一阵纷沓的脚步声,十二生肖鼠、邓婆婆、杨燕子、东方英被押出来了。

领头的日本忍者猛地掀开头上的白布,露出一张日本人特有的南瓜脸来。

邓婆婆突然吼起来,声音震得一屋人的耳朵哄哄:“蒲老灰,你狗日的跪日本人!”

蒲老灰猛地一挣,扑在地上,大声吼:“你放屁!吼天狮子,腿断了一截,老子心不会短一截!”

邓婆婆一愣。

“恨!”蒲老灰突然一头向地下撞去,顿时头破血流。。。

日本忍者面上闪过一道暗影,骂声:“八格!”一挥手,蒲老灰被拖了出去。

邓婆婆霎时间嘴闭得紧紧,直到嘴皮发白,眼瞪得溜圆,越瞪越大,眼角红得象要流血。

日本忍者扭头扫视着他俘虏的邓婆婆、杨燕子和东方英、十二鼠他们,他突然站起来:“邓老板,鄙人是日本住中国占领军特遣支队队长犬养大佐,现在宣布对大木桥实施占领。对于你的亲戚不识时务,对抗皇军受伤,我表示遗憾。我要求你与大日本皇军合作。不然,还会有更为严重的流血事件发生!你的明白。”

邓婆婆摇摇头:“不明白。”接着提高声音,一字一句的道:“因为你根本占领不了大木桥!”

犬养大佐盯住她:“哼!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邓婆婆冷笑一声,更大的声音响起来:“蒲老灰说了,这块土地的人对你们只有恨!仇恨的心!”

犬养大佐点点头:“哟西,哟西。”突然手中的倭刀飞出,子鼠的头立马被砍飞了,血喷涌而出,溅了周围人一身。

其他十一鼠痛苦地叫起来,可是中毒浑身无力,只能叫。

东方英虎吼起来:“我要杀你们,小日本!鬼子!”

杨燕子突然靠近邓婆婆的耳边,说了一句话,邓婆婆一愣。

犬养大佐哈哈大笑起来:“你们看看,他还有没有心!”

“我们还有心!”剩下的十一鼠齐声吼了起来。

“哟西!”犬养大佐把日本弯刀慢慢地抽回,用手指刮下刀锋上的血,人一旋而起,斜砍斜撩竖劈横挥收刀在手,再刮倭刀上的血,血漓漓地往下流。

牛鼠被斜砍开了,虎鼠被开了膛,兔鼠是头成了两半,蛇鼠被拦腰断成两截。整个红灯笼的大厅血溅四处,血腥充盈。

邓婆婆发出了一声呻吟,杨燕子开口了:“你要干什么?日本人!”

犬养大佐盯住她:“你的什么人?”

杨燕子朗声道:“中国国防军长官部特遣锄奸组组长杨燕子。请你不要难为这些人,有事和我谈。”

“哟西。”犬养大佐点点头,指住杨燕子:“我现在命令你把张大少爷和他的手下带出八卦洞,来换你的人。”

杨燕子点点头:“可以,但我也不认识道路,只有叫邓老板知道,她去。”

犬养大佐摇摇头:“不行,你去。自然会遇到丑娃,你的叫他带上来。从现在开始,过半个小时我杀一个你的人。记住,你没有机会耍花样。大木桥已被我的人占领。”

杨燕子望望天空,太阳已上了一根竹篙高。她再盯盯邓婆婆,又盯住东方英,剩下的龙鼠他们七鼠,突然冒出一句话来:“还有那么多中国人,他们会来的,他们会来的。。。。”似乎是在梦呓,可是声音很清晰,很坚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