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美台闻风丧胆的中国秘密特种部队真实战力!

铁血腾龙 收藏 8 7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特种部队是指由特定的作战人员为执行特定任务所编成的部队。我国古代军队就有突击队或敢死队,这可以说是特种部队的先驱了。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世界各国陆续建立了各种各样的特种作战行动单位,如德国U-24潜艇突击队和第九国境防卫队(GSG9)、美国游骑兵(Rangers)与水下爆破队(UDT)以及三角洲部队(Delta)、英国特种空勤团(SAS)与特种舟艇勤务队(SBS)、澳大利亚独立突击队(也被称之为Z字特攻队)、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GIGN),还有臭名昭著的日本神风特攻队等等。


我军使用特种部队的历史也很悠久,早在红军时代就有精锐的“手枪队”,抗日战争时期大显神威的“敌后武工队”等等。朝鲜战争时期,中国特种部队曾炸毁美军重要桥梁,破坏美军整个战役布局,最为出名的就是中国特种部队的“奇袭白虎团”战斗,为粉碎白虎团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


近年来,我国也组建了各种特种部队,在突出传统实战的基础上,还特别加强了现代高科技武器的装备与训练,战斗力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目前最主要的特种部队有:“猎豹”特种大队、“飞龙”特种大队、“雄鹰”特种大队、“蛙人”突击队以及“海豹”突击队等等。


“猎豹”特种大队


在中国的西南地区,有一支素以“猎豹”著称的特种部队,它就是成都军区某特种大队。这支特种部队自诞生之日起就带着几分神秘,高新装备广泛应用,军事行动神秘莫测,特种训练惊险刺激:飞车捕俘、攀登绝壁、擒拿格斗、踏冰卧雪、涉水泅渡等等,特种作战更令人惊诧:侦察谍报、秘密渗透、袭击破坏、联合作战、解救人质等等,无所不通。


“猎豹”特种大队栖息在西南战区,有雪山高原、热带丛林、山岳丘陵、盆地平原、都市乡村等各种作战环境,特种兵几乎踏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其中难度最大的作战环境要数雪域高原。西库隆巴山脉西翼,海拔4300多米,山高坡陡,峡谷纵深,白雪皑皑,高寒缺氧,有“生命禁区”之称。初冬时节,“猎豹”特种大队奉命出击,进行代号“猎豹行动”的军事演习。


拂晓,三架无人机划破都市浓雾,直飞高原。指挥车内,气氛异常紧张,指挥员注视着电脑屏幕,航拍图片、传感器数据、上级通报……各种情况闪现在显示屏上。


“隐蔽接敌,一举歼灭。”上级指令下达给全队队员。


特种大队指挥员根据先遣分队提供的确切情报进行沙盘推演,寻找最佳歼敌方案,此战面临“三难”:隐蔽难——荒山秃岭,隐蔽难度大;接敌难——现有火力系统无法达到远距离、高精度;回撤难——特种队员在“敌”后完成任务后无法撤退,这些都是我特种队员在生命禁区里面临的一次严峻考验,也是一次综合战斗力的实际检验。


战斗打响了,“猎豹”队员深入敌后,敌营四处开花,“措豹行动”在短短的一小时内摧毁“敌”5个重要目标,活捉“敌”指挥官一名。这场特种兵远程奔袭战斗,拉开了“猎豹”特种大队长达两个月雪域高原驻训的序幕。这支在热带丛林地无数次进行过野外生存训练的部队,在雪域高原遇到了新问题:冰天雪地,如何栖身?如何生存?“猎豹”特种大队队员依靠当地百姓,把大雪覆盖的山野当成广阔的实验场,山洞、树洞、地窝子成为“猎豹”队员的栖身之处;被当地百姓俗称为“雪猪”的一种动物,成为广大“猎豹”队员果腹的最佳食物,这种棕褐色、酷似野兔的动物,小的二三斤,大的则有十几斤,队员们抓住“雪猪”后,饮其血、食其肉,依靠它就可以生存于雪域高原。


两个月来,“猎豹”队员战风雪、斗严寒,完成了高原寒区特种兵十几个课目的训练,填补了该特种大队高寒区训练的空白,从而使其成为一支能全方位遂行任务的全能型特种作战部队。


“飞龙”特种大队


1992年末,在我国的东南某地,一支担负特种作战任务的部队诞生了,这就是南京军区的“飞龙”特种大队。“飞龙”特种大队组建之初,其武器装备和人员素质就明显高于一般部队。该特种大队的武器装备,涉及陆地、海上、空中共21大类500多种,仅高新技术装备就有十余类数十种,有战场电视、无人机、雷达、伞具、潜水具等。各营、连,甚至一个排里,队员们的专业也都不尽相同。


南京军区赋予“飞龙”特种大队的基本作战任务是:飞越千里抢夺战略要点,深入敌后突袭要害目标,闯龙潭虎穴搭救被困人质……每一项特种任务,都没有固定的模式,可能是在冰天雪地或热带丛林,也可能是在黎明清晨或黄昏子夜,更有可能是在繁华都市或孤岛、戈壁……


“大强度、高难度、多险度”的超常规、特种化的训练,是完成这些任务、克敌制胜的主要途径。于是,在烈日炎炎的酷暑,在冰冻三尺的严冬,在疾风暴雨的深夜,在一切可以培养意志和体魄的机会里,特种训练锻造出一个个钢筋铁骨的“飞龙”队员。1995年7月下旬,“飞龙”大队官兵全副武装,每人携带一壶淡水、三两大米,开赴远离陆地的四座无人岛礁进行为期3天的野外生存训练。在岛礁上,他们攀岩石、宿灌木,天上吃海鸟,地下捕蛇鼠。正当完成任务即将撤离时,一场台风袭来,他们被困在巨浪与狂风之中。淡水没有了,他们就饮雨水或沙石过滤的海水;粮食没有了,他们就用海草或吸附礁石的贝壳充饥;风雨袭来时,他们就靠着礁壁抵御风雨。整整六天六夜,在小飞虫和蚊子的轮番袭击中,凭着过人的毅力与体力,他们走出了死亡地带。为了高标准地完成局部战争和各种冲突事件中侦察、渗透、袭扰、打击等特殊任务,他们在特种训练的“敌”情设置上,增加了“前方狭窄路口可能有敌传感器材”、“正前方高地有敌夜视器材侦察”、“接上级通报现在正是M国卫星侦察时间”等多个高技术性质的障碍;接敌方式上,在摩托化开进、徒步开进的基础上,他们增加了伞降、机降和潜水多个内容;卫星定位仪、头盔式夜视仪、热成像仪、麻醉枪、微声冲锋枪等多种先进装备也被引入训练的全过程……一次次探索,一次次闯险,“飞龙”特种大队创造了运用动力翼伞隐蔽接敌打击敌飞机洞库、运载潜水员清除登陆滩头水雷等战法,进行了“直升机跳伞”的训练改革,实现了“无人机切线飞行法”的革新,极大推动了部队战斗力的提高。


传统的侦察兵,活动范围往往仅限于陆地与淡水江湖,而“飞龙”特种大队却要能遂行陆、海、空三栖作战。“陆上猛虎、海上绞龙、空中猎鹰”,是人们送给他们的美誉。


“飞龙”特种大队陆、海、空三栖作战的雄风,在…次对“敌”机场隐蔽破袭的实兵演


习中得到了充分展示。演习中,特种大队的无人驾驶侦察机首先飞到“敌”机场上空航拍侦察,及时准确地传回情报资料。随后,“飞龙”特种大队的队员或用动力翼伞滑翔而至,或从1000米高空伞降着陆,或从悬停在空中的武装直升机迅捷而下,他们扰如神兵天降,迅速控制机场,掩护运输机向战场送来可打击敌装甲目标的“重型武器”。与此同时,另一批队员全副武装地从海上泅渡而来,他们战胜暴雨怒潮,迅速抢滩登陆,赶至机场前线。顷刻间,“敌”机场跑道、飞机等多个目标遭到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袭与轰炸,炮火纷飞,硝烟弥漫,“敌”军防守全线崩溃。


“雄鹰”特种大队


一支头戴黑色贝雷帽,臂嵌“利剑——闪电”标志,脸上涂满油彩的部队,就是我国的“雄鹰”特种大队。“雄鹰”特种大队是一支集特种侦察、特种作战于一体,编制精干,装备精良,可遂行陆地、海上、空中三栖作战任务的新型部队。


为了成为一名真正的特种兵, “雄鹰”队员个个都经历过超常的严酷训练,每天他们完成步兵、侦察兵等正常的训练科目后,还制定了“十个一百”的硬性规定:即进行拉力器、杠铃、哑铃、臂力棒、俯卧撑、仰卧起坐、引体向上等10个项目各100次的强化训练;除了每天早晚两次10公里武装越野,还有一个与中国足球甲A运动员体能测试相仿的“12分钟跑”训练:在12分钟内,3300米及格,3400米良好,3500米才能达到优秀。甲A运动员在平坦的跑道上测试,而“雄鹰”特战队员是在恶劣天气下,泥泞的山路上爬沟过河,并且要随时应付突然出现的各种“敌”情,所以甲A运动员也只能望“特”兴叹了!


训练场上,“雄鹰”队员们大显身手,他们飞车捕俘,好似杂技演员在表演特技飞车;攀援绝壁,宛若敏捷机灵的猿猴;擒金格斗、制服强敌,就好比襄中取物。特种射击场上,模拟施放的“毒气”弥漫着,400米外的靶子,在浓浓的烟雾中忽隐忽现,4名全副武装的“雄鹰”队员飞速跃进到射击地线,卧倒、出枪、上膛,“叭、叭……”一阵激烈的枪声响过,14个靶子全被击中倒地,前后仅用了1分40秒。


一场营救人质的演练,随着一阵刺耳的警笛开始了。8名“雄鹰”队员分乘两辆装甲防弹车,呼啸着扑向一幢孤零零的六层大楼,队员们翻身下车,两名队员正面进行攻心喊话,其他队员悄悄迂回到大楼侧面,利用楼层的水管和阳台, “嗖嗖”几下攀到楼顶,顺势垂下两条绳索,“刷——”两名队员破窗撞入被扣押人质的房间,子弹像长了眼睛一般射进“暴徒”的胸膛,而紧挨在一起的人质却安然无恙。


“雄鹰”特种大队不但是“天上神兵”,更是“水中蛟龙”,武装泅渡是“雄鹰”队员必须完成的训练科目。他们全副武装携带四枚手榴弹、一支冲锋枪,在1小时20分钟内必须完成5000米的武装泅渡任务,这些既是对身体素质的考验,更是胆量和意志的较量。


作为一支快速反应、执行急难险重任务的“利刃”,必须拥有与其相配套的一流武器装备。“雄鹰”大队装备有新型狙击步枪、麻醉枪、微声枪、匕首枪等许多鲜为人知的特种枪械,配有轻型火炮、轻型反坦克兵器等重火力武器,新型的“凯夫拉”头盔及防弹背心,单兵使用的是全球卫星定位系统CPS,最先装备了国产新型无人侦察机,奇妙的战场电视和传感系统,取代了侦察兵脖子上的望远镜。秘密渗透的特种队员,只要将远红外夜视系统、热成像仪等先进的侦察设备秘密置于敌后,不管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还是风雨交加的恶劣天气,都能准确地找出敌人的方位和行动方向。神奇的情报处理系统一声不响,将战场部署情况展现在身后几百公里外指挥所的电子沙盘上,车辆斗室之间便可纵览天地之间敌我态势。


有人形象地把“雄鹰”大队比喻成“小型兵器博览城”,其中有些装备已达国际先进水平,这在全军任何部队都是少见的。他们不仅会识别国外十种以上武器的分解结合和使用方法,会简单英语对话,而且能掌握三种以上地方方言。一些部队高科技练兵学微机只是打,在“雄鹰”特种大队是实实在在的应用,因为80%的新装备都是微机控制,作战指令、训练信息通过网络传输,并与军区局域网相连。在“雄鹰”特种大队,队员们把黑色贝雷帽和“利剑——闪电”臂章看作像清华、北大的校徽一样无比自豪。


“蛙人”突击队


“蛙人”突击队是一支充满浓厚神秘色彩的特种部队,它是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侦察分队,担负着潜入敌岛侦察、突击等重要任务,被称为海军陆战队的“队中之队”。每个队员都身怀绝技,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赢得了“陆地猛虎,海上蛟龙,两栖雄狮,无敌天下”的称誉。


500克大米、200克盐巴、一壶水,对于进行超强体能训练的两栖“蛙人”队员来说,连吃一顿都不够,然而却要用这几样“东西”维持7天的生活,而且这7天中,还要处处提防毒蛇、毒蚊、毒蚁、毒蜘蛛、毒蝎子等的偷袭,这就是该部队特有的“野外生存训练”。


夜晚,一片乌黑,一阵短促的哨音,23名“蛙人”仅用3分钟就全副武装,分组出发。机动车用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行进3小时后,把他们分别投向被称作“生命禁区”的荒漠、峡谷、滩头。天亮时,队员们分头去摘野菜、野果等一切可以充饥的食物。以后几天,食物越来越难找,在荒无炊烟的滩头上,已几天没有大米下肚的队员们不得不生吃蛇肉、生吃鱼肉、生吃海螺肉……整整7天7夜,队员们凭着惊人的毅力,通过了上级设置的死亡荒漠、峡谷、滩头,提前两小时赶到了预定目标。


“啪、啪……!”随着4发信号弹划破长空,又一场“蛙人”攻坚训练在某海域进行着。“蛙人”突击队员分成3个分队正向“敌”岛渗透,首批突击队员奉命从海底向“敌”发起攻击,离“敌”岛2.5海里时,潜水艇关闭了动力系统,潜水艇内,队员们像压缩饼干一样被叠放在后舱。一声令下,8名身体健壮、头戴面罩、身背气瓶、肩挎冲锋枪的“蛙人”钻进了黑洞洞的鱼雷发射管。“咣当”一声,突击队员们似乎从炎热的夏季进入寒冷的冬季。鱼雷发射管的前盖被打开,“蛙人”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冒着被湍急的海流卷走,被鲨鱼、海蛇袭击的危险,依次弹出发射管,向预定岛屿潜去……


不久,一名“蛙人”打出潜海登岸成功的信号。指挥部迅速开启电子干扰系统,掌握信息控制权。此时,我武装直升机飞临战地,突击队员陆续跳伞, “敌”各目标受到猛烈攻击。“敌”军机场、油库、指挥所、弹药库顿时火光冲天,一片混乱。


正当首战取得重大胜利之时,指挥部传来指令:“少许‘敌’军向西北方向逃窜,隐入一片原始森林,迅速追击歼‘敌’。”


特种大队迅速行动,饥寒交迫、困乏不已的战士们跨过了死亡之地,可原始森林堵在前面。丛林中不光有兽迹,还有无数微小有毒昆虫,蜈蚣、毒虫、各种毒蛇正窥探着大伙。 “原地休息!”前方传来命令。5天5夜没有合眼的战士有的找来柴火,生火做饭,有的倒头便睡。突然上级来电指示,“敌人”就在附近。战士们立即打开卫星定位系统,确定了“敌”我方位,突然向附近的溃“敌”发起攻击,一举全歼了“敌人”。


“海豹”突击队


北京军区某部的训练场上,一队队脸上涂满油彩的军人,正在龙腾虎跃地进行训练,这是一群英武机智的军中精英,人人身高都在1.78米以上,个个勇如猛虎、迅似猎豹,他们就是“海豹”突击队员。他们个个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刀尖上的锋刃。


“海豹”突击队员们在海滩上分成3组:一组在射击场上时卧时跃地对海面、岸上目标猛扣扳机,眨眼间,目标就被一串串火舌打成蜂巢;一组正在海面上全副武装进行个人3公里拖艇训练,这种训练难度大、强度大,超过美军3倍;另一组队员则在设有各种障碍物的滩头进行抢滩训练,他们在满是地雷、陷阱和铁丝网的海滩上奋勇冲杀,一边探明水底、陆上的各种障碍物,一边迅速开辟通路。几个低姿匍匐通过雷区的队员,突击步枪横卧胸前,手持快速探雷器边探边进,而在前方滩头警戒的“敌”哨兵,竟然毫无察觉。


每一个“海豹”突击队员都可谓是“武装到牙齿”——他们装备有轻机枪、突击步枪、微声冲锋枪、匕首枪;有榴弹发生器、反装甲火箭筒;侦察引导组配有超高频卫星通信小型电台;破袭组还携带着高能塑料炸药、水下爆破器材和喷火器,这些强大的火力足以对付一个连的兵力。


突然,三枚信号弹划破夜空,特种演习开始了!


直升机舱门缓缓打开,指挥员发出出发指令,两艘橡皮突击艇滑出机舱,“海豹”队员们纵身跃入冰冷的海水,迅即登上突击艇,快速向目标划近。距目标还有10公里时,“海豹”队员又悄然翻身入水,为避免被“敌”巡逻艇或水面监视系统发现,他们沉掉橡皮艇,潜入水底,向“敌”目标接近。


在目标附近的海岸,无声无息地冒出几个黑影,他们迅速地冲上海滩,谁能想到他们刚刚顶着惊心动魄的海潮游了10公里。上岸后,侦察引导组的一名战士从防水背囊里抽出微声冲锋枪担任警戒,另一名战士开始用热成像仪对目标进行观察,确定没有敌情威胁后,潜伏在海里的其他队员隐蔽登陆,向目标逼近。


目标是“敌方”的一座秘密潜艇基地,这是“敌方”在隐蔽海湾口建立的一处水下永备基地,“敌方”对基地巧妙伪装,并设有警戒雷达群和地面防空部队,严密防护。我“海豹”突击队的任务就是要对该秘密基地进行侦察,破坏“敌”警戒雷达群,摘掉“敌”隐蔽基地防空系统的眼睛,并引导我导弹部队、航空兵彻底摧毁这一秘密水下基地。


漆黑的夜色中,只见“海豹”突击队员的身影迅速插进“敌”警戒雷达阵地,侦察引导组用数码传真照相机对目标区域进行照相侦察,并把情报数据传送到后方基地情报中心。


午夜零点,“敌”警戒雷达群突然爆发出强烈的爆炸声,就在“敌方”惊惶失措之际,天空中传来强劲的呼啸声,我导弹部队和航空兵已经在“海豹”突击队准确的引导下,对“敌”水下秘密基地展开了毁灭性打击,剧烈的爆炸声中,一团团火球腾空而起,“敌方”苦心经营的秘密水下潜艇基地被彻底地摧毁了。


在未来的战斗中,中国特种部队的突击能力必将发挥巨大的作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