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抗战烽火 第六十一节 东方马奇诺(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民国二十八年九月二十二日 山西 系舟山区


武太行十分快意的看着汉斯骑在马上揉屁股的样子,这个大个子的德国人显然还适应不了这样长时间的骑马狂奔,被武太行、江海涛拉着出来一起“视察”对他来讲确实是一种煎熬,但是无论汉斯还是武太行都必须要坚持。武太行是为了在汉斯或者说是在德国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而汉斯则是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武太行和他的军队,至于刚达成的协议则不需要他还过问。


“汉斯先生,怎么样了,还习惯吗?”武太行想到不久前的自己也是汉斯这幅模样便有些怜悯起这个大个子了。


“将军阁下,不要,不要紧,我们德国人天生,天生就是好的骑士,当年条顿骑士横扫欧洲时的精神是不会在他的子孙身上消失的!”汉斯虽然不自觉地摸了一下自己刺痛的屁股,但是德国人骨子里的倔强和坚强却不容的他在武太行面前认输。


“汉斯先生,您不需要向国内的大老板汇报一下工作吗?我给你的礼物你也要及时送回国内不是。”武太行也想知道这家伙把自己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将军阁下,您打可以放心,您的礼物和我们之间的合作计划这个时候已经在飞往德国的飞机上了,相信年底之前你一定会如愿以偿的。”汉斯早在昨天下午已经让租用的汉莎航空公司的飞机飞往西安了,估计这个时候飞经已经在飞往欧洲的路上了。


“汉斯先生,我不得不佩服你们德国人的办事效率啊。”武太行其实早已经知道汉斯的助手离开了根据地,但是没有想到对方是如此的迅速。


“将军阁下,我觉得办事效率高的还是你们中国人,我们刚才已经参观了贵将军的几个营地和工厂,我的感觉是非常的震撼,我不得不承认将军您在最近的几个月里实在是创造了太多的奇迹了。”汉斯的话可不是在恭维武太行,因为在刚才的参观中武太行向他展示了一个近乎完整的小型工业体系和一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百战之师,经过这些的冲击汉斯以往的对中国军队的印象完全的被颠覆了,在他的眼中,中国的军队再也不是一支装备落后、战斗力低下、战斗意志薄弱的军队了。


“汉斯先生,下边的参观一定会让你更加的震惊的!”


“将军阁下,可以告诉我,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吗?您是不是还要蒙上我的眼睛啊?”原来武太行为了保密的需要在快要到达的时候便把汉斯的眼睛蒙了起来,这让一直把自己看作武太行盟友的汉斯很是不满意。


“看来汉斯先生很委屈啊,这样吧,接下来的参观我们就不用汉斯先生蒙眼睛了!”武太行对于下边的参观项目的标迷倒不是很担心,因为一个月之后这个项目也就不会再是什么秘密了。


“真是太好了!将军阁下,我可是很担心你又会把我的眼睛蒙上以后让江将军拉着我的马在这山谷里狂奔了,要知道我可是实在有些担心自己的安全。”很好理解汉斯被江海涛这个玩马的祖宗拉着在山谷里狂奔是的感觉。


“妈的!洋鬼子!你什么意思?”一边的江海涛可不愿意了。


“海涛!住嘴!汉斯先生是我们最忠实的朋友!”武太行急忙喝止了江海涛这个愣头青。


“江将军阁下,实在是不好意思!”汉斯也对江海涛这个传说中的杀人魔王忌惮三分。


“汉斯先生,您的童年是在我国的青岛度过的是吗?”武太行岔开了话题。


“是的,将军阁下,我的童年就是在那座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里度过的。”汉斯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那么汉斯先生也一定对海岸防御炮火的配置有一定的了解了?”


“是的,将军阁下,在我离开青岛之前我还曾经帮助军队搬运过弹药,在战争最艰苦的那几天我还和我的同伴们一起在炮位上值过勤,加上先父自幼的熏陶我可以说是对要塞炮火的配系有一定的了解。”


“没有想到汉斯先生小小年纪就已经是一名战士了,不知道汉斯先生当年多大?”


“这个……将军阁下,当年我只有十三岁,但是我们德意志帝国的男人不论年纪的大小都是合格的战士。”


“没想到啊,真是没有想到,汉斯先生如此的年纪就已经经历了战争的洗礼,可惜了啊。”


“可惜什么呢?将军阁下。”


“如果汉斯先生不是选择了从商的话,我想您在军队中的发展一定会更加的巨大,何况您的帝国现在正需要您这样天生的军人去建功立业。”


“将军阁下,非常感谢您的关心,不过我们大家都生活在一个充满机会的世界中不是吗?”


“哈哈哈哈,汉斯先生说得好!”


“哈哈哈哈……”


……


正说笑间一个十几个士兵把守的路卡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一个哨兵径直走了上来,竟了一个军礼道


“司令官同志,请出示您的证件!”


“妈的!瞎了你的狗眼!这是咱们师长!”他这一说不要紧,一边的江海涛可是火了,抡起马鞭就要打。


“海涛!你要干什么?”武太行急忙拽住江海涛的鞭子。


“师长,你别拦我,让我教训一下这个不开眼的王八蛋!”江海涛还是要打这个战士。


“你才王八蛋!海涛!人家错了吗?”


“可是,师长,这小子这么没有王法还得了!”


“江海涛同志!你是军人!是共产党人的军人!是国家的高级军官!注意你的形象!”武太行也火了。


“可是,师长……”


“可是什么?你的军官证!”武太行不再理他自顾自的掏出了军官证递给了那个还处在惊愕中的小战士。


“师长,我怎么了师长?”江海涛在拿出军官证的同时还不忘为自己辩解。


“江海涛同志!我命令你现在马上返回师部,自己管自己的禁闭!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在出来和我谈!”


“师长!我……”


“怎么,你想违抗我的命令?”


“是!师长!”江海涛说完就极不情愿的带上了自己的两个警卫员就打马往回返了。


“将军阁下,您刚才对江将军是不是太严厉了?”汉斯是一个中国通,在他看来中国的军队里军官殴打士兵并不是什么大的过失,何况还是高级军官。


“汉斯先生,您读过大学吗?”


“读过,可是将军阁下,这和我的问题有关系吗?”汉斯搞不懂武太行怎么来了这么一句。


“那我想问一下汉斯先生,军队属于谁?”


“国家啊!将军阁下这个问题有什么特别吗?”


“对于汉斯先生来见这个问题也许并不算是什么问题,可是在中国这个问题却困扰了我们几十年。”


“将军阁下可以明白一些的高速我吗?”


“看来汉斯先生你这个中国通还是仅仅停留在表面上的那种啊!”


“将军阁下,这话怎么讲?”汉斯很不习惯武太行这种义演似乎就可以看到事物本质的语气。


“汉斯先生,你知道近代中国落后的根源是什么?”


“将军阁下,我这个角度来看应该是贵国工业的极度落后造成的。”


“可是我却不这么看。”


“那汉斯却很想知道将军阁下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中国之所以积贫积弱其根源无非有二:其一为帝国主义的侵略;其二为中国的军阀割据。在我看来帝国主义的侵略只是一个次要方面,真正的祸根却是这军阀割据。”


“将军阁下怎么这么看呢?”


“从甲午战争时的南洋水师、福建水师、广东水师坐观北洋水师覆没开始,中国就已经陷入了军阀割据的阴影中,至于后来的庚子国变就更不必说了,国家的命令在大多数的省份居然成了一纸空文,当然了在清王朝存在的情况下这种局面的危害还仅仅处于一种半公开的状态中,可是进入民国以后这种半公开的形势就彻底的走上了前台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公开分裂成许多派系,其中主要的是以冯国璋为首的直系和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与此同时,原先依附于北洋军阀的各地军阀也纷纷裂土称雄,分别把持着或大或小的地方。这些不同派系的军阀之间或者为了争夺对北京中央政府的控制权,或者为了保持与扩大自己占据的地盘,进行着连年不断的纷争,并引发出战争。政局的动荡,军阀的割据、纷争乃至混战,使社会生产无法正常进行,给广大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而这一切都是由于我们国家的军人大多数的素质太低造成,即便有大量的受过系统的西式教育的军官的加入也无法改变这种状况。”武太行说得很激动,一边的汉斯听得也很仔细。


“将军阁下,那您不希望您的军队对您的绝对忠诚吗?”


“不!我要的是一支民族武力,一直有自己独立的思想的武装力量,一直可以独立于政治斗争以外的军事力量”


“将军阁下,您觉得您的想法在中国会实现吗?”


“会的,一定会的,我们的党一定会引导我们的军队,引导我们的人民走上一条真正的强国之路的!”


“将军阁下,虽然我不信奉共产主义,但是我还是很钦佩你们中国共产党人的这种无比的自信!”


“谢谢你汉斯先生,我的朋友。”


“对!朋友,将军阁下,我们是朋友!”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