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东海若起战火必将烧焦全日

美国国会研究部(CRS)出台了一篇研究报告,其中研究了中美之间可能发生冲突的四种情况,同时分析了美国在冲突的四个阶段中应如何使用军事力量。


该报告假设了可能导致中美冲突的四种可能:假设A:大陆特种部队突袭台湾;假设B:中日海上冲突;假设C:对台湾大规模的联合作战;假设D:台湾首先发动对大陆的攻击。本文仅对中日冲突情况下美方的反应进行分析,因此其他几种冲突暂且略过不谈。

CRS报告对中日冲突作了这样的假设:中国海军部署了1艘驱逐舰、2艘潜艇和一些其它船只在钓鱼岛附近,用来确保东海石油开发工作的安全。日本则部署了P一3C海上巡逻机、2艘“宙斯盾”级驱逐舰和F一15战斗机来监视中国海军的行动。一个晚上,中国潜艇和日本驱逐舰发生冲突,造成双方船只和人员的伤亡。中国驱逐舰向日本船只发射了2枚反舰导弹,受到了日本“宙斯顿”驱逐舰的拦截。双方海军脱离接触,没有发生进一步的交火行为。不过,双方都准备派遣更多的力量前往出事海域。日本驻美大使要求与美国总统会面,讨论美日双方的安全协定问题。

告将美国的反应分为冲突开始前的威慑阶段、冲突早期的稳定危机阶段、冲突到达顶点时的作战阶段、终止战争阶段共四个步骤。

在威慑阶段。对中日之间发生冲突,美军部署在日本基地的常规军事力量具有一定的威慑价值。

冲突爆发初期的稳定危机阶段。由于冲突双方都要维护自己的利益,可能使危机进一步扩大。当危机展开时,美国决策者不会有迅速使用武力来解决问题的压力,美国可以把自己的力量部署在离冲突较远的地方,等待事态平息下来,使冲突双方可以采取外交等手段来解决问题。

在冲突不可化解进入高峰,则美国的干预进入实质作战阶段。在解决中日东海冲突问题中,美国将派出常规力量实现作战目的,战斗烈度较小,不会造成大量的间接伤亡。

终止战争阶段也即冲突如何收场问题。美国人认为,结束中日战争的前景比较乐观。如果美国展示自己的核力量与常规力量,并强调自己对日本承担的安全义务,美国就可能扮演一个中止危机的主要角色。这也会使日本得到很多好处。然而,如果美国直接威胁使用核武器,这就显得十分极端,压缩了和平解决危机的空间。报告认为,在这个条件下展示美国常规军事力量来结束战争的办法比较令人信服。

以上是美国战略智库国会研究部CRS对中美之间因为中日军事冲突而引发的直接军事对抗的评估。从这份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出,美军对中日军事冲突有非常清晰的判断,同时美军相信中日冲突不会发生不可控的无限扩大,美军对美日联合铝α炕靼苤泄I献髡搅α勘в屑蟮男判模嵌灾忻揽赡芊⑸暮顺逋挥邢嗟贝蟮男睦硪跤啊?

作为美国核心智库之一的CRS,他们的判断将会很大程度上影响美军的决策。美军参与冲突的行事标准基本上会停留在常规打击迫使中国谈判,而决不主动挑起核对抗。这是美军协助日本的心理底线,很显然,美军并没有为了日本的利益而甘冒核攻击的心理准备。

在当代的战争活动中,了解对手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这将有利于你做出准确的判断和做出正确的行动。其实中国古代兵法对于这一点已经有非常多的论述,所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都是这个意思。一个统帅,如果能够准确把握对手的决心和意志,往往能够以较小的代价取得巨大的胜利。

大唐建国初期,隋朝江山土崩瓦解,各大势力盘踞一方,其中大唐拥有西部关中之地,窦建德的夏拥有河北山东大部分,王世充的郑则拥有河南中原地带,三方势力相当。李世民率领数万大军东出潼关进攻王世充,经过一番鏖战将东都洛阳团团围住,但是洛阳被王世充经营多年,兵多粮广,围攻数月攻不进去。这时候窦建德突然南下,进逼虎牢,并给李世民送去一封信,信上说:我们三家各霸一方不是很好,你干吗大老远来进攻别人,希望你快点回军,否则我的四十万大军到来,你就走不了了。

当时,唐军因为屡攻不下洛阳,军力疲惫,听说窦建德四十万大军前来解围,基本上大多数将领都认为还是先退军为妙。李世民说:王世充被围日久,已经是穷途末路,快要崩溃了,而窦建德和王世充是敌国,并不会真心帮助王世充,不过是因为担心唇亡齿寒,想摆摆样子把我们吓走而已。于是李世民亲自率领5千军马前去迎战窦建德,窦建德还在等李世民的回信,满心以为自己四十万雄兵陈兵洛河,李世民不敢和他对敌。想不到李世民突出奇兵,一战把窦建德打得大败,并俘虏了夏王窦建德。王世充一看窦建德已经成了阶下囚,顿时没了继续抵抗的勇气,只好乖乖的出城投降。

李世民十万大军,不费什么力气就统一了长江以南广大的国土,完全因为当初李世民对交战多方的作战意志和意愿的准确把握。如果当初依照三方力量对比悬殊的形势判断,唐军撤回关中,则大唐盛世的来临恐怕要晚上好多年了。

目前我们在东海沿线,面对美日的联合军事压力,使我们不能够走出黄海,走向太平洋。必须要找到一个突破口,通过一场可控制烈度的局部战争,彻底打掉对手的决战信心,我们才能够真正确立我国海军在东海的军事地位,才能够走出第一岛链。

通过美国智库的文章,我们可以分析日美双方的决战意志。鉴于中国目前所具有的核威慑力,日本方面并没有与中国全面开战的勇气,而美军显然也不愿把事情搞大,这正是我们可以充分利用的地方。

在东海中日交兵,单从海军战斗实力对比来看,中国处于劣势。这也是日本时常在钓鱼岛、东海油气田惹事生非的原因,日本对战胜中国的海军持有足够的信心,而且驻扎在冲绳的美军航母舰队更是日军的定心丸。在美军智库的分析文章中,美军也是这样认为的,在冲突初期美军根本就没有出动,他们相信日本海军“九.十舰队”完全可以应付中国海军的前几*进攻。但是,在冲突扩大以后,美军却做出了出兵的假设,为什么?既然他认为日本海军能够应付,干吗还要自己出动?原因就是战争并不仅仅限于海战,在海战吃亏以后,中国的常规反击可能让日本海军遭受灭顶之灾。

这部分的军事分析我不想说得太多,实际上钓鱼岛远离日本本土,日本海军舰队前往该地区作战,尽管舰队整体实力不错,但是战区综合作战效能方面日本并不占优势。这种情况下,美军设想的结果是航母舰队出面干预中国的进攻,并以此扭转战局的优劣势对比。

美军判断中国将在一*空战和导弹对射以后放弃进一步扩大战争的企图,并在美军太平洋舰队优势兵力的胁迫下坐下来谈判,甚至幻想将会签署有利于日本的停战协议。应该说这是一个基于常理的判断,但是显然美军忽略了中日之间的一些民族方面的问题,这将让美国人做出错误的判断。美军有意识避开核战不谈(这篇文章在有关台湾的其他几种假设中,都大谈特谈中美两国的核战争),我们可以判断为美军并不想为了日本的东海利益而与中国打一场核战。

那么,如果中国不惜在东海冲突中动用核武,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呢?

一种可能是美国驻足观望,看中国如何蹂躏日本海军舰队,并评估是否打一场中美核战的可能性。另一种可能是美军迫使日本在东海放弃利益,作出重大让步来促成战争的终止。无论如何,这都将变成一场中美之间的交易,而真正受损失的只有日本。从这个角度而言,中日东海战争的目的我们已经达到了。

笔者数年以前,曾经撰文分析过中日海战的可能性,笔者认为与其打一场收复台湾之战,不如打一场中日海战,其费效比将远远大于台海之战。而且这样一场局部战争,所得到的心理收益将类似于李世民击败窦建德,台湾更有可能像王世充一样,彻底失去抵抗的士气和勇气。“不战而屈人之兵”是解决台湾问题最好的途径。

中日海战有几个原则需要注意,战场最好处于东海油气田以及钓鱼岛海域,必须诱使日精锐舰队前来决战,必须将战火燃烧到日本本土,必须通过适度的核打击和核威慑迫使美军压制日军作出重大让步。我们的核心目标是打击日军海上有生力量、彻底解决东海以及钓鱼岛问题、彻底打掉台湾武力抗统的意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