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十一章 未雨绸缪招壮士 芳心错乱牵后生 1招兵

yangwillie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第二日一早,一行数百人易了丧服,王妃从了车驾大队,戚戚南归,朱棣带二子及三保李挺,乘几骑快马先行赶路。三保心道,此次南归,当须借此行打听师傅的下落,两位叔叔和弟弟的行踪不知道有也没有。一路无话,非止一日来到京城,京城皆白。此次仍从承天门入,三保骑在马上,看到两旁景物依旧,而自己前后两次进京,身份地位有迥异之别,不禁感慨万分。

燕王带与二子及三保、李挺等几个贴心家人直趋坤宁宫,来到宫门前,早有小太监报于内。太子朱标、秦王朱樉、晋王朱棡、周王朱橚、楚王朱桢等从殿内迎出,诸王身着重孝。太子身体虚弱,由两个宫人搀扶,脸色蜡黄,看到朱棣已是说不出话来,只是垂泪不已。燕王叫一声大哥,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三保在一旁侍奉,忽然见左边搀扶太子的宫人,朝自己悄悄的扎了几下眼睛。三保纳闷,仔细端详两人,竟然是自己的结拜兄弟周恕和王钺!几年不见,两人的身材及容貌变化不小,自己险些认不出来。

此地自然不是说话的场所,二人旋即搀扶太子返回殿内,燕王和二子哭拜于马皇后灵位前。三保及李挺在宫外等了良久,才见周恕引领高炽和高烯出来。

周恕对三保道:“四王爷要随太子爷和诸位王爷守灵,不能回府,令我带二位世子回去安顿,大家都随我来吧。”

应天亦有一座燕王府邸,乃封王前所建居所,高炽和高烯生于北平,不曾到过,其余人也不知所在,故朱棣让周恕带诸人回到老宅。

出了皇宫,三保忍不住对周恕道:“周公公近年过得可好?另几位也好?”

高炽听到三保如此说话,回身诧道:“你们二人认识?”

三保忙道:“我们当时一行七人同日进宫,一同净身,最终各不知所终。今日才知道周公公和程公公在侍奉太子。”

高烯闻言不由得咦了一声。高烯道:“方才见太子殿下由你二人扶持,躯体不适,莫不是思虑母后所致?。”

周恕回道:“追思母后只不过是诱因,实际还是操劳国事所致。眼见皇上年事已高,太子监国理政。太子爷受皇上教导多年,被期望甚高,是以每事亲躬,极是认真,夜夜须忙到三更以后,每日睡眠仅两个时辰,吃得又甚少,长久下来,任你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宫中太医早就瞧了多少遍了,方子开的都大同小异,嘱咐太子殿下多多休息,多多进补,可太子爷都听不进去,也吃不下去,才落得今天病倒。”

高炽道:“难道就没有方法可解?如此一来,国柱不支,实非我大明之福,还是须请皇爷爷想个办法才是。”

一行人边说边走,半晌来到燕王旧邸。周恕向二位王子求个情,准许他与三保互诉别情片刻,方才回宫复命。三保带府中家人打理上下,以待王妃到来。

皇后大丧需要停灵四十九天,一来国制如此,二来有时间等各地的诸侯王前来奔丧,高炽和高烯每日只是进宫吊唁半晌便回。三保向二位王子告了个假,欲去行营附近寻找旧人,也不知颜叔叔是否找到哥哥,是否回到了应天。

三保独自一骑,来到西山行营前一打听,方才得知云南的那批战俘早就被充军的充军,发配的发配,一个不剩,现在在内的是大将军冯胜北征的战犯。三保不禁大失所望,再问一下颜叔叔的行踪,守卫的军士说根本未见过此人,想必是守军早已换人。

三保无奈,只好离开军营,漫无目的得往王府返。路过金川门下,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聚集在城墙之下,挤进去一瞧,城墙上贴有一黄纸告示,言需招身强力壮之人做军士。榜下支方桌一张,桌后坐一旗牌官,表情严肃,旁边站两个健壮军士。桌前横放一桶口粗细,长约丈余的柳木,一黑脸大汉正双手抱住那巨木,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把那巨木提起。

三保纳闷,一般军中军士如何需要这般力气?莫不是什么特别军士?正思索间,旁边一看热闹的卖烧饼小贩,问其身旁的一穷酸秀才打扮的人道:“张打油,你可知道今天招的这些人干什么用的? 以前从来没听说招募军士还要举大木头的。”

那穷酸道:“我当然知道,告示上虽没有明说,可我听说是招募战船上的军士。”

“那为何还要他们举木头?”

“战船之上,首要的不是能战,而是使舵扯帆,体格要求比一般的军士自然严格的多。这就叫小鸡撒尿---各有各的道!”

那小贩唔了一声,又道:“军中不是有不少战船么?怎么还在招募?当初平南回来的可真不少,好家伙,黑压压的一大片。”

那酸秀才哧的微笑:“平南回来的都是内河的船只,体型不大, 出不得海,这次招募的人可是需要上海船。海船比这内河船要大得多,帆大舵沉,否则也不用招这能举巨木的壮汉了。”

三保听说要上海船,问道:“皇上要派兵出海么?可有什么缘由?”

那秀才白了他一眼,道:“故事要从他姥姥讲起---说来话长啊,”

一旁有个说书的急道:“张打油,别他娘的说俏皮话了,少说一个你会死吗?快讲!比我还会讲啊。”

张打油似乎是要卖弄自己的见识:“咱这东海之内的很远的地方有个大岛,名字叫日本,老祖宗叫它倭国,虽然不是我中华的藩属,可也年年进贡,岁岁来朝。数年前日本国内大乱,出了个新国王,老国王被新国王赶跑。老国王手下的人活不下去,就当了海盗,不仅和新王对着干,还骚扰咱这大明领地,江浙沿海一带不胜其扰。如果只有这倭寇倒也还罢了,可最令皇上担心的是前吴王张士诚的后人,带一支海船队伍,盘踞海岛,兵力还不少,这才是心腹大患!”三保知道他说的是武田和张仁之事。

那穷酸又道:“日本前几年曾来朝拜我大明,谁知道船行至镇江时候被人给劫了,半年后才查明是岛上的海盗所为。那日本贡船被劫,后面几年都不敢再来朝见,船上的逃生之人跑来给皇上诉苦,皇上为此大怒,要调兵剿灭海盗,永靖海疆。所以今天才要招纳海上的军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