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各地战况

China——-1984 收藏 0 58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武昌是没有驻防旗营的,但是在第8镇中有旗兵建制,双十夜与汉军激烈交火,死伤殆尽.

陆军第八镇(辖步兵第15,16协,炮兵第8标,马军第8标,工程第8营,辎重第8营,宪兵营,教练营)

步兵第15协 (下辖第29,30两标)

第29标,第1营驻武昌城内右旗下

第2营驻武昌城内右旗下(一部调天门、潜江)

第3营驻襄阳,郧阳

第30标 第1营驻武昌城内右旗下(旗兵营)

第2营驻汉口(旗兵营)

第3营驻武昌城内右旗下(各棚有一名或两名旗兵安插)


第32标 第1营调四川

第2营驻武昌城外南湖(旗兵营)宜昌

第3营驻宜昌

炮8标 第1,2,3营皆驻武昌城外南湖


马8标 第1营驻武昌城外南湖(其中2机关枪队调入督署,旗兵)

第2营驻襄阳

第3营驻武昌城外南湖


工8营 驻武昌城内黄土坡

辎8营 驻武昌城外平湖门

宪兵营 驻武昌城内黄土坡 (旗兵营)

教练营 驻督署内世界论坛网


步41标 第1营调宜昌

第2营调岳州

第3营驻武昌城内左旗下

步42标 第1营驻汉口

第2营驻京汉铁路

第3营驻汉阳兵工厂

炮11营 驻武昌城外塘角

马11营 驻武昌城外南湖

工11队 驻武昌城外塘角

辎11队 驻武昌城外塘角


陆军测绘学堂(约有200名工程营学兵,旗人两名),并陆军中学堂。



从上面的部署上可见满 人从来不放心汉人,在各支汉军内安插满 人旗兵用以监视。


事发前,由于武昌城传言革命党要起义,督练公所总办满 人铁忠(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就曾建议以30标第一营旗兵换防楚望台军械库工8营,为黎元洪所阻,黎说:“楚人素多谣,吾人今宜处以镇静。谈革命者,不自今始,余亦不能保其必无。如革命党果多,则鄂事难料,少数旗兵,何济于事?满、汉界严,始有革党,今以旗人换守军,民多误会,反为革命所乘,藉以煽惑。据余管见,工程营兵多武(昌)黄(陂)子弟,多有父母妻孥在近,而前营长李克果,感情融洽,不若仍以工兵专守,添派李前营长监之”。鄂督瑞澂本想依从铁忠的意见以旗兵换防,但害怕此一举动会遭至汉人的反弹故暂不用。


武昌首役起,第32标3 营,队官楚瑛率部2队(旗兵200人)于城外长虹桥设防,堵截入城之炮8标,楚瑛命令手下的旗勇“见汉杀汉,老幼不赦”,其部与炮8标展开激烈对射,由于占领有利地形顽抗了数小时,后城内汉军听到长虹桥一带枪响迅速出动约2百人支援,南湖之革命军亦绕城而来,楚瑛所部全军覆没,此役汉军死伤36员名,百姓有50余人伤亡,满 人遗137具尸体,两挺德制马克沁,有40余人被百姓打死,另有十余人欲投民居遭拒被汉军捉了枪毙。


第30标1营管带郜翔始则坚闭营门,不见汉军来攻打,继而大着胆子率部出击蛇山炮兵阵地,妄图夺取汉军大炮,途中遇吴醒汉部,误为友军,纳之归营,及天方微明,吴部反戈一击,旗勇死伤无数,郜部退。队官重光率70人入卫藩库死守,被全部歼灭。


午一时,郜率残部奇袭咨议局,企图占领起义指挥部,满 人皆以黑巾缠头,乘乱攻打,都督黎元洪避走,湖广总督衙门卫队也来配合攻打,他们出忠孝门,至东湖,被戍守在那里的汉军一阵齐射就给打垮了,受伤者在地上哀号,也无人来救援,在咨议局附近的东大街上躺倒了百余被打死的卫队兵。


此时总督瑞澂听闻卫队被击溃,慌忙逃走。守卫藩署之机关炮2队,见瑞督走,也跟着一起溃散。只有

宪兵营,不但不跑反而壮着胆子攻击楚望台,结果被一小股汉军不到一个连的部队迎头击溃,接着被剿灭。其余混编于各部中之旗兵,皆被汉军处决。


其中陆军小学举人教习迎熹,事发时拟发动数百旗勇杀汉,其陆军小学之张振武所部将校团,号称党中最激,速将迎熹并党羽擒获斩首。守汉口之30标第2营,闻武昌变,继受攻,亦溃。


湖北荆州荆州有驻防旗营。荆州城内有墙贯南北,分东、西两城。汉人居西城,满 人居东城素来欺压汉。有大小箭场诸武备。满州将军连魁,下辖左右两翼,左翼副都统桓龄,右翼副都统松鹤。各统兵约1.5千人,有克虏伯陆战炮四尊,过山炮十二尊,武力颇为强悍人。武昌事起,荆州谣曰:旗人必丧马河下。不数日,宜昌汉军起事,军分四路,合攻荆州,不到七天,汉军攻破外围,满 人死伤无数且粮道亦断。但连魁仗着克虏伯陆战炮顽抗,汉军围城一个月不下。后湘西,安襄之敌徐至将城攻破,左翼副都统桓龄被乱枪打死,3日后,将军连魁投降,因为其曾杀害革命党人和无辜汉民,汉军将其斩首,弃尸于马河,正应当时民谣。


浙江杭州

杭州驻防旗营驻防于湖滨一带,分内外城驻防。

内城:平海门驻满洲正白旗

承乾门驻满洲正黄旗

延龄门驻前锋营

拱宸门驻满洲正红旗

迎紫门驻满洲厢白旗

外城:钱塘门驻满洲正黄旗

武林门驻满洲厢黄旗

艮山门驻满洲厢红旗

望江门驻满洲正白旗

侯潮门驻满洲正黄旗

凤山门驻满洲正红旗

清波门驻满洲厢白旗

涌金门驻满洲厢黄旗

庆春门驻汉军


辛亥时间,旗营时有人枪不足万数,且多是只会说大话的纨绔子弟。会省垣浙军起事,攻打外城,欲由武林门入,正红旗防御额特精额自不量力说“汉军蟊贼,皆是乌合之众,我军出不及一个钟点便能得胜”,乃骑白马率部突出,结果被打翻在地,与所部皆被剁死,继而抚署陷,浙抚增韫(蒙古镶白旗)在厕所里被擒。天明,汉军满城。都统德济(满洲镶黄旗,时杭州将军一职虚悬,由其暂代。事发时犹宿拱辰桥日租界娼簝),闻变,惧甚,拟降。满 人贵林者字翰香,满洲正红旗,请求勿降,并请缨杀汉,德济不听,遂以城降。贵林并其子量海散家财,欲以百余家奴起兵杀汉皆被戮。满城中满 人余部多被汉军徙至上泗务农。


江苏南京

起时江苏京口有旗营之设,由副都统载穆统摄。麾下精兵数千,并有舟师汽艇6艘,炮艇两只。苏抚程德全反正,传檄各地,人心渐去。商会请和议,满兵尽逃,汉军入城后载穆以满州宗室故自戕。京口为江宁之门户,江宁将军铁良字宝臣,满洲镶白旗人。早年曾充荣禄幕僚,协助处理军事事宜,潜心陆军,自诩知兵,留日士官第一期。江浙联军会攻金陵,其募旗兵凡10余营,为满 人朝廷所依赖,但不到一月就被击败。城内旗营多有以火焚其室,举家而殉者,旗营大部毁于火。


福建福州

驻防旗营与驻闽湘军势成水火。双方皆有备而战。

孙道仁字静山,湖南慈利人,其父为淮军名将孙开华。所部为新军第10镇。时驻闽湘军为;

第10镇38标3营,骑1队,炮2队,克虏伯过山炮4尊,工程兵2队,辎重1队,宪兵2队,39标1营,新募兵2营,退伍兵2队,炸弹1队,民团义勇及体协若干(好么,运动员也得上阵)。总指挥第20协协统许崇智。


朴寿字仁山,满洲镶黄旗人。举人出身,时任福州将军,所辖旗营为:

福州驻防旗兵2.5千,捷胜营2千名,教员文楷所组杀汉团5百名,大刀冲锋1队,气龙洋油放火1队。共5千余。


以下摘自辛亥福州光复记


1911年11月8日,中国同盟会福建支会在仓前山的桥南公益社发出号令,光复福州的战斗开始,起义部队在公益社誓师出发,进攻的目标首先是城内的于山。于山是制高点,故革命军以于山一线为总攻阵地,当晚,总指挥许崇智率队占领了于山阵地,并设指挥部于观音阁。拂晓,革命军在于山的炮兵阵地首先开炮,第一炮袭击水部水关闸,第二炮命中将军署(今省立医院一带)。萧奇斌所率的炮队上山后,也向旗下街将军前一带(今省立医院周围,当年均为旗界)发炮猛烈轰击,打得清军惊慌失措。


上午,井楼门、狮桥头大路口、安奶庙、旗汛口、津门楼等处的清兵,向革命军发起进 攻,战斗十分激烈,水部城楼革命军和城下看守的旗兵也在激战,敌人冲上楼梯,放火烧楼。同时,法政学堂(即今福州师范)三楼顶的清军旗兵也不断向于山革命军炮兵阵地射击。


下午,津门路、秀冶里、高节里一带重新发生激烈的巷战,革命军士气旺盛,视死如归,给旗兵予重创。满清将军朴寿派放火队到旗汛口、高节里、鳌峰坊一带,丧心病狂地到处放火烧屋,桥南公益社急调消防队驰赴各处灭火。


当时,清军旗兵佐领、“杀汉团”头子文楷率二三百人的敢死队向九曲亭前进,蜂拥登上于山。企图抢夺革命军大炮,革命军炸弹队奋勇战斗,许崇智亲率总预备队攻入前线,把敌人敢死队压在山麓,使其无法前进,同时,把敌人的另一支精锐队伍分段割开,首尾难顾。不断投弹,迫使清军冲锋队寸步难行。但占据在鳌峰坊法政学堂最高洋楼的清军“捷战营”用密集枪火扫射,情况十分危急,所幸北库的炮弹已运到,就向法政学堂瞄准开了好几炮,把法政学堂轰毁,清军旗兵死伤甚多,残余清军纷纷逃窜。


下午4时左右,清总督松寿见大势已去,吞金自尽。满清将军朴寿得知战败,逃入东门蒙古营明玉之家。革命军炸弹队队员刘德观等同新军战士焦子芳等10余人,追踪搜查,将其生擒押送于山。福州全境光复。


那个杀汉团头子朴寿,自吹要杀掉福建30万汉人才能平息叛乱,结果自己被被擒,支解之,弃尸山下。满 人杀汉团总共死3700人左右,而被其打死的汉人不到百余人。


广东广州

羊城时内有各军。

济军3千,汉 奸龙济光所部皆桂人,战力强。为张鸣岐亲军。张字坚白,号韩斋。山东无棣人。举人出身。曾就馆于岑春煊家,颇得器重。称为“智囊“。后保荐任广西巡抚.继而督粤,闻武昌变,加之水师提督李准同情革命军,与之不睦,龙部窥测风向中。


陆师提督驻节惠州,水师提督驻节虎门,皆与革命军有联络。最了不起的是水师提督李准,把自己的坐舰“江清号”改名“江汉号”,反清复汉之志不移。

省城新军2标8营,但建制,人员不全。

旗兵驻防共8千余,新军4营,有炮1队,步军营1千,旧军5千。

后广州汉军起义,筑街垒,将军春禄.蒙古正黄旗,以前任将军皆以暗杀死,汉军势大,,遂以旗兵接受改编,允照发饷。改编后,编为广东陆军第16, 17,18营,后被缴武器,派驻外防潮汕,雷州,高州,不奈苦,皆散之。留城驻军,求发解散恩饷,胡汉民也不含糊,照批同意,不过取饷地,大笔一挥,书 “黄花冈”三字,旗人恐甚,皆散去。


陕西西安

时西安驻防之军记有:第39混成协,共2标,3千人枪。山炮3队,有炮18尊,骑兵1队,工程,辎重各1队,统领为张凤翙,字翔初,陕西咸宁人,留日士官骑兵第6科毕业。所部多会党,亦有回子兵数队,极骠悍。

满城旗兵,步军万余,马甲3千,将军文瑞,钮祜禄氏,满洲镶红旗人.世袭男爵。


过程,九月初一日,适休假。汉军分道入城,先下军械局,继攻抚,藩,道各衙门。巡抚钱能训避入幕僚家中,外城皆为汉军所取。暮,旗兵以骑兵分数道出击,以回子为先满 人为后攻打汉军,被汉军击败。初二日,晨7时,秦陇复汉军攻菜市大门,继而分军攻东、南门,旗兵伤亡惨重,午时,汉军以炮攻东门,城破,进满城,满 人与汉军终夕巷战,初挨户争夺,由于满 人残部顽抗汉军为减少伤亡,乃以火攻,烟焰张天。文瑞见势去,投井死。初三,战罢,清点,三万满城户不足 1千(真正大快人心)。


晋陕甘宁青新诸省

晋省太原,有满城之设,员额5000,阎锡山首义三晋,初以炮击之,复晓喻之,遂降。未几,旗兵管带熊国斌欲效忠清廷,诡称有要事请谒,阎允入见。及进,即拔枪射阎,阎伏地未被击中。护兵开枪打伤熊腿部,夺下手枪,当即将熊拖至营门外灰窑内活埋。熊部旗兵闻讯溃散抢劫。阎亲带执法队巡视各街,格杀旗兵千余人,市面方渐趋平静。


甘,凉州旗兵皆隶于陕甘总督长庚麾下。长庚字少白,伊尔根觉罗氏,满洲正黄旗.以县丞保知县,以战功累迁至陕甘总督。但处事寡断,西省人多称之为: “长半年”意拖沓。会各方汉军起义,犹疑不定,幸升允至,乃请之为帅。升允字吉甫,号素庵,蒙古镶黄旗人。举人出身。历多要职,因反立宪被革,闲居西安。


西安汉军起,其由东柳巷家中逃出,沿途召集旧部满回兵,至兰州。与甘肃长庚,西宁办事大臣庆恕,宁夏马安良等合兵,共有军,马,步,防凡70余营,2万余人,兵进潼关,入咸阳,踞西安仅50余里。

秦陇复汉军,与之战不能胜。时升允踌躇满志,拟下西安后,谋迎幼主西迁,图恢复之计,但其美梦做得甜时,汉毅军20营入秦助汉军,西援凤翔,东援乾州,山西汉军援部也至西安,升允部在西安城下被击溃,诸部溃散,升允挂印而逃,长庚亦随其去,西军遂散去。


升日后避居俄国,作诗曰:“老臣尚在此,幼主竟何如.倘遇上林雁,或逢苏武书。”可笑,真一满州小丑也。


伊犁将军志锐,字公颖,他塔拉氏,满洲正红旗,出身进士,又以其妹(珍妃)故,戊戌后,不得志,久放边地.宣统继,复获重用,迁杭州将军。后调伊犁将军,加尚书衔。伊犁汉人大起,组“铁血团”攻北库,守卫者为蒙古正蓝旗之协领蒙库泰,所部蒙,满旗军勇悍异常,汉军不能入,时天欲亮,外援之索仑,锡伯诸营亦将至,汉军渐不支,有回商献计,曰:前任将军广福者虽蒙军正蓝旗,然与志锐不睦,前者以伊犁,杭州将军互换,锐至,而其不能调任,平级而居锐下,怨甚,不如说之,或有助益”。汉军用其计,果降,乃嘱蒙库泰率蒙军撤出火线,满军不支,志锐被获,汉民因其苦待汉人将其乱刀戮于市。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