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38 老虎,老虎(四)

zhurui1963 收藏 2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西纳尔的腿对炸断了,在医院里,他的脸阴沉得象块肮脏的抹布。 迈克来看他,想安慰他,他只是说:“我会给你好消息!” “我相信!”迈克说得很真诚了,但是西纳尔还是觉得是假的。 所以,迈克一走,他就叫来了奥登和山口能活,还有参谋长。俨然把医院当成了临时指挥所。 山口能活进来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西纳尔的腿对炸断了,在医院里,他的脸阴沉得象块肮脏的抹布。

迈克来看他,想安慰他,他只是说:“我会给你好消息!”

“我相信!”迈克说得很真诚了,但是西纳尔还是觉得是假的。

所以,迈克一走,他就叫来了奥登和山口能活,还有参谋长。俨然把医院当成了临时指挥所。

山口能活进来的时候确是面露喜色的。

这叫奥登和参谋长都很生气。

奥登可不愿意在一个日本人面前装什么绅士:“山口,你是不是觉得你立了战功很了不起?你可是以数十名南越士兵的生命为代价的!”

山口能活摇摇头:“不,不!我既不会为一点小小的功劳觉得了不起。也不会为了几个越南人的生命悲伤!我高兴,是因为我想起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众人顿时都盯住了他。

他看看大家,再看住西纳尔:“将军,我想弄一只老虎部队出来。”

“什么意思?”

“这是我的计划。”山口能活把一本计划递给西纳尔。

西纳尔只翻了几页,就点了点头:“好,我把南越的第284团的第一营,全部交你指挥。另给你一个直升机小队。”

“是!”

西纳尔这才把头扭向参谋长:“你的事情有什么进展?”

“没有,将军,他象一个死木头一样。”

“不行,我限你明天天亮前把他的嘴巴坳开!这是命令!奥登,你协助参谋长!”

“是!”


回到营地老虎就病倒了,但是,他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工作。

内务方面,黎英很快统计出了伤亡情况。

应该说和预计是差不多的,除了一个重伤外,老虎带出去的人,都有大大小小的轻伤(烧伤和爆炸伤)。

最让老虎振奋的是,十二个小组的一天的地方发动工作非常见成效。当然这与越共地下党一直在这一带做工作有关,但是,竟然有十二个大大小小的村庄,组织了人来观战和参战。还是叫老虎激动不已。

最让老虎担心的是胡志亮政委没有回来。

老虎要老和尚立刻对这件事造成的后果进行评估,他自己也陷入了沉思。

部队的行动,统一由洪元春连长指挥,大嘴协助,继续进行地方工作和对战略村进行骚扰。

公羊子带了一个小组的人,对营地进行保卫。同时也留下了千里眼通风报信,传递消息。

老和尚觉得胡政委没回来这件事非常严重,建议立刻更换营地。

老虎使劲地吞了一口气,无力地摇摇头:“不,你这是消极的办法。”

接着再次睡去,他的这场感冒通常最严重时刻是二十四小时。这会儿,他面红耳赤,浑身颤抖,口鼻出出来的气全是滚烫滚烫的。

黎英不断地用毛巾粘上热水为他擦洗着,一边又轻轻地抚摩着他的肌肤,意图使他安静。

医生给老虎打了一针后到插不上手了,去照顾另外的伤员去了。

老和尚一时却没理解老虎的说法。

突然公羊子对他招招手:“我知道老虎想干什么?”

老和尚向公羊子走去,走到半途,突然间停下来了。

眼睛紧紧地盯着公羊子:“我也知道老虎想要干什么了。”

“好,计划就交给你们两人定!”老虎艰难地吞下一口气,闭上眼睛。


参谋长冷冷地看着被打得体无完肤的胡志亮,越是坚硬越让他肯定这一定是一条大鱼。

他知道,这样的人往往是打不服的,就是死也不怕的。

四十年代末,他去过中国的重庆,在那个有名的“中美技术合作所”,他见识过中国重庆的地下党。在那里,几乎把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蒋介石军统的千奇百怪地刑法,用完了,也坳不开那些地下党的嘴。

这会儿,参谋长也陷入了沉思。

奥登中校也等得不耐烦了,他闯了进来,狠狠地盯着使劲地高昂起头胡志亮,突然冷笑起来:“哼,摧毁了你最后一点自尊,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参谋长回头盯住他,奥登一下子又瞪住参谋长:“共产党是最怕人说他们是共产共妻的了。你就让他共一回,我看他怎么回到共产党里去了。”

参谋长没想到奥登这样的几乎象牛一样野蛮的人,竟然也有野蛮的办法。

不由得一立而起:“好!奥登,你不错!”

他一拍桌子:“来人!给我把那1号药,给这位越共的大人物加大三倍的剂量注射下去!”

这才回头看着奥登:“中校,你去控制百事街,把老百姓,特别是女人给我全赶出来!然后,到处宣扬,共产党要公产共妻了!通知,甘岭西的报纸记者们,要他们把照片照下来!我要这个家伙,彻底地变为有个畜生!”

奥登顿时怪声大笑起来:“好,好!”

摇晃着大膀子,咚咚咚咚,出门而去。

1号药是一种极强的催情药,正常人三倍的剂量,足以让一头公驴发狂咬人。

药打下去不久,胡志亮的脸就开始变红,呼吸变得急促,仿佛有一盆大火在灼烤着他,不一会儿豆大的汉珠也下来了。人焦躁不安地在监狱里转悠起来,时不时跺地装墙。

“把他拖出来,押到百事街去!”

百事街的老百姓在半夜全被叫醒了。

这是一条夹在闹市的小巷,只有百来户人家,街道又脏又乱,是一个三教九流的下等人做的地方。

谁也不愿意在半夜从铺里爬起来,但是,美军除外。

因为这由不得你愿意不愿意,枪要杀人,脚要踢人,从不给你讲道理。

所以,大家很快地在街头的耶树园子里聚集在了一起。

美国鬼子还牵来了电灯,把整个区域照得放光放亮的。

奥登亲自上场发表了演说:“各位先生、女士们,半夜把大家叫起来,是要你们见一个人。一个越南共产党的大人物。据说,你们中的很多人也想见到他,他应该也想见到你们。美利坚合纵国是一儿歌讲民主的国家,所以,我们决定也让你们互相见面。现在听我的命令,女人分到一边,男人分到一边,把他们从中间隔离开来。”

全副武装的美国特种兵,一下子便锲入了老百姓中间,不一会儿,男人和女人被分开了。中间是荷枪实弹的军人。

汽车不断地响,许多记者到来了。

不一会儿,警笛响起,几辆车冲到了现场。

从车上押下来,被药物折磨得已经疯狂的胡志亮。

参谋长象马戏团的马戏师一样,趾高气扬地走下来,对胡志亮大声说道:“看,那就是你的老百姓,共产党,你尽可以去宣传你的主张。”

几个美国特种兵把胡志亮推到了女人们的面前。

胡志亮因为药物的折磨,整个脸都变了形,身体在痛苦地痉挛,眼睛象喝了人血的狗一样血亮。

“哈,他看上了那位女士,他要向他传递共产主义知识!”西纳尔大声地说着。

顿时,两个美国军人把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女拉了出来,一下子推到了胡志亮的身上。

女人激烈地反抗着。

也许,她这种反抗是错误的。

因为,胡志亮正努力地屏住呼吸,力图把自己看到女人后,越来越罪恶的欲望压下来,然而,女人的肉体的动弹,把他撩拨得发出了一声,完全是野兽般的号叫。

他突然一把抓住了女人...

“对,共产共妻,这就是共产党的宗旨!”参谋长笑了起来。

记者们的闪光灯此起彼伏的亮起。

越南老百姓试图反抗,立刻就被打倒了几个。

“不行,我要让你们明白你们还报有幻想的共产党是什么东西。或者有一天,你们真的,从内心深处恨他们了,我可以把他交给你们处理。”参谋长得意洋洋地说着。

父母们痛苦地呐喊。

被完全疯狂了的胡志亮蹂躏的女孩大声呼救着。直到昏阙了过去。

一个女人终于冲破了美军的隔离人墙。向那个女孩跑去。

但这又是一场悲剧。

参谋长竟然叫起来:“呵,共产共妻还真有市场。真的有女士主动上来了。”

两个美国军人一下子把疯狂的胡志亮从昏阙的女孩身上拉下来。

又把另一个女人推向了他...


“哦,你们这些杂种太有趣了。后来呢?”西纳尔把自己的伤口都笑痛了。

“后来,我们把他扔进冰水里,让他冷却下来。然后把他的受作所为,全部告诉了他,还有报纸上的照片。他就彻底地绝望了。他要自杀,当然不行。他一会儿哭一会儿闹,到凌晨时,他提出了一个要求,让他移民美国去!”参谋长滔滔不绝地说完。

“他能给我们什么?”西纳尔准将双眼贪婪地看着参谋长。

参谋长淡淡一笑:“他是游击队原队长,现在的游击队政委。他知道老虎的一切。”

“哦,太有趣了!”西纳尔拍着床板:“我真想起来参加这场战斗!医生!”他大叫起来。

医生跑过来:“听着,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让我能够上直升机!不然,我枪毙你!”西纳尔指着他,大声道。


24个小时过去了,老虎的精神好了许多,挣扎着起来,看着老和尚和公羊子拟定的计划。

点点头:“很有胆量的计划!”又摇摇头:“你两个是崽卖爷田不心痛!”他抬头看住天上的太阳,直到自己顶不住了闭上眼睛:“任何事物都要一步步地来。该牺牲了我们才能去牺牲!”他再次睁开眼,盯住公羊子和老和尚。

慢慢地一字一句地道:“我们现在是要锻炼和壮大队伍,然后才能进攻。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现在对我们有用。我们不能妄图地和敌人决战。但是,我们每一场战斗总是要让敌人受到损失,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他再次望向公羊子和老和尚:“战斗计划零伤亡,参战人员,就是现在在营地没出去的这一个战斗小组,加上我们!马上重新制定!在我的面前!”

“是!”

两人在石头上一下子坐了下来。

战斗变小了,两人的计划很快地就出来了。

这次老虎很高兴:“你两个小子很有自己的东西!马上由老和尚组织,公羊子协助实施吧!”

两人一溜烟地走了。

黎英看着两人的背影,轻笑道:“老虎,你似乎老了。”

“谁说的?”

“我说的。”

“为什么?”

“你都有接班人了啊!”黎英笑道。

老虎点点头,也呵呵地笑起来:“是啊,是啊,游击队需要的是指挥员。中国有句古语道:将熊熊一窝,兵熊熊一个!也就是说,战争的成败主要在我们指挥员。我们特种游击队,全部会象种子一样洒遍南方,那么,越南的解放就指日可待了。”

黎英看着他,久久地,竟然呆了。

“喂,你为什么不说话?”老虎回头盯着她。

黎英幽幽一笑:“你瘦了。”

老虎摸摸自己的脸庞:“我这是季节性的感冒,老虎可不是这么容易垮的!”

黎英点点头:“我不会让你垮的!”

她把眼睛望向远方,一时场面冷清了下来。

老虎站了起来,动了动胳膊,摔了摔腿,再次坐下。

“战争胜利了。你可不可以不回中国?”黎英突然轻声道。

老虎马上答到:“当然不可以!”

黎英低下了头。

老虎突然明白了他这句话的含义,看着,久久地,也是轻声道:“在我们中国,女人是嫁给男人,随男人走的。”

黎英猛地一下子抬起头。

洪连长就在这个时候,急匆匆地赶来了。

老虎紧紧地盯住他,他知道,一定有紧急的事件发生了。

“老虎,胡志亮出大事了!”还没走拢,他就叫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上,响起了直升机的轰鸣声,一群直升机从四面扑来。


西纳尔很兴奋地在直升机上用望远镜看着地面上的一切。

“老虎,老虎!我今天要让你粉身碎骨!”

他完全有理由这样说,地面上,通过直升机才能感早晨开始的运输,已经对石头山进行了兵力合围。

这是奥登的整个突击队,一共八百余人,拥有最好的美国特种兵通用武器,M系列自动步枪、机枪和迫击炮,属于最适用的轻便武器。

两个直升机攻击中队在四个方向,集结后,统一朝石头山进发!

“直升机对石头山进行批次攻击,每架直升机必须把他们的炸弹扔光。我们不需要和他们拼野蛮的体力!”

“是!”奥登答道。

参谋长轻声道:“我仔细察过在芒昌的战报,他们很善于通过地道逃逸。”

“那里是喀斯特地形,有无数的溶洞,这里有吗?”西纳尔冷笑一声:“胡志亮怎么说?”

“他说,没发现地洞,只是有无数的四通八达的交通壕、坑道和防炮洞。”

“只要他们逃不掉,就什么都好办!我要把这个山头削平,看他怎么藏身!”西纳尔冷冷的声音从牙缝里往外冒。

直升机到了,一架架盘旋舞蹈着,从空中向下落去。

西纳尔点燃了一支雪茄,猛吸一口,把烟雾慢慢地吐出来,那表情,就象在剧场看一场大戏。

奥登中校却是早把身体挺直了,一双眼睛瞪得溜园溜园。

参谋长皱着眉还在思考着。

直升机飞行员瘪着嘴:“管他是老虎,还是狮子,这次都完了!”

“轰隆隆”

是地面部队抢先开始了迫击炮轰击。

奥登咧开嘴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