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我和空姐的同居生活(十六)

武士的黎明 收藏 18 2947
导读:[color=#000099]十六 大师 一清早我开车来到颖珊公司,远远就看见颖珊站在她红色的甲壳虫前。看见我来了她气鼓鼓的走了过来。我知道这是要兴师问罪了。 “昨天出了院你跑那里去了,老实交代!” “我回厂里去看了看,晚上遇上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回家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 “以后再发生失踪的情况,你可要小心了。你也真是的,刚出院就上班,喝酒了没有?” “没有,真的。”我庆幸自己过关,连忙转移话题, “怎么早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 “爸爸和一个朋友喝茶,叫我们一起过去。” “一大早晨喝

十六 大师


一清早我开车来到颖珊公司,远远就看见颖珊站在她红色的甲壳虫前。看见我来了她气鼓鼓的走了过来。我知道这是要兴师问罪了。

“昨天出了院你跑那里去了,老实交代!”

“我回厂里去看了看,晚上遇上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回家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

“以后再发生失踪的情况,你可要小心了。你也真是的,刚出院就上班,喝酒了没有?”

“没有,真的。”我庆幸自己过关,连忙转移话题,

“怎么早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

“爸爸和一个朋友喝茶,叫我们一起过去。”

“一大早晨喝茶?”我一脸惊诧。

“别问这么多了,和我一起去把,你把车停这里,坐我的车吧。”

我坐进甲壳虫副驾驶位置,其实德国的经典汽车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大众的甲壳虫和宝马的MINI,这么多年了他们还依然有这样旺盛的生命力。不过比较起来我还是钟情于甲壳虫,每次见到他我又想起了披头士乐队,这都是历史的经典,而且名字都一样。

颖珊一会就把车开到一个小巷里停了下来。我们下车走进去。

旧汉口曾经有不少这样的弄堂,狭小拥挤,往往叫一个××里的名称。而如今这样的里弄已经很少了。约莫走了两分钟,颖珊带我进了一个小卖部。门口随便摆了一些烟酒副食,我们走进里间,面积也不大,灯光还有点暗,庄先生和一位中年女性坐在一个小桌子前正喝茶聊天呢。看到我们进来了,庄先生招呼我们坐下,中年妇女则起身给我们倒茶。

我接过茶道了声谢,庄先生随即给我介绍,

“这是林老师,今天叫你来喝杯茶,随便测几个字!”

我终于明白了今天来这里的原因,不由仔细的打量一下这个林老师。林老师衣着很传统,深色的衣服边上滚上了一些中式花边。长发挽起,微胖的脸上虽然有些黑却依然风韵犹存。只不过眼神看人很深邃,给人以琢磨不定的感觉。在我注视她的时候,林老师也用眼睛打量我。我客气的点头示意。

“小伙子年轻有为呀,先喝点茶吧。”

我应声揭开盖碗,一阵香气袭人,原来是安溪铁观音。一口香茗,神气清爽。

见我喝了茶,林老师点点头,

“陈先生是第一次来,我这里都是老朋友过来喝茶聊天,偶尔测几个字探讨一下运程,陈先生千万不要误会是封建迷信。”

见我点点头,林老师又问道:

“陈先生是否了解《周易》,是否相信测字?”

我想了想,慎重地说道,

“其实周易是我们老祖先留下的精神瑰宝,也是先人对社会规律的一些总结。我虽然不完全相信,却也不敢妄自菲薄。”

林老师点了点头,笑着对我说,

“陈先生很坦诚,既然你不排斥,今天我们见面也是缘分。不妨你随便写三个字,我帮你看看。”说完递给我一张纸笔。

“随便三个字?”我疑问道。

“对,你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林老师的口音不是武汉人,倒有些南方闽台口音。

我想了一下,依次在纸上写了:天、和、运三个字。然后递给林老师。

林老师看了半晌,然后问了我属相,又掐指心算。最后微笑着朝庄先生和颖珊点了点头,对我说道:

“陈先生这几个字,天是二人成天,和是否字出头,运是云走见明。按照卦语来说:泰来否已极 诸理莫忧心 顺天成一大,云开见月明,一点丹灵开 独得易真传!”

林老师顿了一下,见我们不太明白接着又说:

“泰和否,都是易经六十四卦中的卦名,这两个卦是相连在一起,就是优秀的好卦。物极必反,泰尽否来,否极泰来,便是这个道理。 陈先生以前或许多不如意,但是一个好的开端终于来临了。不过好的运道来临,并不是意味着自己不作任何努力。倘若顺应天道,因势利导可进鸿途。如果再积蓄福缘,寻觅良机,或许就不难得道,达到天人合一的佳境。”

仔细听完了林老师的解说,终于明白了她给我测字是大吉之象,意思是说我该走运了,把握的好应该有很大成就。人都是喜欢听好话的,我连忙对林老师说谢谢,然后看着颖珊,眼神中征求意见是否应该表示一下什么的。庄先生应该是明白我的意思了,对颖珊和我说,“你们先回公司吧,我过会就回来。”

我和颖珊起身告辞。林老师把我送到了副食店门口,低声对我说了句:

“陈先生有空要常来呀!”我点头称是。


坐在颖珊车里回她公司,我一上午竟然是一头的雾水。我看着颖珊,

“今天上午为什么给我测字,你和你爸爸想干什么?”

颖珊一笑,对我说。

“你急什么呀,爸爸有新的项目要上,他习惯做决定前去林老师那里喝茶。林老师是台湾人,测字看人很灵的。”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了,你是我爸爸选择的合作对象,当然也要给林老师过目呀。”

“什么合作对象?我能和你爸爸合作什么呢?”

“别问了,一会爸爸回来你就知道了。”

原来有钱人都信风水算命,什么事情都要求一个心安。我虽然是一个无神论者,不过《周易》也粗略看过,其中也有一些道理,既然能流传几千年一定是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今天林老师说的一些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呀,反正今天她给我说的也都是好话。

和颖珊一起来到她们房地产公司,我还是第一次来到他们公司。他们租了这个写字楼的六楼一层,颖珊进去的时候大家都客气的点头致意,看到我跟在颖珊后面,许多目光里面充满疑问。我不加理会昂首进了办公室。

庄先生的办公室很大,竟然有100多个平方,最醒目的就是一张超大的办公桌。我在沙发上坐下,注意到墙上有一个照片,让我惊讶的是居然是庄先生和***领导的合影。颖珊已经给我倒了杯茶,见我一直看照片,白了我一眼,

“少见多怪!接着茶。”

我赫然一笑。顺水把茶杯放在茶几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