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勾搭成奸 第四章 高下有别 第四章 高下有别

蚩尤子 收藏 0 1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0/[/size][/URL] 这几个孩子还算可造之才。接下来的几天,颦儿更加倍注意报纸杂志的时尚版,给小星星和蜜雪儿传授的经验,也从护肤转到美容,从可爱转到性感。她对兼职模特仍有微词,不过焦点已转到模特的出场费。合唱更是有声有色。一下班,大家蜂拥进会议室,推推搡搡地占位置,你捅我我拍你地打闹。等大家都进入儿童状态,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0/


这几个孩子还算可造之才。接下来的几天,颦儿更加倍注意报纸杂志的时尚版,给小星星和蜜雪儿传授的经验,也从护肤转到美容,从可爱转到性感。她对兼职模特仍有微词,不过焦点已转到模特的出场费。合唱更是有声有色。一下班,大家蜂拥进会议室,推推搡搡地占位置,你捅我我拍你地打闹。等大家都进入儿童状态,大金鱼面带微笑,站到员工正中间,他喜欢这种感觉。雷阵雨在众人面前打拍子。等歌词都熟了,节奏整齐了,大金鱼又加上表演动作:大家都扭转上身,用胳膊肘和下巴颏指向光明来自的方向。小熊又加以改进,加上踏步动作。回放录像时,每个人都很开心。这里面的品位和格调是时尚版的弱智编辑不能体会的。它们没有名称,只有效果,那就是能让人看到利润的影子。那些被兜售的所谓个性和品位和格调,并不能让人有真实的特立独行的感觉,你总是要落入一种大众潮流中,区别是落入哪一派,共性是都得为之花钱。


雷阵雨出差两天,小有收获。回来后,他喜滋滋地跟我说:“这个县很有钱!县医院比市里不差!关键是,院长跟我特别投缘!”我问:“有点实质性进展没有啊?吃吃喝喝的时候谁跟谁都投缘。”雷阵雨忙点头:“他们新楼装修完了,马上就有采购单子。我已经邀请他来公司作客,很快就来了!”蜜雪儿扭头插话:“这下你的球拍解决了吧?”雷阵雨得意道:“已经买了,俩!我一个,老爸一个。”


小星星正好从外面回来,跟蜜雪儿站在一边批雷阵雨:“那拿下单子该请客了吧?”雷阵雨神情严峻起来:“哟!这个月实在太紧张,球拍是老爸送的礼物。不过,你们放心!这一单做下来,无论如何都请大家!吃不了好的咱不会吃差的嘛!”小行星和蜜雪儿轻蔑地哼了一声,说档次太低绝对不吃。小熊盯着电脑,说:“你们就别惦记了!我还不知道他!干打雷不下雨,偶尔有两滴雨也都下到别处去了!”雷阵雨拍胸脯说:“切!让事实说话好了!”蜜雪儿说:“那看你表现了!今天下午我的客户就来了,签了单我先请!”


下午,蜜雪儿的客户如约而至。萝莉领着他转过影壁进入办公区,喊了蜜雪儿一声。那小伙子确实是个帅哥,非常阳光,满脸灿烂的笑容。蜜雪儿跳起来,颠颠跑过去,用最悦耳的声音说:“王先生!欢迎欢迎!”那个小伙子的笑容有点僵硬了。连我看见一只摇摇摆摆的肥鹅发出百灵鸟的叫声都会困惑的,我不禁暗笑,又一个掉井里的!


蜜雪儿带客户进了小会议室,又跑出来倒水。没几分钟,又进进出出打印合同,盖章。最后微笑着送客户出门。转身回来,她却满面怒容,将合同狠狠摔在桌上:“死丢屁的!什么人哪!说话不算话!”颦儿问:“不是签了吗?”蜜雪儿气鼓鼓地:“减了三分之二!说好了订一百五十件的,又变卦就订五十件。死丢屁的!”我猜蜜雪儿的气愤,恐怕不在于结果,而在于原因,于是说:“那家伙一看就不大靠谱!不好好干工作,想啥呢!”


蜜雪儿差点晕过去。大金鱼从鱼缸出来,神情严肃,拿起蜜雪儿的合同看了看,说:“给他换水的!”蜜雪儿眼睛一亮:“对啊!哼!看谁厉害!”


水的,是内部行话,就是冒牌的。等小星星回到公司,众人已经在大会议室忙得热火朝天。雷阵雨从库房抗一件货进来,开箱,拿出里面的玻瓶小包装。大凡老板,都有点独门暗器,大金鱼的暗器就是电吹风,一共有四只呢。美眉们和小熊拿起电吹风,吹箱子外面和瓶子上的不干胶标签。吹热了,小心翼翼地挑起标签一角,揪住,然后稳稳地、慢慢地揭下来。这活很有难度,足以证明营业执照上的“高技术企业”几字所言不虚。然后,再贴上外文标签,封箱,雷阵雨再抗走。


下班了,我和萝莉也加入,帮忙贴标签。这时,AUV阿姨推开门说:“A、U、V!瞧你们多能干!这一大单!小韦,明天上午十点去我家歇会啊!”我扭头说:“明天还得加班啊!这才贴了多少!”阿姨说:“就一会!再说了,他们肯定没意见!”蜜雪儿笑说:“当然不会有意见!你就别假惺惺了!明天中午就吃你了!”阿姨开心一笑,说:“应该的!”


小熊看其他人都走了,放下电吹风也下楼去。过会拎着一袋子雪糕上来,却看见萝莉和男友在玩电脑游戏。那男孩用小熊的电脑,萝莉在旁边观战。看见小熊,萝莉高兴道:“噢!有雪糕吃喽!”她男友头也不抬,一举手:“给我也来一个!”小熊给他们一人一个,然后站在旁边,看着那个小伙子,神色黯然。过会他进了会议室,雪糕派发完毕,就他没有。颦儿和蜜雪儿偷笑。小星星把雪糕递过来:“你吃吧!”小熊一晃脑袋:“我在下边吃过了!真的!”他扭头看了看外面,那男孩脖子上挂着项链和手机,耷拉着下嘴唇,一副目空一切的样子。很明显,他和萝莉之间有代沟存在。


第二天,我先到公司晃了一下,就赶到了AUV阿姨家里。阿姨带着小孙子在家,一位美眉坐在沙发上翻报纸。


阿姨热情地给我们引见:“来来!站这来!这位是小韦,这位是小高!”博士美眉站起来,和我交换问候语。阿姨从冰箱里端出一大盘切得很薄的西瓜放到茶几上,说:“我先出去买菜,你们边吃边聊!很甜的!”


阿姨带着孙子出去了。我们两人坐下来,膝盖就隔着桌子腿,成九十度角。这还是我自考研失败以来,第一次离博士这么近。她的脸色一如所料,像纸一样白,可是意外地,两腮上也有动人的红晕。看到她,我想起了小学的同桌。她的眼珠黑白分明,犹如罐头瓶里的黑葡萄,让我惊叹校园的围墙密封性能如此之好。她服装齐整,穿着一件好象是露肩的深色连衣裙,又罩了一件针织的白色短上衣,衣摆及腰,衣袖及腕,荷叶领盖着锁骨,神似小孩的围嘴。她的衣着款式,穿在她身上的样子,无法用流行与不流行来衡量,它们不属于时尚杂志推荐或贬低的俗物,而属于于另外一个世界:她的精神世界。


她面带微笑,用好奇的目光考察着我。


“您是研究动物的吗”我问。“不啊,我是学数学的。”她说。我松了一口气,说“我现在只会一点算数,加减法,还会一点逻辑,如果出价减去进价大于零,那就出货。哈哈!”避开敌人的长处是明智的战术。她很快地微笑了一下,说:“其实都差不多,我们也面向经济学,正在学着构建一个数学工具,用来分析局部的、偶然的事件对全局趋势的必然的影响。具体说,现在连下三场冰雹,到年底股市上化工板块会有什么反应?”我瞠目结舌十秒钟,才有反应:“太...玄妙了。您是专家,能不能说说我现在买什么股票好呢?”她淡然一笑:“你是学什么的?”我答:“锻造,就是打铁。”她说:“也是理工科。那你了解天气预报吧?”我点头,表示理解:“基本属于瞎蒙,说起来很有道理。”她微笑点头,说:“可是,确实道理很深,思考起来非常累人。”我说:“没错。牛顿把手表都煮了。我上班也累得晕头转向,可是一下班就无所事事,闲得发慌。”她说:“我也有空闲时间,看电视,织毛衣。”


她竟然看电视,我觉得形势在向有利于我的方向转化:“我很少看电视。偶尔上网。大部分时间读书看报。”她一瘪嘴:“现在哪有什么书可读,报纸更没法看。知道我们这几天关注什么?杨翁事件。你怎么看?”我心一沉,很快又浮起来--杨翁事件我是了解的。我的大脑用最高功率运转了几秒钟,然后说:“这个,虽然是个人自由,也是很少见的偶然现象,但是,对全局趋势有很不好的影响。”她追问:“不好的影响?”我说:“你看,大龄未婚男青年这么多,虽然他们未必就愿意娶翁小姐,可是,她却有了更好的归宿。这就像一支股票,你一直看空,却有人拼命做多,这不是恶意拉抬行情吗?”


她很惊讶,旋即掩口胡卢。我不禁有些得意。她放下手说:“看来社会上也很关注这事啊。我还翻了翻报纸,没看见有什么评论。不过看见韩国人把端午节申请为他们的文化遗产了,真搞笑。”我说:“没办法,中国的遗产太多了,顾不过来,被人偷点捡点很正常。不过棒子们明抢就太不地道了。”她轻轻一摇头:“别这样损人家嘛。好歹也是发达国家了,汽车,造船,电子,很不错呢。”我鄙视道:“那些流水线的产品,无足轻重。要不他们也不会抢我们的粽子发明权。”她说:“粽子人家也吃嘛。中国有更多更大的发明,他们怎么不抢?”我问:“那你认为除了四大发明,还有什么比较重要的发明?”她想了一下说:“瓷器!”我摇头。她问:“你说呢?”我暗暗高兴,又有表现机会:“别小看粽子,那是伟大的发明。当然跟十六大发明比起来不算什么。”她又很惊奇,问:“十六大发明?”我说:“对。有腐酱醋茶,有粥粉面饭,还有吃喝嫖赌,还有坑蒙拐骗。”她想了想,问:“这算什么发明?还伟大?”我说:“什么汽车手机电脑,没了它们人还是人。可是没了这十六大发明,人将非人。”


我得意洋洋。然而,她却非常冷静,没有什么表示。这一炮打哑了?


她开口了:“嗯,你们是做什么生意的?”我尽量自豪:“医疗器械和试剂。救死扶伤。我们是天使背后的翅膀。”她微哂:“可是现在看病这么贵,恐怕有你们的功劳吧?”我说:“我们利润还是很低的--当然我们业务做得不错收入还行。钱都让医院的人挣去了。”她反问:“可我听说因为你们给了很多回扣,所以看病才很贵。”我辩解道:“是他们索贿。”她不容反驳:“行贿就是行贿。难道他们会找上门去索贿?还不是你们找上门去行贿!”我说:“这个问题,不是我造成的。”


她瞟了我一眼,问:“你们是不是还经常请客户吃喝嫖赌?”我忙说:“吃喝很正常!嫖赌是没有的,本小利薄,那里折腾得起!”她立即问:“那利润可观,就折腾得起了?如果出价减去进价再减去吃喝嫖赌大于零,是不是就可出货?”我结舌。她瘪着嘴说:“现在医院的人很有钱,一有钱就变坏。我妈的一个同学就是,因为作风问题被派出所逮着了--都已经是副院长了。如果客户索贿,你就行贿,那如果他要你陪他去歌厅呢?商人只要赚钱,无所不用其极。”我照旧结舌,无力否认。


她忽然发问,带着好奇的微笑:“你去过歌厅吗?找过小姐吗?”我的大脑严重缺氧,怠速运转都不稳定了。我使劲做了一个吞咽动作,说:“就去过--一次,当然被逼无奈,可是到了以后我就留下支票走了,他也不希望有人在场。”“噢~”她拉长声音,一副不出所料的得意劲头。我有些后悔,怎么我如此弱智,竟然没有否认?她问:“这么说你是出淤泥而不染?”我挪了挪屁股,说:“可你要知道,莲无淤泥而不生。生活,不象你想得那样,非黑即白。你老在学校里圈着,把外面想象得很吓人。”她说:“不是想象,是事实。”我说:“你在校园里待得太久了,太单纯。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很多东西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当然,缺乏情趣是书呆子的通病。”她冷笑了一声。我接着说:“这是事实!我听人说,在学校的女生宿舍楼下走过,看自费生晾的内衣,都是花花绿绿的蕾丝,本科生就简单些,硕士生就很素净了,到了博士生,就是两个口罩绑在一块。”


我刚说完立即后悔。她看我一眼,没说话,抬起手,轻轻摩挲荷叶领,若有所思。我有些担心:会扳回局面,还是更糟呢?


快门一闪,她放下了手,抿着嘴微笑。她伸手捏起一片西瓜,咬了一口,说:“真甜。”


我的脑子已经不转了。那白腻肩膀上的粉红蕾丝,已经定格,深刻在大脑皮层。怪不得她要穿编织的短上衣,她就这样,满大街梦游。


我拿了一片西瓜,一直咬到瓜皮,酸的。她拿纸巾擦擦嘴,开口说:“我们还聊些什么?”我说:“天气。”她哈哈一笑,很有节制:“也许你也有很多要批判的社会现象。”


她是在给我机会挽回?好象已无希望,也没有必要。我说:“现在人人都可以批判,人人都爱批判。没权的批判掌权的,还算靠谱,可是又没用。没文化的人爱做文化批判,好像中国的问题就因为你是中国人。我们只是批判老板,当然得老板不在的时候,老板在,可以批判同事。同事比你优秀,可以批判女同事的长相。”


她笑了。接下来聊得很轻松,从西瓜之往年与今年,到气候的变迁,都取得了一致意见,我和她都认为,往年的西瓜比现在的甜,小时候的天空比现在蓝。话题一直扯到巴以问题,照例取得了一致,都讨厌以色列,同情巴勒斯坦。这很自然,聪明人都不大喜欢聪明人,她承认我还算聪明,属于中人,可以语上,并且:“你这个人不算讨厌,不过也没啥可爱之处。”她仰着头,脖颈修长。她知道她是一只天鹅,就像我知道我是一只蛤蟆一样确切。这不是想象,是--事实。


阿姨终于回来了。我和她都跟阿姨告别。阿姨说:“这都中午了!都别走!咱吃炸酱面!”两个人都认为没有必要再给阿姨添麻烦,告辞下楼。


我直接回到了“我们”这里。那几个可以被批判的小弟,和长相平庸的小妹已经吃过了饭,正在犯懒,有一搭没一搭地唠嗑。我在大会议室坐下,愣了一会,拿起电吹风干活。他们也都进来了。蜜雪儿问:“阿姨请你吃的什么好吃的?”我说:“炸酱面。”蜜雪儿惊叹:“哇!你不是为了逃避请客才留下来吃炸酱面的吧?”萝莉问:“女博士一定很漂亮吧?”


我没有答话,饥肠辘辘,没有精神,也没有食欲。我问小熊:“你还会列拉普拉斯方程吗?牛顿上山法还会用吗?”小熊楞了一下,丢下电吹风说:“我现在就电吹风用的最熟。怎么,你要考研?”颦儿一笑:“看来女博士不仅慧中,而且秀外。”


我没答话。蜜雪儿忽然问:“头!你说,这一单,我的提成怎么算?”我看了她一眼,她做好了微笑的准备。我说:“肯定不会按水货的利润给你算。水货是老板的功劳。”蜜雪儿也丢下了电吹风,气愤道:“什么世道!死丢屁的!我们还在这里加班流汗!”小星星冒出一句:“在造假!”颦儿问小熊:“你说,这批货会不会造成什么问题啊?”这里就小熊是制药专业,算内行。小熊拿起电吹风说:“问题不大。水货也是乡镇企业偷国外的技术,纯度低一点,用量多费一点。标签写着用量呢。”大家又都有点犯懒。蜜雪儿恨恨道:“我们在这里加班流汗,造假!”的确可恨,偷偷摸摸地干这高技术的活,却没有应得的利益。我想笑一下,又怕笑得太难看。摇了摇电吹风,说:“快干吧!大金鱼说不定什么时候突击检查!加班费可别没了!”


大家又开始干活。萝莉噘嘴说:“哼!这种事老有我,提成从来就没有我。可怜的前台啊!看着挺美,其实就看门的狗,报时的鸡!”小星星:“拉磨的驴!”小熊:“吃糠咽菜的猪!”


周一中午,我拿了盒饭去财务室。阿姨问:“怎么样?小高姑娘不错吧?”我由衷一笑:“当然!不过,还是俗话说的,找对象就得门当户对!”阿姨叹道:“AUV!真累!一般的你看不上,好的你又高攀不上!你告诉我怎么算门当户对!”我也说不清楚门当户对的标准,反正,应该有符合标准的人。也许,小精灵就是那个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