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富尔的“种族灭绝”和北京奥运会 (转贴)

WTGX1996 收藏 4 7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报载中国首批派遣苏丹达尔富尔参与联合国维和任务的士兵,将在10月初开始部署。这一相当不寻常的外交举动,显示明年北京的奥运会,已经成为西方尤其美国向中国施加外交压力的绝好机会,而北京也不得不做出非常反应。目前缅甸反军政权示威活动扩大化,成为北京小心翼翼迎奥运的最新挑战。。


美国朝野将达尔富尔的战乱“上纲”到苏丹政府操纵的“种族灭绝”,再利用中国因石油资源而与苏丹的密切关系,指责北京“支持种族灭绝”。美国甚至有“人权活动家”将2008年的北京奥运称为“种族灭绝奥运会”,而号召各方抵制,使得达尔富尔战乱成为中国政府疲于应付的外交题目。


达尔富尔的究竟是不是“种族灭绝”?苏丹政府在其中到底有何责任?


达尔富尔处于无政府状态




笔者曾经指出:非洲国家战乱不断的根源之一,是西方殖民主义任意划分的国界,按照当年列强的势力范围,硬生生地将不同种族、文化、宗教的族群组成一个国家,同时将长期共生共聚的民族分割到不同的国家。苏丹南部的***和原始宗教地区的内战,以及达尔富尔的战乱,都是例子。


达尔富尔战乱上升到“种族灭绝”的一个原因,在于它是妖魔化阿拉伯人的绝好机会。


大中东地区的阿拉伯人已经被西方传媒描绘为不断产生自杀肉弹的宗教狂和恐怖分子。但是在以巴冲突以及与西方列强的交往中,阿拉伯人却总是军事上的弱者,而不免给人一种“受害者”的形象。而且从巴勒斯坦到伊拉克,中东冲突带有强烈的宗教冲突特征,穆斯林受到强大的西方***和犹太势力的压迫。


达尔富尔的战乱,却是当地操阿拉伯语的强势族群欺压同属穆斯林的弱势族群的少有例子,因此成为西方尤其是亲以色列宣传家的绝好题材。


说到底,苏丹中央政府和中国在民国初年的北洋政府颇为类似,对各地尤其边远省份缺乏有效控制,达尔富尔地区实际上是国内外势力参预下的军阀以至土匪混战,老百姓遭殃。要说苏丹中央政府在一手操纵,未免夸张了喀土穆的实际能力。


达尔富尔局势糜烂至今,苏丹政府绝非没有责任。它拉一派,打一派,并且因为自身由阿拉伯族主导,自然偏向当地的阿拉伯族群,另外还有石油收入造成的政府腐败,无不加剧了达尔富尔的悲剧。


北京奥运成为“政治人质”




但是连《华盛顿邮报》新近也承认,当地实在已经不是“种族灭绝”,而是全面的无政府状态。更有甚者,非阿拉伯族主导的邻国乍得政府,除了以各种方式支持达尔富尔地区的反苏丹武装力量,还在自己境内大力欺压“非我族类”的阿拉伯人。乍得政府组织武装的Daju民兵在打击阿拉伯牧民时,从屠杀到强奸等残酷无情的手段,与欧美大力宣传苏丹政府支持的阿拉伯族Janjaweed民兵的“种族灭绝”罪行并无二致。


美欧朝野所谓的达尔富尔“种族灭绝”,正是夸张和双重标准这两项宣传战的典型特征。


首先是夸张。8月中,《国际先驱论坛报》和英国《卫报》先后报道:美英许多人权组织大肆宣传的达尔富尔的“种族灭绝”牺牲者人数有极大的夸张成分,尤其是广为传布的“三年来有40万无辜男女老幼遭到杀害”的耸人听闻数字,被英国政府的广告标准署Advertising Standard Authority正式判决为不实的夸张。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属下机构的统计,在这一时期内达尔富尔地区的死亡人数不到16万,其中13万1千属于“非正常死亡”。


其次是双重标准。达尔富尔的难民前往以色列避难,却被遭受过“种族灭绝”的犹太当局严厉拒绝,已经是莫大讽刺。从难民人口到无辜牺牲者人数,伊拉克的悲惨局面完全不在达尔富尔之下,完全够得上西方宣传达尔富尔“种族灭绝”的口径。可是伊拉克老百姓的惨状,是美国为了控制石油资源发动战争(美国联储局前主席格林斯潘如是说)的结果,其中又有为以色列利益服务的因素,所以难以听到有美欧主流传媒提出华盛顿在伊拉克的“人道罪行”。


达尔富尔的“种族灭绝”与北京奥运挂钩,再次说明在国际宣传战上,北京无法与欧美特别是美国亲以色列势力匹敌。另外,笔者虽然无意否认奥运会的形象作用,但是北京政府对明年奥运会的焦虑,似乎也到了缺乏自信的着魔(obsession)程度,而不知不觉成为明年奥运的某种“政治人质”,从达尔富尔和达赖喇嘛的国际活动,直到陈水扁的入联公投以及缅甸目前的反军政权示威扩大化,多处被动受制于人。


上述被动局面令人想到《红楼梦》里花袭人与林黛玉关于“东风压倒西风”的对话。说到底,北京的严重道德权威赤字和因之导致的底气不足,是近年来国际宣传战总是“西风压倒东风”的主要原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