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日本鬼子去 第二章 日本忍者来了 十四 唐道士的法术

zhurui1963 收藏 4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size][/URL] 崔成警惕地盯着,因为那蓬烟散开,“日本忍者”和胡道生全失去了踪迹,关公像下的暗门也再度关闭。 外面“叽叽叽叽”的叫声更大声地响起来。 李子生慢慢地收起了他没有击发的枪,轻轻地捏住崔成因着急而肌肉不断跳动的肩膀。崔成回头:“首长,你为什么不射击?” 李子生突然笑了,但是因为身子虚弱,笑也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


崔成警惕地盯着,因为那蓬烟散开,“日本忍者”和胡道生全失去了踪迹,关公像下的暗门也再度关闭。

外面“叽叽叽叽”的叫声更大声地响起来。

李子生慢慢地收起了他没有击发的枪,轻轻地捏住崔成因着急而肌肉不断跳动的肩膀。崔成回头:“首长,你为什么不射击?”

李子生突然笑了,但是因为身子虚弱,笑也让他没力,坐了下去,轻声说:“日本武士到不了这里。”

“嘿嘿嘿嘿!”唐道士那带着调侃的笑声重新响起。

“哈哈哈哈!”胡道士爽朗的笑声也响了起来。

暗道重开,两个人出现了:一个是胡道士,一个是日本武士。

崔成一惊,马刀斜举,把李子生护在身后。

日本武士手在脸上一抹,露出了唐道士的本来面目,一抱拳:“李长官,崔壮士,为证明你们的新四军身份,贫道献丑了。”

李子生抹抹头上的汗,慢声道:“唐大师真是道术高妙,有孙悟空的火眼精睛,还会七十二般变化。”

胡道生再次大笑起来:“唐道士,老子天天骂你装神弄鬼。这次也被你骗住了。杂种!”

唐道士蓦地一皱眉,聆耳细听:“这些臭老鼠真敢闯入阵来呢!十八鼠,地鼠门的十八兽鼠。哼!”他突然更怪地嘿嘿笑起来:“我有一个打老鼠的秒计!”不待众人发问,已一溜烟地钻入了内室去。不待众人回过神,又提提嗒嗒地出来了,手里拿着三个敲钟的棒槌来。

胡道生道:“你装神弄鬼上瘾了,是不是?!”

唐道士却不理他,只对双眼盯住他的李子生、崔成眉飞色舞地说起来:“我绕着这关帝庙用山石布的是当年诸葛先生困陆逊的八卦阵图。虽不能象诸葛先生那般引动五甲丁神助力,但寻常人一进了这八卦迷阵里,松树、巨石、陷阱,便等上了他。”唐道士冷笑两声,一捋山羊须:“至今还没有高人来破我的阵呢!所以,那十八鼠在阵里就象十八个无头苍蝇。我们只需站在八卦阵眼里不动,他们看不见我们,我们却看得见他。他只要一冒头,便用这棒槌敲他一下。冒一下,敲一下,冒两下敲两下,冒三下敲三下。。。”

“高!”胡道生已叫起来。

唐道士白他一眼:“几十岁的人了,还不如崔壮士稳重,你听完了才说,别人说你是哑巴?”他继续说道:“我观察了这些老鼠。杂种,搞的是点洋玩意。用橡胶皮做皮,打了气。平常刀剑砍上去一点作用也不起。而他们是在那头上进行攻击,想来那头上最薄弱。所以,我每一下只敲他头,一冒头就来一下,想来够这些下子喝一壶的了!”

这一下,连一脸严肃的崔成眼也变得有了一丝笑意。

“有没有兴趣玩一把?”唐道士越发得意。

“走,玩玩去!”胡道生一拉淬成。崔成看着李子生,李子生点点头:“山外有山,我们新四军要向人民学习。”

唐道士又来拉李子生:“李长官,你只管上这里来看,我装神弄鬼有没有趣。”把李子生扶到关公台上,那里正好一个天窗,望出去,但见:庙门的左右两面,俱是一片稀疏的高耸入云的古老松林,间伐得错落有致,里面间错或巨大或宽阔或高耸或形状古怪的石头。即便有阳光射进去,里面也因为有似乎永远不会消散的雾,显得宁静而有些原始的神秘。因为有十八个圆形的巨大老鼠在里面象无头苍蝇一样东西乱窜,又陡然添了几分滑稽。其实那里离关帝庙也就几丈的距离。

但见,唐道士打头领着胡道生、崔成两个人,一人抗着一个长长的棒槌,大摇大摆地象三个才包了活计的长工,得意洋洋地走入自己承包的地里准备狠狠地打一场工。

打长工有挖土的,那要用锄头;有收割的,那要用镰刀;而用棒槌的,那是打狼。不过这些老鼠可比狼大多了。不知打起来是不是一样的。

“这是休门的阵眼,站在这里,要这样。”唐道士举起了棒槌,一个大老鼠跑拢了,唐道士叫道:“嗨!”

那正转得晕头转向的大老鼠一冒头,“砰!”只一棒,打出一阵恐惶痛叫:“叽叽叽叽。。。”大老鼠滚入阵里。其它三只大老鼠发觉了,寻声闯来。

“嗨嗨嗨!”唐道士连叫三声,“砰砰砰”连敲三棒,于是打出一连串恐惶痛叫:“叽叽叽叽。。。”四只大老鼠在阵中转得更急。唐道士笑得更欢了。

崔成嘴也笑咧开了:“他们看不见我们。”

唐道士摇摇头:“不是看不到,只是他看到了,扑过来,错走一步,便偏离了方位,近在咫尺,他就是扑不到。你只待他一冒头,就,拍拍拍拍!”

“我来!”胡道生叫道。

唐道士挡住了他:“喂,喂,人家是客人,我们是陪他们玩的!”

“狗日的,唐道士。你杂种好久学会了拍马屁!”胡道生一棒击打在石头上,顿时火星直冒。

最先滚出的大老鼠,最先听到巨大的声响,看到火星。顿时,叽叽一声大叫,当先飞扑而来。另外三只被打的大老鼠,岂肯落后,也恶狠狠地:“叽叽。。。”扑上来。

“打!”唐道士轻喝一声,崔成棒槌频舞,连续拍出。

看来,那四只大老鼠真的扑地不是那个方位,变成了争先恐后地把头送上来,找拍呢!崔成是多大的腕力,直拍得四只大老鼠飞撞向阵中的松树,又反弹起来,又撞松树,顿时,“叽叽叽叽。。。”响得更是惊惶疼痛。

唐道士已笑坏了:“老子就是要拍打日本鬼子的新四军的马屁,老子就是要拍打日本鬼子的新四军的马屁。”

直气得胡道生举起棒槌大声吼叫:“来来来来来,归儿子吃老子一棒!”

那被撞得晕头转向筋疲力尽胡吼乱叫的四只大老鼠,突然不叫了,齐齐转向,气势汹汹地向他扑来。

胡道生已是迫不及待,棒槌连舞了十几个圆圈,舞得呼呼直响,衬了惯性,一下锤下去,打得四只大老鼠都只叫了一声,就安安静静,当然是晕了过去。

“走!我们一个占一个阵眼,把他们全拍晕!喂,胡道生!”唐道士边走边唾沫四溅地继续道:“你小子天天想偷学我的八卦阵图,今天便宜你又去一个阵眼,我的八卦阵你只怕要学会一半了。”

不一可,三人各占了一个阵眼,一时间,打得大老鼠叫声是凄凄惨惨。

突然,道观里响起三声枪响:“啪,啪,啪!”

崔成大叫一声:“首长!”扔了棒槌,身体旋风而起,双脚在空中踏出狂奔的步伐,整个人宛如他飞舞的马刀,直卷向道观里。

胡道生也是一声轻啸,如一头蹦跳的梅花鹿,长腿急走。

唐道士早一溜烟地滚入道观里。

李子生抹了一把虚汗,静静地看着三个人。三个人呆呆地看着他,胡道生嗨了一声:“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我是怕你们真的打坏了他们。”李子生声音还是那么小。

唐道士那不大的眼也睁圆了,崔成皱起了眉,胡道生大声道:“你该不是病糊涂了吧?你不要他的命,他就要你们的命。”

“对!”李子生点点头:“又不对。”

“为什么又不对?”唐道士问道。

“我们对国民党是即团结又斗争,即斗争又团结,再斗争再团结。团结是我们的目的。只有共产党和国民党团结起来,才能打败日本侵略者。但是,国民党总是要在背后搞小动作,所以,我们又要斗争,斗争是要象对付狗一样,对付不听话的坏小子一样,打痛他,教训他,但不是消灭他。打得他听话,打得他不得不与我们团结。特别是现在,如果我估计得没错,日本侵略者已经在红灯笼发起进攻。日本人是凶恶的敌人,日本忍者是这个世界最嗜血的。”李子生一气说了这么多话,已是汗流满面,大口喘气。崔成扶他坐下,他继续说道:“如果红灯笼情况危急,我想,我们应该让他们去支持下面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战斗。甚至,崔成也应该去杀敌!”

“不!谁来保护你!我的任务是保护你,首长!”崔成大声说。

李子生笑了:“我是干什么的?我是中国人,杀日本人的中国人。为了保卫中国最后一个大后方,没有谁会的生命不可以抛弃!只有懦夫,亡国奴,才会逃跑。共产党人,首先不是懦夫,亡国奴!”

胡道生听得热血沸腾,满面通红,拳头捏得咕咕直响。唐道士连连点头:“比蒲老灰说得还让我服气!”

李子难过艰难地吞了口口水:“所以,我希望你们两人派一人下去了解情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